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00章 礼炮轰鸣
    去探望民夫营地的时候,听到陈新甲是大明朝廷的兵部侍郎,很多百姓连忙给他磕头请安,这令陈新甲的心情好了不少。

    起码这证明大明朝廷的威信还在,百姓也非常认可。对此王大海,甚至是鲁若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兴汉军建立的时间太短了,声望值还太低了。比起两百多年的老字号王朝大明,兴汉军的底蕴还差得远。

    哪怕是这些民夫还在兴汉军手底下讨生活,对于泱泱大明还是从心底里有着敬畏,绝不是兴汉军一时的教化就可以改变的。即使是军队里,保不住也会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有显露出来。

    毕竟大明的体量在那里,兴汉军现在顶多算个小虾米。

    陈新甲并没有在民夫营地多做逗留,本身他就不太喜欢与这些泥腿子们在一起,如果不是为了探查兴汉军的情况,他根本就不会踏足民夫营。

    见识了南关城墙的高大、坚固,还有那些精锐的士兵,陈新甲也认为鞑子想要攻破南关再占辽南只怕会很困难,这让他对说服兴汉军归顺朝廷有了更大的期待。

    看到了自己想要看的东西,陈新甲立即返回旅顺,时间紧迫,他想尽快去济州岛与鲁若麟碰面。

    在回去的雪橇马车上,周经历突然提到了一个问题,让陈新甲起了兴趣。

    “大人,您发现没有,这兴汉军的军营和民夫吃饭的食堂中,吃的最多是玉米、红薯和土豆这三种食物。”

    “哦,这个本官倒没有注意,有什么说道的吗?”陈新甲好奇的问道。

    “听说这三种食物都是从兴汉军那里流传出来的,现在不但兴汉军在种,朝鲜和江南那边也有大量的人在种。最主要的是,这三种作物的产量听说非常惊人,否则兴汉军也不会把他们当做主食了。”周经历明显是先前有过了解的,才会知道这么多的情况。

    “非常惊人?亩产能够有多少?”陈新甲对玉米、红薯和土豆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京师偶尔也会有人贩卖,陈新甲也曾吃过一些。

    “听说如果照顾得当,玉米亩产可以有一千斤,红薯和土豆更惊人,亩产有两千斤。”

    周经历的话让陈新甲一惊,随即摇摇头说道:“不可能,朝廷也曾大力推广过这些作物,只是效果差强人意啊。”

    “那是因为耕种不得其法,各地官府推广也不是很得力。南方那边现在种植这些东西的地方越来越多了,产量就很不错。”

    “难道是因为这些作物不适应北方的气候?”陈新甲最近两年一直在巡抚宣府,重心一直在兵事上。而且宣府是四战之地,时常受到鞑子入侵,根本无法安心农事,所以陈新甲对于新作物的推广不是不尽心,实在是力不从心。

    “那倒不是。主要是北方连年饥荒,加上战乱不断,好多朝廷发下去的种子最后都被吃掉了,根本就种不起来。而且以前种子的价格也很贵,朝廷不发下去的话,那些地方官是舍不得买的。”周经历苦笑着摇摇头说道。

    如今北方不仅有流民、鞑子,还有遍地开花的土匪、强盗、乱兵,想要安安稳稳的种地都比较困难了。这世道一乱,再好的作物也没有人种了。而且大明如今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收获的粮食再多农民也得不到,在北方推广这些作物也就成了奢望。

    更有甚者,一些目光短浅之徒希望通过灾害掠夺财富,低价换取农民手上的田地,对于高产作物的推广更是百般阻扰,反正他们也不缺粮食吃,更是加大了推广的难度。

    这些人以前就是通过这样的手段积累财富,只是这次估计要玩脱了。这些失去土地的农民已经不准备把自己饿死了,他们聚众造反,不但将这些富户的钱粮抢走了,顺便连他们的命也一起收走了。

    陈新甲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道,心中充满了无奈。明明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却因为朝廷权威不再、钱粮不足,生生的被搁置了。

