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69章 捐款的好处
    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缺乏有心人,对于那些时刻关注着这件事情的人来说,鲁若麟在施政学院的那番讲话根本不是秘密,很快就传遍了济州岛。

    对于一直关心事态发展的兴汉军女官们,终于可以将心放下来了。鲁若麟的讲话就是最好的定心丸,女官们的位置保住了,无非是会面对后来者的竞争。

    但是清楚知道那些书生们有几斤几两的女官们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至少想要追上她们还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毕竟她们是最早接受鲁若麟的施政理念的,而且她们没有那些书生们那么僵化固执。更重要的是她们非常听话,不会轻易离开鲁若麟和兴汉军,忠诚度也是那些江南出身的书生们可以比的。

    唯一有资格对她们造成冲击的是那些在学堂里学习的少男少女们,不过那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是鲁若麟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表明自己的理念,虽然仅仅只是涉及到用人方面,但是依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说到底还是兴汉军强大了,富裕了,可以带来大量的利益,有心想要靠拢过来的人怎么会不关心兴汉军老大的想法呢?

    根据他们的分析,鲁若麟的用人宗旨很像曹操的唯才是举,不过更进了一步。至少有更高道德的人在竞争中比同样水平的人更有优势,没有完全忽视道德的作用。

    还有就是那些眼高手低、夸夸其谈的人在兴汉军将完全没有市场。鲁若麟想要的是实用型人才,说白了就是能做事情的人。而且不仅仅局限于文人,士农工商,各行各业,只要是人才,有一技之长的人兴汉军都欢迎。

    没看到就连戏班子那些人都可以被文宣司收编成为官吏吗?当初还有好多人讥笑兴汉军是饥不择食,连这种鸡鸣狗盗之徒都要。结果是这个戏班子组成的宣传队工作成绩非常突出,在宣传了兴汉军的同时还引起了一股潮流。个个都成了济州岛的名人,要名有名,要利有利,完全改变了戏子地位低下的现状。

    正是这种化腐朽为神奇,不拘一格的用人方式,吸引了更多在文人看来是旁门左道的人才来到济州岛。

    就连炼丹的道士都被兴汉军收罗了不少,听说都被弄到一个叫啥子化学实验室的地方炼制灵丹妙药去了。

    就是走街串巷给人看风水、寻龙点穴的都没有放过,直接被建设司拉走了,据说是要搞什么勘察培训。

    这位风水师也确实有真材实料,多次为建设司的工程选址,基本没有出过差错。还培训了一批打井的人才,打的井出水率极高。

    如今这位风水师连称呼都改了,叫做地质勘探师,还是鲁若麟接见的时候亲自取的名字。这位大师如今带了好几个徒弟,身上背着官身,高官小区也分了房子,日子逍遥的很。以前的业务已经不做了,他推辞的借口就是鲁若麟说的一句话:地质勘探才是通天大道,大有可为。

    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让那些在大明混不头的行业在兴汉军里绽放出了不一样的光彩。

    以前大家觉得鲁若麟用人完全是天马行空、随心所欲,现在依据他的讲话才发现,人家是彻彻底底的实用主义者。只要有用,是真的不在乎出身、地位等其他因素。

    这就让那些自诩为人才的人有点郁闷了,特别是文人。以前以为与自己竞争的是同类,现在才发现满世界都是竞争对手,甚至要与那些以前看不上的下九流同场竞技。

    有些感觉受到了侮辱的文人因此打消了投效兴汉军的念头,但是也有人觉得这样才算公平,可以一展所长,更加坚定了留下的信心。

    那些参与劝退女官的商人们如今彻底死心了,这一次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晚上的邀请在他们心里已经成了一场鸿门宴。

