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11章 天津总动员
    天津巡抚赵旭光接到陈新甲的召唤,不敢怠慢,急忙赶了过来。

    现在是非常时期,鞑子还在京师周围活动,各种战事不断,虽然天津没有遭到鞑子的进攻,但是各地不断传来的坏消息赵旭光还是知道的。

    能够让陈新甲不顾官场规矩,半夜亲自相召,除了战事应该不会有别的事情。只是刚刚才在宴会上见面,赵旭光实在想不出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陈新甲这么急急忙忙的召见他,连一晚上都等不及了。

    赵旭光来到陈新甲下榻的府邸,被府中的仆人直接带到了书房,发现书房内不仅有陈新甲,还有鲁若麟。赵旭光明白,陈新甲这么着急的召见他,只怕是与鲁若麟有关了。

    “赵大人,快请坐。”陈新甲见赵旭光到了,连忙招呼他坐下,让仆人奉上了热茶。

    稍微寒暄了几句之后,陈新甲直接道明了请赵旭光前来的缘由。

    知道鲁若麟想要出兵追击岳托,赵旭光也是一愣,要知道岳托手上可是有四、五万兵马,而且已经快到开平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岳托这是要出关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保持默契,尽快礼送他出关吗?

    当然这种话赵旭光是不能说出口的,否则显得太没志气了。

    当鲁若麟提到岳托虽然有四、五万兵马,但是累赘也多。不但有几十万的百姓,还有海量的粮草财物。有这些东西拖累,鞑子只能选择与金州军硬碰硬,而打对这种仗是金州军最擅长的。此行风险极小,即使不能获胜也可以全身而退。要是运气再好一点,还能夺回一些财物和百姓。

    听到这里赵旭光是恍然大悟,这鲁若麟是看上了岳托手上的百姓了。

    对于鲁若麟,赵旭光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但是知道的事情却不少。

    说起来赵旭光能够当上天津巡抚还是托了鲁若麟的福。当初鲁若麟进京勤王,斩首众多,出面接待协调的天津巡抚贺世寿也因此分润了不少的功劳,战后不久就高升进京了,这才有了赵旭光接任的机会。

    有了这层渊源之后,黄济借着天津总兵沈志祥的名头在天津驻扎了下来,开始在天津深耕细作,大做各种买卖,天津上下从中也得了不少的好处。

    但是黄济最让人说道的地方就是对人口永无止境的渴求,明里暗里通过各种手段不断的往济州岛移民。不光是流民,穷苦人家一样被他们送了不少到济州岛。

    最开始大家还以为黄济是在做人口买卖,对他还有些不耻。后来不断有移民出去的人回来办事,大家才相信出去的人真的都发达了。特别是那些天津本地出去的穷人,回来的时候都是衣着光鲜、红光满面,手头都阔绰了不少。他们不断的动员亲友前往济州岛发展,很是为鲁若麟拉了不少的人头,当然他们这样做也是有报酬的。

    而且金州军移民不光要青壮,只要是能动弹的,老人小孩也要。如果是适龄女子,就更加受欢迎了。

    正是这种来者不拒的移民方式,让天津上下都知道了金州军有多缺人,鲁若麟这个最大的“人贩子”对人口的渴求到了什么地步。

    赵旭光相信,哪怕岳托有十万兵马,只要他手里有几十万的百姓,鲁若麟都敢上去咬一口。

    既然鲁若麟想打这一仗,赵旭光也乐见其成,反正对天津也没有什么损失。

    “鲁总兵一心为国,本官深感敬佩。虽然不能与鲁总兵并肩作战,但是只要有什么地方可以效劳的请尽管提。”赵旭光明白陈新甲不会平白无故的就将自己叫过来。

    “那兴汉就不跟赵大人客气了。现在有几件事情需要大人支持。一个是粮食,此次出征因为沿途可能得不到补给,我们需要准备大量的粮草;第二个就是想请城中百姓帮忙制作雪橇,数量越多越好;第三个就是想要征用城中的牲口,如果难度较大,我部可以出钱赎买;第四个就是需要招揽一些青壮随军,可以先给安家银和工钱,大约需要五千人。”鲁若麟也没有客套,直接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粮食的问题我可以从存粮里调拨一部分给你,不过公文上需要陈大人署名。”说到这里赵旭光看了下陈新甲,陈新甲点点了头,表示没有问题。

