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01章 册封济州伯
    见陈新甲走近,鲁若麟也赶紧向前走了几步,拱手一礼:“陈大人辛苦了,我代表兴汉军上下欢迎你的到来。”

    “劳大都督亲迎,新甲愧不敢当啊。”陈新甲连忙还礼。

    “济州岛久未沐浴皇恩,全岛上下听闻陈大人的到来,无不欢欣鼓舞,不如此何以表达我们的激动之情。现在酒宴早已备下,还请陈大人赏光。”鲁若麟将手一挥,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陈新甲也没有推辞,这是应有之意。只是兴汉军虽然心向大明,但是这鲁若麟的态度这么热情反而有点让他不太适应,总觉得有点反常,需要多收集点信息,方便自己做判断。

    欢迎宴会将在大都督府举行,套路和在旅顺时差不多,无非是参与的人级别更高,人数更多一些。

    相比起公式化的招待宴会,陈新甲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整个济州城以及大都督鲁若麟。

    济州城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早已没有了以前的模样,也许在规模上还比不上京师,但是说到繁华与整洁却远在京师之上。

    从码头到城里的马路两边全是各式仓库和工厂,连一点空地都没有留下。不光是路的两边,甚至沿着一条条辅道向纵深扩展了很远,是一片规模很大的工商业区域。旅顺城那边跟这里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这些厂房仓库就建在城外,也没有什么城墙和围墙保护,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安全的问题。想想兴汉军强大的水师,陈新甲也就释然了。想要在济州岛登陆,就要冒着被沉到海里喂鱼虾的风险,何况岛上还有同样强大的陆军,足以消灭来犯之敌。

    工业区里设置了很多的治安哨点,时刻都有人在这片区域内巡查,维持治安。所以虽然在城外,这里的治安一点都不差,让商人们可以安心的在这里做生意和生产。

    济州岛的税收非常严格,对于偷税漏税的处罚非常重。更主要的是对于举报偷税漏税有很高的奖励,而且为举报人保密,所以敢偷税的人很少,济州岛的财政收入非常可观。

    商人们交了税,同时也享受到了兴汉军的支持与保护。只要照章纳税、遵纪守法,你就可以在兴汉军势力范围内安安稳稳的做生意。这里没有衙役为非作歹,没有地痞无赖敲诈勒索,甚至官府还会在政策、渠道、用工、资金等方面提供支持,大明和朝鲜与这里相比完全是天差地别。

    所以商人们越来越喜欢来济州岛经商开工厂,虽然大明的商税很低,但是各项隐形成本却是个无底洞。而且经商环境非常恶劣,官商勾结已经不足以来形容,应该说是官商一体了。真正能够把生意做大做强的都是那些权贵势力人家,小门小户能够勉强糊口就不错了,还有可能随时面对大户的蚕食和吞并。

    因此大明江南的商业繁荣是畸形的,财富都集中在极少数的权贵家族手中,平民百姓根本没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活力有限,潜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

    自从济州岛这边的良好商业环境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大量汉人、朝鲜人甚至还有日本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葡萄牙人来济州岛发展创业。只要你遵守这里的法律和制度,兴汉军就会为你提供支持和保护,并不拘于你是什么人、钱财是否多寡。

    很多人都是在济州岛从小做大,逐渐发家的。中途非但没有遇到刁难和轻视,反而受到了很多保护和扶持,所以论到创业环境,兴汉军可以说秒杀了其他所有城市。

    正是这种开放性的、公平公正的贸易环境,济州岛已经是周边所有国家商人口中的经商圣地,每个知道兴汉军的商人都希望能够到济州岛来。大量商人的到来也带来了各种各样的众多商品,更加吸引了其他人的到来。良性循环的通道一旦打开,人口和财富就会向这里聚集,济州岛自然更加繁荣,而且这种趋势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地价,港口到城市的这片工商业区,地价已经涨了两三倍了,但还是比不过济州城里的,城里的地价起码翻了五六倍,核心地段甚至涨了上十倍,即便是这样依然一地难求。

