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09章 鞑子抢羊毛
    逗留了两日之后,陈新甲也要启程回京复命了。鲁若麟思虑再三,决定与陈新甲一起赴京。

    这次金州军增援京师,即将与鞑子大战一场,他觉得还是自己亲自出马好一点。而且金州军新近归附,鲁若麟思虑再三觉得有必要亲自前往京师一趟表现一下自己的诚意。

    至于进京的安全问题,鲁若麟觉得在当前的环境下,朝廷还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扣留他或者杀了他,毕竟他现在又没有反出朝廷,外面还有那么多的大军,朝廷绝对不敢对他怎么样。

    得知鲁若麟亲自带兵进京增援,而且准备朝见皇帝,陈新甲非常高兴,连连说道:“兴汉真忠臣也。”

    鲁若麟还要先去辽南接上部队再出发,这次进京拜码头也不能空手去,随船带了很多的物品。主要是玻璃器具、镜子、特制的香皂,还有一些人参、貂皮等辽东特产。

    为了表示诚意,济州岛新造的火炮和燧发枪也带了一些,还有不少的铠甲和刀剑,算得上是干货满满了。

    既然送给皇帝和朝廷的东西不少,陈新甲作为这次收编的主要执行人,自然也收到了鲁若麟的丰厚礼品。不光是他,随行人员基本都是人手一份,让他们非常满意。

    鲁若麟出行一般都是用的雷霆号,不过雷霆号上面的东西太过于惊世骇俗了,而且也解释不清楚。所以这次出行没有使用雷霆号做旗舰,使用的是济州船厂最新造出来的战舰,雷霆号则远远的跟随,尽量避开陈新甲等人的视线。

    王大海已经收到了鲁若麟命令出兵京畿的命令,现在鞑子一直龟缩不出,因为天气寒冷也不适合出击,金州军大多数的军队都在南关附近操练,包括新组建的两个独立旅。

    虽然要出兵京畿,但是南关这边的防御也不能松懈,好在济州岛新组建的两个师已经到达,可以接手南关的防御,在鞑子大军到来前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王大海的计划是留下一半的新兵和老兵,其他的都出征京畿,第三师的五旅孙什部已经支援给了黄济,剩下的六旅就留在南关驻守。第二师和近卫师、骑兵一旅、独立一旅出征京畿,总兵力也有两万多人,足以应付京畿的战事。

    金州军因为有水师战舰的原因,往来辽南和京畿比鞑子方便快捷的多,等到京畿的战事结束,大军就可以回转辽南,静等鞑子大军的到来。

    大军出动不是那么简单的,各种准备工作繁杂得很,等到鲁若麟来到旅顺的时候,出征的大军还没有出发。

    鲁若麟在旅顺逗留了几日,等待大军准备的同时视察了辽南的各项工作。

    崔永建还是很有能力的,虽然来的时间不长,已经完成了辽南行政工作的整合,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对于内附朝廷早有准备的崔永建得知鲁若麟要亲自带队出征京畿还是有些意见的,特别是鲁若麟还准备进京拜见皇帝,此行还是有些风险的。

    虽然归顺了朝廷,但是金州军还是有很强的独立性,并不能单纯的视为朝廷的兵马。金州军上下对朝廷的归属感并不强,对自己建立的这番基业也非常在乎,并不想为朝廷做嫁衣。而鲁若麟作为金州军的创立者,是金州军的绝对核心,一旦鲁若麟出现意外,金州军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所以崔永健对于鲁若麟进京是非常反对的。

    不过为了以后更好的与朝廷合作,这个码头鲁若麟是一定要拜的,否则以后还会有很多的麻烦。目前来说,辽南的开发建设就离不开朝廷的人力和物资支持,不能出现意外。

    劝说不成的崔永建只能叮嘱鲁若麟注意自己的安全,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就先闪人。

    其实崔永建的担心有点多余,金州军在京畿还有大量的军队,一旦鲁若麟出现什么意外首先吃不消的就是朝廷,甚至朝廷比其他人更在意鲁若麟的安全。

    辽南的工作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一些都在有序进行,随着时间的推移辽南只会更加强大富庶。

    在军队准备完毕后,金州军终于开始北上出兵天津,大大小小一百多艘船只看起来浩浩荡荡,让随行的陈新甲心情格外的复杂。

    金州军越强大,京畿的战事越容易平定。但是从长远看,强大的金州军对朝廷来说是祸非福。别的军队朝廷还可以通过钱粮进行钳制,金州军这样自给自足的军队对朝廷的命令是完全可以无视的。打铁还需自身硬,说到底还是朝廷的实力太弱了。