    “至于制作雪橇的事情,明日我可以组织城里的工匠开始生产。”天津城里有不少的匠户,制作雪橇的问题不过是赵旭光一句话的事情。

    “赵大人,时间紧迫,不抓紧时间只怕岳托就要带着劫掠来的人口物资出关了,所以还请下令连夜开始生产。而且不光是那些工匠,只要能帮忙协助制作雪橇的,都可以来。我不光管饭,还可以发工钱。”鲁若麟这么晚来找陈新甲和赵旭光,自然是希望今晚就开始动起来。

    “既然如此,本官这就下令让他们动起来。”见鲁若麟如此急迫,赵旭光也愿意卖个人情,真要是打赢了,他也可以赚份功劳,反正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赵旭光走出书房,唤来自己的长随,仔细交代了一阵之后再次回来。鲁若麟则是叫来天津驻军的李团长,让他配合天津府的行动,不要吝啬钱粮,雪橇的事情算是定下来了。

    “城中确实有不少的牲口,但是只有少部分属于府衙,可以分给你一部分,但是其他的就需要鲁大人自己去想办法了。”赵旭光虽然是天津巡抚,但是天津有很多人家和势力是他也惹不起的。对于鲁若麟征用骡马的事情,他最多做到默许,但是要他自己亲自出面是不可能的。

    “有赵大人许可就行,大不了多花一点银子就是了。”鲁若麟要的就是赵旭光的认可,否则想在短时间内买到足够的牲口是不可能的,除非动用强征的手段,只是那样就和天津上下彻底撕破脸了。

    “至于招募青壮的事情,本官同意了。不过还请鲁大人尽量保证他们的安全,天津上下将感激不尽。”赵旭光起身对鲁若麟拱了拱手,托付的意味很重。

    “请赵大人放心,本官不会轻易让他们冒险的。”赵旭光能说出托付的话,让鲁若麟对他的感觉好了不少,至少心里还是在乎百姓安全的。

    “如今鞑子入关,各地往来断绝,城里的很多百姓也失去了生计,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鲁大人发安家银和工钱的时候不妨多发点粮食,也算是帮他们渡过难关了。”赵旭光顺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希望能够借着招募民夫的机会为城中的百姓争取点好处。

    “这个没有问题,是要银子还是粮食让他们自己选吧。”在这个问题上鲁若麟同样没有纠结,适当的给这些平民一些好处不但可以让招募的青壮更加用心做事,而且说不定会促使他们想要去金州军治下生活。

    “如此便没有什么问题了,明日我就安排下面的官员配合鲁大人行事。”赵旭光觉得和鲁若麟交流起来非常的愉快,不但承了陈新甲和鲁若麟的人情,也为天津府上下争取到了不少的好处。

    金州军在天津府上下的印象中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质,那就是有钱,并且舍得花钱。

    自从黄济在天津招收流民开始,金州军土豪的特质就开始显现。流民在出海之前都会被黄济他们好吃好喝的养上十来天,而且会视情况发放衣物,这样的待遇天津城里的普通百姓都不一定过的上。

    而且黄济他们需要人手帮忙的时候从来都是花钱雇人,而且工钱给的足,钱付的及时,在天津一带那是口碑非常响亮的。这次鲁若麟在天津这样大动干戈,按照赵旭光的印象,绝对会有大笔的钱粮撒下来,天津城的困境说不得都会缓解不少。

    赵旭光虽然不明白需求拉动鸡滴屁的原理,但是不妨碍他知道有了金州军的到来,无论是商人还是百姓,日子都会好过起来。

    见鲁若麟与赵旭光如此快的就达成了协议,陈新甲也非常满意,“同心协力,何愁鞑子不灭。要是鲁总兵有所斩获,必定少不了天津府的支援之力。”

