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93章 用钱堆出来的兴汉军
    确定了自己的功劳得到大家的认可后,王公公就闭口不言了,冷眼旁观卢象升他们商讨军事。

    对于王公公的态度卢象升很满意,他就怕王公公得意忘形之后胡乱插手,那就适得其反了。

    “虽然此战我军小胜一筹,但是鞑子也没有用全力,些许损失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后面的作战只怕会更加艰难,诸将不得轻忽大意。”虽然这次战斗胜利了,但是鞑子的那点损失对他们来说微乎其微,卢象升怕诸将麻痹大意了,不得不给他们念下紧箍咒。

    “末将等明白。”都是打老了仗的人,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大家都来说说,接下来鞑子会怎么打?”卢象升把手升到暖炉上烘了烘,如今天气已经很冷了,没有火取暖的话根本受不了。

    大堂内几个大的火盆也是烧的很旺,让堂内的温度比外面高了许多。即便如此,每个人身前还有一个小暖炉,方便暖手。

    “这填沟的事情我看鞑子不会停下来的,否则根本没法进攻,不过像今天这样用百姓来填沟估计不会了,效果太差了。监管的军队远了百姓会逃跑,特别是有了今天被解救的例子在,估计只要脱离了鞑子的视线就会往我们这边跑。监管的军队近了的话,我们的弓箭也不是吃素的,保管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明日要是再进攻的话,估计那些二鞑子也该上场了。”杨国柱多次与鞑子交战,对鞑子的套路还是很熟悉的。

    “那些二鞑子的实力虽然不能与真鞑子比,但是填沟的效率肯定比百姓高,也更听话。如果再带上盾牌什么的,估计想要在壕沟中填出几条进攻的通道还是不难得。”虎大威也在烘手,大家都是全幅甲胄,大冬天的身穿铁甲还是很难受的。

    本来就冷,这手要是碰到兵器和铠甲,就更加难受了。身子要是没有活动开,动作都会迟缓不少,这在战场上是会要命的。

    这次孙什来的时候还带了一大批的棉布手套,这些手套不是很厚,但是用料比较结实。有了这些手套,肯定比光着手强太多了。

    兴汉军的纺织业非常发达,从业人口更是众多。而且纺织业不像其他行业,妇女、老人,体质差的人都可以从业,是兴汉军目前的支柱产业之一。

    产出的品种更是多种多样,除了布匹,各种制成品也是非常丰富。衣服、鞋帽、手套、袜子,可以说只要是穿的全都囊括了。

    不仅如此,春秋、冬夏各有不同的款式,并且有专门的人负责设计服装。因为面向的销售人群主要是中低端百姓或者是军队这样的群体客户,所以设计的款式尽量是向简洁实用、物美价廉的方向靠。真正的高端人口人家都是定制衣物的,才不会要这样的通用货色。

    正是因为有发达的纺织行业,所以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边角余料。这个时代可没有浪费这一说,即使是这些做不了衣服的边角余料也都派上了用场。手套、袜子、袋子、拖布、布绳子等,可以用到的地方多了去,保证不会有一点浪费。

    兴汉军对军队的后勤保障是非常完善和充分的,在卢象升等人眼里简直就是奢侈浪费。除了那些看在眼里的兵器铠甲,一些看不见的地方更彰显了兴汉军的土豪气息。

    每个士兵都有两套羊毛内衣、两双毛袜、两双毛靴、一套棉衣、一个棉帽、一双羊毛手套。日常供给中每个月还有一小块的肥皂处理个人卫生,一瓶牡蛎膏涂抹手部和脸部防冻。这些都是兴汉军冬天作战的标准,其他季节会有另外的一套装备。

    因为早就预料到会在冬天打仗,所以这些东西黄济带的都比较充分,加上孙什来的时候又特意带上了一批,所以黄济他们现在的物资供应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而且鲁若麟还特意将辽南的一批布手套让孙什带了过来,反正这东西体积小,即使有一两万双也不占什么地方,但是在冬天里作用还是很大的。

