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54章 龟缩不出
    代善确实准备夜袭骑兵营,为此他准备了很久,花费了很大的代价隐藏自己的行踪,并打探到骑兵师的驻地。

    兴汉军的远程武器犀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在这方面满清确实没法比,不过在贴身肉搏方面代善对自己的手下是有信心的。

    夜色会降低火器和弓弩的打击效果,只要攻破了骑兵师的营寨,野蛮的女真人会告诉那些孱弱的汉人比肌肉女真人谁也不怕。

    如果能够打垮兴汉军的骑兵师,满清骑兵就可以用游击战术耗死兴汉军的步兵,这完全是有可能的。甚至有可能收复金州,将战线推到南关一线。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不一定可以实现,首要目标是打垮兴汉军的骑兵师。

    夜战满清大军也有一项优势,那就是他们没有夜盲症。明军士兵因为伙食太差,缺乏肉食,有很多人是患了夜盲症的。清军因为长期吃肉,则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汉人部队在后勤方面确实差强人意,除了亲军家丁,大部分都只能说是勉强填饱肚子,肉食则是更加不用想了。所以在代善的思维里,兴汉军的士兵应该也存在这样的情况,那夜战对于清军就更为有利了。

    如果是皇太极在这里可能就不会这样想了,满清对兴汉军的情报收集都是他一手布置的,兴汉军军队的待遇情况并不是非常机密,兴汉军士兵有没有夜盲症稍微用心一些都能够收集到。

    不过因为还没有与兴汉军发生大规模的陆上冲突,满清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兴汉军的水师身上,陆军的情报被下意识的忽略了。所以代善才会将明军身上的一些常规毛病往兴汉军身上套,毕竟汉人有夜盲症是普遍情况,在没有科学依据的情况下,大家只会认为是人种问题。

    不知道这个情况的代善注定会吃亏,兴汉军是有专门训练夜战的。

    天完全黑了下来,骑兵师驻地除了空地上零星点燃的火堆,巡逻的士兵,还有偶尔嘶叫的马匹,整个营地都陷入了沉睡。

    代善带着大军来到了离骑兵师五里远的地方,等待探骑最后的情报。

    代善坐在主位上,双手杵着一把刀,双目紧闭,不知道的还以为睡着了。帐内的诸将都全副武装,默不作声,只有火盆里的木材烧的噼啪作响。

    “报!探骑回报!”亲兵进账禀报道。

    “进来!”代善精神一振,双目突然睁开,眼神锐利逼人。

    探骑进账后单膝跪下,大声汇报道:“禀主子,奴才忽马塔打探敌营完毕特来回报。”

    “讲!”

    “敌军沿后沟河驻扎,左侧是密林,只有前面和右侧适合出击。奴才让人特意摸过去探了一下,右侧被挖了许多的陷马坑,还布设了很多小拒马,要是大军冲击,不清楚地下情况,只怕损失会非常大。”忽马塔说道。

    “汉狗真是阴险!”马上就有将领骂了起来,引起了其他将领的共鸣,但是在代善眼睛一扫之后,马上都闭嘴安静下来。

    “接着说。”这个情况在代善的预料之中,兴汉军要是没有防备才不正常。

    “喳!”

    “敌军营正面倒是留有进出的大道,不过营寨有栅栏、壕沟、箭塔、了望塔等,防守非常严密。四周还有暗哨点,前出最远有三里。少量人还可以绕过去,大军出动肯定会被发现。要是他们发出了信号,突袭只怕很难成功。”忽马塔面有忧色。

    “能够将他们清除吗?”代善问道。

    “回主子,就怕他们在暗地里留有人手,只要放跑了一个,就会惊动敌营里的人。”忽马塔摇头说道。

    “一个晚上不到,敌军就建好了如此齐全的营寨,是不是其中有诈?”代善对于兴汉军的建设速度有些不信。

    “奴才也是不敢相信,冒死派人抵近查看了,确实都是真的,建的也非常结实,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建的。敌军军中连民夫都没有,这些士兵居然可以这么快就把寨子建好了,确实不可思议。”忽马塔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看来这场夜袭有点麻烦啊。”知道兴汉军将营地建好了,代善对冲击兴汉军营地已经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了。

