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68章 鲁若麟的人才观
    “无耻之尤!”

    “当今大明皇上做事勤勉、生活节俭,为了国事兢兢业业,还按照你们的要求裁撤了宦官,这样的皇帝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武将们升迁调动尽操于文人之手,粮草军饷更是全由文官说了算,完全就是文官们的一条狗。怎么,自己没养好,就怪他们打不过外面的狼了?”

    “国事败坏至此,搞了半天全是皇帝和武夫的错,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没有半分错失了?如此厚颜无耻之言也有脸说的出口?”

    鲁若麟实在是受不了了,破口大骂。

    “我辈读书人读圣贤书,辅佐君王,教化天下,执政牧民。君贤则国安,君庸则国乱,古往今来,治乱轮回概莫如是。若是君王垂拱而治,由仁义忠贞之士治理国家,何来烽烟四起、外敌入寇?”沈正明一副还不是因为君王没有完全放权才使得国家衰败的模样,让鲁若麟看着就想打他。

    其实这样的论调在文人中非常有市场。

    明朝的历史就是文官与皇帝争夺权力的长篇话剧。

    前期是皇权占据绝对的主动,后期则是皇权衰弱,文官势力逐渐发展壮大,渐渐有了架空皇权的迹象。

    不得已之下,皇帝只好放出了太监与文官们打擂台。一阵疯狂撕咬之后文官势力受到抑制,皇权和文官之间暂时形成平衡。所以任何一个气焰嚣张的太监身后都站着一个想要打击文官的皇帝,是他们冲锋陷阵的马仔。王振是这样,刘瑾是这样,汪直是这样,魏忠贤更是如此。

    如果没有这些太监,大明的皇帝早就被架空成一个傀儡了。所以整个明朝除了极个别皇帝,其他的皇帝在文官们的眼里都是昏君,谁让他们不听文官们的话呢?

    文官势力不断壮大,逐渐掌控朝堂后,拦在他们面前的只有皇权了。至于说武将势力,不好意思,早就被文官们调教成一条听话的狗了。

    虚君思想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慢慢有了市场。文人觉得只要自己彻底的说了算,那绝对就会海清河晏、天下太平。

    “仁义忠贞之士?能够帮助朝廷多收钱粮吗?可以帮助朝廷安抚流民不让他们饿死吗?可以帮助朝廷训练军队打败鞑子吗?可以惩治权贵大户为平民百姓申冤吗?如果不能,那就狗屁的用也没有!”鲁若麟满脸不屑,一群伪君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啊呸!

    “我不怕明白的告诉你们,只要你能为兴汉军办实事,比如说本来你负责的区域去年税收是一千两,今年你在没有扰民的情况下多收了一千两,那你就是人才,我就会重用你。”

    “哪怕你今天跟隔壁的寡妇好上了,明天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小老婆,只要是两厢情愿,不违法、不违纪,没贪污、没受贿,花自己的钱,不影响本职工作,我干嘛要管你?”鲁若麟的一番话让操场上的书生们目瞪口呆。

    不过接下来的话更令他们三观尽碎。

    “再说了极端的例子,要是哪个女官没结婚生了孩子,这事该怎么办?凉拌!只要她没有影响工作,政绩突出,我一样会重用她。至于她是否破坏了别人的家庭,那是她私人的事情。如果因此影响到了工作我会提醒她,但这绝对不是我因为她未婚生子而对她有意见。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两者绝对不要混为一谈。”鲁若麟的话绝对是石破天惊,让在场的众人难以接受。

    “如此道德败坏之人有何面目立于庙堂?应该进猪笼沉江才能以正视听!如此荒谬之言还请大都督收回,否则兴汉军危矣。”沈正明痛心疾首,鲁若麟的话简直惊世骇俗,完全与儒家的礼教相违背。

    “为什么不行?秦汉之时,隋唐之际,寡妇再嫁的权力是受官府保护和支持的,还不是一样造就了汉唐盛世,赫赫华夏威名。”鲁若麟不依不饶。

    “今时非同往日,岂能一概而论。”沈正明无法否认,只能这样说。

    “不说这个了,扯远了。我只是告诉你们,我要用你们的原因是因为你们可以做好我交代的工作,只要你不违纪、不违法,不给兴汉军抹黑,其他的又与我何干?同样的道理,哪怕你修炼成圣人,不能完成我给予你的任务,我要你何用?养个米虫吗?”