    这些手套原本是预备给辽南那边的工人施工的时候用的,根本够不上军用标准,但是对于那些一直光着手的明军来说已经足够奢侈了。

    这个冬天里卢象升他们的军队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暖和过,不仅每个士兵都发了一双手套,而且黄济和孙什还发扬风格,将士兵们备用的羊毛内衣、毛袜、毛靴都贡献了出来,匀给了卢象升他们,令双方的感情更加升温。

    要知道这些东西连卢象升他们这样的主将也是没有的,虽然他们也有自家准备的保暖衣物,但是论到实用性和保暖性甚至比不过兴汉军这样的通用配置,自然毫不犹豫的全都换上了黄济他们提供的保暖套装。

    孙什这批带过来的手套花色不一、材料迥异,毕竟是用边角余料做的,不像兴汉军的手套都是统一定制的,但是依然深受士兵们的喜爱。

    这些工用手套都是济州岛的老人、妇女们在家里制作出来的,她们在纺织厂设置在各地的分厂里领取材料,按照纺织厂制定的标准制作,再上交合格的成品,纺织厂会依据数量给予一定的报酬。这样灵活的制作模式非常受百姓喜欢,绝大多数家庭妇女和老人都会接这些活,利用闲散时间赚些钱贴补家用,还不耽搁家里的事情。

    卢象升他们底下的士兵有些和黄济手下的士兵混熟了的,还会跑去借用下肥皂,蹭点牡蛎防冻膏之类的,一般也都能得逞。这些明军将士平时嘴里最多的话题就是黄济手下的士兵那里是来当兵的,简直就是来当少爷的,就没有见过这么享受的兵。

    偏偏这些他们眼里的“少爷兵”打起仗来一点都不含糊,杀起鞑子来比他们更狠更猛,原本那些阴阳怪气的风凉话现在已经没有人说了,军队始终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现在他们剩下的只有羡慕了,都是当兵的人,待遇的差别咋这么大呢?

    正是因为感受到了士兵们的这种微妙情绪,黄济和孙什他们才会将那些装备都匀出来送给明军,这样即使还有一些差距,但是大家心里就好受得多了,关系自然就更加融洽了。

    打仗可不仅仅是上阵杀敌,其他方面的事情一样少不了,一旦处理不好是非常影响战斗力的。卢象升对于黄济他们的知情识趣、识大体、顾大局是非常满意的,他也想给手下的士兵们更优厚的待遇,但是现实的困境让他绝对无法做到像兴汉军这样奢侈,要知道当初如果没有黄济,他们很可能连饭都不上了。

    卢象升看着大堂内的一众将官,浑身上下一身兴汉军的标准配备,就连自己也不例外。甚至铠甲都换成了黄济带来的钢甲,自己的都弃之不用了,简直和兴汉军没有什么两样了。就连王公公都不例外,除了没有武器装备,官袍里面全是黄济给的冬衣,就连官靴都不穿了,直接就是穿的毛靴。反正现在也没有人去讲究什么官威梯面,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当然了,这些将领们的装备都是全新的,绝对不是备用的二手货,这点特权和待遇还是有的。黄济再不懂事也不会把别人用过的东西给这些大佬们用,那就不是讨好,而是打脸了。

    卢象升的精神在这一瞬间有了那么一丝恍惚,什么时候我们都变得和黄济他们一样了?这要是离开了黄济他们自己手下的士兵还能习惯吗?他们咋就这么有钱,又这么舍得呢?

    就在卢象升思绪有点飘忽的时候,注意力又马上被黄济的话拉了回来。

    “估计明天鞑子的大炮和那些打造的器械也该拉出来了,不可能有今天这么轻松了。这防炮的训练也做过几次了,到时候应该可以派上用场。而且也要防备鞑子晚上夜袭,鞑子可是最喜欢玩这一套了。”

    “老黄,就凭那些土框和土堆就可以防炮,究竟行不行啊?”卢象观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兴汉军里试验了好多回的办法,最简单、最有效,绝对没有问题。”黄济一脸自信的说道。