    “主子,贼军肯定也是在防备我军夜袭,才将营寨修的这么结实,搞不好现在他们根本就没有睡觉,正在等我们上钩呢。”蒙塔说道。

    “应该是这样的。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今夜就别睡了。蒙塔,你带人将那些贼军外面的杂鱼都清理干净,看他们是救还是不救。”代善眼睛一转,又有了新想法,既然你躲在乌龟壳里不出来,那就把你拉出来打。大不了不搞夜袭了,硬过硬的拼一场也不是不行。

    “喳!”蒙塔也觉得这样不错。

    代善的战法确实起到了效果,外围的哨点在清军的大军压进下,只能落荒而逃,同时向大营发出信号。

    可惜清军没有继续冲击营地,而是将营地团团围住,远远的躲在弩箭和火枪的射程外骚扰着骑兵师,时不时的向营地内射一些火箭,让骑兵师不得安生。

    “师长,让我带人出去吧,保证给你把那些鞑子的脑袋拧下来。”左龙看着憋屈,向王德川请战。

    “急什么!鞑子就是在等我们出去,现在出营就是正中他们下怀,我们岂能如他所愿。命令!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营。命令防守部队加强警惕和灭火,其他部队休息,无须惊慌。”王德川大声命令道。

    “是!”帐内众将连忙应是,不敢多嘴,这是军事主官的权威。

    当传令兵下去后,谭震问道:“师长,要是鞑子真的来袭,士兵们睡着了怎么办?”

    “你们的夜间紧急集合训练都是白练的吗?要是防守部队连几分钟都坚持不住,那还要他们干什么?”王德川不以为然的说道。

    兴汉军不像其他部队,对集合训练是有严格要求的。别的部队可能要十几分钟都不一定能起来组织反击,兴汉军的要求则是五分钟。

    严格的训练加上单兵素质超高,兴汉军的反应速度绝对在这个时代是一流的。

    兴汉军的计时标准与其他地方也不一样,因为鲁若麟的习惯分钟小时在兴汉军中内非常流行。为此鲁若麟还特意从荷兰人和西班牙人那里进口了一批座钟,花费了不少的银子。

    为了推广分钟计时,鲁若麟还特意制作了一批小型沙漏,有一小时、半小时、一刻钟、五分钟的,在军中使用。

    鲁若麟还计划在济州城修建钟楼,不过这个计划对工匠的要求太高了,兴汉军也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储备,一时半会即使有钱也达不到。

    这是谭震才反应过来,有营寨保护,鞑子想要短时间攻破还是比较困难的,骑兵师有足够的时间来应对。

    见骑兵师不为所动,窝在营寨里不出来,代善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不断的骚扰,让兴汉军不能好好休息。在他们的想法里,在这样的紧张气氛下,兴汉军肯定是心惊胆战,无法安睡的,根本不知道除了防守部队,其他人睡的那叫一个香甜,毕竟赶了一天的路,又修建营寨,还是非常辛苦的。

    代善已经改变了计划,准备在骑兵师拔营起行的时候再发动攻击。一来趁骑兵师立足不稳,二来经过一夜骚扰,骑兵师想来疲惫不堪,战斗力会严重下降,正是决战的好时候。

    即使出现意外,代善也可以立即撤退,进退自如。

    打定主意的代善让除骚扰部队之外的人都安心休息,为明天的大战蓄积体力。

    骑兵师因为不想与鞑子直接贴身肉搏,造成大量人员损失,全部龟缩到了营地,放弃了外围的驻点。所以现在的形势看起来是清军占据了绝对主动,将骑兵师压着打。但是一旦天亮,形势就会立转,鞑子要么进攻,要么撤退,再想这样压制就不可能了。

    鞑子这一晚手段尽出,放火箭、擂鼓、吆喝、辱骂,假装进攻,与骑兵师的守卫部队有来有往,闹的不亦乐乎。但是骑兵师的守备部队始终坚持一条,就是这样不出营,让鞑子无计可施。