    几天后,鲁若麟率领的大军就到达了天津。数条破冰船在前面开路,大军缓慢的开进了天津港。

    早已得到消息的天津府上下官员都到码头来迎接,不是为了迎接鲁若麟,他的官位还没有到那个级别,主要是为了迎接凯旋归来的陈新甲。

    陈新甲出使兴汉军,成功收复兴汉军,并带来了朝廷急需的兵马,绝对是大功一件。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陈新甲的前途一片光明,此时不来巴结更待何时。

    天津上下可以说是大明里对金州军最熟悉的,毕竟这里是金州军唯一在大明本土驻军的地方,平时的商贸往来更是频繁,想不熟悉都难。

    对于金州军援军的到来,天津上下是非常兴奋的。得益于黄济驻扎在这里,天津这几年基本没有受到战争的威胁,甚至连土匪、流寇都几乎绝迹了,治安算的上是京畿附近最好的。

    随着黄济南下追随卢象升与鞑子交战,带走了大批的兵马,天津的守卫力量削弱了很多。虽然天津总兵沈志祥还在,手下也有不少的兵马,但是大家都知道那些都是样子货,是绝对不能指望的。所以这段时间天津上下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鞑子攻过来。

    现在金州军的兵马到达,让天津上下都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在迎接的官员中,鲁若麟意外发现了吴襄的身影,此时京畿战事正酣,吴襄不待在宁远,怎么跑到天津来了?

    只是当时迎接的人太多,鲁若麟只是对着吴襄轻轻的点了下头,并没有交流。

    当初鲁若麟为了开辟辽西市场,曾亲自跑到辽西去见了吴襄,那时的吴襄刚刚因功复职,正是人生得意的时候。只是后来又因为打败仗被革职了,现在还是一介白身。不过吴家是辽东的大族,他的儿子又是辽东新贵,如今也是总兵了,吴家的权势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这几年吴家通过与鲁若麟的贸易,从中赚了不少的钱财,是金州军在辽东的重要商业伙伴。金州军的羊毛几乎都是通过吴襄的关系弄到的,济州岛的羊毛布和毛线生意能做的那么大还多亏了吴襄的帮忙。现在吴襄不顾自身危险跑到天津来,绝对是有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官场的迎来送往永远都是那一套,吃饭喝酒是绝对少不了的。

    对于鲁若麟这个新内附的一方诸侯,天津的官员们保持着热情却不热烈的态度。毕竟文武殊途,而且招安这种事情风险太大,万一事情出现什么反复,到时候很容易受到牵连。

    大家的热情主要集中在了陈新甲身上,今天他是绝对的主角,鲁若麟都要靠边站。

    好在鲁若麟的心态很好,也乐得与在场的官员虚与委蛇,这样随和的做派反而得到了天津官员的欣赏。私底下都说鲁若麟一点都不像一个手握重兵的军头,更像一个文官,除了身材太过魁梧了点。

    参加完招待宴会的鲁若麟不出意料的等来了吴襄的拜访。

    鲁若麟与吴襄也算是老熟人了,直接迎到书房面谈。

    鲁若麟现在住的宅院是天津一个富商的别院,正好用来给鲁若麟临时落脚。

    “吴大人,许久未见,可是富态了不少啊。”与前几年相比,吴襄的身材明显的横向发展。要知道吴襄可是武将出身,是可以上马提刀砍人的,现在的模样只怕上马都要人帮忙了。

    “让鲁大人见笑了。败军之将,哪里敢称什么大人。现在领不了兵了,也只能在家里养一身肥肉。”吴襄苦笑道。

    当初鲁若麟来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一镇总兵,位高权重,鲁若麟不过是一个占据海外小岛的外番小将。如今几年过去,大家的地位却是天翻地转,完全掉了个个。

    自己是获罪去职,鲁若麟却是被朝廷收编,委为一镇总兵。更重要的是鲁若麟手下兵强马壮,自成一体,这才是吴襄最羡慕的。

    辽东的军头们做梦都想自立,摆脱朝廷的钳制。可惜他们做不到自给自足,钱粮器械大多都要依靠朝廷供养,离不开朝廷的支持。最多只能养寇自重,让朝廷不敢翻脸,算是一种半独立的状态。

