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55章 代善撤军
    本来就没有骑兵师人多,鞑子原本指望用冲击力打垮骑兵师,不过在甫一接触就被压制,在他们心头笼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鞑子确实彪悍,这些伤亡非但没有让他们惧怕,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更加凶猛的冲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就要看各自的真本事了,冷兵器的残酷在这个时候显现的淋漓尽致。刀光剑影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血肉横飞才是常态。在飞速的战马带动下,被战刀划过的身体基本上是非死即残。

    虽然骑兵师的士兵们有钢甲护身,鞑子同样不差,很多鞑子都有双层甲,甚至三层甲,防护同样不差。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骑兵师的训练成果了。骑兵师的士兵们很少有单打独斗的,小范围的配合是主要的训练科目。当双方骑兵纠缠在了一起,已经很难将速度提起来了,这个时候唯一的方法是杀死前面的一切敌人,转弯和调头是不是存在的,骑兵的战法就是向前!向前!

    骑兵师的人比鞑子多、装备也不差、训练同样严格,或许在体格上没有鞑子强壮,但是一旦纠缠在一起,几个人围殴一个,效率还是非常高的。渐渐的,骑兵师开始占据上风,被斩落马下的人也以鞑子居多。

    刚开始的时候鞑子对骑兵师的伤害还是比较大的,毕竟面对凶悍的鞑子,很多新兵都会紧张、害怕,训练的成果发挥不到五成。作战经验也没有鞑子丰富,在碰撞到一起时,倒下的更多是兴汉军的骑兵。

    面对这个情况,王德川虽然心疼,但是也知道这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没有经历血与火的洗礼,骑兵师就不能真正成长起来。

    好在经过初期的紧张和混乱后,骑兵师开始稳住了阵脚,并展开反击,逐渐占据了上风,王德川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近战中骑兵多用短兵器,也有喜欢用长兵器和奇异兵器的,但是这个不是主流。弓箭只适合远距离作战,近战的时候没人会傻得拿出来。不过兴汉军骑兵装备的弩箭和火枪就不一样了,近距离同样可以使用,特别是在围殴的时候,有人牵制围攻目标,还有人可以拿出弓弩和火枪轻松瞄准。

    铠甲在肉搏时非常有用,但是在面对弩箭和子弹时,依然不够看。很多鞑子不是被兴汉军砍死的,他们都是死在近距离的弩箭和火枪攻击之下。

    很多鞑子在被围攻的时候面对火枪和弩箭都是无能为力,除了大叫卑鄙无耻之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弓弩和火枪瞄准自己。为了躲避这些弩箭和子弹,鞑子的战斗力大打折扣,死的就更快了。

    代善在战事陷入焦灼的时候脸就阴沉了下来。昨夜的骚扰根本没有起到效果,骑兵师的官兵依然精神抖擞,完全不像一夜没睡的样子。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清军占有优势外,后面清军基本是被压着打。固然有清军人数少的原因,但是骑兵师很快就从混乱中恢复过来也有很大的关系。

    兴汉军与明军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战斗意志非常顽强,也不惧牺牲。在这样的肉搏战场,越是怕死死的越快。清军为什么战斗力这么强?因为他们有各种制度让你变得不怕死,这个世界有各种惩罚比死亡更恐怖。而且穷人只有烂命一条,想要好生活只能拼命。

    兴汉军不怕死则是因为思想建设做的好,他们知道自己战斗的目的和目标,知道自己要为何而战,即使死亡也是崇高的、有意义的、值得的。而且兴汉军的各种制度也保证了他们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在与鞑子作战时显得异常勇猛。

    真正的强军可以做到损失七成还坚持作战,极端情况下即使全军覆没还在战斗而没有逃跑。明军一般损失三成就会崩溃逃跑,清军则可以做饭五成甚至以上。兴汉军还没有经历过这样残酷的战斗,无法做出判断,但是就眼前的情况看,承受伤亡的能力不比清军差。

