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16章 得罪金州军的下场
    这个小五做事还是很靠谱的,很快就在族人里找到了几个愿意友情出演的妇女。而且选的还都是寡妇,尽量降低影响。也只能是妇女了,未出阁的姑娘那里懂这个,搞不好还容易演砸了。何况对于姑娘们来说,虽然是演戏,但还是要注意下后续影响的。

    族里的那些小姑娘们大家保护得严实着呢,藏在人堆里根本就不露面,也看不到。

    在那些妇女倾情演出的时候,赫舍里他们顺便将藏起来的兵刃交给了郭氏一族,还有一些准备好的肉干。

    也就一个时辰的样子,赫舍里他们轮流在帐篷里待了一段时间,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这场戏郭氏族人里除了这些参演的妇女,只有老者和小五几个人知道真实的情况,毕竟人多嘴杂容易走漏风声。郭氏家族里的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愤懑难平,脸色非常难看,这样反而更加真实了。

    知道在这个俘虏营里这样的事情肯定免不了,能够逃避到现在已经非常难得了,只是真到了事情降临在自己头上的时候,才明白这种感觉有多难受。

    老者特意将族人叫到了一起,叮嘱他们不许歧视这些妇女,她们也是在为族人做牺牲,应该受到尊重。没有她们“挺身而出”,遭殃的就会是其他人。对于这些妇女族里也会额外照顾一下,给她们增加粮食份额,这让那些参演的妇女们暗暗窃喜。

    在族人满含愧疚的眼神中,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

    过来收帐篷的几个汉奸则在私底下嘀咕,“什么文安郭氏,在女真老爷的威逼利诱之下还不是乖乖就范”,眼神里也多了几丝嘲弄。

    这些汉奸也曾想欺负郭氏家族,不过都被团结的郭氏家族顶回去了。既然郭氏是块硬骨头,汉奸们也犯不着与他们硬钢,俘虏营里别的不多,就是人多,有的是势单力孤的软骨头。

    “消遣”完了的赫舍里一行并没有急着离开,好不容易来趟俘虏营,怎么能轻易就走呢?起码要多待两天吧,这样的理由无懈可击。

    赫舍里按照同样的方法陆续在俘虏营里接触了几波人,发展了足够多的下线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而像赫舍里这样的小组骑兵师派出了二十个,仅仅两天的时间就在俘虏营里布置了几十组暗手,只等大军到来的时候发动。

    除了赫舍里他们这样直接接触的,这些人在接受了任务后又各自发展了一些自认为可靠的帮手,可以说俘虏营里已经遍布了金州军的人,就等着鲁若麟大军的到来了。

    开平县的钱粮送来的很及时,岳托拿到钱粮后根本没有耽搁,直接就拔营启程了,让开平县上下无不感叹“这支清军真是守信用啊”,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随着清军的撤离,骑兵师出现在了开平县城之外。

    对于清军,开平上下畏惧如虎,反倒是对追击清军的骑兵师拽的不行。

    如今京师附近的明军几乎没有敢出城池与清军野战的,能够出现在开平县城下的明军确实让人很惊奇。不过危机解除的开平县面对于骑兵师想要开平提供部分粮草的要求,开平方面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了。即使骑兵师表示可以用钱来买,开平方面也没有同意。一来他们没有这样的义务,也没有接到这样的指示。二来送给清军大量钱粮后,开平城里的粮草本就不多了。

    对于拒绝骑兵师的要求,开平方面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大家分属不同的系统,军队还管不到开平知县头上去。

    对于这样的情况王德川早有预料,明朝地方政府各自为政,在没有更高一级的衙门统筹的情况下,大家都是各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对于这样的地方官,王德川即使恨的牙痒痒也无可奈何。倒不是对攻打朝廷自己的城池有什么心理负担,只要不是大开杀戒,王德川相信金州军都兜得住。

    只是骑兵师没有攻城设备,也不想将兵员损耗在与开平的火拼中,所以只能含恨而去。

    不过无奈离去不代表王德川没有报复的手段,通过俘虏的清军招供,王德川知道有些州县通过给鞑子送钱粮买到了平安,其中就包括开平县。骑兵师不能奈何开平县不代表鲁若麟不行,王德川将那些给鞑子送钱粮的州县名单送到了鲁若麟手里,相信鲁若麟自然有手段对付他们。

