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64章 宣传的作用
    第二天余安宁就来到旅部,接受《兴汉月刊》几个编辑的采访。

    为了这次采访余安宁特意将自己收拾了一番,还特意冒着寒冷烧水洗了个澡,整个人显得特别精神。

    旅部对这次采访也很重视,安排了最好的房间,火炕烧得旺旺的,炕上的小桌子、房间内的大方桌上摆满了干果,姜汤更是早就热上了,而且独一旅的总教导周杰康亲自出面安排各项事宜,给足了几个编辑面子。

    周杰康先是单独对余安宁交代了一番,让他认真对待,放松心情,就当平常的聊天就行。结果是让从没见过大世面的余安宁更加紧张了,只能在那里强作镇定。

    当周杰康带着余安宁进入到采访实的时候,还没把余安宁介绍给几位编辑,余安宁整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那几位编辑都是女的,而且是几位特别漂亮的女人。

    在余安宁的印象里能够当《兴汉月刊》的编辑,那肯定是有大学问的人,起码应该是一群老夫子,现在突然面对几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他连话都紧张得说不出来了。

    请原谅余安宁还是个雏鸟,活到现在也没怎么面对过漂亮女人,在他的眼里,这几个编辑简直漂亮的不像话。

    柳如是手下的这些编辑都是她的精兵强将,不但文化功底很高,而且相貌也是顶尖的。毕竟能够在江南被重点培养,第一个条件就是相貌出众,否则哪怕你是学霸附体也没有培养的机会。

    而且这群编辑都是有钱人,工资高的很,身上穿的虽然也是冬衣,但是无论是材质还是款式与辽南发的那些制式冬衣完全不同。

    在余安宁眼里已经非常高档的冬衣套装与这些编辑身上的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人家的冬衣用的都是高档的羊呢面料,上面绣着精致的梅花,非常应景。袖口、领口、襟口都镶着毛边,一看就是上好的貂皮,而且是最柔软的腹部毛皮。

    款式更是新颖,是江南最流行的紧身长裙风格,尽显曼妙的身材。加上头发上精美的首饰,让这些编辑在余安宁眼里似乎都在放光一般。

    “安宁,还不见过几位编辑。”周杰康见余安宁愣着不动,心中有点不悦,这是没见过女人还是咋的,连忙点醒他。

    “总教,怎么都是女人啊?”余安宁脱口而出,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

    “张磊没有给你说过吗?《兴汉月刊》的编辑基本上都是女人。”周杰康惊讶的问道。

    “没有啊。”余安宁一脸的恍惚。

    “这个张磊,怎么办事的。”周杰康觉得余安宁的模样让他很丢脸,生怕引起在场编辑的不满。

    “周总教,没关系,余班长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习惯了就好了。”领头的一个编辑解围道,不是长期生活在济州岛,对于她们这群女人确实不是很适应。

    “咱们安宁刚从鞑子手里被救出来没多久,哪里见过几位编辑这样的神仙模样,失态了,失态了,还请见谅啊。安宁,还不给几位编辑见礼。”周杰康借坡下驴,连忙陪着小心。

    也就是周杰康这样长期与文宣司打交道的人才会对这些美女们有一些免疫能力,其他人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美女确实会紧张,何况还是三个。

    “余安宁见过几位大人。”余安宁连忙行了个军礼,这几乎是条件反射了。兴汉军军队里不管级别高低,见面时行军礼就可以了,简单方便实用。

    “咯咯咯,我们可不是什么大人,余班长不用拘礼。来,我们坐下来聊。”当先一个年纪稍大的编辑捂着嘴笑道。

    “这话就不对了,几位编辑都是在文宣司挂了号,可是都有级别的,怎么能说不是大人呢?来来,安宁,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李编辑。”

    “李编辑好!”余安宁一个军礼。

    “这是王编辑。”

    “王编辑好!”又是一个军礼。

    “这是金编辑。”

