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62章 不一样的冬天
    天渐渐冷下来了,辽南地区更是早就降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南关工地受降雪的影响有部分地段已经停工了,好在经过这两个个月的抓紧施工,南关城墙已经初步有了模样。

    适合大军行进的主要干道上已经被城墙封锁,后面只要加高加固就可以了。

    那些山岭、丘地能够让小规模部队进出的地方在规划中也是有城墙的,只是建设的稍微慢一些。整个南关工程就像一个小号的长城,将辽南与辽东半岛隔离开来,确保以后辽南地区的安全。

    虽然有几万人同时施工,但是因为工程量太大,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完成的。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将要道上修建了城防就可以阻止大军的进攻,毕竟小股军队与大规模军队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对后勤的要求比较低,对交通的要求也是只要有路就行,实在困难翻山越岭也不是问题。

    但是对于上了规模的军队,各种物资、设施、人员繁杂,没有大路即不方便也不安全,除非万不得已,破釜沉舟这种事情真不能干。没有绝对的实力就想玩包抄迂回、蛙跳战术,那就是找死,因为随时有被敌人截断后路的危险。

    可以预见,兴汉军与满清即将爆发的战争绝对是规模巨大的,在短时间内无法完成全部南关长城的情况下,截断交通要道也可以满足要求。毕竟鞑子也不会轻易放弃优势骑兵,翻山越岭和兴汉军玩偷袭步战的。

    鲁若麟坚持要将南关封锁得死死的,是因为他对南关的规划是非常庞大的,是重要的工业基地。任何威胁到生产秩序的事情都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宁可多花些钱粮和时间也要将关防修得稳妥些,避免鞑子玩渗透战。

    皇太极也是非常有耐心的,只要兴汉军不危及到盛京一带的安全,他是绝对不会将多尔衮提前召回来的。不过对于盖州代善的防线他还是很重视的,将满清上至60下至14岁的男子都征召了起来,补充到了盖州和盛京一带。

    如今满清除了多尔衮在关内作战,皇太极还亲自在关宁一线坐镇,防备关宁军突袭出击。虽然皇太极觉得关宁军绝对没有这个胆子,但是依然不得不防。再就是代善坐镇盖州防御兴汉军的进攻。

    三线作战的满清兵力捉襟见肘,国内的成年男子只要是还能拉弓射箭的都被组织了起来,甚至一些壮妇也是一副随时要上战场的模样。

    皇太极认为只要坚持下来,完成对明朝的攻略,必然可以收获大量粮食、财物和人口。再调集大军一举扫平辽南的兴汉军,局势就可以再次回到自己的掌控之中。所以现在哪怕再艰难也要坚持下去,何况兴汉军是否还有能力继续攻击下去也是个疑问。

    冬天的到来固然对满清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是也会阻碍兴汉军的进军,为满清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

    东北的冬天那是相当恐怖的,何况还是在这个小冰河时期。户外活动受到了严重的限制,大家基本都窝在炕上猫冬。而且东北的冬天格外漫长,起码有三四个月。

    对满清的奴隶来说,冬天是最难熬的,缺衣少食,身体差一点根本熬不过去,有很多人都在冬天冻死饿死了。

    南关工地上的被解放奴隶,在天气微寒的时候就发放了御寒的衣物。

    畅销北地的济州岛冬衣套装经过这几年的推广已经成为北方百姓御寒的首选,稍微有点积蓄的人家都会买上一些。买不起全套,也要买个袄子、裤子之类的。你要是能够穿戴一整套出去那绝对是街上最靓的仔。

    那些济州岛和白翎岛过来的建筑司人员或者劳工都有自己的冬衣套装,是来前就吩咐要带过来的,所以并不需要担心他们的御寒问题。

    那些刚解放的奴隶就不行了,他们基本是一贫如洗,啥都没有。好在后勤司早有预料,在紧张的运力里中专门挤出部分来运冬衣,在天寒前发到了每人新人手中。

    这些发下的冬衣套装有衣服、裤子、帽子、手套、毛皮靴、加厚的毛袜子,还有贴身的羊毛内衣裤。可以说有了这一套装备别说冻死了,就是到户外活动都没有问题。

    这些新人那里见过这些东西,即使是以前的那些满清主子,冬天也是用毛皮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能不出门尽量出门,说到御寒效果根本与冬衣套装没法比。