    眼见战事不利,代善没有孤注一掷的将剩下兵力投入进去。清军的满洲旗丁是非常珍贵的,既然没有取胜的希望,那就及时止损,再找机会。反正撤退对四条腿的清军来说从来都是一个重要的选项,来去自风本来就是渔猎民族的特色。

    “蒙塔,鸣金退兵!你来断后!”代善发生吩咐道。

    “喳!”蒙塔等将领心中暗自舒了口气,他们还真怕代善想要死战。

    战场上很快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鸣金声,正在苦战的清军士兵们如蒙大赦,奋力赶开身边的骑兵师将士,疯狂打马逃跑。

    虽然是战事不利撤退,但是清军并没有崩溃,撤退的非常有序,兴汉军追击的时候有一些斩获,但是并不多。

    眼见清军败退,骑兵师的士气大涨,一直追击了十里才停下来。虽然这场战斗的斩获并不多,战果也仅仅是击退,但是对骑兵师来说意义重大。

    事后盘点战场收获,斩获的鞑子首级有六百七十四级,轻伤和被俘的鞑子有六十余人。七百多的伤亡对代善的四千五百大军来说已经伤经动骨了,这还是代善见势不妙撤的快,否则损失会更大一些。

    同样骑兵师的损失也不小,死伤也有近五百人了,其中直接战死的就有三百多,轻重伤人员一百多人,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大的损失,不得不说满清铁骑确实名不虚传。

    但是这一切在王德川看来都是值得的,经过了这一战,骑兵师的精气神明显发生了变化,战斗意志和战斗意识都大幅提高。以前的骑兵师对自己的实力信心满满,那种骄傲肉眼可见。现在的骑兵师反而更加内敛了,犹如一个少年成熟了一般。沉稳、厚重,从一个锋芒毕露的利剑变成了一个蓄势待发的弓弩,这是一个质的变化。

    以前的骑兵师总以为自己天下无敌,通过这场与清军的硬碰硬,知道了清军能够纵横大明确实是实力强横,不容小觑。

    这是用鲜血换来的经验,弥足珍贵。

    野战输给兴汉军,特别是骑兵的硬碰硬,对代善部的打击还是很大的。固然兴汉军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但是代善率领的是留守盛京的精锐部队,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样的军队足可以打垮十倍于己的明军。但是面对两倍的兴汉军骑兵部队,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代善就不得不带着他们逃走了,留下了一地的尸首,令部队的士气大落。

    而且代善他们还被兴汉军咬住了尾巴,被追击了一整天,还是趁着夜晚兴汉军宿营的机会才连夜拉开了距离。

    士气高涨的骑兵师一路直扑复州城,可惜留给他们的是一座空城,连最后仅余的物资和粮食都被代善带走或者焚毁了,没有留给骑兵师一点缴获。

    心有不甘的骑兵师继续北上追击,希望能够在那些牲口和奴隶撤退到盖州前拦截下他们。

    毕兰塔一家正在赶着自家的牛羊马匹往盖州城跑,一起的还有五个奴隶,以及家里所有能带着走的家当。

    本来毕兰塔一家在复州城外的庄园里过得好好的,有田有奴隶,家里还有不少马匹牛羊,日子过得还不错。

    前段时间家里的壮年男人都被大汗征召前往明国发财去了,对于这样的战争毕兰塔一家是非常支持的。要是运气好的话,最后可以分得几个奴隶和不少战利品。像是汉人的丝绸、布匹还有铁器等,都是家里急需的。所以毕兰塔一家对皇太极是真心的臣服,正是因为有了皇太极,他们一家才会过上如今的好日子,比在努尔哈赤大汗手底下时还要舒坦。

    正当他们还在做着美梦的时候,复州城里传来了要他们收拾东西逃往复州城的命令,说是有汉人余孽要打到了,所有城外的满人都要到复州城集中。

    匆忙将家中的家当都收拾好,毕兰塔一家赶着牛羊马匹,还有装着所有家当的马车进了复州城。当初鞑子攻占复州城时,所有汉人不是跑了,就是被杀和被抓去做了奴隶,城里空的很,要不然还容不下这些进城的鞑子。

