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58章 杜度想跑
    逃回来的清军不到五百人,而且个个身上带伤,场面凄惨无比。

    黄济部也没有趁胜追击的想法,清军在围墙上布置了大量弓箭手,黄济才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去送死,不是还有卢象升他们吗,大家一起上才是正理。

    卢象升他们见黄济与清军开打后,稍微等了一些时间才慢慢赶过来。

    来到李家庄前的卢象升先是狠狠的痛哭了一场,痛哭的对象自然是那些枉死的百姓,那个伤心的模样让人看着就心疼。

    而且卢象升还把黄济叫过来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对他误杀百姓的事情大加斥责,并当场就要治他的罪。在场的诸将当然一起为黄济求情,卢象升这才黑着脸将黄济降为偏将,仍统领所部戴罪立功,并言明要上奏朝廷自承管束不力的罪责。

    黄济当场认罪认罚,态度好的不得了,并说如果这些百姓还有家人战后可以负责安置他们,以赎自己的罪责,这个事情就算是翻篇了,接下来才是如何对付杜度的事情了。

    只要是官当长了,自然都变成了演员。连卢象升这样耿直刚烈的人,按照黄济的剧本一样演的有声有色,丝毫看不出做作的痕迹。

    可以想见卢象升手底下肯定有高起潜的探子,这边的一举一动那边都会知道。如果没有刚才那一出,不用几天这个事情就会捅到朝堂,人家本来就是安排来监视拖后腿的,干起来不要太顺手。

    卢象升主动上了请罪的奏折,又有黄济背了锅,虽然依然逃不掉被那些没事找事的御史弹劾,但是力度就会轻的多了,这就是主动与被动的区别。

    这次鞑子虽然死伤惨重,比上上一次死的还要多,而且破坏黄济部火炮的目标也没有造成,但是却第一次冲到了黄济部的本阵,不再是被动挨打,从这个结果上来看还是取得了一些的成绩的。

    这也从侧面证明只要舍得投入人手,是可以冲破黄济部阵线的。鞑子的这波亡命冲锋给黄济部带来了一百多人的伤亡,是黄济出师以来最大的伤亡。

    如果是其他的军队,那些伤兵活下来的机会并不大,但是黄济部有医护营,只要没有伤到要害,还是有很大机会活下来的。

    处理完这件糟心事,大家开始商讨如何攻破李家庄的事情。

    “李家庄的围墙并不高大,只要舍得拼命不难攻破。鞑子本来就不擅长守城,那些火炮又被黄济清除了,除了围墙上的弓手,能够影响攻城的手段已经很少。鞑子坐守孤城本来就是非常愚蠢的行为,简直就是取短弃长,自寻死路。”卢象升现在的心情非常好,战事顺利让他身心愉悦。

    “鞑子不是不想出来啊,不过黄将军的弩箭和火炮太厉害了,出来也只是找死,还不如躲在乌龟壳里安全点。”杨国柱对黄济两战打垮清军是非常佩服的。

    两战消灭清军两千多人,这放在任何时候都是泼天的功劳,也就是黄济这个异类才会如此不在乎。要是放在他杨国柱身上,官升一级是轻轻松松的事情,给儿子们要几个萌阴官更不在话下,搞不好还可以期望一下能不能封爵。

    上次送往朝廷的捷报还没有消息传来,但是按照眼前的局势,哪怕朝中大佬们再怎么不待见卢象升,为了鼓舞士气和给崇祯一个交代,必然会大肆宣扬,并给立功将士们一个奖赏的。

    现在又有如此多的斩获,大家的心气都更高了。按照黄济和卢象升的性子,肯定少不了杨国柱和虎大威他们的一份,所以他们羡慕但是并不嫉妒,而且这次打李家庄怎么也少不了他们的,不用急。

    “那干脆把李家庄的围墙轰平了,大家伙冲进去砍死那些狗鞑子,多省事。”虎大威兴奋的说道。

    “虎大人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想要轰平李家庄的围墙要多少火药和炮弹虎大人知道吗?要是你愿意拿出火药和炮弹,我让你轰三天三夜都行。”黄济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营中火药和炮弹不够了吗?”卢象升紧张的说道,黄济部如今成了他手上最倚重的力量,来不得半点闪失。

