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15章 重燃希望
    赫舍里一行人的行事颇有些怪异,完全不像是来俘虏营找乐子的样子,特别是赫舍里只身一人往人堆里走,怎么看都有违常理。

    清军们即使是在俘虏营里找女人,也是多人配合,防止俘虏们反抗甚至伤人,必要的时候还会使用武力威慑,做派与赫舍里他们完全不一样。

    如此怪异的场景让这群被赫舍里选定的人非常紧张,虽然清军屠杀俘虏的事情很少,但不是没有发生过。特别是这群人抱团阻扰过清军想要在他们中间找女人的举动,难免会担心清军恼羞成怒将他们都杀掉。

    杀掉赫舍里一个人容易,但是周围全副武装的清军还有远处驻扎的清军看守们才是真正的大麻烦,人群中的青壮神情紧张的看着赫舍里靠近,犹豫着要不要把怀里的武器拿出来。

    赫舍里靠近了人群之后,并没有试图从人群中寻找女人,而是将目光集中在了人群中央的一个老者身上。

    这个老者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神情有些疲惫,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但是打理得还算整齐。与周围人乱糟糟的头发相比,老者的发式依然整齐,显然有精心打理过。

    最重要的是气质,哪怕是在这个俘虏营里,那份从容与镇定依然那么醒目,身上的上位者气息再怎么掩饰也遮挡不住。身边的人眼神在无意中总会放在老者身上,显然这个老者是这个群体的主心骨和灵魂。

    在赫舍里看向老者的时候,老者也在观察赫舍里。

    从赫舍里的眼神中,老者没有看到杀戮、欲望、贪婪,反而带着一丝丝的兴奋与惊喜,这让饱经风雨的老者非常不解。

    “这位老丈,不知是否可以面见一叙?”赫舍里拱手对着人群里的老者说道,熟练的汉话也让周围的人一愣,纷纷将视线转到了老者身上。

    “此情此景,老朽怎敢拒绝,还请贵客移步。”老者话里话外还是有很多的讽刺,赫舍里只当没有听见。

    随着老者发话,人群很快让开了一条通道,赫舍里慢慢的走到了老者面前。

    “条件简陋,还请贵客不要嫌弃。”老者招呼赫舍里坐下,板凳和桌子就是几个枯木桩,上面摆着几个破旧的瓷碗。

    赫舍里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老者面前,很快就有人过来往碗里加了热水。虽然处境困难,但是这份做派和风范还是很让人欣赏,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

    赫舍里拿起碗直接喝了一口,虽然没有茶叶,但是一口热水下去浑身舒服了不少。

    见赫舍里没有嫌弃和做作,喝了主人奉上的热水,周围人的眼神明显好了不好。

    这才像一个客人的样子,虽然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家。

    “冒昧拜访,多有打扰,还请老丈不要见怪。”赫舍里放下瓷碗对老者说道。

    “确实见怪,像你这样有礼貌的满人真的很少见。”老者虽然话里带刺,碍于处境,还是没有以鞑子称呼赫舍里。他倒是不怕死,只是还要为身边的人着想,为了一点小事触怒清军无疑非常不值得。

    “我们满人才从荒山野岭里出来多久?身上的蛮气还未消呢,如何能与泱泱华夏礼仪之邦相比。”赫舍里的自嘲让老者眼睛一亮。

    赫舍里的谈吐比起一般的满人文雅的多,汉话又说的这么好,明显是有学习过汉人知识的,这让老者对赫舍里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不知贵客来找老朽有何贵干?”老者想不出赫舍里找自己能够有什么事情,俘虏营里的俘虏除了身上的衣服几乎身无长物,自然不会是找自己勒索钱财。

    难道是想让自己交出族里的女人?如果仅仅是如此,赫舍里根本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出动军队来抢就行。莫非是想劝降自己为鞑子效力?要是如此自己宁可去死也不能答应,这可是让祖先蒙羞的事情。

