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57章 炮兵对战
    辽南战事顺风顺水的时候,黄济和卢象升正在筹划攻打杜度的沧州大营。

    现在卢象升和黄济的整体实力足以碾压杜度,如果等到多尔衮和岳托赶过来,实力的天平就会反转,所以拿下杜度就成为当务之急。

    而且李家庄里面有丰富的粮食和物资,对卢象升他们来说是很好的补充。李家庄的地理位置也非常好,背靠运河,如果黄济的船只到达,大家的后路就有了保障,对大家的心理鼓舞作用就非常巨大了。

    损失了小一千人的杜度手头上还有九千多人,他认为凭借自己手上的兵力足以守住李家庄,如果不是多尔衮和岳托严令他固守待援,他甚至准备全力出击消灭卢象升的部队。

    上次的失利他认为除了卢象升他们的火枪和弩箭犀利外,自己手头上可以出动的兵力不足也是主要原因。如果他可以把李家庄的兵力都带出去,相信结果会完全不一样,毕竟卢象升手上也只有两万多人。

    准备充分的卢象升带着部队就向李家庄冲去,因为上次获得大胜,部队士气高昂,完全没有将李家庄的上万鞑子放在眼里。

    经过紧急加固,李家庄的防御稍微有了一点样子。临时堆砌的土炮台也架上了大炮,那些招募的汉人炮手已经上岗了。只是这样的草台班子更多的是给鞑子们一个心理安慰,真有多少战斗力这些炮手们是最清楚的。

    最令人发指的是鞑子在李家庄的围墙外面竖了很多木桩,将很多汉人百姓捆在了上面。这些百姓开始的时候还拼命的嘶喊,后来渐渐没有了动静,不知道是没有力气还是已经死了。

    当侦骑将这个消息传给卢象升的时候,卢象升的脸色非常难看。

    黄济同样脸色不好,对卢象升说道:“督师,箭在玄上不得不发啊。虽然这些百姓确实可怜,但是慈不掌兵,要想灭了杜度,只能牺牲他们了。”

    “老黄,一旦误杀了这些百姓,哪怕我们胜了,朝中的那些御史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卢象观阴着脸说道。

    这个情况确实属实,那些御史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货色,除了挑刺就不会干别的事情了。而且明末的御史早就失去了监督的作用,沦为了党争的工具,本来他们就在找卢象升的错失,真要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些御史绝对会疯狂弹劾,哪怕杀再多鞑子也没用,这就是现实。

    卢象升当然知道那些御史的尿性,个个装的像圣人一样,却早就沦为朝中大佬们的打手,干的尽是龌龊勾当,诸多朝中大事就是坏在了这群人手里。

    杨国柱和虎大威等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作为长期被文官压制的武将,身上要是没有几个弹劾的奏章都不好意思跟同僚们打招呼。对于这个话题他们是不敢参与的,明哲保身,眼观鼻鼻观心,就当自己不存在。至于究竟怎么打,他们只需要听卢象升的命令就是了,责任自然也落不到他们头上。

    “TMD,那些杂碎躲在京城里倒是没事,百姓们都被鞑子掳去了也没看他们追究那些官老爷们的责任,老子们在这里与鞑子拼命却一个劲各地指手画脚拖后腿,有本事他们自己来杀啊!”黄济心中没有顾忌,开口就大骂道。

    在场的也就他身份超然,连内阁都可以不鸟,何况那些御史。哪怕他们上再多的弹劾奏章,黄济的毛都不会掉一根。

    看着这样的情形,在场的武将们心底是有着一丝羡慕的,但是要他们也开口来骂,至少在这样的公开场合是不敢的。大明的武人们被文官调教了两百多年,膝盖早就软了,已经直不起来了。

    “黄济,慎言。国难当前,我等应该和衷共济,共渡难关。朝中各位大人自有他们的责任和考量,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卢象升到底是文官出身,对这种情况早就习惯了,知道这是国朝制度,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可以改变的。

