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04章 本末倒置?
    每年八千两银子?听到这个数字不光陈新甲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同的官员们也是惊得嘴巴张开,足以塞进一个拳头。

    诚然官做到了陈新甲他们这个级别,每年八千两并不是一个多大的数字,光是各种孝敬就不止,何况还有一些其他的收入。但是一个匠人仅仅凭借手上的技术就可以年入近万两,这在他们看来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济州伯,不过是一个匠人,如此厚待是否过了些?”在陈新甲他们看来,匠人再怎么抬举也是匠人,一个匠人年入万金,无异于财不配位,是在为自己招祸。

    “一点都不过,王大匠改进的技术,每年为兴汉军创造的效益就有几十万两,区区8000两又算的了什么。我可惜的是王大匠这样的人太少了,要是能来了十个百个就好了。”鲁若麟一脸惋惜的样子让陈新甲他们看着就牙疼。

    明朝的工匠多的是,不过多为朝廷和权贵们的奴仆,活干的再好也不过是能混个温饱,还要受到上官们的虐待。至于想凭手上的技术发财,那纯粹是做梦。而且这些匠人不光是自己,身为匠户的他们,子孙后代都是朝廷和权贵们的奴仆,社会地位低得吓人。

    都说士农工商,虽然工匠排第三位,比商人高一些。但是止不住商人们有钱啊,还是有很多办法提高自己的地位的。工匠们则是又没钱又没地位,也就比那些贱籍好一些。

    “济州伯,老祖宗们将民分四等,确立尊卑,国家才能长治久安。如此厚待工匠,恐坏了人心,不得不防啊。”陈新甲见鲁若麟一副完全掉进钱眼的样子,加上对鲁若麟的做法完全不认可,忍不住辩驳了几句。

    “陈大人,兴汉军土地有限,粮食尚且不能自足,如果不大力兴商、兴工,哪有银钱发展壮大,为朝廷分忧。实在是不得不如此啊。”兴汉军又没有那么多的田种地,不办工厂怎么办?鲁若麟的话让陈新甲也无话可说。

    见自己劝说没有效果,陈新甲也不再多言,反正是别人家的事情,也轮不到自己操心。只是对于兴汉军的钢铁厂如此赚钱陈新甲却动心了,是不是回去后也按照这里的章程操作一下?

    不过想到京师如今还在动荡,这样挣钱的买卖一旦开始最后肯定也是会落到哪个权贵手中,反正好处是肯定落不到朝廷手上,不由得有点心灰意冷,连继续参观的性子都淡了不少。

    至于兴汉军的钢铁厂如今的产量如何,鲁若麟只是给了一个大概的数字,上千万斤一年。这个数字让陈新甲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朝廷明面上的铁产量也不过是几千万斤,还要供应整个大明的需求,就可以知道兴汉军的钢铁产量有多么惊人了。当然了,大明私底下炼铁的也不少,具体数量就无法统计了。

    “济州伯,如今朝廷多方征战,所需铁料巨大,兴汉军是否可以为朝廷供应铁料?”兴汉军的钢铁产量不仅多,而且质量非常好,比朝廷自己生产的要强不少,如果可以从兴汉军手上采购一批还是比较划算的,前提是价格要合适。

    “兴汉军打开门做生意,只要朝廷给的价格合理,自然可以为朝廷供应一批铁料。”鲁若麟即将在辽南建立钢铁生产基地,正需要朝廷这样的大客户。

    “恩,此事后续再详谈。”陈新甲见鲁若麟没有拒绝,也很满意。要知道钢铁可是战略资源,是可以造兵器的,不是双方关系极好,是绝对不会卖的。

    “听闻兴汉军的铠甲做工精良,而且每一个都几乎一模一样,不知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对于兴汉军的钢铁加工能力,陈新甲一样好奇,想要了解一下,看能不能学到点东西。

    明军的铠甲之所以昂贵、稀少,除了铁的价格高之外,加工也是一大难题。那些高级的鱼鳞甲、锁子甲、链甲,制作一套出来都需要大量的人工和时间,根本不能大规模量产,像兴汉军这样将装备到每个人根本就不可能。

