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50章 代善出兵
    自从得知兴汉军几万大军进攻辽南,代善就绝了凭自己收复辽南的打算,并且将这个情报火速上报给了皇太极。

    窝在复州的代善不断派人打探金州和旅顺那边的情况,情况很不乐观,基本没有残兵回来,可以判定这两个地方的军队和旗丁都全军覆没了。

    而且兴汉军在南关大兴土木让代善的压力很大,很明显兴汉军是在防备大清大军收复失地,时间拖的越久,大清收复失地的难度就越高。

    复州和金州的交界地带,满清和兴汉军的侦查团小规模的交手就没有停过。兴汉军人手更多,装备更好,损失比鞑子还要轻的多。

    尽量将战线前移是参谋司新制定的策略,确保南关工地的顺利施工。复州附近的满清农庄已经空无一人,人员和物资都转移到了复州城,坚定的实行坚壁清野,不给兴汉军留一点东西。

    收复旅顺后,第三师和近卫师除了少量留守人员,大部已经开拔到了南关附近。加上第二师和骑兵师,南关、金州附近的兴汉军总兵力达到了三万多人。

    “根据目前得到的情报,鞑子短时间内回军的可能性不大,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比较充足。参谋司的想法是,派出部分兵力拿下复州城,削弱鞑子的实力。而且复州城内有不少奴隶,可以弥补我们的人力短缺。”王大海主持了这次会议,在南关的高级将领都参加了。

    “参谋司的具体计划是什么?”鲁若麟问道。

    “第二师和骑兵师是这次攻击的主力,第三师和近卫师接手南关和金州的防御。目标是攻陷复州城,消灭城里的鞑子驻军,缴获物资和人口,然后撤回南关,不多做停留。”王大海讲道。

    其实这些计划在坐的有很多人都参与了制定,现在不过是宣讲和征求意见。

    “后勤物资是否充足?能否支撑此次作战?不会影响后续的南关大战?”朴正焕来的晚,有些情况不是很清楚,发问道。

    “前期对金州的作战消耗很少,水师还在不断补给物资,足可以满足两场大战的需求。而且复州有很多马匹,是南关工地急需的,只要我们能够关门打狗,在城内消灭鞑子,这些马匹就跑不了。”王大海说到复州的马匹,两眼就放光了。

    不得不说鞑子的马匹资源真的很充足,他们不但自己有牧场,还可以从蒙古人那里获得众多马匹进贡,非常富裕,让鲁若麟他们非常羡慕。

    “老王啊,你看我们师在旅顺就没打什么仗,要不复州就让我们师去吧。”周永胜主动请战,想把第二师顶下来。骑兵师是肯定要上的,周永胜的目标只能盯在第二师身上。

    金大正不干了:“老周,你这就不厚道了。说的好像我们第二师打了很多仗似的。你们好歹还逮了三千多鞑子,我们这边只有小猫三两只,儿郎们早就憋着一股劲呢。”

    兴汉军出兵打仗不但可以收获军功,还有缴获分润,收益是非常高的。所以这些师长都想争得出兵的机会,为手下的士兵争取好处,提高自己的威信。

    王德川看着周永胜和金大正为出兵机会怼起来了,在那里坐着不说话。反正在辽东作战少不了他们骑兵师,既然得了好处就不要嘚瑟,当个小透明就可以了。

    话说这次来辽南,骑兵师是收益最大的,鞑子的那些战马大部分都交给了骑兵师换装,淘汰那些不怎么合格的济州马。

    骑兵师最开始是以日本骑士为骨干建立的,后来又加入了大量辽东和北方流民,才有了今日的规模。而且鲁若麟承诺会在战事结束后从解救汉民里优先补充骑兵,这些汉民都是非常好的骑兵苗子。

