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71章 规则的力量
    众人拾材火焰高,兴汉军再强能力也有极限,想要尽快开发辽南,形成规模,引入民间资本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鲁若麟现在在乎的是时间和实力,虽然把利益让出去了,但是只要这些产业还在兴汉军的地盘,那鲁若麟就有办法在必要的时候将他们化为己用,这是行政机构天然的优势。

    权力的精髓不是你掌控了多少资源,而是你可以调动多少资源。

    对兴汉军还来说,只要鲁若麟还掌控着军队、有良好的财政收支、忠心的官僚机构,治下的所有工坊、农庄、人口,不管是不是兴汉军直属的产业,都在鲁若麟可以调动的范围。只是这种调动有时候是悄无声息的,有时候则是大张旗鼓罢了。

    鲁若麟描绘的前景让在场的商人全都心旷神怡,这里面的钱景大了去。而且这块地盘是新的,很多行业都还没有人介入,这个时候就要看个人的能力和手段了,至少大家在一个起点上进行竞争。不像济州岛这边,蛋糕都分完了,想要插足成本太高了。

    “大都督,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辽南?”这个问题很关键,去早了会不会有危险,去晚了可能什么都捞不到了。

    “那就看你们自己了。现在那边钢铁厂、水泥厂都已经开始建设了,其他的配套工厂也会陆续开始建设,旅顺城里百废待兴,正是大家一展身手的时候。”想要赚大钱,一点风险都不冒,哪有那样的好事?

    “各位,手快有手慢无,徐记商号旅顺分号可是已经成立了。我知道老是有些人说我们徐家仗势欺人,吃独食,我看不过是有人得了红眼病罢了。如果说大都督当初在白翎岛起家的时候我徐家确实占了先机,那辽南的事情大家都是一起起步,这个总没得说了吧?”趁着鲁若麟停下来喝了口茶,徐青松接着说了起来,鲁若麟一点都没有阻止。

    “徐会长,你您什么时候派人过去的?”下面有人好奇的问道。

    “当初大都督兴兵讨伐鞑奴,运输物资的船不够了,徐家支援了一些船帮忙。顺便也安排了一些手下跟了过去,兴汉军刚刚拿下旅顺,他们就把旅顺分号建起来了。”徐青松说起这个事情不免有些得意忘形。

    当初兴汉军借调的船不少,在场有很多商家都借了船的,但是有徐家那样的魄力随军队把商号建过去的还真没有。

    也就是徐青松对鲁若麟的信心非常足,认为兴汉军绝对守得住辽南,才愿意在战事还没有平定的时候将资源倾斜过去。

    大家都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徐青松瞒的实在是太好了,趁着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旅顺大肆扩张。要不是兴汉军有自己的规划,非常有节制的只卖了几块地皮给徐家,旅顺城里的黄金地段都要被徐家买过去。

    只要兴汉军稳住了阵脚,旅顺城的发展指日可待,那几块地皮绝对会翻个几倍。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鞑子不会卷土重来,否则一切投入都会打水漂,这就是赌。

    是其他人看不到旅顺的前景吗?大家都不傻,有济州城的例子在眼前,大家怎么会不知道那就是个聚宝盆。但是大家对兴汉军能否保住旅顺还心存疑虑,实在是鞑子这些年的战绩太彪悍了。

    自从鞑子起兵以来,与大明的军队作战几乎是百战百胜,地盘一直在扩大,实力一直在增强。打得汉人的脊梁骨都被打断了,对满清畏惧如虎。这样的情绪经过太多人的渲染之后传导到了大明各地,更增加了对鞑子的畏惧感。

    在大明的那些百姓印象里,鞑子只怕都是青面獠牙、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魔。

    兴汉军之前对鞑子的战绩都是在海上获得的,陆地上的战绩不是太辉煌。这次兴汉军占据辽南,在满清的屁股后头捅了一刀,等满清缓过劲来,绝对会是征发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荡平辽南。

