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72章 崔永建回归
    处理完那些商人的事情,鲁若麟也收到了施政学院那边的后续处理结果。

    一些比较顽固的,不愿意接受鲁若麟的观念的人选择了离开。还有些人觉得抛弃四书五经学习那些杂学是在侮辱圣人之学,同样接受不了,选择了离开。

    对于这样的人,他的世界已经固定,不愿意改变,鲁若麟也不觉得可惜。他们甚至连铅笔和鹅毛笔都觉得是异端,应该全面封杀,对铅笔和鹅毛笔的好处视而不见。拼音更是有违圣人传统,对这样的人你还能说什么?眼不见心不烦,随他们去吧,现实总有一天会教他们做人的。

    也有一些书生非常务实,或者觉得自己是有本事的人,兴汉军这样的用人标准正好对他们的胃口,选择了留下来。

    对于这些人鲁若麟当然欢迎,他也希望自己的人才来源渠道更加丰富一些。

    这起由士子和女官引起的风波总算是落下帷幕。

    就在这个时候,鲁若麟收到了一份意外的拜帖,准确的说是个老朋友,曾经的白翎岛搭档,朝鲜官员崔永建。

    当初崔永建在鞑子入侵朝鲜,朝鲜与鲁若麟分道扬镳后就离开了鲁若麟回到了朝鲜。

    他凭借着护卫王子和王妃的功劳受到了朝鲜的嘉奖,官升一级,一时也是风光无限。但是回到朝堂的他很快就又感受到了以前那种腐朽沉闷的气息,一心想要做实事振兴国家的崔永建处处受制,非常憋屈。

    更令他愤怒的是,沦为满清附属国的朝鲜,在满清大军离开后,没有了亡国危机的朝鲜大臣们又开始了无休止的党争。

    什么国家前途,什么民族利益,什么百姓福祉,统统靠边站,先把政治对手打倒再说,崔永建同样避免不了的卷入了其中。

    更悲催的是,他所在的派系在党争中处于下风,令他的处境更加艰难。

    心灰意冷的崔永建对朝鲜上下彻底失望了,干脆告病回乡了。

    但是家乡的情况让他根本不能过上陶渊明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士生活。

    本来就生活困难的朝鲜民众,因为朝廷要给满清上贡,负担更重了。饿肚子是常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饿死人。民众几乎是是生死的边缘垂死挣扎,苦不堪言。

    对比起济州岛百姓的生活,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崔永建不是那些朝堂上的井底之蛙,他一路随鲁若麟走来,即使是最艰难的白翎岛时期,民众依然衣食无忧。

    在崔永建的心里,鲁若麟除了出身低了一点,身上具备一切明主的优点。爱护百姓、任人唯贤、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会赚钱却不好奢华和享受,将所有钱财都用来发展实力和救济流民,兴汉军的势力才会发展的如此快速。

    其实鲁若麟拿下济州岛的手段并不怎么高明,只要是稍微聪明点的人都知道其中肯定有鲁若麟的手脚。

    只是要怪只能怪朝鲜自己不争气,如果朝鲜可以凭借自身实力守住济州岛,鲁若麟也不敢有想法。说到底还是自身实力不够硬,才引来了鲁若麟的觊觎。

    好在鲁若麟最后也没有赶尽杀绝,好歹给朝鲜留了面子,在利益上也给予了保障,双方并没有撕破脸,崔永建也才得以继续在鲁若麟手下做事。

    后来发生了鞑子入侵、鲁若麟支援、朝鲜投降,又在满清逼迫下宣布鲁若麟为叛逆,与鲁若麟断绝关系。

    短短几个月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崔永建也自感无脸再在鲁若麟手下呆下去了,借着护送王子和王妃回到了朝鲜,毕竟再留下来名不正言不顺。

