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66章 鲁若麟的宴请
    很快那些鼓噪女官辞职的士子都被抓进了警察局的牢房,立马就在济州城内引起了一阵骚动。

    这些士子们也许是在江南嚣张惯了,认为这个世界就没有读书人不能做的事情。何况他们说的都是至理名言,哪有让女人做官的道理,她们就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相夫教子才对。

    当然这其中也蕴含着巨大的利益,要知道如今兴汉军的体量巨大、产业繁多,而且还处在飞速发展的上升期,这里面有多大的利益是个人都看得到。

    因为前期占位的原因,兴汉军的各部门不光是领导岗位,许多中层也使用了女官,涉及的岗位众多,基本遍布除了军队和建设司的所有部门。一旦劝说那几个部门头头离职成功,其他的那些女官还呆得住吗?

    而且那些女官大多出身青楼,跟各方势力毫无瓜葛,就是想套个近乎都找不到借口,总不能跟她说当初我在某某青楼给你捧过场吧。

    那些同窗、同年、同乡等在文人之中非常好用的手段统统失灵了,根本找不到官商勾结的门路。何况这些女官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又没有家族、人情牵扯,兴汉军给出的待遇又高,所以官风非常清廉,让那些在大明习惯用权势来谋取利益的权贵和商人们很不适应。

    既然那些女官的门路打不通,那就换个思路,把她们都换下去不就行了。以前是没有人可以顶替,大家只能干瞪眼。现在江南文人蜂拥而至,那些商人们觉得机会来了。

    而且那些商人大多是大家族出身,家中子弟众多,分一些出来到兴汉军发展也是非常明智的选择,鸡蛋不能都放到一个篮子里嘛。

    只是前期大家太谨慎,导致最好的位置都被那些女官占据了,现在再想谋求一个肥差已经非常困难了,还要从基层做起,这就比较难受了。所以他们暗地里就开始动用他们的惯用伎俩,发动舆论攻势。

    其实兴汉军内最好的舆论阵地是《兴汉月刊》,只是那里是柳如是的禁脔,从上到下都是一群女人把持,实在渗透不进去。

    所以就有人组织文会、宴请同乡,聚集一群文人造势。说的那些话无非是儒家理学那一套,认为兴汉军这样的现状是不正常的,无法得到广大士人的认可。

    兴汉军想要继续发展壮大,必须重用传统士人,争取民心。而那些女官自然应该退居幕后,最好是主动辞职为好。

    当然他们也理解当初鲁若麟面临的人才困境,形势所迫不得不使用女官。如今兴汉军初步得到了士林的认可,大量士人来投,人才窘迫的情况已经缓解,那些女官们已经完成了她们的阶段性使命,是时候功成而退。

    当然,她们的功劳是不能抹杀的,适当的给予她们丰厚的待遇是应有之举。

    要说那些江南的读书人,别的不在行,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当biao子立牌坊那是相当熟练,总可以找出一堆看似正当的理论,还美其名曰为了你好。

    鲁若麟拿着手上的报告,心中满满的不屑,还是一样的套路啊,真把兴汉军当大明来玩了。

    朱朝卿昨天回去后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好的梳理了一番,连夜整理成报告上交给了鲁若麟。

    “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下次还有这么重大的事情隐瞒不报,那你就回家去带孩子吧。”还算朱朝卿补救及时,不是真的无可救药,要是今天鲁若麟还没有收到报告,那鲁若麟只能给监察司换个头了。

    “是,属下一定牢记。”朱朝卿暗暗的长出了口气,知道这次的事情算是过关了。

    “有哪些商人参与组织了这些事情?”那些读书人固然可恶,但是幕后黑手更让人痛恨。

    “有嘉兴的王家、宁波张家、绍兴黄家……”随着朱朝卿一一道来,鲁若麟发现参与的江南大族还真不少,不过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都属于后来者,像松江徐家之类的就没有参与。

    估计是对现在的利益分配格局不满,才想通过这样的手段攫取利益。

    参与的家族和势力太多,肯定不能粗暴的都赶出去,但是不给他们一点教训,只怕他们会觉得兴汉军软弱可欺,继续兴风作浪。

    “你去通知徐青松,就说我要邀请在济州岛的各个家族的当家人,时间就是今晚,地点就在绝味居。”鲁若麟沉思了一会吩咐道。

    “是,属下马上去安排。”朱朝卿连忙下去通知徐青松,顺便告诉李雪晴鲁若麟的安排,包下酒楼这样的事务归办公厅处理,朱朝卿不会插手。

    收到通知的时候,徐青松正在会见那些江南大族的代表。

    作为最早与兴汉军建立贸易往来的江南大族,徐家在济州岛的实力是诸多家族中最强的。

    当初徐青松被鲁若麟拦截强行做生意的故事如今已经成了济州岛商人之间的笑谈,大家都在暗地里羡慕徐青松的运气,怎么不是自己被鲁若麟拦截呢?

    正是凭借着徐家的实力,还有与鲁若麟的私人关系,济州岛商业联合会成立的时候,作为一个半官方的机构,徐青松被推举为会长,得到了商人和官方的双重认可。

    如今贵为济州岛商业联合会会长的徐青松正在听着那些代表们抱怨,也不回答,好整以暇的慢悠悠的喝着茶。

    “徐会长,不过是几位读书人说了几句公道话,不至于被抓到警察局吧?什么时候兴汉军因言兴罪了?”