    “那眼下该怎么办?还要进攻吗?”卢象观问道。

    卢象观的话让帐内的众人都沉默了。

    “李家庄我们是势在必得,趁现在我们还占着优势,必须赶紧拿下来。否则现在不打,等多尔衮的大军来了就更难了。”卢象升思虑了一会说道。

    “不能因为一些被俘的百姓而影响我们的计划,那样对底下的将士们是不公平的。既然督师大人为难,这件事情就交给下官去做吧。反正这次攻击是由我部担任主力,有什么问题都推到职部的身上,反正我是不怕那些疯狗来咬的。”黄济怂怂肩膀说道。

    “黄济…”卢象升刚刚开口准备阻止,就被黄济打断了。

    “督师,你身负重任,断不可有任何闪失,这种事情您就当不知道吧。即使有御史责难,就说我违抗军令,等战事完了先给我来个处罚,想来那些疯狗们也无话可说。”

    卢象升沉默了半响,幽幽的说道:“委屈你了。”

    帐内的众人也是长舒了口气,确实这种事情由黄济来做是最合适的,即使卢象升因此背个指挥不力的罪名,也比故意屠杀百姓这个罪名要轻的多。

    只是这种事情讲究个你情我愿,要是逼着黄济背锅,那就没意思了。现在黄济主动跳出来,这个事情就完美了。对于黄济背锅这个事情,大家都是要承情的。

    “既然如此,还请督师安坐帐中,诸位大人也请耐心等待,等我部开打之后再跟上。督师大人也不要心软,该怎么处分就怎么处分,您也知道下官不在乎那些功劳,朝廷不敢把我怎么样的。”黄济说完拱拱手就大步迈了出去。

    很快大批人马出动的声音开始传来,黄济部开始向李家庄进攻了。

    “不计个人荣辱,真国之干城也。要是国朝都是如此忠义之士,又何至于此。”卢象升幽幽的叹息道,其他人也是阴着脸没有接话,这个话题实在是太沉重了。

    当黄济部发动进攻的时候李家庄的清军严阵以待,因为上次野战失利,清军暂时没有出击的打算。而且只有黄济部参与进攻,清军认为其中有诈,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见黄济部准备开炮,鞑子的炮兵同样准备予以还击。围墙下有些没死的百姓开始高声哀嚎哭泣,声音凄惨悲凉,可惜黄济他们隔的太远听的不是太真切。

    到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他们了,否则一旦开了这个头,鞑子会更加肆无忌惮,拿更多的百姓当挡箭牌,死的人会更多。

    首先开始的是炮战,比起黄济部炮兵的有条不紊,清军临时组建的炮兵部队就要慌乱的多。黄济部刚刚摆好架势,清军的炮兵就开火了,而此时黄济部还在射程之外,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反而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黄济部的火炮秉承兴汉军的一贯传统,制作非常精良。为了方便行军,这些火炮都是轻型的长管火炮,虽然火力不是很强大,但是射程比起明军和清军的火炮都要远。

    而且兴汉军的火药在质量上比其他势力都要高,更加优化的配方让燃烧更加充分,残余量很少。火药的颗粒化不仅保存和运输更加方便,燃烧也更加猛烈,威力自然就更强了。

    这个时代的火炮都是实心炮弹,准头十分感人。对付大型的工事效果不错,但是说到打人,除非是运气背到家的家伙,恐吓的作用更大于杀伤。

    随着黄济部的火炮开火,清军发现明明是自己的火炮更多,位置也更高,但是实际的效果却截然相反。

    几轮试射后,黄济部的炮兵已经找到了感觉,开始一个个清除那些炮台。而清军火炮的还击根本就够不到黄济部,虽然看起来打的热闹,其实完全没有任何效果,让躲在远处高塔上观看的杜度脸黑的像锅底一样。

    清军这些临时拼凑的炮兵就不要讲什么专业素养了,炮弹和火药桶都放在了火炮旁边的空地上,方便倒是方便了,但是造成的后果也是可怕的。

    按照兴汉军的炮兵条件,发射用的火药都会安放在火炮后面的坚固工事里面。一般是挖一个深坑,上面覆盖厚厚的原木,开口朝着后方,保证即使被炮弹集中也不用引爆里面的火药。这样做虽然麻烦了一些,但是却保证了安全。