    想到这里,老者的神情更加坚定了。死固然可怕,但是比起让整个家族蒙羞,遗臭万年,死亡也不失于是一种解脱。

    “这个……”赫舍里向四周看了看,老者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小五,你让大家都散开。”老者对着身边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说道。

    “是,三叔。”年轻人立马将身边的人支得远远的,自己独自留在了老者身边以防不测。

    赫舍里也没有在意,他能够理解对面的戒备心理,换了自己一样会如此。

    见周围的人都走开了,赫舍里开口说道:“我下面说的话还请两位不要惊讶。”

    老者和青年听了更是疑惑,一脸不解的看着赫舍里。

    “我不是鞑子,我是受朝廷指派过来解救你们的。”

    赫舍里的话犹如惊雷般将老者和青年的神情全都定住了,看着眼前确认无疑、真得不能再真的满清鞑子,你让他们如何相信赫舍里是朝廷的军队?而且他们也没有听说过朝廷军队里有满人效力,即使有也早就剃发易服了,怎么可能还是原来的打扮。

    “大人说笑了,我们只想保住性命,并不想逃跑。”老者的神情立马冷了下来,如此拙劣的谎言怎么可能骗的过他,钓鱼也不是这样钓的吧?

    对于老者的反应赫舍里早有预料,确实这样的情况很难让人相信。

    “老丈且先听我解释。”赫舍里没有生气,开始给老者讲自己的来历。

    “在下名叫赫舍里,确实是地地道道的女真人。以前在辽南旅顺驻守,是旅顺守将拜尔尼的手下。半年前,趁着满清大军入关的机会,济州岛兴汉军鲁大人率军收复了旅顺和辽南,并击退了前来的代善大军,牢牢的占住了辽南。我们这些旅顺守军在城破之后被鲁大人俘虏,除了一些罪大恶极的被处决之外,还有很多人在统领拜尔尼的带领下归降了兴汉军。上个月兴汉军鲁大人正式归顺了朝廷,如今我们也算是朝廷的人马了。”

    “说起来我们也是因祸得福,要不是鲁大人俘虏了我们,我们又如何知道曾经过的生活是牛马不如。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父子俩用我们女真人的鲜血和生命换取了爱新觉罗家族的富贵,把我们女真人都变成了爱新觉罗家族的奴才,这样的王朝从它出生开始就是邪恶的、野蛮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强盗王朝。女真人想要真正过上幸福、自由的生活,只有推翻爱新觉罗家族的统治才行。”

    “幸福的生活不是靠抢劫别人来获得的,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终究不会长久。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汉人压迫女真人是不对的,女真人抢劫汉人也不对。想要没有杀戮和战争,只有大家相互尊重,通过各自的劳动获取财富,这才是长久之道。”

    老者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鞑子说教,而且说的头头是道,很有道理的样子。所以现在他看向赫舍里的目光有些呆滞,脑袋都有点发懵。

    敢这样说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一旦被外面的清军知道了,即使他是真的满人也会被清军抓起来扒皮抽筋的。如果这是钓鱼,老者觉得清军里绝对没有人敢有这个胆子编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这样的道理也绝对不是一个刚刚反正的鞑子可以想出来的。

    看看他说的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多么的有哲理啊,连他这样饱读诗书的人都觉得震撼,这绝对是出自某个大儒名家之手。

    “这些道理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老者的语气明显尊重了许多,但是同样充满了质疑。

    “怎么可能?这些都是在改造营的时候,教导我们的那些先生告诉我们的。”赫舍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能够将这些道理记下来并认可它们,一样非常难得。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可惜不能当面向那些先生请教。”老者遗憾的感叹道。

    “有机会的,只要从岳托的大军中逃出去,老丈自然有机会与那些先生们见面的。”赫舍里连忙劝慰道。

    “逃出去?何其难也。老朽和族人也曾多次试图逃走,可惜这些清军防守严密,族人中又多有像老朽这样的累赘,实在是困难重重啊。”老者语气中充满苦涩,逃跑的风险太大,一旦被抓住,基本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则不同了。我家总兵大人已经从辽南来到了天津,正在追击岳托,目的就是将你们这些被俘的百姓救回去。我们是先头部队,已经和清军打上了,否则我们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赫舍里的话让老者一惊。

