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10章 好大一块肥肉
    送走了吴襄,鲁若麟接见了金州军在天津的留守人员,主要是了解京畿一带的战事情况。

    “鞑子现在的主要兵力集中在沧州李家庄与卢象升和黄旅长交战,那边战场被鞑子封锁,无法得知具体的情况。不过按照鞑子的动静看交战还在继续,李家庄还在我们手中。”

    “除了多尔衮在李家庄的大军,鞑子其他的兵马集中在岳托手中,他带着劫掠来的物资和人口正在北上出关,目前已经接近开平。”

    “其他散布在京师周围的鞑子已经很少了,按照我们的估计,一旦李家庄的战事结束,鞑子就要全部出关了。”

    “京师附近的明军主力主要集中在高起潜手中,其中包括战斗力最强的关宁军。只是高起潜拥兵避战,京师周边能战的军队就只剩下卢象升部了。”

    ……

    听完留守的李团长介绍完情况,鲁若麟对京师周围的情况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岳托那边的情况你详细说一下。”多尔衮那边暂时不用去理会,岳托这支即将出关的偏师引起了鲁若麟的兴趣。

    “岳托部初步估计兵马在四到五万人之间,随行的百姓大约有三十万,财物更是无数。岳托一路北上也不与明军交战,似乎急着出关。随行的百姓也多为青壮,财物也多是粮草、布匹、金银等轻便货物,速度并不慢。我部因为要驻守天津,也没有得到出击的命令,所以对他们的情况知道的并不多。”

    李团长小心翼翼的说道,看鲁若麟的架势似乎是想打岳托的主意,但是他们对岳托的情况打探的并不多。

    “马上安排探骑打探岳托的详细情况,盯紧他们,我要随时知道岳托的动向。”鲁若麟也没有责怪李团长,他在驻守天津的情况下还关注到岳托的情报已经很难得了。

    “是。属下马上去安排。”李团长立刻领命出去了。

    对于岳托这块肥肉,鲁若麟不想放弃,准备好好的咬上一口。不为他的那些物资和金银,三十万的青壮诱惑实在太大了。

    想想这三十万人都送到辽南去,辽南的人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不过想要把这三十万都救出来运走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能救出一半运走也赚大了,比从各地一点点移民强太多了。

    想到这里鲁若麟再也坐不住了,马上召集手下的高级将领开会研究作战计划。现在手头上的情报有限,具体的实施计划无法制定,但是确定行动方案还是可以的。

    很快二师师长金大正、三旅旅长许汶、四旅旅长韩希文,近卫师师长周永胜、近卫水师一旅旅长王珏、近卫陆军一旅旅长娄宪,骑兵师师长王德川、骑兵二旅旅长谭震,独立一旅旅长夏长荣、以及曹天养、卢千奇、王福来都来了。当他们听到岳托手上有三十万人口的时候,这些将领们顿时激动起来。

    受鲁若麟的影响,金州军上下对于人口的重要性都有非常直观的认识。有人才有一切,财富、地盘都是由人创造的。

    金州军一直想要扩大编制,但是受限于人口太少,一直不敢有所动作,直到最近吸纳了众多人口才开始扩军。

    做将军的谁不想手下的士兵更多,所以他们对岳托手上的百姓同样非常热切,这些人可是他们以后的兵源。

    “大人,我觉得可以打,只要战事一起,鞑子对百姓的看管就会出现疏漏。即使不能将岳托歼灭,救出部分百姓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是啊大人。虽说鞑子有四五万人,但是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能够分出三万来作战就不错了。何况有了这些人口和物资的拖累,鞑子想跑都不行。一旦鞑子不能跑起来,末将有信心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打吧,大人,这一仗绝对亏不了。”

    ……

    金州军底下的军官们不像明军那样想着法避战,保存自己的实力。金州军是闻战则喜,有战事就代表有立功的机会,升职加薪全靠打仗了。

    即使有战损,参谋司也会给他们补齐,根本不用担心实力受损的问题。而且金州军是鲁若麟的军队,不存在任何的私军,保存实力最后的下场就是革职查办,不会有第二条路,所以战斗热情比明军高得多。