    “金编辑好!”还是一个军礼。

    “既然你们都认识了,那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安宁,认真回答几位编辑的问题,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周杰康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他也是有眼力的人,知道过犹不及,他留在这里只会让大家都不自在。

    周杰康离开后,余安宁更紧张了一些,话题的主动权就交到几位编辑手里。

    领头的李编辑招呼大家在方桌上坐下,因为男女有别,再上炕就有些不合适了。

    金编辑给余安宁端了杯姜汤,说着一些闲话,问的都是一些简单的问题,也是一些基本的情况,慢慢的余安宁没有开始那么紧张了。

    “余班长是什么时候被鞑子抓去的?”感觉差不多的李编辑将节奏拉了回来。

    “在老奴攻占辽阳的时候被抓的,算算有十七年了。”余安宁叹了口气说道。

    “哦,余班长那个时候多大啊?”

    “五岁吧,家人一起被鞑子抓去做了奴隶。”

    “才五岁啊,能够活下来不容易啊。”

    “是啊,当初为了能够让我活下来,我的父母吃了很多苦,那时候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都没有活下来。”

    “说句冒昧的话,你的父母现在……”

    “一个被鞑子打死了,一个病死了。”

    “抱歉,请节哀。”

    “没事,已经习惯了。”

    ………

    随着谈话的不断深入,余安宁的过往渐渐的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汉人奴隶的典型血泪史,家园破碎、贬为奴隶、家人死亡、做牛做马、多次易手、救出牢笼、迎来新生。

    没有一个强大的、稳定的国家做后盾,平民百姓不仅生活没有保障,连生命和自由都被剥夺。宁为盛世犬,不为乱世民,道尽了战乱年代普通百姓的悲哀。

    如果说三位编辑的童年一样悲惨,但是悲惨也分级别的,她们的遭遇与余安宁相比就不够看了。几位感性的编辑听着听着都是泪水涟涟,不停的用手绢抹眼泪。

    反而是余安宁非常淡定从容,仿佛说的是其他人的故事,其实是因为眼泪早就流干了。往事如云烟,活人还是要向前看。

    接下来就是加入兴汉军以后的故事了,这方面的内容就比较正能量了。

    从在工程队工作开始,余安宁努力工作、用心学习,得到了自己的直接主管白天桥的赏识,从而当上了小队长,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旅程。

    再后来响应号召参加新军,凭借出色的表现得到了长官和战友的认可,成为唯一一个当选班长的新移民。

    这其中固然有运气的因素,但是也和余安宁的努力奋斗密不可分。

    对于余安宁的故事三位编辑都非常感兴趣。虽然她们也采访过其他过上新生活的新移民,但是都没有余安宁这样有代表性。

    主要是余安宁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开始在兴汉军体系内成长,而其他人只是脱离了苦难开始安稳了下来罢了,成就完全不一样。而余安宁的话题性明显更高,展示性更强。

    你看一个原来在鞑子那里只能做牛做马的奴隶,自从进入兴汉军,可以吃饱穿暖,有工作、有收入,有了学习的机会。还有欣赏认可他的各级兴汉军官员,对他一路扶持、帮助,使得他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奴隶到低级军官的转变。

    这其中即有他自己的辛劳,但是体系的作用谁又能抹杀呢?

    没有兴汉军这种唯才是举的制度,没有清廉无私的官员队伍,没有兴汉军免费的教育体系,单凭他个人再怎么努力可以成功吗?