    作为金州总兵的鲁若麟自然没有权力惩处那些资敌的地方官员,不过刚刚得到朝廷任命的陈新甲有。

    金州军追击岳托的事情陈新甲不可能不告诉朝廷,其实朝廷更希望鲁若麟先南下将多尔衮赶出去,而不是追着即将出关的岳托去打。不过难得有军队愿意主动出击,金州军又是刚刚归附,朝廷实在不好更改鲁若麟的作战计划,只得认可。

    为此朝廷特地加陈新甲兵部尚书衔,总领顺天府、永平府境内文武官员,并赐予临机决断之权。有了这个权利,武将三品以下,文官五品以下,陈新甲都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虽然陈新甲有这个权力,但是他并不怎么想用。斩杀武将倒没什么,在文官眼里这是展示朝廷权威,以正军纪,说不得还会送陈新甲一定杀伐果断的高帽子。而文官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杀的,特别是那些进士官,最好交给有司处置。

    毕竟文官们的关系盘根错节,什么同年、同乡,还有恩师、派系,杀一个就是得罪一大片。除非是想自绝于士林,否则没有那个官员敢随意斩杀进士官。

    但是这个惯例在陈新甲手上被打破了。不是陈新甲不知道轻重,而是鲁若麟执意要如此。

    骑兵师离开三天后,鲁若麟亲率的大军也到达了开平。

    骑兵师离开天津后,鲁若麟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准备物资、牲畜和雪橇,等到一切齐备这才带着大军出发。

    因为有雪橇驮运物资,行军的速度比起骑兵师来也没有慢多少,仅仅只是比骑兵师落后了三天。

    到达开平的金州军加上沈志祥的天津兵马,还有近五千的民夫,有接近三万人马。

    有陈新甲带队,开平知县自然不敢将他们拒之门外,乖乖的放大军进城修整。

    等到开平城里的主要官员都来到了县衙,鲁若麟二话不说,直接将县衙上下连同开平中屯卫的庞指挥使等一干武将全部抓了起来。

    面对强势的鲁若麟,知县王成德和指挥使庞中凯等人都不敢反抗,但是全都在不停的叫屈,王成德更是高呼“冤枉啊!下官不服!凭什么抓我们?”,让一旁的陈新甲脸色非常难看。

    “三日前,我部想要从开平购买粮草,为什么不允?”鲁若麟看着被士兵按在堂下的王成德,眼里泛着寒光。

    王成德感觉到了危险,不敢看鲁若麟,直接对着陈新甲喊冤:“陈大人,你可要为下官做主啊。鲁总兵这是公报私仇,因为下官拒绝他的手下买粮,他就目无王法,随意捉拿朝廷命官,他这是越权啊。”

    “你为什么拒绝鲁大人的部下买粮?”陈新甲的语气同样不善,他现在的前途与鲁若麟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任何损害金州军的事情都会对他不利。

    感觉到了陈新甲的态度,王成德吓得满头大汗,鲁若麟没有权力处置他,但是陈新甲有。

    “因为鞑子入寇,城里涌进来了很多的百姓,城中的粮食本来就不够吃。而且当时鞑子刚走,下官无法确认来的是不是朝廷的兵马,怕其中有诈,怎敢轻易开城卖粮啊。”王成德早就想好了理由,而且非常正当。

    “哦,粮食不够吃?那你们怎么有多余的粮食送给鞑子?而且送的还不少。”陈新甲的话带着阵阵阴风,把开平的一众官员全都给吓傻了。

    因为给鞑子送钱粮买平安的事情太过骇人,开平上下对此事是下了禁口令的。等到鞑子出关,风声过去,这个事情估计也就没有人去关注了。反而因为开平没有被鞑子攻陷,阖县上下说不定还会有些功劳。至于送走的钱粮,大可报成守城中的消耗,好处理的很。

    只是现在鞑子还在关内肆掠,开平给鞑子送钱粮的事情就被陈新甲他们知道了,这就有些大条了。

    如果说不让鲁若麟的部下进城买粮是错误的话,那给鞑子送钱粮就是大罪了,而且是资敌的大罪。按照朝廷对鞑子的痛恨程度,这个罪行搞不好可以和叛国与谋反划上等号,是可以族诛的。

