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67章 操场论战
    鲁若麟很少参加宴请,更别说主动举办了。除了逢年过节的一些大型宴会,只有一些私交比较好的人才能有机会与鲁若麟私下里聚一下。

    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个节骨眼下鲁若麟的宴请绝对不正常。

    “会长,你说的我们是什么意思?”一个家族代表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就是字面的意思,在坐的各位一个不少都要去参加。”徐青松接到监察司的递话时就知道事情闹大了,按照他对鲁若麟的了解,应该会有一批人要倒霉了。

    在坐的顿时知道他们谋划的事情已经事发了,鲁若麟的邀请用脚想也知道不是让你去吃饭,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必定会有一场****等着他们。

    “会不会是大都督赞同我们的想法,提前给我们通个气?”其中一位实在是受不了压抑的气氛,抱着一丝侥幸的说道。

    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果然,大家都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让他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鲁若麟真要是想要改弦易辙,用得着这么高调吗?悄悄的做难道不好吗?毕竟辞退女官说得再好听也逃不过御磨杀驴的嫌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家都回去准备一下吧,晚上记得准时参加大都督的宴会。还是那句话,认错就要挨打,你们自己思量一下吧。”徐青松已经没有了与他们周旋的兴致,挥挥手让他们离去。

    众人纷纷起身行礼离开,个个都是一脸的愁容,思考着怎么应对鲁若麟的怒火。

    在赴宴之前,鲁若麟先去了施政学院,也就是通常说的培训班。任何有志于在兴汉军体系内发展的人都要经过这里的培训才能上岗,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之后培训合格了,你才能走上工作岗位,否则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培训班的每个人培训时间是不一样的,除了日常的工作守则、行为规范、工作技能,思想工作也是一个重点的考察内容。鲁若麟可不想自家的地里长出来的是别家的庄稼,哪怕不能完全避免,也要尽可能的培养忠心于兴汉军的官员,否则他宁可不要。

    这里面唯一受到特殊对待的是那些从兴汉军学堂里毕业的学生,至少他们从小就受到兴汉军的教育,在思想上是非常认可兴汉军的,忠诚度也要高的多。这些人从培训班里毕业往往是用时最短的,也非常受各部门欢迎。

    如今培训班里有一批新近加入进来的江南士子,人数足有二百人,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景象。

    这些人里大部分是童生,还有一些秀才,年纪大多为二十多到三十多,基本是那些科举无望的文人。

    也是,哪怕是在科举上还有一点希望,他们也不会背井离乡的跑到济州岛来。只要能考上举人,立马就可以翻身做老爷,在江南做个地方土豪难道不香吗?

    至于那些少年英杰就更不用说了,不光大家族不会放人,哪怕是贫寒人家还是想在科举上搏一搏的。不管怎么看,大明这艘船也要比兴汉军这个海外军阀阔气不少不是。

    如果不是前途无望,或者迫于生计,这些人也不会来到济州岛的,华夏人的恋土情结有多严重就不用多说了。

    所以说这群人其实在大明都是一群失意者,或自愿、或被家族安排,抱着一线希望来兴汉军求个前程的。

    话虽如此,离开了江南文人荟萃之地,在济州岛他们是非常有优越感的。好歹是从大明最繁华的地方来到了海外蛮荒之地,以文人自居的他们是瞧不起这些化外之民的。

    特别是兴汉军大量启用女官,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有辱斯文,违背了纲常伦理,是有违礼仪的大事情。

    他们一边可怜鲁若麟无人可用,居然沦落到要用青楼女子来牧民,一边又以一种舍我其谁的姿态等着在兴汉军中大展拳脚。最好是鲁若麟三请四顾,摆出一副求贤若渴的姿态,那就更完美了。

    所以自从这群人进了培训班,成了气候,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对培训班的教学制造了非常多的麻烦。

    对于给他们上课的女教员,他们一律采用了不合作的态度,甚至反过来劝告女教员要遵守三从四德,谨守妇道,气哭了不少女教员。

    对于那些在培训班接受培训的新进青楼女子,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都不舒服。经常跑到女子部的教室闹事,大声朗读自己做的斥责女子乱权的文章,或者歌颂某某谨守妇道的妇女,严重的扰乱了教学秩序。

    兴汉军成军时间还是太短了,大明的风俗和习惯一时改变不过来,大家对文人有种天然的畏惧。特别是这些人里那些以江南秀才自居的人,更是用蔑视一切的态度展示自己的高贵。

    其他人的退缩更加助涨了他们的嚣张,这才有了在那些商人的推波助澜之下,跑去要求兴汉军女高官辞职的闹剧。

    鲁若麟来到施政学院,首先就是召来了刘雅婷,她是教育司司长,施政学院就是她兼任的副院长,负责日常管理,院长则是鲁若麟本人。

    简单刘雅婷鲁若麟毫不客气的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

    “学院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居然都没有告知我一下,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学院的规章制度呢?都是摆设吗?你还能不能干?不能干就趁早滚蛋。”

    “不过是一群穷酸书生就把你们弄的束手束脚、无法应对,脸呢?我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

    鲁若麟发泄一通后,心气稍微顺了点。他是听了培训班这边的情况,肺都快气炸了。一群落魄书生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连自己的官员培训学校都敢破坏,简直是反了天了。前阵子还因为有大批文人加入的心情被败了个一干二净,实在是倒胃口。

    刘雅婷一直站在那里低着头默默的不说话,后来更是眼泪横流,搞得鲁若麟也是无语了。

    女人终归与男人不同,面对这样的情况鲁若麟也不得不收起脾气,无奈的说道:“去把那些混蛋们都叫到操场上来,我来亲自会会他们。”