    每个新人穿上新衣的第一个反应是跑到外面去晃荡一圈,流一身汗再跑回来,然后高呼:“真暖和!真暖和!”那种喜悦之情根本无法掩饰。他们这些人哪个没有受过冬日的严寒之苦,有一些的家人就是被冻死的,有了这套冬衣他们再也不用害怕寒冬了。

    升米恩斗米仇,不要钱的东西别人永远不会珍惜,而且会越来越贪婪。所以这些冬衣并不是免费的,是要花钱的。不过这些新移民可以用劳动来换取,比如现在在工地的劳动就是有工钱的。

    虽然兴汉军将他们从鞑子的手里解救了出来,他们为了报答救命之恩都在努力工作,而且并不在意工钱,有口吃的就满足了。但是深知人性的鲁若麟知道这种状态肯定是不能持久的。

    从济州岛和白翎岛过来的劳工都是有工钱的,而且还不低。兴汉军治下没有什么强制劳动,一旦涉及到公共工程都是有偿劳动的。这样的事情在长期与劳工一起劳动的新移民那里根本瞒不住。

    对于那些劳工的待遇,新移民们要说不羡慕那绝对是鬼话,谁不想多赚点钱。只是兴汉军刚把他们救出来,现在就去讨要报酬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听说兴汉军还准备在打退鞑子后给他们分田,要是现在讨要报酬惹恼了兴汉军怎么办?影响到分田就不划算了。

    好在兴汉军不准备长期的免费使用他们,也给他们定了薪酬,虽然没有那些老人们的工资高,但是也不少了,让这些新人非常欣喜。

    与薪酬同时制定的就是以后吃饭、使用物品就需要花钱了,但是比起工钱来说就是小头了,还可以剩下不少。新移民们不傻,也会算账,自然觉得拿工钱更好,没有任何怨言,而且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比起扣除的那点饭钱和日常用品费用,想要在外面获得同样的待遇,想都不用想。那点钱吃陈米烂菜都不够,还想餐餐吃肉吗?也只有在兴汉军才能够享受这种待遇。新移民心里透亮着,感恩的话也都藏在心底,对兴汉军的认可度就是这样慢慢建立的。

    所以这些冬衣套装也是要算钱的,成本价加运费,作价三两。以后会从移民们的工钱里面扣,特别说明,没有利息。

    穷苦百姓对于欠钱那是有心理阴影的,驴打滚利滚利那都是地主大户的基本操作。借钱借到倾家荡产的那简直是不要太多,所以穷人对欠钱那是相当畏惧的,不给他们说清楚他们绝对不会安心的。