    而且崔永建始终认为自己是朝鲜人,在此危难时刻需要与朝鲜共进退,这是立场的问题,哪怕鲁若麟对他更加看重和重用。

    没有了朝鲜的掣肘,鲁若麟的发展反而更快了,实力如同吹气球般不断膨胀。朝鲜却日渐艰难,要在很多方面仰仗兴汉军的支持,让崔永建满心苦涩。

    加上后面的一连串遭遇,让崔永建对朝鲜君臣再也不抱希望了,他决定再次投靠鲁若麟,用自己的力量来拯救朝鲜。

    来到济州岛的崔永建先去看看那些朝鲜移民,发现他们过得都非常好。衣食无忧,还有不少人买了房,甚至当上了小官。

    其实鲁若麟对外族人并不歧视,只要你有能力一样重用。军队里的几个师长就有两个朝鲜人,一个日本人。所以问题的关键只有两点,一是有本事,二是对鲁若麟忠心,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其实崔永建一上济州岛就被监察司发现了,毕竟是济州岛以前的高官,认识他的人太多了。

    鲁若麟很快就收到了崔永建回来的消息,不过并没有主动去找他,鲁若麟相信他既然回来了,肯定会来找自己的。

    见鲁若麟并没有因为与朝鲜切割了就歧视朝鲜人,崔永建的心里好受了不少。

    同样是朝鲜人,在朝鲜一个个过的苦大仇深、麻木不仁,日子朝不保夕。但是在济州岛,各个精神抖擞,神采飞扬,小日子滋润的很。其实不光是朝鲜人,汉人、日本人同样是如此,只能说明鲁若麟的治理水平比他们高的多。

    怀着府复杂的心情崔永建来到都督府请见。

    早已等候多时的鲁若麟亲自来到府门口迎接。

    见到鲁若麟亲自出来迎接自己,崔永建心情好了不少,躬身施礼说道:“大人,久违了。”

    “崔大人,想煞我了。”鲁若麟上前扶起崔永建,拉着他的手说道。

    崔永建眼睛马上就红了。

    “走,我们进去叙话。”鲁若麟拉起崔永建就往府里走去。

    “崔大人别来无恙?”两人在书房落座,边喝茶边说着话。大家都是熟人,也没必要客套,直接进入主题。

    “大人还是叫我临江吧,我已经辞官了。”临江是崔永建的字,只是以前鲁若麟出于尊重很少这么叫他。

    “辞官?为何?”鲁若麟好奇的问道。

    “呆在汉城碌碌无为,本想去地方做点实事,怎奈朝中争斗不休,身在漩涡无法脱身,干脆告病回家了。”崔永建也没有隐瞒,如期将自己遇到的困境一一道来。

    “朝鲜局势已经如此恶劣了吗?”鲁若麟给崔永建续了杯茶,开口问道。

    “朝堂整日争斗不休,百姓生活困苦。好在鞑子无意灭亡朝鲜,否则早就亡国了。只是这样想要振兴国家,洗刷耻辱就遥遥无期了。”崔永建苦笑着说道。

    “和大明一样,积重难返啊。”鲁若麟知道朝鲜未来的命运,至少比大明强的多,好歹保住了江山社稷,只是要认鞑子为主让他们面子有些过不去罢了。

    朝鲜的主要权力在两班贵族,只要能保持政权不倒,他们受到的影响还是很小的。正是依靠这些遍布朝野的两班贵族,朝鲜的统治还算稳定,只是百姓的生活太过艰苦罢了。

    这样的国家在两班贵族眼里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在理想远大的崔永建心里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崔永建也知道这个问题一时无法解决,马上换了个话题。

    “听到大人兵发辽南,汉城那边暗地里可是非常兴奋的,听说连大王最近胃口都好了不少。”崔永建说起来汉城的消息。

    “哦,消息很灵通嘛。汉城的鞑子驻军是什么反应?”其实鲁若麟也有汉城那边的情报来源,但是他乐得与崔永建聊一聊。

    “自然是紧张的不行,连出来祸害百姓都少了不少,整日都是在军营里戒备,一副随时要逃跑样子,看来大人把他们吓得不轻啊。”崔永建说起这个事情心情好了不少。

    鞑子在汉城的驻军不多,但是非常嚣张,仗着自己太上皇的身份在城里为非作歹,朝野上下苦不堪言。只是满清势大,大家无可奈何罢了。

    兴汉军对辽南的攻击让他们感觉到了威胁,按照皇太极的命令他们必须稳住朝鲜,所以最近十分收敛,对朝鲜君臣的态度好了不少。

    李倧和大臣们可不会认为是他们改吃素了,狼就是狼,不过是因为兴汉军暂时收起了自己的獠牙。所以朝鲜上下对兴汉军的辽南战事非常期待,希望能够从中渔利。

    暗地里往白翎岛运送矿石和物资的朝鲜商人明显增多,朝鲜上下正是通过这种心照不宣的方式对兴汉军的战斗进行支援。也算是朝鲜这个弱者所能做到的极限了,至少在兴汉军没能守住辽之前,朝鲜上下是不敢有其他多余动作的。

    闲聊了一阵子后,鲁若麟突然表情严肃起来:“临江,你今后是什么打算?”

