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65章 御磨杀驴?
    对余安宁的采访让几位编辑非常满意,最后选择余安宁作为最先的报道对象。

    周杰康作为此次宣传工作的对接人在得到几位编辑的回复后大喜,限于规定不敢给什么好处,但是一些干果小吃之类的送了几大包,并委婉的提出希望文章里能够稍微提下独一旅。

    对于这样的要求几位编辑倒没有拒绝,反正是顺手的事情,又不会影响整体的宣传工作。可以预见,随着辽南的稳定,这里必将是兴汉军的一个新的热点,几位编辑很有可能会长期在这里工作,与各个部门和单位维持良好的关注是很有必要的。

    反正只是顺带说几句,也没有违背事实和原则,何乐而不为呢?

    余安宁的事迹登上最新一期的《兴汉月刊》,在兴汉军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特别是那些文人们,以前那些辽东的落难汉民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故事,或者是奏折里不那么详细的数据。现在活生生的一个例子摆在眼前,讲的又那么详细,其中的悲惨都流露在了字里行间,文人们的那股济世救民的情怀又被点燃了。

    上书都督府的士人开始变多了,不过更多都是夸夸其谈,说什么直捣黄龙、救万民于水火之类的大话,实际的意义并没有多少。不过这也表明这些士人对兴汉军的认可,至少将兴汉军当做一盘菜了。

    对于士人的投效,鲁若麟保持着乐观谨慎的态度。这些人是有着自己的理念和抱负的,能不能够为兴汉军所用还要看他们的培训情况。

    没错,哪怕这些文人们自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学富五车,但是治理理念不扭转过来,鲁若麟也是不敢用的。

    小到一个组织,大到一个政权,统一认识和思想也是至关重要的,否则等着你的就是无休止的内斗。所以哪怕鲁若麟急缺人才,也要经过培训,合格了才敢用他们,否则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辽南进入寒冬,鲁若麟也回到了济州岛,至少在开春战事来临前是不会过去的。他现在需要协调后方,为辽南输送更多的物资和人员,辽南那边由王大海坐镇,相信度过这个冬天是没有问题的。

    回到济州岛的鲁若麟根本闲不下来,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们轮流前来汇报工作,对一些无法决断,或者需要多部门配合工作进行请示。哪怕是有办公厅协助,也花了几天的时间才初步理顺了大局。

    鲁若麟并不是一个专权的人,相反,他对手下非常放权。每个部门都有一定的决策权,除非涉及到比较大的事情,一般鲁若麟是不会过问具体事务的,否则累都要累死了。

    既然任命了那些部门主官,鲁若麟的想法就是要充分信任他们,给他们施展的空间,自己把握好大局就可以。即使有人干的不好,那也可以随时换点,只要大局没问题,不会影响兴汉军的发展。

    “夫君,喝杯茶休息下吧。”李雪晴给鲁若麟泡了杯热茶,顺势走到鲁若麟身后给他按起了肩膀。

    鲁若麟放下手中的笔,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放松。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不在岛上,很多事情都没有耽搁,做的很好。”鲁若麟轻声说道。

    “没有夫君你在,好多事情妾身都不敢擅自做主,生怕做错了坏了夫君的基业,还要请夫君莫要怪罪就好。”李雪晴小心的说道。

    虽然兴汉军有很多女性官员,但是李雪晴的位置比较敏感,坐镇中枢,联络各方,传达鲁若麟的各项命令,可以说大权在握。

    但越是如此,越需要谨慎。特别是鲁若麟不在的时候,有一些比较紧急的事情都是李雪晴代为批复的,如果真要较真是有些越权的。

    李雪晴本身并不是一个擅权的人,她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来自于鲁若麟,如果鲁若麟认为她侵犯了他的权力,从而疏远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

    鲁若麟自然知道李雪晴的那点小心思,不过他并不担心。别说大局在自己掌握之中,哪怕是最坏的情况,只要军队不乱,任何人都不可能兴风作浪。

    而军队一直是最忠心于鲁若麟的,可以说从上到下都是鲁若麟的忠实粉丝。加上镇抚司的长期宣传和洗脑,可以说军队叛乱的可能性是极低的。

    “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该你管的事情就要管,做错了也不用怕,汲取教训改就是了。就怕你啥都不管,错是不犯了,事情却耽搁了。”鲁若麟轻轻的拍了一下李雪晴的大腿,小惩薄戒的意思了一下。