    刘雅婷这才抹了把眼泪转身出去了。

    其实刘雅婷看着伤心欲绝,其实心里美着呢。鲁若麟的态度明显是倾向于女官的,那些自以为是的穷酸们要倒霉了。

    这段时间女官们都在观望,等着鲁若麟表态。

    毕竟几千年的封建思想不是开玩笑的,女官们对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信心,从来没有想过反抗,只是被动的等待裁决。她们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鲁若麟身上,是上天堂还是进地狱就在鲁若麟的一念之间。

    昨天警察局抓捕了那些带头劝女官离职的书生,让女官们看到了曙光,但是结果还不明朗,大家还在等后续的发展。今天鲁若麟来到施政学院,他的态度肯定会明确的表达出来,女官们的未来就会尘埃落定了。

    很快那些书生们就被召集到了操场,看到四周站立的士兵们一个个表情严肃,看他们的眼神仿佛是面对敌人,让他们心惊胆战。

    昨天那些跳的最欢的那群人被警察局抓走,在他们中间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群情激奋的他们正在商议到都督府请愿,准备逼迫鲁若麟放出那些书生,这是他们在大明的惯用套路,并且屡试不爽。

    结果今天上午,当地驻军就控制了施政学院,严禁进出,让他们有点慌了神。等到学院召集他们说鲁若麟亲自过来后,他们还准备要面谏,但是操场上的肃杀氛围让他们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文人就是这样,给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真要面对刀子,绝大部分都会变成软蛋。

    寒风之中这些书生等了足足半个时辰,人都快被吹僵了鲁若麟才出现,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鲁若麟来到操场,来回踱着步子,看着他们就是不说话,气氛非常凝重压抑,让那些书生们大气都不敢出。

    半响后鲁若麟在现场布置的靠椅上坐了下来,幽幽的说道:“昨天的事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有些人鼓噪让几个部门主官离职,被警察局抓走了。我听说有不少人在为他们鸣不平啊,准备去都督府集体劝谏,是不是有这回事啊?”

    等了半响也无人回答,正在鲁若麟准备开口的时候,人群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王兄、郑兄不过是据实而言,何罪之有?”

    “不错,还算是有个有胆的,站出来搭话。”鲁若麟没有生气,反而有了些兴趣。

    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书生走了出来,一脸无所畏惧的模样,引来了周围众人钦佩的目光。

    “沈正明见过大都督。”这个书生这个时候也没有忘记施礼,显然是个心智修养都非常不错的年轻人。

    “刚才你说那些书生们是据实而言,那他们据的都是什么?”鲁若麟饶有兴趣的问道。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大人用女子为官本就违背伦理,王兄和郑兄劝那些女官去职本就是为了她们好。趁早急流勇退,即免得大人为世人所诟病,也成全了大人的美名,实乃为大人和女官的清誉着想。”沈正明一脸正气,摆出一副都是为了鲁若麟着想的样子,让鲁若麟顿时失去了谈下去的兴致。

    对于这样打着为你着想,干涉其他人的极端自我主义者,这个世界只有他们是对的,其他人都应该服从并感恩戴德,实在让人作呕。偏偏大明盛产这样的嘴炮,而且他们一般都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一点羞愧的感觉都没有。

    见到鲁若麟没有搭话,沈正明还以为鲁若麟被他说服了,更加起劲了,:“昔日武氏篡唐,任命女子为官,祸乱神州,最后也不过是十余载而亡,天下重归李唐。武氏更是遗臭万年,可见母鸡司晨是何等的不得民心。前车之鉴还望大人明察啊。”

    “那些女官兢兢业业,治政安民,没有任何过失,内外皆有美名,为何不能继续为官?”鲁若麟耐着性子问道。

    “昔日大人基业初创,更兼身处海外,名声不显,无可用之人,不得已用这些身份低贱之人为吏,也是迫不得已。如今大人声威日隆,更兼北驱鞑奴,让士林之人刮目相看,认定大人必定可以成就一番事业,才有我等前来共襄盛举。既然局面已经打开,自然要拨乱反正,重归正途。”沈正明也不傻,还知道给鲁若麟找台阶下,顺便拍了下马屁。

    “那你就笃定你们可以胜任她们的工作吗?”鲁若麟继续追问道。

    不是鲁若麟脾气好,而是这些人他真不想全部放弃。不说这里面涉及到与江南那边的利益纠葛,单单是人才的短缺也迫使他还要继续争取一下。不过万一这些人不能跟自己一条心,那也只能壮士断腕了。

    “我等都是饱读诗书之辈,治理区区济州岛自然不再话下。”沈正明傲然的说道。

    “把他们的成绩单拿过来。”鲁若麟也没有废话,直接向刘雅婷伸手。

    刘雅婷立马将早就准备好的成绩单递了上来。

    鲁若麟象征性的翻了一下,装作诧异的问道:“但是你们的成绩可都不过关啊。”

    成绩单上这些书生的成绩非常扎眼,算术、实务、思想、健体等都非常差,唯独诗词文章比较出色点,整体成绩比那些青楼女子都差远了。鲁若麟之前看到的时候脸色比煤炭都黑,心情更是郁闷之极。

    沈正明难得的脸红了一下,辩解道:“我等只读圣贤之书,足以治国平天下。那些旁门左道于治国无益,学来何用。”

    “荒谬!大明满朝官员哪个不是诗书倒背如流,结果呢?流民遍地,烽烟四起。京畿之地任由鞑奴肆掠,无数汉民沦为鞑子的奴隶。这就是你说的读圣贤之书就可以治国平天下?”鲁若麟实在听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厉声喝问道。

    “那是因为皇上不听忠言,武夫消极怠战,与我文人何干?”这是彻底的不要脸了啊,也对,大明的文官们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德行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