    所以余安宁的成功之路是他个人的成就,也是兴汉军体系的成功。

    这个世界怀才不遇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更多的人都是在腐朽的体制下被埋没了。就好像大明一样,阶级固化严重,权贵把持了从地方到朝堂的资源和话语权,贫寒子弟已经很难再像以前一样通过科举改变自身的命运了。连科举这个最后的上升通道都被堵死了,人才又怎么能够挖掘得出来。

    大明有海量的人才被埋没,兴汉军缺一直深受人才缺乏的苦恼,说到底还是平台不够大,吸引力不够,所以兴汉军一直在宣传自己,希望通过这个方式改变世人对兴汉军的看法,不再把他当做一个地方割据政权,是一个类似节度使一样的军阀。

    要说效果嘛,肯定是有的。

    随着兴汉军的不断发展壮大,有越来越多的读书人知道了兴汉军的存在。特别是江南一带,因为贸易频繁,与兴汉军的交流特别多,兴汉军的专用喉舌《兴汉月刊》也流传到了江南。里面的许多理念、事迹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一些不满于大明现状,并寻找其他出路读书人开始踏足济州岛。

    一旦来到了济州岛,他们就等于落入毂中,根本就不想离开了。

    这里没有那么多的教条和夸夸其谈,有的只有实干。这里的官府廉洁高效,官民关系和谐。百业兴旺,百姓安居乐业。没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没有权贵欺压,没有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没有如狼似虎的差役。人人有饭吃,人人有屋住,人人有书读,简直就是儒家传说中的大同世界。

    听说兴汉军的军事力量同样强大,船队纵横四海,军队更是屡破鞑奴,解救汉民无数,怎么能不令那些对大明现状失望透顶的读书人心生向往。

    这次兴汉军强势攻占辽南,济州岛上反响最强烈的就是那些江南来的士人。

    因为大明军队面对鞑子时屡屡失利,更是让鞑子数度肆掠京畿,这些士人是非常失望的,随之丧失的是对国家和民族的信心,是不是论打仗我们汉人确实比不过那些女真野人?

    兴汉军的这场胜利大大的提振了汉人的信心和士气,自从鞑子肆掠辽东,大明就没有收复过一寸土地。如今兴汉军强势收复辽南可谓是打破了满清不可敌的传言,犹如在汉民心中打了一针强心剂。

    所以兴汉军摆开架势要誓守辽南的时候,得到了兴汉军上下的一致支持,这些江南来的士子叫嚣的格外厉害。攻破盛京,活捉皇太极的口号就是他们喊出来的。

    借着这股东风,大量士子申请加入兴汉军效力,更是呼朋唤友四处写信鼓动自己的亲友一起共襄盛举。

    兴汉军作为一个以汉人为主体的势力,初步得到了人文群体的认可,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鲁若麟才要求《兴汉月刊》加大对辽南的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辽南发生的事情。

    宣传也要讲究手段和方式,平实的描述更能打动人心,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余安宁这样的普通人命运被改变的事迹才会被编辑们关注。

    “余班长,非常感谢你的帮忙。如果不出意外你的事迹会登上《兴汉月刊》,到时候整个兴汉军治下都会知道你的大名了。”李编辑笑着说道。

    “出不出名无所谓了,能够让更多的人关注到那些还在鞑子皮鞭下生活的汉人就好,他们还在等待我们去解救呢。”谈了这么半天,又叙述了这么多自己的故事,余安宁已经平静下来了。

    对于余安宁突然说出这么有高度的话让在场的几个编辑非常惊讶,相互看了一眼,心中默契的决定一定要把这句话写在文章里。

    “余班长不愧为兴汉军的好男儿,要是人人都想余班长这样,何愁鞑子不灭。”王编辑拍着自己的小手为余安宁点赞。

    “以前我们这些奴隶没有盼头,只能任由鞑子奴役。现在有了兴汉军和大都督,我相信打败鞑子,复我汉人故土指日可待。所以我才要加入军队,亲手去打败那些女真野人,解救更多的汉人同胞。”余安宁这番话昨天思考了很久,凭他的文化水平还说不出这么有高度的话,是请教了张磊后才最终把心中所想所感表达出来,效果自然就不用说了。

    “好男儿当如是!”没有想到最后还有这样的惊喜,三个编辑顾不得形象了,拍案而起,齐声称赞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