    城里的土地已经不能满足使用的需求,大大小小的街区、住宅小区已经开始沿着济州城的城墙向四周扩展,逐渐繁华起来。

    也曾有人提出希望修建新的城墙,将这些区域囊括在里面,但是被鲁若麟否决了。

    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济州城的规模还会不断的扩大,再大的城墙也包不住。与其花费那些人力物力建城墙,还不如加强管理队伍,完善基础设施。只要管理队伍和基础设施到位了,城里城外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至于安全问题,只要军队强大就不是问题。如果军队不行了,再高的城墙也护不住济州城的安全。

    这次进城陈新甲是与鲁若麟同乘一辆马车,比起旅顺那边的马车,鲁若麟的马车自然更加高大奢华,舒适度也更高。连车轮上都有用西班牙人带过来的橡胶制成的轮胎,可谓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西班牙人在见识到了橡胶的好处之后,发现了橡胶的巨大经济价值,现在已经在南美疯狂的收刮橡胶,并开始按照鲁若麟的建议在东南亚寻找合适的地域开辟橡胶种植园。美洲的金银矿虽然好,但是总会有挖完的一天。橡胶却好比庄稼,是可以无限产出的,西班牙人不会看不到其中的利弊。

    “想不到这海外之地也有如此繁盛之所,大都督经世之才冠绝天下啊。”陈新甲望着窗外的场景,感叹道。

    “陈大人过誉了。兴汉不过是小打小闹,那里比得过大明幅员万里、繁华鼎盛。”鲁若麟拿起茶案上的酒壶,亲自给陈新甲斟了一杯温好的米酒。

    鲁若麟的马车宽大,中间是一个不大的茶案,上面放着一个红泥小火炉,温着一壶米酒,在这冬天里喝上一杯,格外的舒坦。

    “多谢。”陈新甲接过米酒一饮而尽,“大明虽大,但是需要照顾的地方也多,哪里有大都督这里这般舒坦。而且论到经营,大明确实没有一个城市比的上眼前的济州城,本官并没有虚言。”

    “这经营之道其实只要用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如果陈大人有兴趣,不妨到时候交流探讨一番。”

    “哦?那就到时候请大都督不吝赐教了。大都督也是明白人,本官就不说妄言了。如今朝廷钱粮日渐紧迫,急需生财之道,若是大都督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还请指点一二。”

    “好说,好说。陈大人想知道什么尽管问,若是有兴趣也可以到下面去走一走,看一看。只是这济州岛有很多地方与朝廷大不相同,我们这边的办法到了朝廷那边不一定管用的。”

    “如此最好。不管能不能用,借鉴一二也是好的。”

    “这济州岛海域有众多特色海产,商人们也运来了不少各地的特色美食和美酒,与大明截然不同,陈大人可以好好品尝一下。”

    “哦,本官一直在船上,咸鱼、咸肉和豆芽都快吃吐了,定要好好尝尝大都督说的那些美食。”

    “别的我不敢夸口,说到吃的,济州岛可以说是冠绝天下、融汇中西,绝对不会让陈大人失望。”

    “是吗?那本官就更期待了。”

    ……

    初次见面,鲁若麟和陈新甲也不可能做更深入的交流,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谈论美食和风土人情。鲁若麟顺便给陈新甲普及了一下地理知识,听得陈新甲是一惊一乍的。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大都督府,这里等候的人更多,都是没有去码头迎接但是有资格参加宴会的,基本聚集了济州岛的社会名流。

    对于陈新甲的到来,岛上的大多数人是持欢迎态度的。

    毕竟大明依然是东亚地区的老大,王朝覆灭的迹象现在也不是很明显,威信还是有的。兴汉军与大明的互动自然受到了岛上众多商人的很大关注,因为双方关系的变化对他们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不光是他们,连日本、朝鲜、郑芝龙、西洋人,甚至满清都在暗中关注,兴汉军与大明合流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兴汉军今后的立场和举动对他们来说也是影响巨大。

