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91章 填壕战和主动出击
    当大量百姓拿着布袋、箩筐、旧衣服包着土小跑着在清军的驱赶下填沟的时候,围墙上的明军严阵以待,谨防清军趁机攻城。

    用弓箭射杀百姓毫无意义,清军随时都有可能再抓百姓来。而且射杀自己百姓,对士兵们来说始终会有很大的心理负担。一旦被朝廷里的那些御史言官知道了,甭管你有理无理,到时候一顿乱轰绝对是少不了的。

    黄济和孙什自己不怕,但是卢象升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和印象的。再说从心底里,卢象升和黄济他们是非常抵触屠杀百姓的。

    准备出击的骑兵们全都装备着最好的铠甲和武器,黄济和孙什手下的骑兵虽然不多,但是装备堪称奢侈。前后胸甲、头盔、护臂、护腿、手弩、马铳、钢制马刀,甚至是平时很少用到的马甲都拿出来了。虽然不是全身马甲,只是护住了马匹的前面,依然看起来非常恐怖和惊人。

    卢象升、杨国柱和虎大威他们的骑兵也都派过来了,他们没有黄济和孙什手下骑兵的装备那么好,但是也有全身的前后胸甲、头盔和钢制马刀,黄济和孙什他们备用的护臂、护腿、手弩也分给了他们,由那些军官和武力强悍的骑兵装备着。

    马铳其实也有,但是明军的骑兵会用的不多,干脆没有装备。即便如此,这些骑兵的战斗力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飙升了一大截,对于即将到来的战斗也是充满了期待。

    明军也不是都怕死的,有了这么好的装备,鞑子的脑袋似乎变成了升官发财的好道具,此时不砍,更待何时?

    正在指挥百姓填沟的清军突然看见李家庄的大门打开,临时加装的吊桥也砰然放下,大股的骑兵冲里面冲了出来,那些混在百姓中监督的清军立马调头就跑,恨不得自己再长两条腿。

    正在填沟的百姓这个时候也愣住了,除了正门口的百姓连忙向两边跑让开通道,避免被骑兵踩成肉泥,其他地方的百姓都像木头一样呆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城头上很快就传来了呼喊声:“赶紧过来,靠在围墙底下来。”

    这些百姓方才如梦初醒,连忙向李家庄那边跑过去。一旦有人带头,后面即使没有听清楚的百姓也跟着向李家庄那边跑。也有跑得慢的,被后面出击的清军切瓜砍菜一般杀翻在地。

    这些百姓跳进壕沟,一起帮忙搭手爬上去,冲到围墙底下就趴在地下不敢起来了。

    那些追杀百姓的清军一旦进入到城头的射程范围就会遭到射手们的密集打击,根本不敢冲到近前来,使得大部分填沟的百姓幸存了下来。

    清军的注意力也不是在这些百姓身上,出城的明军骑兵才是他们打击的重点。

    早有准备的清军骑兵很快也跟着冲了过来,两边还没有开始接触漫天的箭雨和阵阵火铳的砰砰声就充斥着战场。

    明军这边打头阵的是黄济和孙什底下的骑兵,先放马铳,再放弩箭,最后再抽出马刀,在接触到敌军之前,每个骑兵就已经输出了两波火力了。

    兴汉军中,骑兵的头盔还有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头盔的侧面有一个活动的小钢板,平时固定在侧面,当要冲锋时,将小钢板翻过来遮住口鼻,在另外一边固定,整个头盔上面只有眼睛的部分露出来了。在不影响视线的情况下,大大增加了头部的防护能力。

    之所以会增加这样的装备,是因为鞑子的箭术实在太高了。

    鞑子是渔猎民政,马上功夫自然了得,箭术同样高超。鞑子使用的基本上都是强弓重箭,射到人身上非死即伤。更厉害的是鞑子的命中率很高,准头也很足,技术高的鞑子会专门射敌人的头部,以求一击毙命,而且这样的鞑子还不少。