    “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江南种植的?”陈新甲问道。

    “江南那边其实十几年前就有人种这些东西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产量没有兴汉军提供的那么高。至于大规模的种植,也就这两三年了吧,朝鲜听说更早一点。不过可能以前因为种子少,流传得不广,想来是这两年种的多了,才开始慢慢扩散开了。”周经历了解的还是挺详细的,这让陈新甲有点奇怪。

    “那黄济也是兴汉军的,在天津就没有种这些吗?”陈新甲话锋一转,说到天津那边了。

    “这个还真没有。您也知道,天津周边的良田都是有主的,黄济的身份太敏感,天津离京师这么近,要是收拢流民在天津种地,怕是京师那边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不过黄济那边倒是有不少这些东西,都是济州岛运过去,他倒是分了不少让我们去种,但是巡抚大人的注意力都在商贸和抵御鞑子上面,这个事情就耽搁下来了。”周经历非常遗憾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陈新甲轻轻的点点头,突然问道:“周经历是何时上金榜的啊?”

    “下官是崇祯四年辛未科中的进士,可惜学问不佳,只是名列三甲。要不是得前巡抚贺大人提拔,下官只怕还在转运衙门里整日押运粮草。”周经历一脸感怀的说道。

    原来周经历是前天津巡抚贺世寿的人,贺世寿前次因为抵御鞑奴有功,已经升迁去京城了,想来这个周经历失去靠山后,在天津过的不是很愉快。

    “京师周边一直缺粮,如果这些粮食果真便宜,倒是可以多采买一些。我观这些粮食也颇为可口,想来各地军队是不会拒绝的。如果此事做成,于我大明也是大功一件。周经历如果有空闲,可以多打听这方面的消息。”陈新甲感受到了周经历想要投效过来的心思,也乐得收下他。

    “下官定不负大人所托。”周经历见陈新甲接受了自己的投效,顿时大喜。

    “比起粮食的事情,本官对水泥更感兴趣。你也看到了,这南关规模如此庞大,兴汉军却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建成,区区旅顺城完全无法与之相比。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水泥的使用,此物实乃护国安邦之利器啊。若我朝得此法,何愁鞑子来攻?此去济州岛,我的主要精力会放在与那鲁若麟周旋之上,这水泥的制法还请周经历多多费心才行啊。”陈新甲是兵部侍郎,更关心军事上的事情,对水泥无疑更感兴趣一些。

    “下官一定竭尽全力打探这水泥的制法,为大人分忧。”周经历见陈新甲有如此大事相托,立马给他表决心。

    “好!此事做成,本官一定保你一个前程。”陈新甲许诺道。

    “都是为朝廷做事,自当尽心尽力,个人荣辱下官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周经历说的大义凌然,但是脸上的激动神情怎么也遮掩不住。

    “有功必赏,此乃朝廷法度,你只要安心做事就行。”

    “是,下官一定唯大人马首是瞻。”

    回到旅顺的陈新甲立即向崔永建辞行,想要尽快前往济州岛与鲁若麟会面。

    崔永建知道事关重大,也没有挽留,安排陈新甲一行随同返回济州岛的船只一起出发,顺便保证他们的安全。

    冬天大海上北风正盛,一路顺风而下,沿途停靠了几个朝鲜的港口进行补给,很快陈新甲一行就到达了济州岛。

    说起了虽然鲁若麟自立了,但是当初他在白翎岛和济州岛之间建立的几个中转港口非但没有荒废,反而越来越兴旺起来。

    朝鲜虽然成了满清的属国,汉城甚至还有满清的驻军,但是对于地方上满清的控制力就非常弱了。加上朝鲜上下的有意隐瞒,那些沿海港口依然在与兴汉军大肆往来,依靠与兴汉军的贸易很是赚了不少。

    对于朝鲜的满清驻军来说,每年能够完成皇太极制定的物资掠夺任务就是大功一件了,至于其他的他们并不怎么上心。朝鲜虽然不大,但是对满清的那点驻军来说已经是足够巨大了,他们也管不过来。

    陈新甲等人在朝鲜就没有下过船,朝鲜被满清征服而跪倒,对大明来说实在是个耻辱。陈新甲是自觉没脸去见那些朝鲜官员的,要是这些官员跪在他的面前哭求上国出兵解救朝鲜,陈新甲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还是眼不见心不烦的好。