    “吴大人不过是虎落平阳,总会有再起的时候的。何况三桂兄正得朝廷重用,吴大人起复不过是早晚的事情。”鲁若麟知道吴家在辽东是根深蒂固,连朝廷很多时候都要与辽东军头们妥协,吴襄被启用不过是时间问题。

    “那就借鲁大人吉言了。”吴襄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脸色很是淡然。

    “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吴大人不在宁远待着,怎么冒险跑到天津来了?”鲁若麟好奇的问道。

    “事情紧急,不得不来啊。本来鲁大人不来的话,我是准备在天津坐船去济州岛的。没想到你来天津了,也正好省事了。”吴襄一脸的忧虑与急迫,让鲁若麟也是心头一紧。

    “羊毛的事情出了岔子,今年拢共也没有收到多少羊毛。”吴襄一脸的苦涩。

    “怎么回事?”羊毛是如今辽东与济州岛贸易的大头,比牲畜的交易额还要大,济州岛的羊毛产业完全靠羊毛支撑,没有了羊毛,整个产业都要垮掉,只能转去做棉布了。

    但是棉布的利润比起羊毛布来说还是要低不少的,而且羊毛布是济州岛的特产,不到万不得已鲁若麟是不想放弃的。

    “鞑子插手了。鞑子逼迫所有蒙古人把羊毛低价卖给他们,并且禁止绕过他们与大明交易。迫于鞑子的淫威,草原上的蒙古人都不敢与我们交易,我在草原上的几根线都断了,连一根羊毛都没有收到。”吴襄现在对鞑子恨得不行,这是在断他的财路啊,比打败他手上的军队更让他难受。

    “草原那么大,鞑子管的过来吗?”蒙古人毕竟不是鞑子的手下,鞑子不可能管的那么死。

    “这不是今年多尔衮带兵入关了吗?其中就有不少的蒙古人。要是那些蒙古人与我们交易,事后走露了风声,多尔衮回师的时候顺道就可以把他们灭了,他们实在是不敢冒险啊。”蒙古人被鞑子打了好几次,已经不敢再冒犯满清的虎威了。

    “鞑子有钱收购羊毛吗?他们收了羊毛干什么用?”鲁若麟好奇的问道。

    “鞑子怎么可能给钱,全都赊欠着,说是卖出去再给钱他们。鬼知道这钱能不能收回来,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鞑子把羊毛收走了之后,暗地里派人来找我,说是要把羊毛卖给我,我哪里敢接啊。”吴襄一脸苦笑。

    “鞑子这是想转手赚差价?”鲁若麟也没有想到鞑子还有这一手。

    “是啊。鞑子把蒙古人的羊毛都收走了,卖给我的价格比往年贵了三成。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是与蒙古人做生意朝廷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与鞑子做生意,被朝廷发现了是要抄家灭族的,哪个敢啊。”吴襄一脸的纠结,显然是舍不得这个生意。

    “鞑子想要换什么?别告诉我他们想换金银。”鲁若麟明白这是鞑子想要用羊毛做筹码换取物资。

    “怎么可能,鞑子那里又不缺金银。他们想要换粮食、铁器、食盐。”说到后面吴襄都有些泄气了,这些东西都是严格管控的,何况双方还处于交战状态。

    “他们倒是敢想,想要这些除非他们拿战马来换。”鲁若麟也是气笑了。

    吴襄也知道不可能,神情更是郁闷。鲁若麟也在思考怎么处理,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

    良久,鲁若麟说道:“粮食和铁器就不用想了,除非鞑子用战马来换。你可以回去告诉鞑子,我们这边只能用食盐和布匹来换,而且价格必须与往年一样,具体怎么交易你自己把握。要是他们不干,那就让那些羊毛烂在他们手里算了。”

    吴襄见鲁若麟松了口,顿时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些交易物资还需要鲁若麟来提供。

    “吴大人,交易的时候务必小心点,最好是通过蒙古人做中间人,宁可少赚一点也不要让人抓到了把柄。”末了鲁若麟叮嘱道。

    “鲁大人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到时候将交易的地点放在犬子的辖区,保证不会出问题。”吴襄这几年没有做官,生意上反而更精通了。

    “鞑子居然给我们来这一手,实在可恨。交易的时候食盐和布匹的价格一定要开的高高的,让他们也出点血。”鲁若麟也很郁闷,与敌人做交易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吴襄也是咬牙切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