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14章 真假清军
    岳托对于这支突然出现的部队非常重视,按照后方部队传回来的情报,这支部队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突然,岳托想起代善给他写的信中描述的兴汉军形象,怎么看都与这支部队非常相似。只是兴汉军不是在辽南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岳托连忙命令部下探查更详细的情况,并命令大军做好出发的准备。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被这样轻易得来的钱财冲昏了头脑,平白耽搁了几天时间。不管来的是不是兴汉军,接下来都要加快行军速度,尽快出关了。

    金州军从装备、气质、战斗意志,到战斗力,与普通明军都截然不同,清军很快就通过各种办法得知尾随而来的骑兵是明军的金州军部。

    金州军?得知这个番号的时候清军有点懵。自从清军攻占旅顺扫平辽南以后,金州就成为满清的领土,金州军自然也就成了历史,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金州军,而且战斗力还这么强大。

    此时兴汉军攻占辽南的消息还只有清军的少数高层知道,为了稳定军心,下面的将领和士兵并不知情。

    岳托听到金州军的番号时觉得事情有点超出预料,兴汉军能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大明腹地,并且打出金州军的旗号,肯定是兴汉军与明廷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双方明显媾和在了一起。

    至于会不会是沧州黄济的人马,岳托认为除非多尔衮的人都死光了,否则黄济的人马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开平。

    而兴汉军有强大的水师,把军队从辽南运到京师附近并不困难,就是不知道运来了多少人马。

    如果是往常那样,凭借手上的四五万人马岳托有信心将来犯的敌军击退甚至歼灭。

    只是现在岳托手上有太多的累赘,缴获的物资、俘虏的人口,都需要大量的人手看管,不但拖延了行军速度,也造成了清军作战失去了灵活性。

    “巴哈纳,我命你率一万精兵击退来犯之敌,保证大军后路无虞,掩护大军出关,有没有问题?”岳托叫来了牛录章京巴哈纳,将阻击骑兵师的任务交给了他。

    “末将誓死完成任务,敌军想要追上大军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巴哈纳信心十足的说道。

    “这次不是要你杀死多少敌人,而是保证尾随的敌军不会骚扰大军前进,将他们驱离大军越远越好。切记不要轻敌,这次的敌人与往常的明军不一样,稳扎稳打,保证大军顺利出关就是大功一件。”岳托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详细交代了一下。

    “喳,末将明白。”巴哈纳是满清宗室,野猪皮的侄子,也是久经战阵,作战经验丰富,否则岳托也不会将阻击的任务交给他。

    王德川追上岳托后,并没有冒然发起进攻,而是详细打探岳托大军的情况。

    岳托将大军分散在四周,中间是缴获的物资和俘虏的人口。因为物资和人口太多,不但体积庞大,行进的速度也非常缓慢。

    岳托俘虏的这三十万百姓缺衣少食,减员非常严重。

    每天鞑子给这些俘虏的口粮非常有限,仅仅只能保证饿不死。在这样的天气情况下,如此少的粮食还要每天赶路,俘虏们的身体状况都非常差,不时有俘虏坚持不住死去,鞑子也根本不管。

    何况俘虏中还有一些人投靠了鞑子,克扣本就不多的口粮,造成不少人连这点基本的口粮都拿不到,无形中加剧了俘虏的死亡。

    这一切都是鞑子有意为之的,这么多的俘虏他们根本管不过来,就利用俘虏中投靠过来的汉奸管理俘虏,防止俘虏逃跑和暴动。

    至于俘虏的死亡,在鞑子眼里这是正常现象。哪怕是奴隶,鞑子也只要身体强壮的,死亡是正常的淘汰过程而已。

    所以能够活到现在的俘虏都是身体素质比较好的,老弱早就在路途上被淘汰得差不多了,除了少数得到亲友照顾的老人和小孩得以幸存。

    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即使鞑子做了严密的布置,但是几十万人的俘虏营地太大,不可能做到严丝合缝,还是有不少漏洞的,骑兵师就是通过这些漏洞接触到了被俘的百姓。