    “当然,你要真的把自己修炼成了圣人,我会很佩服你,可以让你去教书育人,传播社会良俗,还是有些用处的。”

    “就比如你沈正明,我让你主政一方。税收收不上来、百姓生活得不到改善、人口增长乏力,甚至四处流亡、烽烟四起,你就是孔子再世,我要你何用?”

    “我的用人标准只有四条,德才兼备,重用!有才无德,慎用。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无才无德,坚决不用。”

    “兴汉军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只有一条,那就是少谈虚言,多干实事。千言万语抵不过身体力行。”

    “我知道在大明老爷们都是什么事情都交给底下的吏员去做,自己垂拱而治。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一套在兴汉军行不通!至于只要熟读四书五经就可以做官的想法更是想都不要想。”

    “我请你们来是做实事的,不是请你们来做道德模范的。而且如今的世道也不会跟你讲这些,如果你觉得凭借道德文章就可以平定天下,解决所有问题,我可以想办法把你送到鞑子和流寇那边去,去实现你的伟大理想。”

    “我要你们来是帮我兴工商、劝农渔、强军队、教百姓,这里面涉及的工作千千万万,繁杂无比,任何事情都需要你去亲力亲为。兴汉军没有什么官吏之分,能做事、会做事就有机会升迁,这是唯一的标准。”

    “我知道你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大明科举中的失败者,否则也不会跑到兴汉军这个犄角疙瘩的地方,这没有什么好忌讳的。”

    鲁若麟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书生们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因为这确实是实情。

    “但是我为什么依然对你们报有很大的期望?”一味的贬低这些书生鲁若麟怕打击到他们的自信心。

    说到这里的时候,鲁若麟故意停顿了一下,操场上的书生也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既然鲁若麟把他们贬的一文不值,为什么又会接纳他们?

    “因为大明的科举本身就是有问题的。”鲁若麟的话犹如在水里扔下了颗炸弹,溅起了滔天巨浪。

    科举制度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先进的制度,至少在世界范围来说,在培养官僚系统这方面是领先其他国家上千年的,是后世流行世界的公务员考试雏形。

    正是通过科举,华夏才打破了世家大族对知识和权力的垄断,让更多的平民百姓有了阶级跃升的机会,促进了人才的培养和流动。

    “科举本身没有错,否则那些贫寒子弟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许多人才也会被埋没。但是将诗词文章作为选取官员的唯一标准那就大错特错了。”

    “徐班你们都知道吧?没见过估计也听过。他就是一个科举的失意者,屡试不第被世人看作废物,遭到乡亲和族人的歧视。他没有才能吗?是的,在科举这条路上他毫无天赋,甚至可以说是愚钝。但是在机械器具、工程营造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可以这么说吧,在兴汉军,一个徐班比十个状元都更有价值,更珍贵!这话你们可以对外说,这就是我鲁若麟对徐班的评价。去年兴汉军做过一个评估,徐班为兴汉军创造的价值至少值二十万两,今年只会更高。什么是人才,这就是人才。”

    “所以对于徐班,兴汉军可以给房子、给位子、给银子、给特权。我对兴汉军内部下过一个命令,只要是徐班觉得有必要,哪怕是半夜三更要把我从女人怀里拉出来,也不得阻拦。”

    “不是我有多么宽宏大量,而是因为我知道徐班是在为我做事,为兴汉军的大业奋斗。手下如此呕心沥血、兢兢业业,作为老大又有什么理由不待见他、不尊重他、不重视他。”