    “不是,暂时还是足够的。但是我们的敌人不仅仅是眼前的杜度,更大的威胁是多尔衮他们,我们必须留够物资与多尔衮死拼,现在能省则省吧。”黄济摇头说道。

    说到多尔衮大家心头都是一紧,手握十多万大军的多尔衮是大家心底的阴影,仅凭大家手上不到三万的人马,能够击退多尔衮的进攻就算是烧高香了,想要歼灭多尔衮再胆大的人也不敢想。

    “国柱、大威、象观,你们将营中所有火药都交给黄济,强敌当头,共渡难关吧。”卢象升面带严肃的命令道。

    “是!”杨国柱他们没有推脱,大家现在是同乘一条船,确实不能再计较这些小事了。何况黄济一直非常够意思,送他们的东西价值不菲,更没有拒绝的理由。

    “也好,那我就先收下了。”黄济没有推辞,多留些火药当然更好。“督师放心,我已经派人去天津传信了,那边会安排船只前来支援,随船会有火药和箭矢等物资,到时候我军物资就不会缺了。”

    听到有船只前来支援,大家的精神明显一振。不是送来多少物资的事情,而是有了船大家多了一条退路,对大家的心理稳定作用是巨大的。

    “有多少船?”卢象升问道。

    “不多,只有二三十艘,因为运河水太浅,走不了大船,所以船都不大。要是靠海的话,我家都督甚至可以走船把我们一起运走。”黄济遗憾的说道。

    “够了,够了,有了这二三十艘船,我军是走是留就灵活的多了。”卢象升满意的说道,对于黄济说的可以一次运走三万人的船队他没见过,所以无从辨别真伪,也就没有在意。

    “本来沧州城更加适合防守,但是因为鞑子在城里屠杀太甚,很多尸首都没有清理。虽然现在天气转冷,但一样有可能会有瘟疫发生,连鞑子都放弃了,我们更不可能进去。现在李家庄里面有大量物资和人口,拿下来对我们后面作战至关重要。而且刚才也说了,李家庄背靠运河,方便我们一旦守不住可以撤退。更重要的是李家庄不是那种坚城,鞑子会全力来攻,我们只要专心防守就行。否则我们被鞑子牵着鼻子走,他们有马,我们拖不起,所以李家庄是最好的决战地点。”黄济向卢象升建言道。

    “多尔衮他们已经向山东进发了,山东不比京畿,没有强军镇守,一旦让鞑子冲进去了,后果不堪设想。”卢象升身上的责任太大,要是山东出了问题,这个锅也要算他一份的,典型的权力小责任大。

    “那就把杜度打疼了,打残了,最好能把杜度也杀了,到时候多尔衮不想来打我们都不行。”杨国柱狠狠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鞑子也不傻,打不过难道不会跑吗?要是他们铁了心的想跑,我们就一定拦的住吗?”虎大威显然没那么乐观。

    “确实如此,杜度现在手上还有几千人马,要是觉得守不住肯定会突围的,到时候李家庄里面的物资会不会被他一把火烧了?”卢象观猛然问道。

    帐内诸人也是心一沉,还真有可能,鞑子才不会管你那么多,反正是抢来的,烧了也不心疼,总好过资敌。

    黄济思虑了一会,开口说道:“我认为不会。”

    “此话怎讲?”卢象升好奇的问道。

    “鞑子入关的主要目的就是抢劫财物和人口,削弱我大明的实力。我听说鞑子的旗丁就等着抢劫来的财物过日子,这些财物他们肯定是舍不得烧掉的。我们觉得自己可以稳吃下他杜度,杜度难道不会觉得多尔衮一到我们同样插翅难逃?这些财物无非是临时给我们保管罢了,烧了岂不可惜。现在运河两岸的船只都被鞑子烧毁了,他们又不知道我们可以从天津调船。”黄济的一番话让在场诸人觉得很有道理。

