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77章 薅羊毛
    “两百万两?”

    在场的多数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除了皇太极等极少数人。

    “这是最少的估计了,贼军还要造海船,还要造枪炮,养四五万的军队,要知道他们的军队可都是装备非常精良的。而且这些军队和我们大清不一样,都是要发军饷的。按照我们收集的情报来看,他们的军饷可谓十分优厚,这又是一大笔钱。贼军虽然地盘不大,但是官吏却是不少,这些也是要花钱的。所以两百万并不多,只是我们知道的太少,无法推算贼军的收入罢了。”

    范文程说的有条有理,让人无法反驳。

    皇太极是深有同感的,一个势力或者政权,仅仅是维持日常的正常运转,花费的钱粮都是海量的。这还不包括进行战争,遇到灾害等突发情况,否则开支会更大。对于普通人来说天文数字的钱粮只是一个政权的基本消耗罢了,所以范文程说不止两百万两时皇太极一点都不惊讶,每个那个财力支撑,兴汉军也发展不到如今的规模。

    “贼军是怎么赚钱的?我们能不能学?”代善急切的问道。

    代善如今对权势已经没有了什么追求,到了他这个位置除非是争夺皇位,地位已经是到顶了。而他年纪已经大了,早就绝了再上一步的心思,一心只想做个富贵王爷,保住自家的荣华富贵长久传承下去就可以了。

    既然权利上面没有了什么追求,在钱财上就格外上心一些,毕竟谁也不会嫌自己的钱多不是。

    “回礼亲王,贼军赚钱的门路有些可以学,有些就很难了。”范文程对兴汉军也是有过一番细致研究的。

    “哦,那你赶紧说。”代善迫不及待的问道,其他一些满清贵族也是满脸的期待。

    见代善一脸猴急的样子,皇太极也是觉得有点好笑。自己这个二哥对自己还是很支持的,当然自己对他们一家也不薄,爵位、俸禄、钱财都是按照最高等级给。代善如此一副财迷的样子,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演给自己看的,不过总归是好事,比在权势上有野心对自己的威胁小的多。

    范文程偷偷的看了一下皇太极,见皇太极微不可察的轻点了下头,才继续回答代善的问题。

    “那奴才就给各位主子说一下贼军的那些生财门道。”

    “贼军生财的门道一个是通海贸易,这个我大清暂时没有这个条件,不说也罢。”东亚贸易的中心始终在大明,更准确的说是江南,那里的物产才是贸易的主要物品,偏偏大清和大明的关系摆在那里,所以想通过贸易发财就不用想了,这点大家都能理解。

    “贼军自己也出产了很多的商品,正是通过这些商品,贼军大发横财,这里面就有很多值得说道的地方了。”

    军事上的事情汉人是无法插嘴的,同样的道理,在治政理财上皇太极更多的是仰仗提拔起来的汉人。就像现在,讲到理财,范文程就成了大殿内的焦点,其他人都成了看客,让他顾盼自雄,暗自得意。

    “先说钢铁吧。大家都知道我大清也在冶铁,只是无论是产量还是质量都不能与明廷比。缺口很大,需要从大明和朝鲜购买才能保证基本的需求。贼军虽然在产量上比不过明廷,毕竟他们地盘有限,但是他们炼出来的全部都是钢铁。用这些钢铁他们制作了大量的武器,甚至是农具、菜刀之类的平常用具。因为质量好,卖的价钱自然非常高,里面的利润是非常可观的。”

    说到这来,殿内的许多人终于不再淡定了。

    “你是说贼军用钢来做农具和菜刀?”济尔哈朗不可思议的问道。

    “确实是这样的。根据我们在济州岛的暗线传回来的情报,那里的农夫用的都是自产的农具和菜刀、剪刀之类的,全部是钢制的。贼军在济州岛的炼钢厂绵延几里,炼钢的炉子整日都不熄火,可见贼军的钢铁产量非常可怕。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贼军的士兵全都身披钢甲,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缺钢。”

    范文程的话让代善产生了疑惑:“为什么贼军的炼铁炉子出的都是钢,我们的只能出铁?难道其中有什么诀窍?”