    大堂里已经立起了大幅的京畿地图,这是黄济在明军地图的基础上又花费了大量精力重新绘制的,精准度比明军手上的高得多。

    “岳托现在即将到达开平,预计是准备经迁安过冷口出关。开平到冷口的路程不过350里左右,岳托部因为辎重、俘虏太多,加上天气寒冷,估计每日的行进速度不会超过40里。按照这样的行进速度,最多10天左右岳托就可以出关。而天津到开平的路程就超过了300里,也就是说我军想要在岳托出关前截住他,行进的速度必须比他们快一倍以上才行。”

    卢千奇此时正拿着木棒在地图上给大家介绍情况。他来的最早,已经与天津留守的李团长沟通过了,知道的情况要更多一些。而且侦查和情报本来就是他擅长的,讲解起来也非常细致。

    “如果运气好,冷口的守军还能够拖住岳托几天。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最有可能的就是一击而破,除非我们能赶在岳托之前接管冷口。现在要追赶上岳托,必须双管齐下,一是增加我们的行进速度,二是迟滞岳托的前进步伐。”

    介绍完情况,卢千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鲁若麟的吩咐。

    “情况就是这样的了,大家说说看吧,既然要打,该怎么打?怎样才能把那些被俘的百姓救回来。”鲁若麟望着底下的众人说道。

    等了一会,王德川先开口道:“我部行进速度快,就让我部轻装简从先出发,尽快追上岳托部,骚扰迟滞他们的行动速度。”

    王德川的骑兵师自从和代善拼过一场后,部队的气质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更加的勇猛敢战了。血与火的淬炼确实不是训练可以比的,骑兵师已经有了一点彪悍的气息。

    与代善的战事结束后,骑兵师损失的人手不但很快就得到了补充,而且得到了大大的加强。辽东那边解救的奴隶都是优秀的骑兵种子,很容易招到合格的骑兵。

    骑兵师的两个骑兵旅都扩编了一个骑兵团,现在两个骑兵旅都是四团编制,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补充人员变成两个骑兵师。而且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来看,骑兵部队扩编为时不远了。

    这次随军到达天津的骑兵师作战人员有近5000人,其中包括了骑兵师的直属部队,用来骚扰迟滞岳托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什么时候可以出发?”对于王德川的主动请战鲁若麟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这份工作只有他们最适合。

    “后天。人倒没什么,就是马匹还需要一天时间调养一下才行,有很多马是第一次出海,有些不适应。”王德川连忙解释道。

    “确实马虎不得,那就修整一日,后天出发。携带的物资一定要准备充足,多带些轻便顶饿的干粮还有银钱,你们很有可能会先救出一些百姓,尽量要保证救活他们。与后方随时保持联系,不得与鞑子硬拼,将岳托部拖到主力到达就算你大功一件。”鲁若麟知道骑兵的战斗力大半在马匹身上,马匹状况不好会影响后面的战斗。

    “是。末将一定完成任务。”王德川对这样的任务信心十足,立即起身接令。

    “骑兵师的任务确定了,你们准备怎么打?”鲁若麟望向金大正、周永胜和夏长荣。

    夏长荣看着金大正,并没有先说话。他们三人中虽然周永胜的地位最高,但是周永胜更多的时候是护卫在鲁若麟身边,外出作战的机会反而更少一些。金大正作战的次数是三人中最多的,经验也最丰富,有什么想法和问题也是金大正来提。

    “岳托手上还有四、五万兵马,实力并不弱。骑兵追击可以轻装简从,我们要与他硬碰硬,东西肯定不能带少了。我看了下,天津这边天气寒冷,路上都是积雪,可以像辽南一样用雪橇来运送人员物资,速度肯定可以提高不少。天津城汇集了周边的大量人口物资,牲口也有不少,可以召集民众帮忙做雪橇,再征用一些民夫和牲口,问题应该就不大了。”金大正从进天津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运输的问题,也收集了一些这方面的情况,正好用上了。