    李家庄最近按照黄济的要求,在围墙上、庄内靠近围墙一侧的土地上布置了大量的土框和土堆,用来防清军的炮击。这种方法是兴汉军试验过了的,可以使炮弹的动能迅速衰减,杀伤力大降,而且成本最低,制作也最简单。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炮弹都是实心弹,全靠动能杀伤,没有了动能,就是一个铁疙瘩。

    “有没有可能将鞑子的大炮打掉,否则始终是个威胁。”卢象升的期望更高,大炮的杀伤力其实有限,更多的是对士兵造成的心理压力,卢象升自然希望能够铲除这个威胁。

    “清军的炮台设置的很分散,前面那些炮台估计是给小炮用的,这些小炮威胁不大,也在我们的火炮射程内,应该是可以清除的。关键是后面的几个炮台,估计是给那些重炮用的,我们的火炮能难打到。即使打到了,威力也很小了,很难对他们造成威胁。相反,这些火炮对我们的威胁是最大的,只能硬抗了。好在这些重炮的数量不多,也不可能一直发射,主意防范一下就行了。”黄济将自己分析的情况说给了卢象升听,打消了卢象升想通过炮战消灭对方火炮的企图。

    “鞑子这几天造了不少的投石机和攻城车等设备,数量估计不少,这些东西对我们的威胁只怕也不小。”卢象升望向黄济,希望他能有更好的办法。

    “督师,投石车我们也造了不少,并不比鞑子少。再说论到炮兵的技术,我们这边的炮兵都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的,绝对比鞑子那些抓来的炮手强的多。到时候我们这边的炮兵先解决掉鞑子的大炮,再来对付他们的攻城设备,保证可以把他们压着打。”黄济对自己手下的炮兵还是信心很足的。

    兴汉军的炮兵已经脱离了靠经验来打炮的阶段,有了鲁若麟的重视和科学的总结、培训,兴汉军炮兵的技术比明军和清军强出不止一节。鲁若麟甚至花高价从西班牙人那里请来了炮术教官,也舍得花银子培训,炮兵的技术自然提高的很快。

    像炮兵这样的技术兵种,都是要花银子来堆的,明军和清军是绝对舍不得花这个钱的。鲁若麟知道炮兵的重要性,不光陆军需要,水师更是离不开,每年光是训练上投入的银子都有十几万两。这些用银子堆出来的炮兵都是兴汉军炮兵部队的骨干力量,再通过他们的传帮带,很快就带出来了一批素质绝对过硬的炮兵队伍。

    黄济手上的炮兵也是这样的,炮兵里的骨干全都是从济州岛那边过来的。加上严格的训练和质量过硬的济州岛大炮,以及用最新方法配置的颗粒化火药,不光是准头比清军和明军的更高,而且威力更大、射程更远,就是射速都起码快了他们一倍。

    这也是黄济敢跟卢象升打包票的原因,论到玩大炮,清军还差得远呢。

    对于兴汉军全方位、无死角的强悍,卢象升他们已经麻木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环境养出来了这样一堆怪胎。除了骑兵因为马匹缺少的原因不是特别强大之外,其他方面基本没有任何短板。

    越是见识了黄济他们的强大和与众不同,卢象升对鲁若麟的好奇愈发强烈。这个人既会赚钱,又会练兵,统兵也非常有手段,底下更是人才济济,假以时日还不知道可以发展到什么地步。

    第一次卢象升对于朝廷收编兴汉军能否达到预期的目的产生了怀疑,这样的人是朝廷可以驾驭得了的吗?不会最后养虎成患,反被其噬吧?

    这样的念头一旦产生后马上就挥之不去,卢象升也知道朝廷如今处境艰难,急需兴汉军这样可以牵制满清的势力加盟,即使有隐患也比这样坐着等死要强。

    而且一旦朝廷缓过劲来,凭借大明的体量,只要防备的好,兴汉军就不会有一点机会。只要鲁若麟像现在这样忠于大明,朝廷也可以让他安享富贵的。

    所以关键还是要先把鞑子制服,朝廷才有机会整顿内务,而要达成这个目的现在绝对离不开兴汉军的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