    王德川知道凭自己手头上的兵力与鞑子硬碰硬是下下策,想要迟滞清军的速度,还是要靠这些俘虏。

    骑兵师来到天津之前接收了一支特殊的队伍,那就是在旅顺整训完毕的改造营。

    由白握理统领的改造营这次来到天津的有近三百人,这些人是改造营中改造最彻底的一批。不但完全认可了金州军的身份,对以前的满清主子更是深恶痛绝。

    虽然满清蒸蒸日上,但是底层的民众生活依然艰难,战争的红利大多被那些权贵收走了,普通民众拼死卖命也只能得到一点残羹剩汤。

    自从加入改造营,接受了思想上的改造,又受到了良好的待遇,了解了金州军的各种制度,这些满人觉得以往的日子真的过得不值。

    特别是看到很多他们根本瞧不起的朝鲜人、日本人居然在金州军中也混的风生水起,不但身家富裕,还身居高位,令他们的心里更加的不平衡。

    同样是卖命,在金州军中才是人过的日子,满清对他们只有剥削和奴役。即使运气好当上了小主子,上面还有更高的主子对他们予取予求,连自己本人都是属于主子的。经过金州军镇抚司的宣传和鼓动,这些满人终于觉醒了反抗压迫的意识,加入到了打倒满清邪恶奴隶主的队伍中。

    对于改造营这支特殊的队伍,金州军的使用方针从一开始就不是拿来在战场上消耗的。渗透、鼓动、策反、探查、刺杀才是他们发挥作用的地方。也是因为改造营的特殊性,他的编制不在其他的作战部队,而是直接从属于情报司,同时受镇抚司的双重领导。

    改造营是他们集训的地方,现在他们集训完毕,已经有了正式的编制,名称叫做火凤营,意喻他们浴火重生,重新做人。

    这次深入岳托大军内部,鼓动俘虏起事的任务就交给了他们。

    因为前期就有了明确的使用方案,火凤营的士兵们都留有金钱鼠尾,换上原来的衣服,骑上战马就是一支毫无破绽的满清部队。

    他们以十五人为一个小组,分成二十个小组,分批潜入到俘虏大营之中。

    清军在后方建立的拦截网虽然严密,但是主要针对的是明军,对于满清自己的部队基本是不设防的。

    一路上有惊无险,遇到的清军也没有怀疑过他们。毕竟明军不可能为了冒充清军就将自己的头发剃掉,而且真正的满人与汉人从相貌上看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何况熟悉的风格气息,熟练的满语,清军绝对想不到这是一群打入自己内部的“叛徒”。

    看守俘虏营地的清军对于这群进入营地的“清军”只进行了简单的询问就直接放行了,最近一直有清军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分批进入俘虏营找乐子,看守的清军早就见怪不怪了。只要不是闹出太大的动静,这些看守们是不会理会的,反而对这些进入营地的“清军”打着彼此都懂的暧昧眼神,一副你小子走运了的表情。

    带队的火凤营小组长靠近看守的清军小军官,塞了一锭银子,歪过头来轻声说道:“兄弟,这外边应该没有什么好货色了吧?兄弟我想带弟兄们到里面去转转,耽搁的时间可能会长一点,不碍事吧?”

    小军官随手接过银子就塞兜里,大大咧咧的说道:“一看就知道是懂行的,外边的确实没有什么好货色了,稍微有点姿色都跑到里面去了,就看你们的运气好不好了。要是想节省时间,直接找营地里的那帮汉人奴才,他们保准可以帮你们找到上好的货色,只要稍微给他们点吃的就行。最东边的那块地你们就不要去了,那是留着主子们的上等货色。”

    “明白了。弟兄们早就憋不住了,难得进来一会,一定要玩个痛快。”小组长一脸的淫笑,让守卫们非常熟悉。

    俘虏营的看守们就没缺过女人,自然用不着羡慕那些只有表现好,得到允许才能进来的清军们。

    “别太过火了就行。要是把人玩死了,到时候可是会从你们的赏赐里扣的。”看守们提醒道。

    这些俘虏的汉人要是能够回到满清,都是非常重要的资产,自然不能随意的消耗掉。

    “放心,兄弟们知道分寸。”小组长翻身上马,与看守们告别,招呼自己的手下:“弟兄们,随老子去乐呵吧!”