    有了这个面甲,骑兵们在对冲时被击中面部的机会就要小很多。只是简单的增加一个小部件,有时候可能就是挽救了一条生命。

    鞑子的重箭威力还是不小的,不是有明军的骑兵被击中倒地或者挂在了马背上,在马背上的还有活命的机会,一旦倒地了,在骑兵冲锋时,几乎与死亡没有区别。无论是己方的骑兵还是对方的骑兵,都不可能为地下的士兵减速,有很大的可能被撞死和踩死。所以只要还有一点意识,骑兵们都会尽量将自己稳在马上,有些极端的骑兵甚至会用绳索将自己固定在马鞍上。

    与明军这边的伤亡相比,清军的损失要大的多。

    虽然鞑子的箭术高超,但是在高速冲刺的马背上,准头会大大降低。弓箭还必须用双手操作,用双腿死死地夹紧马腹,防止身体上下起伏,瞄准的难度就更高了。明军这边就要容易的多,马铳和手弩都是可以单手操作的,而且有充足的时间进行瞄准,命中率自然高的多。

    而且对面的清军只能射击一轮,而明军可以开火两次,所以清军的伤亡就要大的多了。

    因为明军装备的是钢甲,防御能力明显比清军的铁甲更高,只要不是命中要害,还有拼杀的机会。而清军中了手弩还好,只要是中了马铳的,即使不毙命,也直接丧失了战斗力。况且除非是身披三层甲的精锐清军,很多清军的铁甲连手弩都挡不住,毕竟绝大多数清军没有身披三层甲的条件。

    双方的距离本来就很近,很快就纠缠在了一起。

    清军必须将明军压回去,防止更多的明军跑出来,明军则要将眼前的清军击溃,为后续的兵马打开布置的空间,所以双方在庄外的空地上杀的是难解难分。

    明军有装备优势,清军则有人数优势,在局面上还看不出哪个占优,不过伤亡上明显是清军更多。

    顺着越来越多的清军加入战团,从三面将明军的骑兵部队团团围住,明军骑兵开始后撤。他们的主要目的是阻止清军填壕沟,顺便解救百姓,与清军在庄外死磕并不是他们的作战计划。

    在骑兵出击的打开庄门外空间的时候,黄济手下的步兵也冲出庄来,在大门前列好了战阵,随时准备接应骑兵回来。

    见目的基本达到,卢象升命令敲响了骑兵退兵的金钟,明军骑兵见状立马杀开身边的清军调头就撤,身后的清军自然死追不放。

    庄门前步兵阵列已经为骑兵预留好了通道,随着骑兵的靠近,弓弩手、火枪兵开始对尾随的清军进行打击。

    清军还想趁机偷袭城门直接攻进庄内,但是早有准备的明军在城头早就布置了大量的弓箭手和火枪兵,城门内外皆有步兵把手,根本没有清军的机会。

    随着最后一个骑兵冲进庄内,庄外的步兵立马将通道堵死,直面顺势扑过来的清军。

    这些清军还没有尝试过兴汉军远程打击的厉害,面对上下两层的立体打击网,还有不断发射的弩炮,终于体会到了杜度当初的憋屈。

    原本清军还想将庄外的步兵趁机剿灭掉,但是有了城头掩护,加上自身可怕的远程杀伤力,除非发动总攻用人命来填,否则根本没有可能。

    坐镇后方的多尔衮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知道再冲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冷着脸说道:“收兵。”

    立马有军士敲响了撤退的金钟,清军立马如同潮水般退去,顺便还将路上的清军和明军尸体收走了。要知道这些明军虽然脑袋不值钱,但是身上的装备却是价值不菲。

    为此甚至发生了几起抢夺明军尸首的火拼,好在被多尔衮强势镇压了下来。最后那些明军的装备全都被多尔衮收走了,另外发给了些赏赐给清军士兵了事。面对这样的情况那些清军也不敢多说什么,这也是清军里面的常态,最好的东西肯定都要给最尊贵的人。

    多尔衮本身或许不需要,不过他手下的旗丁和亲卫们是非常需要这些装备加强实力的。满清的体制决定了每一个实权贵族身后都有始终忠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即使是皇帝也不能随意剥夺。这些武装力量的大与小决定着他们的话语权,所以这个时候满清贵族对于加强自己的直辖力量始终都是不懈余力的。

