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07章 尘埃落定
    陈新甲认为向兴汉军派驻官员是朝廷占了大便宜,是在给兴汉军埋雷,但是鲁若麟却认为这是朝廷在给他送人头。

    陈新甲的依仗无非是朝廷强大的同化力、数千年的文官统治文化、成熟的制度,让朝廷在同化吸收那些招安、内附势力时无往而不利。毕竟那些被朝廷收编的势力大多是塞外或者群山里的少数民族,自身的统治制度非常原始,跟中原王朝完全没有可比性,自然很快就被更高等级的文明所吸收同化。

    但是这样的情况放在兴汉军身上就完全不适用了,鲁若麟建立的统治构架是脱胎于后世统治制度的简化版本,即使因为条件限制简化的比较厉害,但是比起明王朝的统治制度依然前进了一大步。加上有鲁若麟把控大局、掌握方向,陈新甲希望通过朝廷委派的官员来同化兴汉军和鲁若麟,绝对会让他大失所望。

    兴汉军的地盘为什么扩展的这么慢?不是兴汉军没有能力去夺取更多的地盘,真要说到地盘,东南亚如今多的是,想要夺取比辽南容易的多。

    只是统治一个地方不是光有地盘就够了的,还要有人口和资源,以及合格的管理团队,这些兴汉军都很缺乏。所以鲁若麟宁可窝在济州岛慢慢的发展势力,充实人口,培养自己的管理团队,等到时机成熟了才会向外扩张。

    鲁若麟只要那些真心做实事的,不要那些眼高手低只会耍嘴炮的,也是希望能够找到有共同价值观的人。朝廷的官员那么多,还不包括大量的举人、秀才之流,这些人里肯定会有很多愿意做实事的人。

    如今的大明朝廷,耍嘴炮的都身居高位,反而是做实事的没有容身之所,这些人是很憋屈的。一旦来到兴汉军,鲁若麟给了他们施展的空间,这些人到底是向着朝廷还是向着兴汉军就真不好说了。

    反正鲁若麟是很有信心收他们为己用的,何况大家都不知道大明已经没有几年日子了,只要操作得当,不在明朝灭亡的时候脏了自己的手,到时候自然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投效鲁若麟的。

    有些人做官是为了升官发财,为子孙家族谋福利。也有一些人是希望在此基础上干出一番事业青史留名,更有少部分人是怀着为了这个天下和民族而奋斗的,鲁若麟的目标就是将有用的都留下来同化掉,那些实在不堪使用的,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滚回去。

    至于听从朝廷调遣出兵,这个就要看情况来定了,没有利益的事情鲁若麟是不会干的。而且只要想应付过去有的是办法,出兵的人数、出兵的时间、辽南战事紧急、钱粮不足,保准让朝廷无话可说,反正又不是他一家这么干,大明下面的军将们这样干的多了去。

    至于水泥的技术,鲁若麟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技术太简单了,时间长了肯定瞒不住,还不如大方点给朝廷算了。

    况且水泥的生产需要大量的煤、石灰和铁矿石,都属于大宗的原材料,距离远了生产根本就不划算,只能在原材料产地就近生产。鲁若麟当初花这么大的代价生产水泥主要还是为了自用,贩运的价值并不高。朝廷要就给他们,最好是把大明本土的城池道路都修一下,说不定以后自己更省事了。

    至于卖军械,这原本就是应有之意,不卖给他们难道要卖给鞑子吗?朝鲜也可以卖,不过一来他们买不起,二来卖给他们也是给鞑子当运输大队长。所以现在的大客户只有明军一个,陈新甲找鲁若麟买装备鲁若麟高兴还来不及呢,只要钱能到位就行。

    “至于朝廷想要买武器装备的事情我早已承诺过了,这个肯定没有问题。不过价钱上你不能让我们亏本,如果朝廷实在没钱,用实物来冲抵也可以。粮食、布匹、矿石都可以,只要是能用得上的都行。”鲁若麟知道朝廷虽然缺钱,但是物资上面想办法收拢一下还是可以弄到不少的。

    “可以,到时候自然会有朝廷的人与你接洽。”装备采购的事情陈新甲还要回去汇报,不是他拍板可以决定的。

    谈完了这些事情,陈新甲和鲁若麟就一些双方都关切的问题基本都达成了一致,最后的赐婚有点让鲁若麟尴尬,虽然这年头皇帝赐婚是非常光彩的事情,但是鲁若麟心里还是表示适应不了。

    “陈大人,朝廷怎么会想到给我赐婚的?我已经结婚了啊。”鲁若麟见陈新甲现在心情正好,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听闻你现在身边只有一妻一妾,但是出身低贱,实在配不上你的身份。只要你愿意休妻,皇上就给你安排一门好亲事,这可是难得的荣耀。”陈新甲一副你小子走运了的表情,让鲁若麟格外膈应。

    “休妻是不可能的,糟糠之妻不可弃,我绝对不会做忘恩负义的事情。”鲁若麟坚决的拒绝道。

    陈新甲沉默良久,说道:“既然济州伯不远休妻,那指配给你做平妻如何?”为了能够拉拢鲁若麟,陈新甲也是费尽了心思。

    “不知安排的是哪家女子?”鲁若麟知道朝廷这是希望通过婚姻来把自己绑住,一旦利益牵扯的多了,有些时候不得不投鼠忌器。但是如此执着的要将那个女人往自己怀里塞还是让他非常好奇,这是谁家的女子嫁不出去吗?