    天刚刚麻麻亮,鞑子就非常自觉的撤离了,骑兵师憋了一晚的侦查部队开始纷纷出营收复失地,打探军情。

    鞑子就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在了侦骑的视野中。但是王德川知道代善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今天一场大战跑不了了,除非代善逃跑。

    收拾好行囊的骑兵师开始继续出发,侦骑更是疯狂的在四周打探鞑子的行踪,要把昨天的憋屈彻底发泄出来。

    骑兵师刚刚走了十里,侦骑就传来了消息,发现鞑子踪迹,正在迎面攻来。看来代善也知道指望偷袭已经不可能了,干脆来战一场。

    四五千的鞑子骑兵突然从前面冲了出来,比哨骑的速度慢不了多少,显然鞑子希望骑兵师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应对。

    “迎敌!”王德川丝毫没有觉得意外,早就做好安排。

    骑兵的作战与步兵是有很大不同的,需要很长的攻击距离。鞑子选择这里作为战场也是深思熟虑的,这里地势平坦开阔,非常适合骑兵纵马冲刺。

    虽然有马匹借力,但是马的体力也限制了骑兵的最佳冲刺距离,只有到了冲刺距离才会开始发力,前面只会慢跑热身。

    双方都开始慢跑接近,很快就出现视野之中。双方都拉出了四五百米长的阵列,方便出击。战场上的气氛开始凝重,大战一触即发。

    王德川在中军竖起了自己的帅旗,明确告知了自己的位置。对面的代善同样竖起了自己的织金龙纛,彰显着自己满清亲王的尊贵。

    留守盛京的这三千清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不光是装备精良,人人着甲,连身下的马匹都比一般的清军要神骏得多。在出击的序列上,复州军队在前面,盛京留守部队在后。代善才舍不得用这些精锐去消耗兴汉军的第一波打击,近身战才是他们的优势所在。

    代善一声令下,出击部队开始加速,四千多的清军部队有三千人加入了冲锋的序列,还有一千多的人马作为预备队视情况投入战斗。

    清军已经开始加速,对面的兴汉军骑兵师却仍然按兵不动。骑兵需要的速度,速度起不来比步兵强不了多少。代善皱着眉头,觉得骑兵师必定有古怪,不过到了这个地步,想再多也没用。一力降十会,只要进入了贴身肉搏,代善相信再多的阴谋诡计也没用。

    再清军开始冲刺的时候,骑兵师正面的骑兵突然向两边分开,露出了等待多时的第二师支援部队。这些部队虽然只有两千人,但是携带了大量的弩炮和火枪、弩箭。

    依然是弩炮密集覆盖,再用火枪和弓弩近距离射击。正面冲击的清军骑兵立马受到了损失,哪怕是在后面的盛京骑兵也有不少被弩箭射中直接身死,攻势为之一滞。

    鞑子的指挥官经验丰富,对此情景也早有预料一般,大声呼喝下部队立马分成两股,从两翼攻击骑兵师,放弃了中路突破的打算。

    代善见此情景心中也是一疼,盛京部队是真正的精锐,损失一个都会让他心疼。只是他也是心智坚定的人,慈不掌兵,现在不是心疼损失的时候,打败了敌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随着弩炮的打响,骑兵师两翼的骑兵师也开始纵马冲了出去。他们都手持上好了弦骑兵专用弓弩,只等鞑子进入射程。

    对面的鞑子也开始拉弓射箭,鞑子不愧为马背上长大,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几乎人人都会,只是在纵马是有些影响准头。

    鞑子用的都是重弓重箭,射程远、威力大,所以首先开火的是鞑子们,但是他们只有一次射击的机会,射完就开始拔刀准备肉搏。

    对面的兴汉军骑兵们射完弓弩后,每人还有一个短筒火铳,可以进行二次打击。而且弓弩和火铳非常方便瞄准,准头比鞑子的弓箭高的多。

    财大气粗的兴汉军骑兵除了人身上有铠甲外,马匹的前胸上也有一块压制的钢甲,可以有效防御对面的弓箭,又不影响行动。所以第一轮的攻击中,兴汉军骑兵反而更占优势,损失更小。很多强悍的鞑子根本连肉搏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弩箭和火铳打死了,自身的损失反而不大,除了那些被射中要害的倒霉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