    “老周,你就在南关守护好大人的安全,还是让我带三师的儿郎去复州吧。”朴正焕这个时候也跑来插一脚,加入到了竞争出兵的队伍。

    “老朴,没你的事。你们师那么远跑过来,肯定累了,需要休息,这出兵的事就不要操心了。”金大正马上将火力转向了朴正焕。

    “不累,不累。这点距离还比不上我们平时的拉练,倒是你们与鞑子纠缠了这么久,才是最需要休息的。”朴正焕一脸的理所当然。

    “哪里哪里,就鞑子那点兵还不够儿郎们塞牙缝的,早就憋的受不了了,要是再不找点事情做,我都弹压不住了。”金大正挤出一脸的可怜相,可惜演技不过关,大家都是用鄙视的眼神回怼他。

    “要是真弹压不住,那就更不能把出兵任务交给你了,先让镇抚司整顿一下再说吧。”鲁若麟淡淡的说道。

    “别啊,大人,我就这么一说,手下的儿郎听话的很,无论是什么命令,坚决执行,绝无二话!”鲁若麟一发话,金大正立马就焉了,也不争了,反正只要鲁若麟下定决心,争也没用。刚才大家在那里争来争去,也是表明自己敢战的态度。

    “好了,大家都想战、敢战,说明你们平时训练的都不错,有信心打赢这一仗。复州不过是盘小菜,正在的大餐还在后头,有的是你们打的时候。这次就按照参谋司的意见办吧,让骑兵师和二师去,速战速决。”

    鲁若麟一锤定音,全体人员立马起立,齐声喊道:“是!”

    随着参谋司的决定下达,兴汉军的军事部署也开始调整。第三师和近卫师接手第二师和骑兵师的防线,让第二师和骑兵师出击。

    复州一线的兴汉军侦骑密度开始突然增加,这一变化马上引起了代善的注意。多年的征战经验让他预感到战况肯定出现了变化,马上不顾伤亡加大了探查的力度。同时复州城的部署也做了调整,大量旗丁家属、人员和物资开始向后方转移。

    战争从来没有侥幸,临时抱佛脚的美事就不用想了。虽然这样风声鹤唳有点丢大清的脸,但是面对恶劣的局势,老辣的代善才不会管什么脸面,保存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探骑传回来的消息让代善如坠冰窟,大量兴汉军来袭,总数不下两万。如果是两万明军,代善根本不会惧怕,就凭手上的四千多骑兵,他有信心在明军军阵里杀个三进三出。

    可惜面对兴汉军代善没有这样的信心。虽然没有与兴汉军亲自交过手,但是通过收集到的情报,这支军队战力彪悍、组织得力、装备齐全、士气高昂,凭借自己手上的兵力,很难战胜兴汉军。

    虽然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一直是满清的优势,但是现在皇太极和多尔衮带走了满清绝大部分的兵力,留守后方的代善手头上的兵力本来就不多,经受不住任何损失。

    满清不缺土地,缺的是人口,女真旗丁损失一个都让鞑子们心疼。代善收到消息后,已经有了撤退的打算。至于现在还不走,无非是抱着兴汉军万一是虚张声势呢?反正他们都是骑兵,在逃跑上有天然的优势,有本钱再熬一些时候。

    虽然复州城不是什么大城,但是突然撤退还是有不少损失的,一些来不及带走的粮食和牲畜代善决定不能便宜了兴汉军,都做好了放火的准备。

    现在代善还呆在复州城,也是为那些撤退的家属和居民争取更多的时间。他们拖家带口的,家里的坛坛罐罐又舍不得仍,还有不少牲口,速度根本就快不起来。

    代善在打探兴汉军的动静,兴汉军这边同样也在关注。发现代善有逃跑的打算,兴汉军立即加快了行军时速度,骑兵营很快就脱离大部队单独进发了。

    “你是说贼军的骑兵单独过来了?”代善问回来报信的探骑。

    “回主子,是的。兴汉军的骑兵脱离了大部队直奔复州而来,总兵力不到一万,最迟明日早上就会抵达。”探骑跪在地上回答道。

    “干的不错,这把刀就赏你了。回去休息一下,包扎下伤口,继续去打探,随时回报。战事了了赏你几个强壮的奴隶。”代善顺手把腰间的佩刀赏给了这个探骑。这个探骑身上有不少伤口和血迹,想来为了获得消息吃了不少的苦头。