    诚然,兴汉军的铠甲片没有明军的铠甲防护的那么全面,不过主要的要害还是护住了。虽然有这样的缺点,但是兴汉军铠甲片质量好,穿戴也非常灵活,还是非常优秀实用的。何况明军绝大多数人身无片甲,能够有片铠甲护身就要笑醒了。

    “当然可以,陈大人请随我来。”鲁若麟根本不怕陈新甲学了去,虽然其中的技术含量并不高,但是明朝的制作体系已经腐朽崩溃,从根子里就烂掉了,根本就不是什么新技术就可以挽救的。

    随即鲁若麟带着陈新甲一行来到了铁器制作作坊。

    这片区域就在海边,建有大量的风车,铠甲的制作就在这些风车作坊里面。

    这个年代的动力系统主要就是依靠牲畜和少量水力,风力的使用在东亚很少。但是济州岛河流很少,没有利用水力的条件,反而因为是海岛,风力资源很丰富。

    想要将风力转化为可以锻造的动力也不是那么简单的,特别是可以锻造铠甲,需要的动能还是很大的。为此技术部门研究了很长时间,才将风力转化为可实用状态。

    巨大的风叶迎着海风转动,通过复杂的齿轮和轴承传导到了压制的模具上。与后世的机械动力压制相比,这个风车压制的速度很慢,动力也不均衡,有时候甚至要压制几次才能达到合格的标准。即使如此,比起现在的手工打制铠甲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展现在陈新甲眼前的就是工人们将一块在出炉时就浇造好的薄皮铁片放在模具台上,在风车的带动下缓缓压制,逐渐成型。如果达不到标准,就再来几下。

    一个风车就是一个独立的车间,只要原材料供应充足,天气状况良好,每天可以生产近百片铠甲,秒杀大明的那些工坊。而这样的风车作坊,有四五十个,全力生产的话产量是非常吓人的。

    好在除了铠甲片,这些风车作坊还要用来生产其他器具,而且兴汉军的军队数量有限,根本用不了这么的铠甲。

    陈新甲见到了这样的生产方式,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这样的武器生产速度太令人恐惧了。只要钱粮人口跟的上,兴汉军爆兵根本就没有难度。

    想到这些风车作坊恐怖的产量,偏偏兴汉军还不缺好钢,陈新甲的头皮就有些发麻。有这样隐藏的实力,朝廷收编兴汉军到底是福是祸还真说不清楚了。

    可惜兴汉军的威胁在以后,鞑子的威胁却近在眼前,哪怕明知道可能是在饮鸩止渴,这杯毒酒朝廷还是要喝下去。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遏制住鞑子的发展,让大明能够喘口气。只要大明振作起来,以大明的体量,其他人就不会对他造成威胁。

    有了心思的陈新甲突然对继续参观有点失去兴趣了,直接对鲁若麟说道:“济州伯,如果朝廷向兴汉军采购兵甲,你能否供应?”

    “当然没有问题,只要价钱合适,肯定可以卖的。”鲁若麟倒是没有犹豫,有钱怎么会不赚呢?

    “朝廷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价格太贵肯定是不行的。”陈新甲也只是探个路,真要买武器装备也不是他可以做主的,何况朝廷是真的没钱。

    “只要不让我们亏本就行。”白送肯定是不可能的,好歹也要有点赚头。相信只要黄济他们打败了多尔衮的大军,兴汉军的武器装备也会纳入明军的视线。

    朝廷没钱不代表那些军头们没钱,在这个乱世想要立足,靠的就是手上的军队,肯定会有人愿意花钱买兴汉军的武器准备的。也许这些军头们不愿意在普通士兵身上花钱,但是对于家丁队伍他们肯定是舍得的。