    “果真?”这些被俘的百姓对于明军救他们出去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现在突然听到有明军准备救他们,心情一下就激动起来。

    “千真万确。不过主力大军还在后面,追上岳托还要几日。现在来的只有少量的骑兵,主要的目的就是拖延岳托行军的速度,在大军赶到之前不让他们出关。”赫舍里说出了他来俘虏营的主要目的。

    “那你们找上老朽是希望我们做什么?”老者虽然心动能够被救出去,但是如果贸然让他们与清军火拼他是不会干的。现在清军还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在俘虏营里发动暴乱无异于以卵击石,只会造成汉人俘虏们大量的伤亡。

    “现在时机还不到,老丈你要多多联系可靠的人,等待时机再发难,到时候里应外合逃出去的机会就大得多了。”赫舍里的话让老者放下心来,这样行事就不是准备让他们做炮灰了。

    “好。老朽在这一片还有些颜面,应该可以说动一些人到时候一起动手。”说起这个老者隐隐有些自得。

    “如果可以,行军的时候在那些车辆上做些手脚,尽量制造麻烦,拖延行军的速度。当然最好做的隐蔽一些,不要被清军发现,以安全为主。”赫舍里又给老者出了个主意。清军运送物资的车辆都是这些汉人俘虏在清军的监督下操持,想要做手脚比较容易。

    “老朽明白,到时候自然会见机行事的。”老者对赫舍里一切以人命为主的行事作风非常满意,这才是合作该有的态度,而不是为了达到目的枉顾他们的生死。

    “我们随身带有一些短兵刃,交给你们防身,万一事有不歹,也不至于手无寸铁。”赫舍里他们的马匹上带着一些包裹,里面都是藏好的短兵刃,专门送给俘虏们使用的。

    “这个好。我们正愁没有兵器呢,与鞑子干起来太吃亏了。”老者身边的青年一直没有出声,直到赫舍里说要送兵器,这才一脸兴奋的插嘴道。

    “还有一件事情虽然难以启齿,但是还需要老丈配合。”说到这里赫舍里有点不好意思。

    “大人直说无妨。”老者倒是爽快,可能是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心情比较好。

    “我们是以找女人的名义混进来的,那边还有看守和走狗们看着,要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反而让他们起疑,所以还要请老者安排几个女人到帐篷里面高声叫换几声。放心,我们绝对不会碰她们,一切只是做戏给看守们看。”赫舍里刚说了前面几句,老者和青年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好在后面的几句话让他们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老者思考了一下也觉得有必要这样假装一下,否则不但赫舍里他们有暴露的危险,自己这边搞不好也会受到牵连。

    青年的脸色有些为难,让族里的女人和赫舍里的手下在帐篷里单独待着始终有些难看,虽然赫舍里承诺只是做戏,但还是会让人很尴尬。

    老者似乎看透了青年的心思,劝说道:“小五,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事从权急,再说还有我们这么多人看着,不会出什么问题。你去找几个机灵、泼辣点的,和这些大人们好好做场戏。跟她们说清楚,没有危险,事成之后会多给她们一些粮食。还有,让她们管住自己的嘴,不要在外面瞎说。另外,今天的事情肯定瞒不住族里的人,你多安排一些人相互注意一下,千万别走漏了风声。”

    “好的,三叔。我这就去安排。”青年对老者还是很信服的,没有犹豫就离开去安排了。

    “让大人见笑了。虽然是族人,但是日子越艰难人心越容易乱,不得不小心啊。”老者话语中充满了疲惫,显然为了团结这些族人也是费了不少的心力。

    “事关重大,确实要小心一些。老丈,我这边带了一些肉干,就交给您应下急吧,算是聊表心意。”赫舍里对老者的谨慎也非常认同。

    “那老朽就厚颜收下了。粮食不足,有些族人已经撑不住了,大人的救命之恩老朽铭记于心。要是真的逃出生天,文安郭氏一族必定有所回报。”老者一脸慎重的承诺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