    俘虏营地很大,俘虏的百姓几十个人一堆的围在一起,帐篷、茅草屋都是稀缺品,只有那些星星点点散布在俘虏营里驻扎看守的清军,还有投靠鞑子的汉奸才有资格住进去,一般的百姓只能围着火堆抱团取暖,能活下来都是运气。

    赫舍里是这支渗透小组的组长,看着这些被俘的汉人百姓,他还不能做到感同身受,生起多少同情心。毕竟他们刚刚加入金州军不久,以往的满人思维还不能一下子改变过来。他现在只是希望尽快找到合适的目标,煽动俘虏给清军制造麻烦。

    随着赫舍里小组的到来,俘虏营里的汉人俘虏们自觉的让开了道路,对他们唯恐避之而不及,并且全都把脸低得下下的,尽量不让赫舍里他们看到。

    对于清军进入营地是想要干什么这些俘虏太清楚不过了,只是他们无力反抗,也不敢反抗,只能尽量的逃避,避免灾祸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其实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长途跋涉,每个俘虏都是蓬头垢面、肮脏不堪,女人们更是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涂抹了许多的污秽之物,即使有些姿色仅凭肉眼也根本看不出来。

    只是外来的清军不清楚,但是长期与俘虏待在一起的汉奸败类们对周围的女人们却非常熟悉,见到赫舍里他们走近,马上就有几个汉人俘虏堆满媚笑的走了过来。

    “各位爷,可是要找女人?”其中一个打头的汉子居然说的是满语,看他衣着虽然破旧,但是脸色红润,显然并没有吃多少苦。

    “你会说满语?”赫舍里有些惊讶。

    这个汉子摇摇头,表示自己听不懂,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我可以帮你们找女人”。显然他并不会说满语,只是将这两句话背熟了。

    对于这几个汉奸,周围的汉人看向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和不甘,很显然对他们的痛恨比清军更甚。

    “滚开,爷自己找,不需要你们这些肮脏的家伙。”赫舍里用汉话不屑的说道。

    辽东本就是汉胡杂居的地方,很多满人也会汉话,一点也不奇怪。

    “是,是,小的们这就滚。”那个汉子连忙带着人离开了。

    并不是每个清军都愿意通过他们找女人,有些清军喜欢通过自己寻找来实现快感。还有一些喜欢慢慢的挑,实在不耐烦了才会就地找分管那一片的汉奸帮忙找人。俘虏营这么大,每一伙汉奸只能管着自己的那一小块地盘,很少越界。

    赫舍里在俘虏营里慢慢的往前走,寻找的区域都是尽量离驻守的清军远一点,而且他眼里寻找的并不是什么女人,而是那些看起来精明强干,隐隐抱团的小型群体。

    很快赫舍里就选定了目标。

    这群人里有老人、有小孩、有女人,周围还有不少青壮将这些老弱妇孺护在中间,明显是一个有组织的群体。

    见赫舍里一行人在这里逗留,负责这个片区的汉奸马上就跑了过来,殷勤的招呼是否需要他们效劳。

    赫舍里自然不希望这些腌臜货色在这里碍眼,又不能动手,只能按捺住心中的厌恶扔给他们几块肉干,让他们在空地上支起几个帐篷,然后将他们打发的远远的。

    目标群体是个人数有近百人的小型团队,团队里的青壮们见汉奸们在他们旁边的空地上支起了帐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全都神情凝重的看着赫舍里一行,将老弱护得更加严实了,手都插进了衣襟里,里面有偷偷藏起来的尖头木棍和短兵刃。

    这个群体在这一片明显有点势力,与周围的俘虏都隔开了一定的距离,连那些汉奸们似乎都不怎么过来,隐隐有些畏惧。

    赫舍里打了个手势,手下的小组成员们马上分散开来在四周警戒,而赫舍里独自一人朝着目标群体走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