    “雨雪天气行军雪橇确实好用,要不是太冷了些,比平时赶马车都方便。”周永胜也赞同道。

    “最主要的是雪橇载重量大,这次我们出击是为了救回那些百姓,要是没有缴获足够的粮食,不要说三十万百姓,十几万百姓就可以把我们吃垮,所以我们必须携带大量的粮食以防万一。这个时候也只有雪橇能够完成运粮任务了。”王福来这个时候插了句嘴,携带自用的兵粮还不够,连解救的百姓那一份也要算上才行。

    “沿途州县能不能买一些?”鲁若麟向天津留守的李团长问道,他传达完侦查岳托部的命令后赶过来参加会议,毕竟很多情况他最清楚。

    “应该可以筹集到一些,但是估计不会太多。今年鞑子肆掠的厉害,很多地方粮食都不够吃,不能确保可以买到粮食。反而是天津这边因为漕运中断,有大量的粮食滞留在了这里没有运往京师,是京师周边粮食最富裕的。”李团长的话让鲁若麟断掉了沿途买粮的想法。

    “那就在天津就地筹集,尽量多携带粮食出发。福来,你去与天津的那些商人接洽,尽量多采购粮食。对我们支持力度大的,可以支持他们到辽南去发展,就看他们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

    “还有,请天津城里的工匠连夜制作雪橇,越多越好。天津城里的骡马牲口统统带走,是买也好,征用也罢,要保证我们有足够的牲口可以用。”

    “各部回去之后抓紧时间制作干粮,确保每个士兵随身携带十天的紧急口粮。”

    “李团长你们要辛苦一下,配合卢司长做好侦查工作,我要知道鞑子的一举一动。”

    “不要怕花钱,不要怕吃苦,这仗打好了,辽南那边的人口就不用愁了,辽南的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综合了各部的意见后,鲁若麟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开始为追击岳托做准备。

    追击岳托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能瞒着朝廷,虽然天色已晚,但是时间紧迫,鲁若麟还是决定前往拜会陈新甲,毕竟还有很多的准备工作需要他的支持。

    陈新甲不像鲁若麟,在招待晚宴上有点喝多了,这会儿已经歇下来了。

    但是对于鲁若麟的夤夜来访,陈新甲的贴身老仆不敢怠慢,硬着头皮将陈新甲叫醒了。

    陈新甲知道这个时候鲁若麟来拜访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晃了晃有点晕的脑袋,让老仆用冷水毛巾洗了把脸,好歹清醒了一些,才出来见鲁若麟。

    鲁若麟直接道明来意,说准备追击岳托,很多准备工作需要陈新甲支持。

    陈新甲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就酒醒了,连忙问道:“兴汉可有把握?”

    “即使不能击败岳托,全身而退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可以追回不少鞑子抢去的财物。”鲁若麟没有提人口的事情,朝廷更多的是关心有多少斩获、缴获多少物资,与鲁若麟的关注点完全不一样。

    见鲁若麟信心十足,陈新甲也动心了。

    一旦追击岳托成功,只需要将岳托击退,到时候上报朝廷就是大功一件,何况还很有可能追回一些钱粮。自己刚刚招抚了金州军,就再立击败鞑子的新功,兵部尚书的位置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了。

    “可有什么事需要本官帮忙的?”陈新甲知道鲁若麟深夜来访肯定不是专门为了通个气。

    鲁若麟将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一一向陈新甲道明,这些事情需要天津方面给予大力的配合才行,鲁若麟是指挥不动天津府官员的,但是正当红的陈新甲可以。

    “你去将巡抚赵大人叫过来,就说本官有重大的事情要与他商议。”陈新甲没有犹豫,立即让老仆去请天津巡抚赵大人。

    “多谢陈大人支持。”鲁若麟见陈新甲雷厉风行,连忙起身感谢。

    “真要打败了岳托,本官也是沾了你的光。天津这边到时候不妨分润一些,总不能让他们白出力气。”陈新甲心中燃起阵阵期待,已经有些畅想得胜之后的风光了。

    “下官明白。”鲁若麟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