    “徐班生病了我要安排医生问诊送药;徐班婚事出现问题我要亲自去帮他张罗;徐班安全有隐患我会安排人护卫;徐班工作上有哪些困难我要想办法帮他解决。我就像一个管家,帮他解决一切后顾之忧,只求他能够安心工作,创造更大的价值。”

    “要是你也有这样的价值,我一样可以给你做管家,而且做的心甘情愿、甘之若饴。”

    鲁若麟这段实用主义的人才观念彻底打懵了在场的书生们。

    鲁若麟不是不重视人才,关键是你值不值那个价。而且对于高端人才,鲁若麟不惜把自己比喻成管家,对人才的渴求可见一斑。

    “难道只有像徐班徐大人那样为兴汉军赚钱才能算人才吗?”沈正明还是有些不服气。

    “能赚钱只是能力的一部分,还有其他很多地方也可以让你一展所长。比如去维持治安、制造器械、修桥铺路、严明法纪、劝业兴商、教书育人等等,甚至投笔从戎也可以。兴汉军是一个整体,只有所有地方都强大了才算真正的强大,每个岗位都不可或缺。”

    “你们之中有些人确实在科举上没有什么天赋,但是谁又能保证你们在其他方面不是一个像徐班一样的天才呢?这也是我不愿意放弃你们的原因。”

    “即使你确实没有其他的天赋,写写算算当个账房总可以吧?或者培训后去当个教师也不错啊。总比你们在家乡蹉跎岁月要强不少吧?”

    “至于你们认为女子不宜为官的话我是绝对不赞同的。张凤仪在刑法上的造诣我是自愧不如,柳如是的诗词文章我也是甘拜下风。这没有什么丢人的,我又不是神,什么都懂,什么都强。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就可以了。”

    “不是我喜欢重用女人,而是在以前的兴汉军她们就是最优秀的那一批人。而我只会重用优秀的人才,与出身无关、与族群无关、与男女无关。只要是人才,认可并忠心于兴汉军,我都会用。你们想要替代那些女官,可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证明自己比她们优秀,干的比她们更好。其他的那些大话套话就不要拿出来了,只会证明你们怯弱无能,没有胆量去应对挑战。”鲁若麟的话让在场的书生们不敢接话。平心而论,那些女官有很多比他们强得多,只是他们以前没脸承认罢了。

    “今天我来跟你们说这番话就是想告诉你们我的观念,愿意接受我的观念继续为兴汉军效力的就留下来好好学习,认真培训,尽早合格结业。实在无法接受的我也不勉强,只要你遵纪守法,仍然可以在兴汉军治下生活工作,没人会刁难你们。咱们是双向选择,来去自由,何去何从你们自己考虑。”鲁若麟知道自己的话无法折服所有人,只要能有部分人接受他的理念就不错了。

    “大人,那被抓走的王兄、郑兄他们呢?”沈正明沉默了一会问道。

    “警察局是以扰乱衙门工作、蔑视都督府权威、骚扰他人的罪名抓捕的,最终的结果由律法部门审判决定。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去旁听,对结果不满也可以去监察司或者办公厅投诉,我是不会管的。”鲁若麟立马就将这件事情推开了,而且理由冠冕堂皇,连他都都干涉司法公正,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大人。”沈正明也无法可说,只能点头应是。

    “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前段时间你们严重扰乱学院教学秩序,肆意骚扰他人学习,这件事有没有?”鲁若麟话锋一转,说到了学院的事情上面。

    在场的书生已经被鲁若麟说的士气全无,心情忐忑,都低着头根本没有反驳。

    “有没有?”鲁若麟突然大声重复了一边。

    “有。”稀稀拉拉的回答声传了出来。

    “那好,作为学院的院长,我现在罚你们全体操场跑十圈,将院规抄写十遍,并对所有打扰过的老师和同学公开道歉,有没有意见?”鲁若麟的声音传遍了操场,让附近很多偷偷观看的学生都听了个清楚。

    “没有。”这次回答的声音就要洪亮和整齐的多了,至少这份处罚不是不能接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