    想到这里,王成德浑身开始冒冷汗。明明已经做好了扫尾的工作,怎么陈新甲和鲁若麟这么快就知道了?难道是城里出了叛徒?不会啊,城里的大小官员和城中的大户,有一个算一个,都参与了此事,捅出去对谁都没好处,这完全是自绝生路啊。

    不管是怎么传出去的,这个时候坚决不能承认,否则不光自己人头不保,连家族都要受到牵连。

    “冤枉啊!我们怎么可能给鞑子送粮食?这完全是污蔑啊。鞑子来的时候开平上下死守城池,誓于开平共存亡,怎么可能给鞑子送钱粮啊。陈大人,您明察秋毫,一定不要轻信谣言啊。”王成德演技不错,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死守城池?我怎么看着开平城墙干净得很啊。”鲁若麟嘲笑道。

    “鞑子急于出关,并不愿意在开平多做纠缠,实乃我开平的幸事。怎么,鲁总兵是希望鞑子攻打开平将开平上下屠杀干净吗?”都这个时候了,王成德还不忘转移话题,反咬一口。

    “真的假不了,给鞑子送钱粮的事情参与的人多了去,是你想否认就可以否认的吗?来人,去把那些出城给鞑子送钱粮的人都找出来。”鲁若麟已经不耐烦了,他又不是朝廷的御史、按察使,不需要按照查案的步骤来。

    听到这里,王成德急了:“陈大人,鲁总兵这是要炮制冤案,制我开平上下于死地啊,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开平的官员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全都在那里磕头喊冤,整个县衙里呼喊声一片,似乎他们受了多大的冤屈一样。

    这就是朝廷的官员,干实事不行,弄虚作假、颠倒黑白倒是非常在行。

    “好啦,全都闭嘴!”陈新甲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冤枉?我倒希望你们是冤枉的,给鞑子送钱粮买平安这种事也做的出来?实在是我大明的奇耻大辱!本官都为你们感到羞愧。真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吗?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鞑子里面也是有我们的眼线的,岂是你们想否认就否认的。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动静城里的百姓和军队就没有一个知道的,信不信本官甚至都不用走出这个县衙就可以将事情查的水落石出?”

    听到陈新甲连鞑子那边都有消息来源,开平官员们心里的坚持彻底崩塌了。

    王成德见狡辩已经没有用了,马上开始改口:“陈大人,下官也是没有办法啊。城外数万鞑子,城里可用之兵不过千余人。一旦城破,城里的数万百姓焉能活命?为了城里的百姓,下官才不得不答应鞑子的勒索,请大人明察啊!”

    这个时候肯定是尽量撇清自己的责任,至于为什么开平中屯卫只有一千多人的兵马,这个问题就不是王成德的责任了,他只是在事不可为的时候灵活运用手段保住了开平的安全。

    “对鞑奴卑躬屈膝,对友军却百般刁难,实在是寒了将士们的心啦。陈大人,此风不可涨啊。”鲁若麟最记恨的还是他们对于骑兵师一毛不拔。

    如果说花钱买平安是无可奈何,鲁若麟也不想去追究,至少比起钱粮还是人命更重要一些。但是对于友军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这就是鲁若麟无法容忍的了。别人他管不着,但是关系到他的金州军他一定要追查到底。开平县既然敢无视金州军的存在,那他们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没错,鲁若麟就是要杀鸡骇猴,而开平县就是那只鸡。

    何况鲁若麟并没有冤枉他们,至少在大是大非面前开平县没有坚持住。如果开平县上下强硬一些,按照岳托当时的处境也不可能攻打开平,说到底还是他们自身出了问题。

    “朝廷派你们到开平是让你们守境安民的,不是让你们把百姓的血汗钱交给鞑子买平安的。你们是朝廷的官员,不是鞑子的奴才!来人,将王成德拉出去斩了,这样无能的官员简直是朝廷的耻辱,留你何用?其余人等全部收监,等候朝廷处置!”

    陈新甲也是满心的怒火,对这帮蠢官、庸官深恶痛绝。何况他也需要给鲁若麟、给金州军上下一个交代,接下来的仗还要靠金州军来打,只能用王成德的脑袋来安抚军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