    “既然如此,那就先灭了杜度再说。督师,这仗怎么打?”虎大威脾气火爆,出师以来还没有打过什么像样的仗,早就按捺不住了。特别是从黄济那里获得大批盔甲后,信心更是高涨,早就想找鞑子干一场了。

    “既然鞑子自断手脚困守孤城,那就让他们尝尝等着挨打的滋味。黄济部负责压制敌军弓箭手,并集中大炮打开缺口。其余各部负责攻城登墙,所有骑兵集中起来待命,一旦鞑子逃跑给我杀光他们!”卢象升大手一挥命令道。

    “是!”众将领命。

    鞑子对李家庄的防御也是花了心思的,沿着围墙挖了一道壕沟,不是特别宽和深,但是给进攻方制造点麻烦还是没有问题的。

    围墙的内侧用木架搭了一圈的木台,方便弓箭手在上面拉弓射箭。那些没有毁坏的火炮也被鞑子拉出来重新安置好,又招募了一些炮灰炮手,准备在攻城的时候再拿出来使用。

    即使有这样的安排,杜度依然对守住李家庄信心不足。

    李家庄毕竟不是正式的城池,围墙的高度和厚度防备一些蟊贼当然没有问题,但是面对大军的攻击,特别是火炮的轰击就太单薄了。

    满清的长项在弓马,在骑射,在马战,唯独不在守城。在出城攻击黄济部火炮失败并损失惨重后,杜度就没有了死守的心思。卢象升部不像其他明军一样没有野战能力,两次出击都是损失惨重。虽然这次的出击攻到了黄济部的阵线,也对他们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是对比起满清的损失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纵横天下无敌的满清铁骑不接受这样的战损比,这简直就是侮辱。以前打垮同样数量的明军往往只会有上百人的伤亡,这样损失两千多人明军连皮肉伤都算不上的事情实在太丢脸了,哪怕死的绝大部分是蒙古人。

    “布兰塔,你去命令额伦多带人去防守,我们随时准备转移。让底下的奴才多带些轻便的财物,那些笨重的就不要拿了。”杜度对身边的手下吩咐道。

    “主子,那不是便宜了那些汉狗,干脆一把火烧了,让他们什么也得不到。”甲喇章京布兰塔疑惑的说道。

    “睿亲王随后就会领兵过来,你认为那些汉狗跑得掉吗?最后还不是吃了多少都得给我加倍的还回来。”杜度没好气的说道。

    “主子英明,看奴才笨的。”布兰塔猛的抽了自己一嘴巴。

    “好了,我大清勇士的战场在马背上,守在围墙上射箭实在是太委屈他们了。汉狗不是想要李家庄吗?给他们就是了,我们跑到外面再拖住他们,等到睿亲王的大军一到,正好一网打尽。那些奴隶也留给他们,看他们有多少粮食给他们吃。嘿嘿。”杜度阴阴的一笑。

    “额伦多那里要告诉他撤退的事情吗?”布兰塔问道。

    杜度想了一下,说道:“也不能太寒了他的心,告诉他我们撤退的事情。但是他必须顶住明军的第一轮进攻,为我们撤退创造条件。等我们开始撤退他也就可以撤了。”

    “喳!”布兰塔打了个千就离开了。

    额伦多接到杜度的命令心里也是满腹怨气,但是不敢发作出来。如今满清势大,蒙古诸部都要养其鼻息,额伦多不想部族被灭,只能听从杜度的命令,哪怕有可能让他去送死。

    好在杜度的命令有不少可以操作的空间,也不是存心想要自己去送死,何况布兰塔还允诺可以放开手脚拿东西,这个待遇平时可不常有,值得拼一把。

    额伦多手下的蒙古骑兵并不都是自己的部族勇士,还有不少其他的外族蒙古人。而且杜度还给了一些刚投降的汉人奴才做炮灰,他完全可以把其他部族的蒙古人和汉人奴才安排上围墙,自己人随时待命,一旦杜度开始撤退,他也可以跟着逃跑。至于那些围墙上的蒙古人,希望他们能够得到长生天的保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