    傍晚的绝味居已经被近卫师的官兵接管,周边的街道民居也排查了一边。

    绝味居的厨房时刻都有人盯着,所有的食材、调料都是近卫师带过来的,厨师搜过身之后才能进去做菜。

    随着兴汉军发展壮大,敌人也开始变得更多。无论是直接的对手满清,还是那些利益受损的豪门大户,希望除兴汉军而后快的人绝对不少。

    明面上打不过兴汉军,而且难度太大,除掉鲁若麟这个人就要容易的多了。

    兴汉军之所以这么强大,鲁若麟的作用绝对是居功至伟。鲁若麟是兴汉军的灵魂,所有的人都团结在他的周围,一旦鲁若麟有什么闪失,兴汉军绝对是分崩离析的局面。何况鲁若麟还没有后代,是一个非常大的隐患。

    兴汉军的发展壮大是依靠海贸、工商,凭借强大的海上实力四处做生意,与南方的郑芝龙并称为“北兴汉,南芝龙”。

    居然南北海域都有了当家人,在华夏沿海活动的商人都需要仰仗兴汉军和郑芝龙的鼻息。原来那些沿海靠垄断走私贸易发财的大族生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自然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可惜无论是郑芝龙还是鲁若麟都不是他们可以撼动的角色,但是还是有人愿意铤而走险试一下,一旦成功了那就赚大了。

    近卫师和监察司已经侦破和破坏了几起针对鲁若麟的有预谋刺杀,有准备下毒的,有准备用火枪和弓弩的,还有直接准备近身刺杀的。

    甚至因为鲁若麟喜欢用女官,有人专门使用了一些女杀手。所以培训班那边现在除了培训功能,暗中还在进行间谍甄别,尽量将危险降低到最低程度。

    所以现在鲁若麟的人生已经没有那么自由了,身边随时都有大批的近卫师警卫人员。不但是他,兴汉军中的重要人物都暗中加强了保护力度。

    鲁若麟现在尽量减少外出,避免打扰别人。像这样在外面请人吃饭就非常麻烦,不但别人遭罪,连鲁若麟自己都觉得别扭。但是为了自身的安全又不得不如此,这也是身居高位的代价。

    傍晚的时候,受邀参加宴会的客人们陆陆续续来到了绝味居,经过必要的安检搜身后来到了大厅,找到自己相熟的人后坐在一起低声交谈。

    徐青松坐在最靠前的桌子上与身边的人低声交流着。

    相比起其他人的紧张,徐青松要放松的多。

    赶在宴会开始前,徐青松跑到都督府求见了鲁若麟,这个时候如果是别人鲁若麟绝对不会见的,但是无论是从私下的交情还是徐青松商会会长的身份,鲁若麟都要给这个面子。

    徐青松非常上道,见面就请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想要从中渔利的想法都交代了一个底朝天,没有丝毫的隐瞒。

    面对如此刨心掏腹的徐青松鲁若麟反而不好下重手了。

    先是严厉的训斥了一顿,认为这帮商人不把心思用在如何扩大生产、开拓市场上,整天想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此风绝对不可以涨,必须严惩。

    徐青松就怕鲁若麟什么都不说,这个时候骂你一顿比对你笑脸相迎要强的多。前者表明你还有救,后者基本上代表要唱凉凉了。

    徐青松马上点头表示自己会向民政司捐献一笔银子,加大对教育和福利机构的赞助,鲁若麟没有说话,表示了对此的认可,脸色好了一些。

    见自己已经过关,徐青松没有多留,主动告退,准备去参加晚上的宴会。

    宴会前几个与徐青松关系比较亲近的商人主动坐在徐青松身边打探消息。

    徐青松前去拜见鲁若麟的动静自然瞒不过有心人,这些大人物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何况是这个敏感的时候。

    “会长,大都督是什么想法?”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能有什么想法,大都督雷霆大怒,把我大骂一顿,说我没有管好手下的会员,任由他们动摇兴汉军的军心,知情不报,当场就要免去我商会会长的职务。”徐青松满脸都是苦涩的表情,让在场的众人都是心中一颤,要是连徐青松都不能幸免,他们的下场就更加可怕了。

    “好在当时王老大人在,帮着说了几句好话,大都督才没有当场发作。不过仍然怒气难消,这次做的太过了,犯了大都督的忌讳,几年的交情都搭进去了才得以脱身啊。”徐青松心有余悸的哀叹道。

    众人也是心有戚戚,默默的点头。连徐青松都是幸亏有王老大人帮腔,加上几年的交情才过关,自己等人又该怎么办?