    “嘉定伯周奎的孙女,皇后的外甥女,太子的表姐。”陈新甲给出的人选实在是出乎了鲁若麟的意料,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这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皇帝赐婚鲁若麟,肯定是身份比较尊贵的女子。但是鲁若麟的忠诚还有待考验,朝中的勋贵和皇亲根本就不在崇祯的考虑范围内,要是鲁若麟与妻子的家族内外勾结,对皇家的威胁就太大了。

    皇后的外甥女、太子的表姐就很合适,即不会威胁到皇家的地位,又给太子找了一个助力,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这个人选对鲁若麟来说太不合适了。

    周奎是什么货色?那是在明朝灭亡时将太子,也就是自己的亲外孙亲手送给鞑子的人。而且周奎出了名的贪财,哪怕是北京破城在即也一毛不拔,坐看女儿女婿国破家亡,这样的人家能养出什么好女儿来。即使歹竹出了好笋,与周奎这样贪婪的人家结亲,后面的麻烦也会无穷无尽。

    “周奎的孙女就不用考虑了,我是肯定不会同意的。周奎是什么人想必陈大人也有耳闻,与这样的人家结亲实在是太丢脸了。我不反对皇上赐婚,但是一定要贤良温顺的,家族的名声一定要好,不是什么人家的闺女都可以进都督府的大门的。”鲁若麟脸都黑了,毫不留情的否决了这个人选。

    虽然鲁若麟不是很抗拒朝廷的赐婚,但是人选一定要自己满意才行。

    “嘉定伯虽然爱财了一些,但是周家小姐还是很不错的。相貌端庄、人品贵重,多次得到了皇后的赞赏,堪为济州伯的良配。”陈新甲也知道周奎人品太烂,但这是皇帝下达的任务,再怎么样也要捏着鼻子推荐。

    “那是爱财吗?陈大人,连我这个远在外海的人都知道周奎贪婪吝啬的名声,可见人品有多不堪,还是另选他人吧。”反正无论陈新甲怎么说,鲁若麟是坚决不会要周家孙女的。周家能出个皇后这样样貌、人品都上佳的女儿,那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其他的人实在是太不堪了。

    “丑话说在前面,不要什么歪瓜裂枣都往我这里送,这可是我的如夫人,要是镇不住场面,难看的可不仅仅是我。”鲁若麟不得不提醒陈新甲,人选得不好,以后大家都难看。

    “好吧,我会建议朝廷重新商议人选。”陈新甲无奈的说道。

    这次会谈花费的时间并不长,双方都有意联合,一些问题妥协起来自然就容易了。

    两边都认为协议初步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对自己是有利的,都在心里偷着乐。

    “济州伯,既然没有异议,那么后天还请召集兴汉军上下,宣读朝廷圣旨,兴汉军更名金州军,开镇金州。”陈新甲不想节外生枝,希望尽快敲定。

    “理应如此。”鲁若麟也不想再墨迹了,早点定下来,早点开始自己的计划。

    “以后同殿为臣,还请鲁总兵多多支持。”陈新甲马上换了称呼,拱手笑道。

    “以后这金州镇在地方与鞑子交战,朝堂之上也要请陈大人多多关照才是。”鲁若麟也希望与陈新甲保持关系,金州军哪怕再强势,在朝堂上也不能没有自己的代表,否则很容易吃闷亏的。

    陈新甲主持了对兴汉军的收编,兴汉军今后的走向就与他的前程密切相关了,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鲁若麟哪天决定造反,陈新甲也会受到牵连。同样的,要是兴汉军表现的好,陈新甲一样会收获好处,算是有利有弊吧。

    很快,兴汉军即将归顺朝廷的消息开始在济州岛上传播,这是鲁若麟故意散播出去的,算是将早就暗地里传播的消息坐实了。同时岛上有头有脸的人都收到邀请,后天参加大都督府的宴会,并观礼朝廷的册封。

    岛上最开心的就是那些江南来的商人们,兴汉军归顺朝廷,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有些政策是不是可以向大明本土看齐呢?这岛上什么都好,就是税收太重,对世家大族的约束太多,让习惯了在家乡作威作福的豪商们始终有点不适应。

    但是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也没有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大家将这份喜悦藏在心里,就等着哪个忍不住冒头大家再根据情况跟进。

    与那些江南来的商人们不同的是,岛上的官员和普通民众对未来还是有点担心的。

    他们在大明本土都是弱势群体,否则也不会来到济州岛求生存。如今兴汉军归顺朝廷,是不是又要改成大明本土的制度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而这些人里面,最担心自己地位的就是女官和工匠们,因为他们的地位与在大明时反差太大了,改回去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因此,在正式公布归顺前,鲁若麟分批召见了兴汉军的官员、工匠、平民、商人等各阶层代表,向他们保证现有的制度不会改变,给他们吃定心丸。

    鲁若麟向他们解释说,与其将兴汉军的归顺视为被朝廷收编,还不如看成是与朝廷的联盟、合作。诚然兴汉军付出了一些利益,但是也同样收获了很多,并且这些收获都是兴汉军发展所欠缺的、急需的。

    只要大家保持团结,按照原有的方向前进,即使朝廷想要渗透也做不到。并且鲁若麟要求他们对朝廷派来的官员要想办法同化他们、改变他们,让他们的心换个方向。

    比起大明,兴汉军治下的百姓生活更好、更幸福,发展前景更广阔,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哪个更有前途。所以不要害怕朝廷派人过来,那都是给我们送人才来的。即使真有顽固不化的,也有办法让他们自己回去。

    随着鲁若麟一波波的安抚人心,现有制度不会改变的承诺也传遍了全岛,济州岛上很快就安定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