    “夫君,我这还不是怕别人说我母鸡司晨吗?”李雪晴撒着娇说道。

    “还母鸡司晨?我们兴汉军母鸡司晨的多了去,不差你一个。只要按照规矩来,谁也说不了你什么,放心去做吧。”鲁若麟瘪瘪嘴,觉得李雪晴这话说的有点像在开地图炮似的。

    “这不是培训班那边传出来的嘛,那些新来的书生们集体鼓噪,说大人不该这么重用女人,现在应该拨乱反正了。搞得姐妹们心里都有些慌张,好多都跑我这里旁敲侧击的打探夫君的想法。”李雪晴抱怨道。

    听到李雪晴的话,鲁若麟猛的睁开眼睛,转过头来问道:“问题有这么严重吗?”

    “夫君,别人我不知道,刘雅婷、梅君兰、张凤仪都来我这里几次了,话里话外都往培训班的那些士子上扯,要说不担心才怪了。”李雪晴实话实说,平时她就是鲁若麟与手下之间的桥梁和润滑剂,而她做的也很不错。

    “柳如是呢?她没找你吗?”鲁若麟奇怪的问道。

    “柳妹妹性子刚烈着呢,有士子当着她的面劝她主动去职,被她怼回去了。放言除非夫君不让她干了,否则她绝对不会走的。听说事后那个劝说她的书生被人打了,但是一直找不到凶手。”李雪晴说着还用袖子掩着嘴笑了起来,这明摆着是柳如是的报复。不过李雪晴还是很佩服柳如是的,这性子比一般男子还要刚烈。

    “也是,她这个性子才不会被外人左右。”鲁若麟也觉得理所当然,谁让人家是柳如是呢。至于打人这种事情,又没有证据,也没有死人,鲁若麟才不会去管呢。

    “事情已经有这么严重了吗?连当面让人离职的戏码都出来了吗?是谁给了他这么大勇气,梁静茹吗?”鲁若麟不屑的说道。

    “梁静茹是谁?”李雪晴一愣。

    “别管这个,这么说刘雅婷、梅君兰和张凤仪她们也被骚扰过了?”鲁若麟发现话题有点歪了,赶紧转过来。

    “嗯。”李雪晴点点头。

    “那这几天汇报的时候怎么没听她们说起过?”鲁若麟奇怪的问道。

    “如今兴汉军越发壮大了,夫君又大量招纳士人,姐妹们也不知道夫君究竟是个什么想法,自然不好开口询问了。”李雪晴解释道。

    “原来如此。”鲁若麟低头沉思了一下说道:“去把朱朝卿和何大成叫过来。”

    “是,大人。”李雪晴见鲁若麟进入办公模式,连忙切换到了大秘角色。

    朱朝卿和何大成收到召唤,连忙赶了过来。

    鲁若麟先是凉了他一会,让朱朝卿和何大成紧张的满头是汗,他们明显感觉到了鲁若麟的不满,不知道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站在书案前不敢说话。

    因为卢千奇转到军队做情报工作,朱朝卿接手了监察司负责对内的监察工作。说起来这也算是他的老本行,锦衣卫以前也是干这个的。

    何大成则是因为周永胜当了近卫师的师长,鲁若麟觉得他在江南那边干的也不错,把他调回来做了警察总局的局长,负责治安工作。

    这次士子们骚扰各部门女性官员的事情鲁若麟通过李雪晴才知道,鲁若麟觉得他们两个的工作绝对是失职了,心中非常不满。

    过了好一会,鲁若麟放下手中的笔,慢悠悠的说道:“知道为什么叫你们来吗?”