    “谢主子赏赐。奴才不用休息,这就去打探。”对于代善的奖赏,显然这个探骑很是激动。不说代善的佩刀做工精良,上面还镶嵌后宝石,本身就价值不菲。奴隶本身也是很重要的资产,探骑才会这么激动的表忠心。

    “不用,好生休息。给这位勇士安排酒肉,吃饱了才有力气杀贼。”这点笼络人心的小手段代善是不缺的。

    “谢主子赏赐。”探骑更是大喜,鞑子很少有不喜欢酒肉的。

    探骑下去后,代善对堂内的鞑子军官说道:“贼军这是把我们当成羊羔了,是把大清铁骑当摆设了吗?”

    “主子,贼军火枪、火炮和弓弩确实犀利,不过骑兵嘛,在我大清眼里不过是一群娃娃。没有了那些火枪和弓弩,这些骑兵不足为虑。”复州守将蒙塔轻蔑的笑到。

    “那就打一下?”代善笑着说道。

    “打!玩骑兵,我大清就没怕过谁!”

    “让这些汉狗们见识一下我大清铁骑厉害!”

    “这些懦夫只敢躲在乌龟壳里,既然他们自己跑出了乌龟壳,那就让我们教教他们骑兵该怎么玩!”

    ……

    听到只有骑兵,这些鞑子的士气也是高涨,玩骑兵满清还真没怕过谁。

    “好!那就让我们陪他们好好玩下。蒙塔,复州你熟,找个适合的地方埋伏起来,我们要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代善猛的站起来,大手一挥。

    “喳!”堂内鞑子立马跪了一地。

    复州城内的鞑子倾巢而出,直奔蒙塔选定的埋伏地点,只留下少数人守城,一旦战事不利,他们会立即焚毁粮草撤离。

    复州清军的出动全都落在了城外兴汉军暗哨的眼中。这队暗哨正是金州城的沈老九一行人。

    曾经消极混日子的沈老九自从找到妹妹沈九妹后,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以前这种深入敌前的侦查活动他是绝对不会参与的,现在却主动申请前来。

    论能力沈老九是没有问题的,几天前他就带着排里弟兄潜伏到了这里。找个一个隐蔽的地方驻扎后,开始对复州城进行长期侦查,主要是探查清军的动向。

    前天代善转移家属和物资的行动就是他们汇报给后方的,为大军行动提供了重要的情报。

    “排长,鞑子这是要逃跑吗?”小树小声的向沈老九问道。

    “你傻啊,没看到鞑子是向南去的吗?要逃跑也是向北,这是想要出击吗?”沈老九手上有个单筒望远镜,是这次任务特地配发的,让他们可以在很远的地方就进行侦查,安全性高出不少。

    为了方便侦查,沈老九他们穿的都是花花绿绿的迷彩服。虽然在他们嘴里把这称作叫花子服,但是隐藏效果却是杠杠的。加上身上的树枝、树叶,走到近前都不一定能够发现,这也是他们能够在复州城外呆这么长时间的主要原因。

    “肯定是大军那里出现了什么变动,否则鞑子以前窝着不敢动,今天的胆子咋就突然变大了?”沈老九是老兵,战场经验丰富,不是小树他们这些新兵能比的。

    “这次是咱们师和骑兵师一起出动,鞑子这点人马能讨到什么好?”小树则不以为然,在他的眼里,兴汉军就是最强的,哪怕是鞑子也不够看。

    “绝对没这么简单。还是赶紧将消息传回去,不管什么情况,都可以早点应对。小树,你带几个人把消息传回去,走小路,不要耽搁,鞑子绝对不怀好意,一定要把消息送到。”沈老九吩咐道。

    “是!我马上去。”小树见沈老九一脸慎重,也不敢怠慢,连忙回去准备出发。

    “注意安全,遇到鞑子能躲就躲,不要硬拼,任务重要。”沈老九叮嘱道。

    “明白!”小树佝偻着跑回秘密营地,他们的队员和马匹都在那里,随时准备着往后面传递消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