    “确实有一些诀窍,贼军的炼铁炉子和我们的有很大的不同。炼铁的工艺也有些不同,其中的技术我们的线人还在想办法探查。不过贼军对关键技术管控的非常严格,只有几个重要的人员才知道,我们还需要时间去拿回来。”这个事情皇太极并没有交代,但是范文程觉得这个事情对满清很重要,主动调动自己有限的人手去窃取情报。

    “不就是几个工匠吗?偷偷派几个人把他们绑了,还怕他们不把秘方说出来。”图赖不以为然的说道。

    “图赖大人,贼军那里和我们不一样。这些高级工匠的地位非常高,不但出入都有人时刻保护,钢铁厂旁边都是有军队驻扎的。他们住的地方也靠近贼军的都督府,保护级别非常高,我们的人连靠近都困难。”范文程不是没有想过这样办,只是兴汉军对重要人员的防护非常严密,凭自己的那点人手根本办不到。

    其实即使加派人手也不一定可以成功,兴汉军对自己地盘的掌控能力绝对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比拟的。可以说一旦发生重要人物失踪,凭兴汉军的能力,很快就可以刨根究底的把人都挖出来。

    “既然从那些工匠下手困难,从他们的身边人下手行不行?”索尼思索了一会说道。

    “索尼大人,我手上的人手有限,还不能执行这样复杂的任务。不过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很有成功的可能。”范文正解释道。

    “那就给你加派人手,要钱要人你尽管开口。”皇太极当场表态,如果能够成功,无疑是用最小的成本换来最大的利益。即使失败了,损失也很小。

    “谢皇上,奴才一定为主子拿到秘方。”范文程得到皇太极的支持,立刻跪地磕头感谢。

    “平身吧,你继续说。”皇太极很满意范文程的态度,这些汉臣就是比满人听话、懂事,在他们身上皇太极才能真正体会做皇帝的快感。

    “喳。”范文程起身继续讲赚钱的话题。

    “贼军炼钢更主要的是供自己使用,赚钱只是顺带的,真正赚钱的是在其他地方。根据我收到的情报,贼军赚钱的东西主要有这么几个:布匹、肥皂、食盐、玻璃。”

    “肥皂和玻璃是最赚钱的,各位主子家里想必也有不少。这两样东西都是贵得很,没有一点身家都用不起。贼军生产这两样东西可不光是卖给我大清的,更多的是卖给了朝鲜和明廷。特别是明廷,有钱人多如过江之鲫,贼军靠这两样东西就已经赚取了海量的银子,还换回了大量的粮食、布匹等物资。”

    “但是这两样东西的配方比钢铁秘方保密的更严,没有配方,我们也无能为力。不过既然皇上已经支援奴才人手,奴才看能不能也把这两个东西的配方拿到手。”

    钢铁这个东西事关国家稳定,是重要的军事和生产物资,即使拿到兴汉军的最新配方,极大可能除了皇太极也没有其他人什么事情。皇太极也不可能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哪怕是他的兄弟们。说不定最需要提防的就是他的那些兄弟们。

    但是肥皂和玻璃这个东西就不一样了,就是个享受的东西,偏偏价格还非常贵,自己说不定有机会在其中分一杯羹。

    “范大人,我大清要入主中原,就需要更多的钱粮兵甲,这些都离不开钱。既然皇上如此看重你,你一定要全力以赴拿到这几样东西的配方,为我大清再立新功。如果需要我们这些人帮忙的可以直接说,为了大清的未来,我们必然全力相助。”代善说的大义凌然,但是皇太极相信真要是他们出了力,到时候利益肯定也不能少了他们的。