    离开了钢铁厂区,陈新甲借口休息推辞了鲁若麟准备的晚宴,回到了礼宾院,关起门来与周经历详谈。

    “这几天来到济州岛,看了兴汉军的种种事物,可有何感想?”陈新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回大人,兵强马壮、钱粮富庶,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对兴汉军非常认可。长此下去,对我大明可不是什么好事。”周经历这番话也算是掏心掏肺了,要知道陈新甲可是过来主持收编的。

    “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何谓民?是那些庶民黔首?还是士人乡绅?这兴汉军事无巨细都操控在自己手里,完全没有给世家大族、地主乡绅们留一丝余地。在这海外弹丸之地还没什么,一旦踏足大明本土,你认为那些人会容得下兴汉军这样吃独食吗?”陈新甲有自己的判断,认为即使兴汉军上了岸,想要像以前那样发展肯定是不可能的。

    济州岛和辽南可以说没有根深蒂固的本土势力,又都经过倭寇和鞑子的清洗,等于是一张白纸,兴汉军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随意发展。

    但是大明本土呢?世家大族、地主乡绅,那可是连朝廷都必须与之妥协的地方势力,否则圣旨来了都不一定凑效。

    兴汉军在济州岛和辽南可以将触角伸向每个角落,那是因为自己的地盘小,官员还勉强够用。一旦到了大明,那点官员简直就是毛毛雨,不依靠地方势力,如何能够统治地方?到时候还不一样得重用本土的读书人和乡绅子弟。

    陈新甲也听说了兴汉军在大兴学校,真的是有教无类。但是仅凭这点人口又能出多少读书人?更妄论人才了。

    为何读书人明知道挖大明的墙角不对,但是就是不改,除了自私和侥幸,未免没有大不了换个主子照样做官的想法。毕竟无论是谁家做皇帝,一样少不得读书人,这也是他们的底气。

    对于地方势力有多强,周经历也是深有同感,他本人就是其中的一员。

    “兴汉军不给士人和乡绅们留一点余地,反而重视那些商人和工匠,可谓本末倒置也。终究是格局太小,难成大事,纵然有一些奇淫技巧,擅长殖货,又如何知天下大势还是在人心所归。还是出身太低,学识浅薄了些。”周经历对于兴汉军的种种也是非常的不习惯,与他所熟悉的生活环境太不一样了,区区一个工匠也能年入白银万两,让他们这些寒窗苦读的士人情何以堪。

    “这不是正好吗?这样对我们的大明威胁也会小一些,天命终归还是在我皇明身上,不是其他人可以觊觎的。”陈新甲洒然一笑。

    “这倒也是。呵呵,不过兴汉军终究还是有些实力的,如果能够让他们为我皇明效力,想来朝廷也可以将精力从鞑子身上抽出来整顿一下内务。”周经历还是没有忘记他们此次来的目的。

    “不管如何,兴汉军还是要收编的,只是绝对不能让他们踏足我大明本土,要抢地盘也只能和鞑子去抢。”陈新甲狠狠的说道。

    “确实如此,想要得朝廷的好处就要与鞑子去拼命。大明虽大,但是绝对没有兴汉军这样的异类立足之地。”周经历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想占朝廷的便宜,哪有那么容易。

    “时间紧迫,我们必须赶紧回去。明天我就去找鲁若麟好好谈谈,此人野心甚大,不拿出实在的好处他是不会就范的。你就在这济州城好好转转,尽量多收集些他们的信息,多找一些还忠于我大明的人,这些人以后会有大用。还有,你可以要求去看看水泥作坊,看能不能拿到水泥的配方。如果时间足够,城外的乡村也要去看一下。我看着济州城里的人不是工匠就是商人,都是利欲熏心的低贱之辈,也许乡野之间还有忠义之士。”陈新甲无暇分身,就给周经历分配了一下他想做的事情。

    “大人放心,我皇明御宇近三百年,忠义之士遍布天下,岂是兴汉军区区小利可以诱惑的,此间必有仍然忠于皇明的忠贞义士。”周经历自信满满的说道。

    “恩,完事小心,事不可为就不要强求,收编之事为重。”陈新甲严肃的叮嘱道。

    “下官一定谨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