    作为一个开放性的城市,各方势力在济州城都有耳目,陈新甲到来的消息根本瞒不过有心人,所以鲁若麟干脆大张旗鼓的举行欢迎宴会,敞开来给大家看。

    不排除有人或者势力对兴汉军与大明靠拢不满,想要蓄意破坏双方的关系,比如说满清。所以兴汉军对于陈新甲一行的安全防护也是非常严密的,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陈新甲真要在济州岛出了事,锅还得兴汉军来背,会严重影响鲁若麟的计划。

    参加宴会的不但有兴汉军的官员,还有众多的商户代表。这些商户不但有汉人,还有朝鲜人、日本人、西洋人,里面肯定也有满清的探子。这次的宴会更像是一次大型的新闻发布会,告知大家兴汉军与明王朝的关系即将进入新的阶段。

    宴会开始前,陈新甲向众人宣读了明王朝封赏鲁若麟的圣旨,册封鲁若麟为济州伯,兴汉军对济州岛的统治得到了大明王朝的认可。

    这个济州伯属于外爵,与明朝内部的爵位是不一样的。就像明朝册封的朝鲜王、琉球王一样,并不怎么值钱,也不会有俸禄,只是代表着明王朝对你的认可,有资格去京师朝贡。这是华夏独特的朝贡体系,就像小弟打下一块地盘,需要得到老大的认可和承认一样。

    一旦兴汉军真正纳入到明王朝的体系内,鲁若麟的爵位就会发生变化,具体如何变化就看怎么和朝廷谈了。

    无论怎么说,大明册封鲁若麟为济州伯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兴汉军的地位也得到了大明的承认,对于岛上的商人来说也是一个利好,除了满清以外。

    鲁若麟欣然接受了明王朝的封赏,让陈新甲非常满意,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有了这道开胃菜,宴会的气氛就更加的热烈了。

    鲁若麟为陈新甲一一引荐了在场的重要人士,身为大明兵部侍郎、三品大员,在这些商人眼里那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恭维和奉承自然少不了,让陈新甲重新找到了在京师里的那种感觉,整个人如沐春风。

    对于会场内众多的女官、外族,甚至西洋人,陈新甲都保持了难得的克制,没有给什么脸色。

    在来济州岛的船上,陈新甲就兴汉军的情况好好的补了课。

    兴汉军与大明的情况完全不同,工商业是支柱,农业只是补充,商人与工匠在兴汉军的地位和重要性与大明完全不同。虽然陈新甲在心底里鄙视这群唯利是图的商贾之人,但是又暗暗羡慕兴汉军靠着商贸大发横财。在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前,陈新甲是绝对不会贸然得罪他们的,所以陈新甲对所有人都是笑脸相迎,甚至是那几个前来拜见的红毛西洋人也不例外。

    至于场内众多的女官,陈新甲已经麻木了。

    都说鲁若麟因为手中没有人才,以致用青楼女子做官,让人贻笑大方。不过兴汉军用了这么多的女官,统治不但没有崩溃,反而蒸蒸日上,其中肯定有独特的门道。那些女官也绝对不是士林中说的一无是处,肯定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陈新甲本人并不是一个特别在意出身的人,更看重个人的本事,书读得好并不一定就代表能做官、做好官,他本人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是举人出身,但他自认为比绝大多数进士都要强的多。只是兴汉军用女人来做官还是有点极端了,还都是青楼出身,这就有些惊世骇俗了。

    也就是在这海外莽荒之地,要是在大明本土,哪怕鲁若麟有王霸之气、惊世之才,也绝对不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

    宴会上的食物确实像鲁若麟说的那样好吃,酒也很好喝。心情大好,不知不觉中有点喝多了的陈新甲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了礼宾院的床上,这里是专门用来招待重要外宾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