    好在皇太极还是很有大局观的,只要能提升大清的国力,适当的分出些利益团结那些核心人员也没有什么不行的。

    “好!我大清如此同心协力,何愁大事不成!宪斗,真要遇到困难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找各位王爷和大人帮忙,不要有什么顾虑。”皇太极趁势强调了下团结问题,虽然知道不过是掩耳盗铃,但是这个口号不能不喊。

    “喳,到时候奴才麻烦到两位王爷和各位大人时还请多多关照了。”范文程只从皇太极的嘴里听到了必要两个字,至于什么时候是必要就要听皇太极的了。

    “贼军剩下的赚钱东西还有布匹和食盐。布匹这个东西我大清本身就紧缺,想要靠制作布匹赚钱比较困难。而且我大清的臣民也不像汉人那样擅长织布,所以靠织布发财没有可能。但是贼军生产的布匹里有一种羊毛布,想必各位大人都有用过。”

    说到羊毛布,大清通过各种渠道还是购进了许多的,主要就是供这些达官贵人们使用。效果确实不错,特别是冬天贴身穿着非常舒服。

    这些贵人们实在是想不通,人憎狗嫌的东西怎么到了汉人手里就变成洁白的羊毛布了呢?不仅不膻不腥不扎手,反而清香柔软的很。汉人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技术确认让人不得不佩服。

    范文程既然说到羊毛布,难道大清还可以从中插一手?大家都打起了精神。

    “羊毛布,羊毛布,离开了羊毛它还能成布吗?虽然我们不能大量织造羊毛布,但是我们可以控制羊毛。贼军的羊毛从哪里来的?除了一部分是从我大清流出去的,大部分都是从蒙古人那里买的。据我所知,贼军羊毛最大的供货商就是辽东军的吴襄。他用低廉的价格从蒙古人那里收购羊毛,再转手卖给贼军织造成羊毛布。因为以前羊毛没有人要,所以蒙古人卖出的价格是非常低的,几乎和白送没有什么区别。”

    “而羊毛布呢?大家都知道比棉布贵多了,只比丝绸差一些,其中绝大部分的利润都让贼军赚走了。那么我大清在羊毛布上的优势是什么?就是所有的羊毛都可以控制在我们的手中。”

    “我们大清自身就不用说了,蒙古人敢不听我们的话吗?有天下无敌的大清铁骑在,不听话的蒙古人就把他们送去见他们的长生天。要是我大清成立一个机构,将所有的羊毛都控制在我们手中,蒙古人敢不同意吗?”范文程说这话的时候声调徒然升高,气势惊人。

    确实如此,蒙古人经过满清的几次征讨,如今就像听话的羊羔一样。

    “奴才的想法是,我们将所有的羊毛控制在我们手中,然后再和贼军也好,吴襄之流也好谈判,提高羊毛价格。不需要涨太多,哪怕是一斤只涨几文钱,在海量的羊毛面前也是一笔巨大的收入。而且最妙的是,我们根本不用花太多的成本,蒙古人那里的羊毛我们可以先赊欠,贼军除非放弃利润丰厚的羊毛布,否则只能接受我们的条件。此种手段也只有控制所有草原的大清才能做的到,换个人绝无可能。”范文程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个生财的办法,希望凭借这个办法在皇太极这里赚些功劳,增加自己的分量。

    “好!确实是好办法!华而不费,平地生财。宪斗辛苦了。”皇太极听完后大喜,这个方法确实非常适合满清,而且仅仅只是羊毛蒙古人也不会因此跟大清翻脸。

    “皇上,负责此事的人最好是我大清里有威望的,在草原上也是声名赫赫,让蒙古人不敢扎刺,乖乖的听我们的安排。何况我们也不是强抢他们的羊毛,只是帮他们代买而已。”范文程乘机向皇太极建议派一个够资格的人来坐镇,否则如果仅仅是范文程,绝对镇不住那些蒙古人。

    至于会不会把范文程排除在外,范文程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说这是范文程的建议和想法,具体实施起来也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离开了范文程的帮忙能不能成事还真不好说。反正这种行政上的事情一般都是满人挂帅,汉人实施,范文程已经习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