    所以当黄济部的炮弹打到那些炮台上的时候,那些堆放在空地上的火药桶就变成了潜在的炸药包。一旦运气不好被炮弹击中,结果就是周围瞬间被清场,留下一地的残尸。

    李家庄虽然是附近最大的镇子,但是平时最多只有几千人在这里居住,现在挤进去近一万鞑子,还有数量更多的俘虏,镇子里就格外拥挤。

    镇子里的房屋早就不够了,不仅俘虏都被圈在空地上看管,就是很多清军也不得不在空地上搭帐篷。

    本来有很多清军是驻扎在庄外的,俘虏更是全在庄外看押,庄子里的很多房子都用来储存抢来的财物和粮食,那些身份和地位高的鞑子也可以住进庄子。现在因为野战失利,杜度准备固守李家庄等待多尔衮来围歼卢象升,所以那些庄外的人都挤进了庄子,造成庄内人员严重拥挤。

    黄济部的炮弹很多都越过围墙飞进了庄内,一些倒霉的清军就丧命在了这些炮弹之下。

    见到这样的情况杜度的脸更黑了,这完全是被动挨打啊。虽然死的人并不多,但是对士气的打击太大了。

    “主子,这样下去不行,让奴才带队去端了汉狗的火炮,否则后面的仗不好打了。”甲喇章京索拉尼在杜度身边建议道。

    杜度思虑了一会,点头道:“也好,你带两千人出击,一旦捣毁了汉狗的火炮立即就回来,不可恋战。”

    “喳!”索拉尼领命而去。

    随着炮战的开打,鞑子已经知道用汉人百姓当盾牌的想法行不通了。那些绑在树桩上的百姓也有一些丧生在了黄济部的火炮之下,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其实更多的人是死在了前面的虐待中,绑在树桩上的只是一具尸体了。

    逼急了的清军从庄子大门里冲了出来,目标直指黄济部的火炮。

    可惜这样的举动注定是枉然,黄济部对炮兵的保护是非常严密的。几乎死顷刻间炮兵们的前面就列满了火枪兵和弓弩手,重装步兵顶在了最前面,半蹲着身子,随时准备竖起长枪迎接鞑子骑兵的冲击。

    索拉尼的冲锋几乎是上次野战的翻版,弩炮、弩箭、子弹的轮番攻击下,再强的武勇也抵挡不住。不过这次鞑子明显的豁出去了,拼着死伤惨重也要干掉黄济部的火炮。

    鞑子的重箭和飞斧还是很有杀伤力的,虽然能够冲到可以放箭距离的鞑子不多,但是依然给黄济部造成了一些伤亡。而且鞑子的目标是黄济部的火炮,射出的箭都是火箭,希望能够点燃炮兵身边的火药。

    这些火箭确实有一些点燃了火药,但是因为数量很少,只是造成了轻微的伤亡。

    在鞑子不计伤亡的冲锋下,终于有一些鞑子冲到了重装步兵的面前。

    步兵们早已将手中的长矛斜着竖了起来,准备硬抗鞑子战马的冲击。

    即使是面对这样的钢铁丛林,鞑子们丝毫没有减慢速度,直接顶着长矛撞了上来,一时间血肉横飞。

    鞑子不愧是马背上长大的,作战经验更是十分丰富,在战马被扎城刺猬的同时竟然还可以翻身下马,拿起手中的战刀或者斧头与步兵们战成一团。

    虽然这样的武勇确实让人佩服,但是真正能够冲到阵前的毕竟是少数。在步兵围歼这些鞑子的同时,弩弓兵和火枪兵也没有停歇,攻击一直不断,更是加速了这些鞑子的灭亡。

    杜度眼看着索拉尼带领着手下被黄济部屠杀,连索拉尼本人都被射成了刺猬,心中一片冰凉。看着还在战场上捶死挣扎的清军,杜度无奈敲响了退兵的金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