    “徐会长,我辈读书人就是要维护人间正理,仗义执言,警察局肆意非为,您可不能不管啊。”

    “是啊,兴汉军正是兴兴向荣的时候,那些士子既然有投效之心,理当全心接纳,不过是说了几句真心话就把人下狱,只怕是会寒了众多士子的一番热血啊。”

    ………

    对于这些家族的动作徐青松不是不知道,不过出于本能没有参与也没有反对。

    如果事情成了,那他也会建议家族加大族人投降兴汉军的力度,争取更好的位置,相信凭徐家和兴汉军的良好合作关系,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如果事情坏了,对徐家也没有什么损失,无非是维持现状罢了。

    其实徐家在兴汉军的人才布局是最早的,自从徐班在兴汉军受到重用,徐家和他的那些附庸家族仿佛是发现了一块新天地。自家那些不成器的子弟或许还有其他才能呢?

    所以大量明显在科举上没有什么前途的家族子弟被送到兴汉军效力,虽然没有出现徐班那样的另类天才,但是很多也顺利的进入了各个部门,只是目前位置都不太高罢了。

    看到徐青松没有搭话,大家也察觉到了异样,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早不抓,晚不抓,偏偏大都督回到济州岛就把人抓了,你们难道没有看出什么吗?”徐青松放下茶盏,轻声的问道。

    “徐会长的意思是…”马上就有人接话了,不过脸色有些难看。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们自以为做的隐蔽,也不想想大都督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既然他下令抓捕那些士子,肯定是对你们的动作不满了。我这个会长没有约束好会员的行为,难辞其咎啊。等见完你们我就要去都督府负荆请罪了。”徐青松也是非常郁闷,他没有想到鲁若麟的反应会如此强烈。

    按理说只要是有雄心壮志的人,都会拉拢读书人,毕竟天下舆论在读书人的掌控中,治理天下更是离不开读书人。

    兴汉军大肆重用女人为官,在那些正统的读书人眼里就是个异类,与传统的士大夫观念格格不入,很难得到他们的认同。

    可以说鲁若麟当初事业初创,用女人为官是迫不得已的话,现在事业已经打好了基础,也得到了士林的认可,就应该改弦易辙,重回重用文人士大夫的轨道。

    其实这次士子们闹出这样的动静是得到了所有大族默许和支持的,是对鲁若麟的一次试探。大明皇朝如今是什么情况大家都清楚,兴汉军的发展前景更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不早点占个位置,要是鲁若麟真成事了,岂不是错失了一飞冲天的机会,这是万万不能允许的。

    按照大家的理解,鲁若麟即使发现了他们的动作,为了争取士林的支持,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逐步淘汰女官,启用文人士大夫。

    只是没有想到鲁若麟的反应如此激烈,一点余地都没有留,直接抓人下狱,这完全是要撕破脸的节奏啊,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最郁闷的是徐青松,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离不开鲁若麟的支持,一旦鲁若麟对他的信任出现危急,那他的身份、地位、财富都会成为过眼云烟。

    所以在知道了鲁若麟的态度后,徐青松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赶紧上门请罪,消除这件事情对他的负面影响,重新赢得鲁若麟的信任。

    “徐会长严重了,何至于此。天地良心,我等也是希望兴汉军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是为大都督好啊。”立马有人叫屈道。

    “我没有怀疑大家的意思,这两年大家在兴汉军的羽翼下赚的也不少了。说到经商,这天底下就没有比济州岛更好的地方,兴汉军要是完蛋了,我想大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所以大家都巴不得兴汉军的地盘越大越好,实力越强越好。”徐青松连忙抬手阻止了那位的辩解。

    “就是就是。说实话只有在兴汉军手下做生意才算真正体会到一个商人的尊严,大都督对我等一视同仁、爱护有加,我能感激都还来不及呢。”立马有人一阵马屁拍上来,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

    “你们觉得是为了大都督好,但是大都督不是这样认为的。我等作为一介商人,又如何能猜到大都督的想法?大都督是难得的雄主,心中自有韬略,岂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揣摩的。既然这次做错了,那就要认打,具体如何处置自然由大都督决断。只是我等也要主动认错,否则失去了大都督的信任会是怎么样的结果我想大家都不愿意看到。”徐青松主张主动认错,挽回信任,争取从轻处罚。

    “会长,会不会小题大做了?我等又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有必要吗?”有人还想装鸵鸟,牺牲几个士子躲过这次的惩罚。

    “随便你,反正我是准备去认错的。”对于这样的侥幸份子,徐青松话都不想多说了。

    听了徐青松的话,这个人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就在这时,徐青松的老管家小布跑进来,在徐青松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徐青松立刻站起来说道:“把人请到小厅,我马上过去。”

    管家领命后立刻小步快跑了出去。

    徐青松对着在场众人拱拱手,说道:“有客来访,稍离片刻,还请诸位海涵。”

    “会长客气了,您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众人连忙起身还礼。

    在徐青松离开后,在场的众人也讨论了起来,重点是是否要主动认错。

    说来说去,最后的结果还是静观其变,看那些士子的处置结果如何再做决断。

    他们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鲁若麟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是为了安抚那些女官做的姿态。

    而且他们准备请些名士去都督府说项,尽量不要为难那些士子,毕竟都是读书人,还是要些脸面的。

    很快徐青松板着脸回到了大厅,坐在主位上没有说话,显然是在思考问题。

    有个与徐青松关系比较亲近的轻声问道:“会长,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监察厅派人来传话了,要我们晚上到绝味居赴宴。”徐青松一句话就让大厅里炸了锅。

    “监察厅?他们想干什么?”立马就有人高声问道。

    监察厅是干什么的他们怎么会不清楚,可以说就是缩小版的锦衣卫,只要是威胁到兴汉军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可以管。

    就连他们向官员行贿都在他们的查处范围,以前就有几位商人栽在了他们手上,不但损失了大笔的银钱,人也遭了不少罪。

    “监察司是代为传话的,今天宴会的主人是大都督。”徐青松觉得山雨欲来,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话音刚落,满堂俱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