    “属下不知,请大人示下。”两人连忙站直了说道。

    “我听说有人在鼓噪让女官们主动辞职,有这事吗?”鲁若麟轻轻的敲着桌子说道。

    “回大人,确有其事。因为只是一些狂生的胡言乱语,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所以属下也就没有向您汇报。”朱朝卿连忙说道。

    “那些士子们只是在面见几位大人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言语之间没有涉及到侮辱性的词汇,几位大人也没有报案,所以警局这边也不好处理。”何大成也赶忙解释。

    “没有什么影响?几位大人都开始跑到我这边打探消息了,你们觉得没有什么影响吗?”鲁若麟厉声说道。

    朱朝卿和何大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怎么,是不是有人觉得形势一片大好,文人士子们争相来投,兴汉军就应该将那些女官们扫地出门,拨乱反正,重新重用那些文人们?”鲁若麟满脸的讥笑。

    “也是啊,自古以来就没有用女官可以成事的,以前是迫不得已才用那些女人当官,现在既然局面已经打开了,那些女人自然应该退位让贤,让男人们重掌大权,否则说出去兴汉军靠一群娘们来支撑,多没面子啊。”鲁若麟说着说着就站起来了,语气虽然轻柔,但是话里的意思更是让朱朝卿和何大成心跳都快了一倍,这是暴风雨的前奏啊。

    “厚颜无耻!痴心妄想!你们都是猪吗?这么严重的问题居然视如无睹,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我鲁若麟是那种御磨杀驴的人吗?我要是那样的人你们敢跟着我干吗?”鲁若麟突然大声骂道。

    听到鲁若麟发火了,朱朝卿和何大成反而轻松了一些。说实话,这些咒骂比轻言细语听起来还让人舒服一点。老大能骂你,证明你还有救,否则直接就让你滚蛋了。

    “随随便便就让我的一员大将离职,他们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是皇帝老子还是大明的御史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凡是有劝兴汉军女官离职的,全部抓起来驱逐出去,不许他们再踏入兴汉军的治下一步!”鲁若麟厉声说道。

    “是!”朱朝卿和何大成连忙应是。

    “以后办事多动动脑子,什么事情重要,什么事情不重要都给我理明白了,不明白就找个帮你们理明白了。听到了吗?”鲁若麟对于他们的敏感度非常不满,还是缺乏历练的缘故。

    “是,听到了!”朱朝卿和何大成松了口气,事情总算是过去了。

    “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那就不是你们考虑的事情。管好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不要随便掺和,否则我不介意给你们换个位置。出去吧。”鲁若麟最后敲打了一下他们。

    朱朝卿和何大成不笨,估计他们也是在看风向,在没有摸清鲁若麟的心思前他们是准备不参与这件事情的。不管支持哪方都有风险,干脆不管不问。

    但是他们忘了自己的职责,没有主动上报这就不应该了。作为鲁若麟手上维持内部统治的两把利剑,他们就不应该有想法,一切都要以鲁若麟的意志行事,所以鲁若麟才会把他们找来狠狠的教训一顿,如果他们还没有觉悟的话,鲁若麟真的不介意换个人开做,机会只有这一次。

    出了都督府的朱朝卿和何大成两个人抹了抹脑门上的汗,大冬天的两个人都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大成,那些疯狗的名单我马上交给你,剩下的事情就由你来做了。”朱朝卿心有余悸的说道,这次真的是玩砸了,没有想到鲁若麟对那些女官如此重视,站错了队啊。看鲁若麟的架势如果有下次,自己的前程就全完了。

    “嗯。我马上让人去监察司去取。”何大成也是一脸的灰败,按理说这就不是警察局的事情,没人报案自己总不能随意抓人吧?

    要是有错也是错在自己没有及时的上报,不过监视城中的异动本来就是监察司的责任,自己这是殃及鱼池啊。

    想着想着不满的瞪了朱朝卿一眼,可以朱朝卿脸皮厚的很,就当没看见一样。

    监察司只有监察的权力,没有审判权。监察司直接受鲁若麟领导,平时归办公室管辖。监察司也有自己的行动队,不过抓捕前都需要经过都督府办公室签字同意才行。

    特殊情况下的紧急抓捕可以先行动后报备,但是必须有过硬的理由,为的就是防备监察司权力过大,变成兴汉军版的锦衣卫。

    所以在执法权这方面监察司并没有警察局来的强大,这次抓捕并驱逐那些狂士的事情就落到了何大成的身上。

    何大成也想通过这次行动挽回点印象分,也就没有推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