    随着清军退去,庄外的步兵并没有立即进庄,而是赶紧安排那些逃回来的百姓先进去,最后才轮到他们。

    为了防止百姓里面掺杂了清军奸细,这些进庄的百姓被团团围住,每个进庄的百姓都被严格搜身、甄别,没有问题才会被放行,然后找地方单独看押起来。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明军还如此严格和仔细,那些躲藏在百姓里面的清军奸细见无机可趁,有些人突然暴起发难,试图刺杀周围的士兵,被异常警觉的士兵们很快就镇压了。

    还有些人则偷偷的扔掉身上藏着的兵刃,企图蒙混过关。这些人要么被身边的百姓发现,然后揭发被抓,要么在甄别的时候被士兵们单独给揪了出来。

    其他的百姓个个都是面黄肌瘦、失魂落魄的,就你丫的这么健壮,精神抖擞,这是有多欺负士兵们不长眼啊,不抓你抓谁?

    即便里面有冤枉的,不能按照身体条件来划分敌我,但是在非常时期也只能先委屈下了,后面会有更加细致的甄别,保证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这样的检查肯定不是万无一失的,但是即使有个别的漏网之鱼,也不会影响大局。况且这些百姓在战争期间肯定会单独看管起来不许走动,几乎不会有什么影响。

    经过检查的这些幸运百姓被安置在了早先建造好的营地,虽然简陋,但是遮风避雨完全没有问题,取暖的柴火也供应充足,不虞在这个冬天里冻死。

    其实这些百姓都算是身体素非常好的,否则也不可能在鞑子那样严苛的环境下活下来。

    先前解救的那批百姓中没有走的还有不少,安排了一些人给这些刚来的煮粥,先让他们把肚子吃饱了再说。

    浓香的栗米粥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香味,里面还特意加足了盐,前段时间风干的马肉也被拿出来剁成肉沫加到了粥里,使得香味更加诱人了。

    这批新来的百姓不知道李家庄的军队是个什么章程,大明的不少军队可是喜欢杀良冒功的,能够被救已经是万幸了,可千万别惹恼军爷导致脑袋不保。

    所以虽然一个个饥肠辘辘的,但是没有命令这些百姓一个都不敢靠过来,只是闻着香味咽口水。

    当粥熬得差不多了,士兵们将那些百姓叫出来吃饭。为了保持秩序,在士兵们的指挥下一个个乖乖的排好队。

    现在这样的杂事已经不是黄济他们那些人负责了,具体操作的都是那些留下来还在训练的青壮们,不过核心的管理团队和军队肯定都是卢象升和黄济他们的人。

    在寒风中这些百姓都排队等着发粥,虽然寒冷,但是心里却热乎着。很多人都伸长了脖子向前面望去,希望快点到自己。

    不像官府施粥的时候,米粥稀得可以看见人。这里的米粥浓稠得很,味道也非常不错,入口都是咸味,还不带苦涩的。军爷们也很厚道,每个人都是一大碗,绝对没有厚此薄彼。

    拿到粥的人被赶到另外一边的避风处吃饭,很多人根本顾不得烫,还在半路上就将一晚粥咕噜咕噜的喝了个精光,还用舌头将碗里的米粥添的一粒不剩,简直比洗过还要干净。

    一碗米粥下肚,整个人都感觉热乎了起来,连快要丢了的魂都似乎回来了。

    很多人聚在一起小声的嘀咕,这米粥咋这香?这咸啊?

    稍微有点见识的人就会站出来说:“废话!这里面放了盐的,还不少,能不咸吗?你们没喝出来吗?里面还有肉呢,好像是马肉的味道。”

    那些穷人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让那个人特别有面子。

    “这些军爷们真是心善啊,不但救了咱们,还给咱们肉粥喝,不知道是哪个将军的队伍。”

    “是啊,这种肉粥俺在家的时候都没喝过,军爷们真舍得啊。”

    ……

    这人一旦吃饱喝足了,也就没有那么惶恐了,纷纷好奇是哪里的军队这么特别。

    “听说是卢督师的队伍,杀鞑子可厉害了。”

    “能不厉害吗?刚才没看到杀鞑子那叫一个凶悍,鞑子可是死了一地啊。”

    “有这样的军队在,咱们应该不会再被鞑子捉走了吧?”

    “肯定的,有这样的队伍还会怕鞑子。”

    ……

    不远处卢象升等人远远的看着这些新救出来的百姓,见他们已经安置好了,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满意的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