    “国难当前,岂敢徇私,只盼鲁总兵击败鞑奴,救回我大明被掳的百姓,使他们免遭鞑子奴役之苦。”赵旭光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也不知道此番感想是不是发自真心的。

    “兴汉定不负陈大人和赵大人所望,誓必让鞑子也知道下咱们汉家儿郎的厉害!”鲁若麟当场就拍胸脯表态,让陈新甲和赵旭光心里也多了一份期待。

    当天晚上,被天津官府叫起来的衙役们开始走街串户的召集城中的工匠,并让各坊的坊长动员青壮连夜赶制雪橇。

    本来这样寒冷的夜晚叫人起来是非常遭人恨的事情,但是当知道是为金州军赶制雪橇之后,大家的怒气顿时都消了不少。如今天津城里的百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亲朋在济州岛生活,对于济州岛的情况还是知道不少的。大家对金州军的印象非常不错,要不是有各种因素困扰,说不得他们也会想办法去济州岛了。

    听到帮忙赶制雪橇不但管饭,而且还有工钱拿,很多青壮都从被窝里爬起来,参加雪橇的制作。

    金州军和天津衙门在城中找了几处大的宅院、校场、仓库作为雪橇的加工地点,那里点起了大量的篝火和炭盆,让这些连夜赶工的人不至于冻着。

    几个加工点已经架起了大锅,米粥、肉汤煮的滚烫,上工的人都可以先吃个肚圆。肉汤里还加了辣椒,吃完的人感觉寒气都从身上跑出去了,浑身酣畅淋漓,干起活来更加卖力。

    加工点里不但有天津城里的工匠和青壮,还有金州军后勤司里的工匠和技师。他们除了要参与制作之外,还要指导雪橇的生产。因为在辽南雪橇展现出了强大的实用效果,工匠协会对雪橇进行了研究和改进。改进之后的雪橇更加轻便结实,而且易于制造,在辽南取得了很好的反响。

    金州军的工匠和技师就是要指导天津的工匠们按照最新的方法和结构来生产雪橇,他们不但带来了技术,连工具都带了不少过来。

    比起天津工匠们自己的工具,金州军工匠们做木工的工具全都是钢做的,精巧、结实、锋利,让那些天津工匠们爱不释手。好在这个时代的人大多比较朴素,虽然喜爱,但是不敢偷偷带走,否则坏了名声这辈子都完了。

    金州军适时的宣布对于工作最努力的工匠,在完工后会酌情奖励部分工具,顿时激起了工匠们更大的热情,雪橇的制作速度在飞速提升中。

    官府和金州军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城里的不少人,在宵禁严格的夜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城里的人第一反应就是鞑子来了,或者兵乱,确实吓到了不少的人。好在很快有确切的消息传来,是金州军连夜召集工匠和青壮帮忙赶制雪橇。

    至于为什么官府会配合金州军行事?金州军为什么会这么急切?城中的大户和权贵们有些想不明白,但是直觉告诉他们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

    这些人在天津都是典型的地头蛇,有着广泛的关系和人脉,虽然夜已深沉,但是他们纷纷出动手下的人前往各处打探消息。

    只是现在金州军准备截击岳托的消息还是绝密的情报,只有金州军的少数高层将领以及陈新甲、赵旭光知道,大部分的人并不知道金州军的出兵方向和攻击目标。但是金州军出战的消息肯定是属实的,否则干嘛要连夜制作雪橇。只是不知道金州军是要南下沧州还是西进京师,对于追击岳托,绝大多数人甚至连岳托在哪里都不知道。

    天津总兵沈志祥也起来了,他也没有得到准备的消息。虽然今天他参加了迎接陈新甲和鲁若麟的招待晚宴,但是很明显鲁若麟和陈新甲,以及赵旭光将他排除在了此次行动的计划之外,这让他有点坐立不安。

    他能坐稳天津总兵的位置,其中少不了鲁若麟的支持。不管鲁若麟的作战计划是什么,他都必须要参与一下,否则自己的地位难保。要不是夜已深沉,实在不方便登门拜访,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求见鲁若麟,如今只能等待天明后再去拜码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