    毕兰塔年纪已经大了,四十多岁的年纪在满人里都算是高寿了。他是跟着努尔哈赤打过仗的,是个老鞑子。那个时候的女真人虽然也很强,但是日子过的其实很苦,各种物资奇缺,有时候还会饿死人。

    到了皇太极上台,日子就好过了不少。特别是每次去明国劫掠都能收获大量的财富,毕兰塔家的奴隶就是在几次入侵明国的时候分下来的。家里能有如今的光景,靠的就是在明国身上吸血。如今毕兰塔年纪大了,这次去明国发财就是由他的两个成年儿子去的,而他则在家里照顾老小,看管奴隶干活。

    城里都是接到命令集合而来的鞑子,其中有不少就是毕兰塔的熟人。

    “雅哈,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是哪里的尼堪打过来了?用的着我们这样把家都丢掉吗?”毕兰塔很是心疼家里那些来不及带走的东西,虽然不值钱,但也是自己辛苦积攒起来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金州和旅顺已经完蛋了,连礼亲王都来了,还带了不少兵马,想来事情不会小。”这个雅哈是毕兰塔的邻居,大家平时也经常碰面。

    “主子也来了?那我要去拜见一下。”毕兰塔就是正红旗的,是代善的奴才,听到代善来了,自然要去拜见。

    “你还是别去了,礼亲王忙的很,没空见你的。听说贼军还要进攻复州城,礼亲王才会把我们都叫到城里来,要不然呆在城外还真不好说啊。”雅哈连忙伸手拦住毕兰塔说道。

    “既然主子忙,那我就带着家小去府外给他老人家磕个头吧。”毕兰塔也没有坚持,其实即使是平时他也见不到代善的面,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旗丁而已。

    “这次打过来的是谁?东江贼吗?”毕兰塔先把拜见代善的事情放下,问起战事来。

    “东江贼?你也太高看他们了吧,听说是另外一股明军,凶悍的很,有很多海船和大炮,比东江贼厉害多了。”雅哈不屑的说道。

    “有海船和大炮又怎么样,上了岸还不是我们大清的天下。”毕兰塔骄傲的说道。

    “那倒是,就是不知道贼军有多少,连礼亲王都惊动了。”雅哈倒是对满清铁骑同样有信心,只是估计贼军太多,才惊动了代善。

    在复州城呆了几天后,代善又下达新的命令,所有人向盖州转移。

    毕兰塔接到新命令时有点懵,连主子来了都挡不住吗?主子可是带了三千精锐来啊。贼军有这么凶悍吗?

    带着惶恐,毕兰塔带着家人急忙往盖州赶。拖家带口的,还有一些牛羊等牲畜,速度肯定是快不起来,走了两天才不过走了一百里不到。

    正在他们慢慢的往盖州赶的时候,代善他们被骑兵师打败后败退到了这里。不可一世的盛京守卫们个个灰头土脸的,那种阴郁和憋屈几乎都溢出来了,让毕兰塔他们很自觉的不敢去靠近。

    对毕兰塔他们这些老兵来说,很容易就能看出战事不利,心中更是惊恐,连代善都挡不住吗?

    这些败兵二话没说,直接就将毕兰塔他们的牛羊拉出来杀了充饥,毕兰塔他们连个不字都不敢说,还要笑脸相迎。

    好在也有心善点的,告诉毕兰塔他们赶紧跑,贼军就在后面不远,能丢的赶紧都扔了,小命要紧。

    毕兰塔他们被吓到了,连忙赶紧加快速度跑路,但是又舍不得那些牛羊和家当,快的也有限。

    像毕兰塔他们这样舍不得家当而行动缓慢的并不是少数,毕竟他们想要攒下这些家当是花了很长时间的,同时还要有很好的运气才行。

    代善他们吃饱后,严令这些平民百姓赶紧走,然后纵马往盖州去了,留下毕兰塔他们更加惶恐,拼命的抽打牛羊的屁股让他们加快速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