    有了冬衣套装,鲁若麟绝对不会让他们躺在炕上养膘的。既然已经不怕严寒了,那就出来活动一下吧。

    年老体弱的,孩童自然可以不用出去,可以在炕上做些编绳子、缝口袋之类的轻松活。孩子们则被集中在暖房里上课,正好安心学习。

    年轻力壮的则负责制作雪橇,砍伐树木。这么多人过冬,对燃料的需求那是海量的,没有火炕暖炉,有棉衣也抗不过去的。

    除了伐木,水泥厂和钢铁厂都没有停工,这些青壮正好用雪橇给水泥厂和钢铁厂运送矿石和煤炭。比起马车,雪橇的运输效率反而更高,正好趁此机会多储备些原材料。

    而青壮里身体条件最好的在干嘛?训练。

    大战就在眼前,必要的时候这些青壮也是要上战场的,正好趁此机会把他们训练一下。

    以前冬天大家不愿意动弹一是天气确实冷,没有好的御寒衣物出门就是找死。二是少出门就可以减少热量消耗,节约粮食。

    在这两个问题得到解决后,大家还是愿意出门的。所以哪怕天寒地冻的,并不影响军事训练。

    训练的主要内容就是队列和纪律,其他的技战术也不适合在这样的天气下进行。如果这些士兵合格的话,也会为后期的训练节约很多时间。

    因为兴汉军内士兵的待遇和地位非常高,济州岛和白翎岛过来的劳工们报名非常踊跃,随便带动了新移民的参军热情。

    余安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报名参军的。

    这次新召的一万名士兵,平时依然会承担工程建设任务,战时就是预备队,拿起武器就可以上战场的,至于以后的定位视情况而定。

    余安宁现在已经是施工队里的小队长了,算是小有地位。但是他还想进步,所以毅然决然的报名参军了,哪怕失去这个小队长的职务也在所不惜。

    他的决定得到了主官白天桥的大力支持。

    “安宁,你能这么想我跟高兴。别看工程队风光无限,但是一旦南关工程完成,肯定是要分流的。你的这个小队长能当到什么时候还不好说,早点未雨绸缪也是好的。”

    “按说即使工程结束了,我把你要到建设司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建设司虽然也受重视,但是升迁还要看能力、功劳、资历,没有点机遇想往上怕是很困难的。”

    “不像军队里,只要肯吃苦、敢拼命,机会多的是。要是运气好,升官的机会大把。所以为了你的前途,我是支持你去军队的。万一在军队里混不下去,我再把你招到建设司来,做个小工头也是没有问题的。”

    白天桥对余安宁是非常欣赏的,余安宁肯吃苦,又爱学习。特别是头脑灵活,喜欢动脑子,人情世故也不缺,非常受上下级的拥护和喜爱。他的那个小队工作非常出色,多次受到过建设司的表彰,是个难得的人才。

    越是如此,白天桥越是觉得他应该去军队里闯荡一下。

    虽说兴汉军治下各部相对独立,权柄也各不相同,但是在这个乱世,军队再怎么说都是最重要的力量,所以在兴汉军体系内军队是最受重视的,资源也是倾斜最多的。军队里的任何一个高级军官在兴汉军里都可以算是响当当的一号,发展前景自然也是最好的。

    白天桥如果不是身体条件不太好,当初没有选上,早就成为军队的一员了。

    “大人的大恩大德,安宁没齿难忘。”对于白天桥的提携余安宁自然是感激不已。他与白天桥非亲非故,完全是性情相投,屡受白天桥抬举,让他从一介平民踏上了官员的门槛。

    “好好干吧。兴汉军里不问出身,只要你有本事,总有出头之日。我也看出来了,你小子对那个沈九妹有点意思。她哥哥现在已经是排长了,大小也是个官了。听说这次在复州又立了功劳,想来又要升官了。他对他妹子上心的很,你要是平头百姓一个,估计连他家的门槛都进不了。只有在军队里立了功,当上了军官,你才有资格进他家的门,努力吧。”白天桥拍着余安宁的肩膀说道。

    “大人,我没有…”余安宁被人说中了心事,涨红着脸辩解道。

    “别不好意思,你那点小心思我会不知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沈九妹是个好姑娘,可要抓紧了,别被别人抢了先到时候就有得你哭的。”白天桥打断余安宁的话说道。

    “九妹估计也看不上我。”余安宁这下没有否认,只是没有什么信心。

    “男人嘛,要么有钱,要么有权,要么有本事,要不谁看得上你?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我们兴汉军又不像大明那样还讲究出身,总有你出头的一天。要是你是连长、营长,甚至是团长,你看沈九妹会不会对你另眼相看。况且这种事情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人家心里没有你呢?关键是你要有那个资格得到沈老九的认可。”白天桥一副人生导师的模样,让余安宁也是雄心万丈起来。

    “您说的对,安宁必不辜负大人的期望。”

    “好好干吧,干的好我老白脸上也有光啊。”白天桥也是一脸的欣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