    “虽然大都督不追究了,但是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啊。当场就跟大都督说要给民政司捐笔钱,支持下教育和福利社,大都督的脸色才好一点。”徐青松说的漫不经心,在场的人却马上就抓住了关键的地方。

    “会长,您捐了多少?”

    徐青松伸出手摆了摆,一脸的肉疼模样。

    “五万两?”以徐青松的身家肯定不是五千两,区区五千两还不至于让徐会长心疼成这样。

    徐青松点点头。

    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都在默默计算按照这个标准自己又要捐多少才合适。

    只要是在兴汉军呆久了的人都知道,谁要是敢傻到直接给鲁若麟或者他身边亲近的人送银子,当场就会被送进监察司喝茶,绝无幸免。连大都督府的门子、小厮都清廉的很,绝对不敢收孝敬。

    整个兴汉军都是鲁若麟的,用得着你去贿赂吗?但是你想要用银子获得鲁若麟的好感或者谅解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兴汉军家大业大,花钱的地方也多,谁也不会嫌银子多不是。

    那兴汉军也会给你留个门路,捐款吧。而且不是大明那种直接捐给官老爷们,是捐给民政司,整个兴汉军只有他们可以接受捐款。

    而且民政司的捐款明确了只会用在教育、抚恤孤寡、救济贫困、安置难民等福利事业,对于捐款会定期公布收到的数目和使用明细,非常公开透明。

    而且捐款还可以免税,获得兴汉军治下的各种优待和良好的社会口碑。大额的捐款者还有机会获得鲁若麟的亲自接见,刷下好感度。所以商人们对这样的花钱方式非常认可,比起大明那种强取豪夺兴汉军的方法无疑高明的多。

    有了捐款,民政司在这一块能够把钱省下来用在其他地方,节约的还是财政上的钱,也就是鲁若麟的钱。其实还是给鲁若麟送钱,不过转了几道弯罢了。

    但是无论是兴汉军还是那些捐款的人获得的名声和口碑绝对是不一样的。做善事永远都是政治正确的,会受到所有人的肯定。事情办了,还获得了好名声,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这个世界想要保证绝对的清廉是不可能的,即使那些后世的所谓皿煮自游国家,权钱交易依然存在,只是换了个更隐蔽和高大上的方式罢了。

    只要有利益存在,就会有人想要走捷径,这是人性,永远无法改变。

    虽然鲁若麟制定了严格的制度去防止腐败,但是依然挡不住那些想要钻空子的商人们不停的去尝试找漏洞。鲁若麟相信凭借他们锲而不舍的精神肯定可以找到变通的方法,并将一条缝渗透成门那么宽。

    当初老朱大杀特杀,剥皮实草都用出来了,结果如何?该贪的还是一样贪。

    到了后来文官们掌控了朝廷大局,各种贪污腐败几乎公开化,大家都见怪不怪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好不容易当了官爬到这个位置还不许人家捞点银子?吏治腐败的程度可见一斑,这也是每个王朝末期都有的并发症。

    所以鲁若麟干脆给他们留了个光明大道,免得他们去想办法腐蚀别人。

    这条路还有个好处是有些明面上没有违法违纪、又必须受到惩罚的事情可以在这个框架上处理。

    就好比这次的事情,徐青松应不应该受到处罚,绝对应该,但是也不至于撕破脸。至于什么交情没有了,要免去会长的职务都是徐青松演给其他人看的。

    不过徐青松也确实上道,主动捐款让鲁若麟有理由将这次的事情抹过去,大家的交情还能够维持。

    要说这个世界上有完美的制度和方法那就是扯淡,鲁若麟也只能保证自己在的时候这种捐款模式控制在一个限定的范围内,至于以后会不会被人玩坏了他也管不了了。

    再好的制度也是由人去执行的,人是最善变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