    崔永建放下手中的茶杯,正襟危坐的问道:“不知道大人对未来的朝鲜是什么打算?”

    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大,仿佛朝鲜是兴汉军的囊中之物一样。但是鲁若麟的心里朝鲜确实是重要的一环,不过优先等级在大明之后罢了。

    “你我相识已久,我也不拿虚言骗你,对朝鲜我暂时没有其他打算。不把鞑子彻底消灭,无论是朝鲜还是大明都不可能安生,所以兴汉军现在的目标只有鞑子。”

    “当然,兴汉军要发展,需要人口、资源、地盘。地盘可以选择的地方太多,而且朝鲜并没有什么地理优势,不在兴汉军的计划范围内。”

    “但是朝鲜的人口和资源却是兴汉军需要的。但是兴汉军的只会通过正当手段去获取,这些你自己应该也清楚。”

    崔永建点点头,表示认同。

    “兴汉军大的战略是背靠大明,消灭鞑子,再视情况决定对大明的政策。至少在完成这个目标前,朝鲜还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这样说临江能够理解吗?”鲁若麟说的很坦诚,崔永建点点头,脸上说不出来是如释重担还是心有不甘。

    说到底还是鲁若麟觉得朝鲜无足轻重,只有利用的价值,花费精力去攻占朝鲜得不偿失。

    大明是这样,满清是这样,连鲁若麟也是这样的态度,不知道是朝鲜的幸运还是不幸。作为东亚怪物房里的小受,从来都只能看别人的眼色过活,从来就没有雄起过。

    “理解,怎么会不理解,不就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吗?习惯了。”崔永建的话里满是无奈。

    “朝鲜想要强大,无论是王室还是两班贵族都需要彻底改变,实施从上到下的变革。如果是我占据朝鲜,那么我就会对朝鲜实施彻底的清洗,消灭原来的既得利益阶层,扶持普通百姓。但是这个难度非常大,没有强大的实力做支撑根本做不到。而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吗?”鲁若麟的反问让崔永建陷入了沉思。

    崔永建对鲁若麟的话无法反驳,想要彻底改变朝鲜就需要革了既得利益阶层的命,而崔永建自己就是既得利益阶层出身,这就需要背叛自己的阶级,让他很是纠结。

    “现在想那些实在太远了,兴汉军也没有那个实力。如果你真的可怜那些百姓,还不如多想办法把他们弄到兴汉军来,咱们这里的生活怎么样你还不知道?保证让他们衣食无忧。”鲁若麟一脸的奸笑。

    “是啊,确实过得不错。都在学汉话,连朝鲜话都不用了。再过个几十年只怕那些朝鲜人的后代连自己是不是朝鲜人都不知道了。”崔永建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兴汉军同化政策暗藏的杀机。

    “那又怎么样?向往更好的生活是每个人的权力。总不能汉城那边连百姓都喂不饱,还要他们乖乖的世代当猪羊?要怪只能怪他们治国无能,留不住百姓。”鲁若麟双手一摊,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是啊,终究是自己无能,怨不得百姓逃走。只是长此以往,朝鲜的未来又在哪里?”崔永建非常的迷茫。

    “朝鲜的未来还是要靠朝鲜人自己。既然你在汉城过得憋屈,不如回来吧。等咱们的实力强大了,你再用自己的想法去改造朝鲜。我可以保证只要兴汉军的利益不受到损害,我可以支持你改造朝鲜。”鲁若麟的这个承诺还是很有分量的,让崔永建动心了。

    “希望如此吧。”崔永建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说完崔永建起身对鲁若麟躬身行礼:“临山见过大人。”

    鲁若江也起身还礼:“欢迎回来,崔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