    对比起以前的那些战斗,这场注定要来到的对决才是对兴汉军的真正考验。

    兴汉军只要撑过了这场对决,那就可以一飞冲天,在这个乱世之中有了自己的话语权。

    如果撑不过,兴汉军的上升势头就会被打断,想要在几方势力中有自己的话语权就难了,最多是像郑芝龙那样做个富家翁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顾虑,更多的商人们还是处在观望的状态。这样固然有可能错失良机,但是也会避免遭受损失。

    本来这样的心态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有了徐青松的例子在前面,大家都是一副自己的钱被别人抢了的表情。

    “徐会长有这个魄力,活该他发财啊。”鲁若麟这话让徐青松的脸都笑开了。

    “徐某能有今天全靠大都督提携,徐某别的本事没有,我只知道只要紧跟大都督的脚步,绝对不会吃亏。哪怕这次确实有风险,即使损失了也无所谓,以后一样有机会,赔了我也心甘情愿。做生意哪有百分百包赚不赔的?”徐青松又是送上了一记大马屁,但是让其他人也无话可说。

    徐青松能够从徐家的一个管事变身成商会的会长,徐家生意的合伙人,不正是因为鲁若麟的提携吗?

    “大都督,现在我等想要前往辽南不知道是否可行?”有人马上提问道。

    “辽南那么大,不是哪一家可以独占的,他也吃不下。兴汉军自然欢迎各位前去兴业,并保证你们的安全。那里是一片热土,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鲁若麟现在已经化身为推销员,正在拼命的拉投资。

    宴会场已经变成了辽南推荐会,仿佛逼退女官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都督,南关城墙如此庞大,能否顺利完工啊?这个城墙事关大家的身家性命,绝对不能马虎啊。”

    “徐会长放心,南关城墙上工人几万,日夜赶工,绝对会如期完工。只是工程庞大,物资供应有些困难,不过我相信马上会好起来的。”

    “大都督,南关城墙同样是护卫我等的,徐某岂能无动于衷。我愿意为南关城墙捐献五万两,希望南关城墙顺利完工。”

    “徐会长一片赤诚,兴汉军上下无不感激,来,本督代兴汉军上下敬徐会长一杯。”

    “不敢。兴汉军强盛我们也会收益,荣辱与共,不敢不尽心。”

    ……

    鲁若麟和徐青松的双簧并不高明,在场的众人哪个看不出来,很明显肉戏来了。

    这个时候就非常考验各位的领悟能力了。

    “这样的好事岂能让徐会长独美?我松江王家捐两万两!”这是徐家的外围家族李家,也就是李定成的家族。

    “我松江王家岂为人后?我们也捐两万两。”这是王仁学的家族。

    有了这几家带头,其他的人纷纷跟上,这本来就是应有之举,别以为鲁若麟一直在跟大家谈辽南先前的事情就算过去了。

    那是给大家面子,你不能不知道好歹。

    每个与会的家族都按照自己的判断捐献了银两,至于判断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对于逼退女官事情的参与程度,二是自家的身家实力。

    在场的家族捐的最多的是徐青松,他身家最厚,又有领导责任,还知情不报,为了消除事件的影响也是下了血本。

    为此他还与鲁若麟一唱一和的帮着辽南拉投资,姿态可谓放的相当低了。

    其他家族最低的也捐了五千两,是个刚来济州岛没多久的家族。根本没有掺和女官的事情,人家纯粹是想花钱买个好感。

    鲁若麟在心底默默的盘算了一下,这些家族基本还是很识相的,捐出的银两都超出了鲁若麟的心理预期,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乱伸手。

    鲁若麟初步在心里统计了一下,在场的商人们共计捐款了大概五十万两,有个这笔银子,南关工地的资金紧张状况可以得到很好的缓解。

    这次的辽南行动对兴汉军的压力其实非常大,无论是人力、物力、资金的消耗都是海量的。鲁若麟以前积攒的那些家底都开始有点捉襟见肘了,否则也不会借着这次机会敲这些商人一笔。