    甚至在路过白翎岛这个鲁若麟的发家之地时,陈新甲都没有时间好好的看一看,如今鞑奴还在京师周边肆掠,他只想尽快与鲁若麟谈妥,争取让鲁若麟发兵增援京师。

    陈新甲一行的到来早就有船只先行将消息传到鲁若麟这里,济州岛因此也是早有准备。

    对于这次与大明朝廷的接触,鲁若麟并没有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展示了出来。所以当天到码头迎接陈新甲一行的除了鲁若麟和一些兴汉军官员外,还有很多商界人士,也就是江南大族们在济州岛的代理人。

    码头上已经封锁,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警戒士兵。

    几位老人早就准备好了酒水,等着迎接陈新甲。

    鲁若麟甚至恶趣的安排了一些学堂的孩童,打扮得干干净净,手拿用绸缎扎成的花,准备来个夹道欢迎。

    “徐会长,这旁边怎么摆了这么多的大炮啊?不会出什么事吧?”有商会的人看到码头上一字排开的众多火炮,心里直打鼓。

    “少见多怪,那是礼炮,没有炮弹的,就是大号的炮仗,专门用来迎接尊贵客人的。”徐青松一脸鄙视的神情,让周围的人非常佩服,还是徐会长见多识广啊。

    “告诉商会的人,待会儿放炮的时候镇定些,不要丢了脸。”徐青松叮嘱道。其实他也是听了鲁若麟的解释才知道的,心底里还在佩服鲁若麟真是会玩。

    很快码头上的人都知道了礼炮的事情,连那些孩子都不例外。大家觉得很新鲜,都想看看这礼炮是怎么玩的。

    在陈新甲的船只驶入码头的时候,随着指挥人员大声的高呼:“鸣礼炮!”码头上一字排开的二十四门青铜炮依次燃响了礼炮。

    因为有上船领航的人提前打招呼,陈新甲他们倒是很镇定,对于兴汉军如此隆重的迎接仪式也很满意,对此行达成目的更有信心了。

    在接连不断的轰隆声中,陈新甲的船靠上了码头,下船的踏板迅速的搭好,陈新甲缓缓的从船上走了下来。

    顿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可爱的孩子们手里捧着的大红丝绸花上下飞舞,口里高声的整齐呼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如此怪异的欢迎场面,说实在的陈新甲很不适应,好在他也是见过市面的人,可以看出兴汉军的善意与示好,满脸堆着笑容向着不远处站定的鲁若麟走了过来。

    走过孩童们的夹道欢迎,马上就有几个老人奉上了水酒一杯,算是为陈新甲接风洗尘了。

    “陈大人不远万里来到济州岛,带来了大明的皇恩,我等都是满心欢喜,请满饮此杯,为大人接风洗尘。”

    “此地虽远,但皇上和朝廷始终没有忘记你们,诸位辛苦了。”陈新甲一口饮尽杯中酒,“多谢诸位老丈。”说完行了个礼,才告辞向鲁若麟走去。

    陈新甲很符合鲁若麟心目中的文人形象,儒雅、干练,相貌端庄,否则也不可能以一介举人做到三品大员。

    鲁若麟的形象则稍微有点出乎陈新甲的预料。

    陈新甲对鲁若麟也是有过了解的,军户出身,后来又在海上走私经商,崇祯七年占据白翎岛投靠了朝鲜,慢慢做大了基业,可以说是出身草莽的一代枭雄。

    身材高大健壮这个不出陈新甲的预料,否则也不可能在腥风血雨里站稳脚跟,一身古铜色的肌肤很适合长期跑海人的形象,但是气质却与一般草莽枭雄大为不同。

    一个人的自身素养、是否读过书,在陈新甲这样的文人眼里几乎是一目了然,那种自信与内敛绝对不是胸无点墨的人可以伪装的出来的。

    陈新甲忽然想到了本朝太祖,也是出身草莽,自学成才,而后建立了泱泱大明,莫非这个鲁若麟也是这样的角色不成?想到这里,看向鲁若麟的目光变得异样和复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