    除了确实想加快辽南的建设外,通过引入外部力量,回笼资金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

    虽然兴汉军在与这些江南商人的合作中占据绝对的主动,但是要说到关系和人脉,才兴起几年的兴汉军又怎么能和这些几十年、几百年的家族比。

    将他们拉上辽南的战车,结合双方的优势,对双方都是有利的。鲁若麟并没有说假话,他有信心守住辽南,往后的收益绝对会让那些投资者满意。

    虽然鲁若麟整场宴会没有对女官的事情说一个字,但是大家都感受到了他的态度,各家也是大大的出了血,想来至少短期内都会安分起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参加宴会的家族过关了,那几家被拿来杀一儆百的家族则失去了在兴汉军内的产业。

    不是兴汉军把他们的产业没收了,他们的罪行律法司只是判决他们罚了一笔款,其他的任何处罚都没有。

    但是兴汉军断绝与他们的生意往来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他们在兴汉军那里拿不到任何货物,兴汉军也不会采购他们的商品。但是其他商人们为了紧跟兴汉军的脚步,避免被牵连,同样断绝了与他们的往来,最后只能将产业贱卖。

    而且他们就是想卖都没人敢接手,最后还是徐青松代表商会接了盘。用商会的会费买下了几家的产业,作为商会的公共资产。

    为了表明商会无意在其中占便宜,徐青松代表商会又给民政司捐了爱钱,算是将这个事情做了一个了结。

    那几个家族最后狼狈的离开了济州岛,损失非常惨重。唯一可以聊以**的是人都没事,甚至连折磨都没有。

    这个事情的处理结果在商人们之中引起的影响有点出乎鲁若麟的预料。

    原本鲁若麟以为商人们会有些抱怨,但是商人们私下里对处理的结果是默默点赞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兴汉军没有从肉体上对那些犯错的商人进行伤害,也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完全是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去对付那些冒犯了鲁若麟的人。

    做错事就要受惩罚,这点大家都没有异议。但是鲁若麟在占据绝对主动权的情况下,却保持了相当的克制,将所有的事情都放在规则内处理,对律法司的判决也表示了认可。

    而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事情对商人们来说是非常关键的。

    商人们是个非常矛盾的群体,一方面他们拼命的找规则漏洞、破坏规则为自己牟利。另一方面又非常重视规则的遵守,特别是别人。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严于律人疏于律己,特别是那些当权者,商人们非常渴望他们能够遵守规则。因为这些当权者不光可以拿走他们的钱财,还可以拿走他们的性命。

    自古以来华夏的商人都是当权者眼中的韭菜,长得长了就收割一批。

    而且越大的商人越需要官面上的势力去保护,否则只会成为其他人分食的肥羊。那种后台倒了,自家产业被强取豪夺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也从侧面证实了商人这个群体的弱小和无助。

    如今的大明,真正的豪商,要么自家就有人做官,要么是权贵人家经营的产业,要么是卖身投靠了某个人或者势力,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因为正常的商业手段玩不过权力的倾轧。就好比游戏里的免费玩家对上了rmb玩家,再高的等级也没有卵用。除非你也充值,即使vip等级依然高不过那些土豪,至少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鲁若麟对规则的遵守让这些商人们受到了非常大的触动,这可能是第一个愿意用自己制定的规则约束自己行为大人物。在鲁若麟身上他们感受到了久违的平等,至少是明面上的平等。

    这种影响是悄悄的,也只会在某个特殊的群体内传播。造成的影响就是随后涌入济州岛的商人和家族开始猛增,很多江南和朝鲜的大家族和大商人开始将资产和家人向济州岛转移。在他们的眼里,济州岛就代表着安全,这是那些有钱人最缺乏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