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17章 大家都没睡
    “饶命啊!大人饶命啊!”王知县在被拖出去的时候吓得屎尿横流,高声的不断求饶。

    “我是为了开平数万百姓啊!”

    “鲁若麟,你公报私仇不得好死!”

    彻底绝望的王成德最后忍不住对鲁若麟破口大骂,被架他的士兵一把堵住了嘴。

    这让带队的警卫团长很是不满,到底还是业务不熟练,居然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骂了鲁若麟,回头要好好整顿一下。

    文官里官最大的王成德就这样被砍了脑袋,士兵们气愤他辱骂鲁若麟,刚出府衙没多远就直接下手了,根本没有花功夫找什么合适的地点。来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王成德的脑袋就被奉到了陈新甲和鲁若麟的面前。

    看到连知县都说砍就砍,开平县的官员们彻底吓尿了,特别是指挥使庞中凯浑身上下不停的打摆子,裤裆里都湿了一片。

    陈新甲没有直接砍掉庞中凯的脑袋,并不是他对庞中凯有什么好感而手下留情,就凭开平中屯卫只剩下一千多的兵员,杀掉庞中凯一点都不过分。

    只是卫所系统虽然早以崩溃,大家也不怎么把他们当回事,但是指挥使依然是朝廷在册的三品武官,陈新甲还没有权力先斩后奏。

    斩杀王成德肯定会给陈新甲带来不小的麻烦,王成德虽然只是一个七品知县,但他是进士,哪怕是最垫底的三榜进士。

    按照文官们一向自私护短的性格,肯定会给陈新甲扣上心胸狭隘、苛待同僚的帽子。何况陈新甲是举人出身,学历低却身居高位,本来就受人嫉妒和诟病。虽然斩杀王成德有理有据,也在他的权力范围内,日后仍然免不了被人打上嫉贤妒能的标签。

    大明的文官们就是这样傲慢,除了自己高贵,对其他人一向鄙视贬低,就连文官内部也要拼学历、拼资历分个高下,何况其他人。清谈高论是他们的强项,巧取豪夺是他们的特权,就连当官做事都有幕僚、吏员来处理政务,他们的主攻方向则是谈论诗词文章,研究风花雪月,顺便还要鄙视那些用心做实事的人。

    不过现在是战时,王成德犯的又是资敌的大罪,陈新甲按照战时临机决断之权将其斩杀,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知县因为资敌被斩杀,阖县的文武官员都被抓进了大牢,城里的大户们也坐不住了,要知道他们也是有参与其中的。要是碰到心狠一些的官员,借此将他们抄家灭族一点都不为过。

    刚刚出过一笔血的狗大户们不得不忍痛又捐出了大笔的钱粮给陈新甲,希望能用这些钱粮买回一个平安。

    陈新甲和鲁若麟都无意将事情扩大化,斩杀王成德主要还是因为他太不长眼,惹恼了鲁若麟,否则陈新甲真的不愿意行使临机决断之权。只需将他交给有司处理,即使是千刀万剐也与陈新甲没有一文钱关系,还不会落下什么口实。

    鲁若麟来开平是打仗的,逼陈新甲斩杀王成德只是为了立威,免得那些朝廷的官员们将金州军当软柿子来捏。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没有必要在开平纠缠这些琐事了,还是岳托手上俘虏的百姓更重要些。

    有便宜不占不是鲁若麟的性格,何况那些大户也谈不上有多干净,心安理得的收了大户们的钱粮后,金州军稍事休整就继续出发追击清军去了,开平的事情自然有陈新甲去操心。

    陈新甲是不敢轻易离开金州军的,只有和金州军待在一起他才会感到安全,这种莫名的信赖从他见识到金州军的实力后就一直磨灭不掉。何况亲临战事一线,获胜后请功时可是要加分不少的。

    至于万一失败了怎么办?陈新甲相信即使出现万一,金州军也不可能被歼灭,自己在安全上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陈新甲快速的委任了临时管理开平的官员,将开平的问题交给永平知府去处理,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追击鞑子重要。要是金州军作战成功,陈新甲在朝廷的地位也就牢不可破了,其他的事情比起这个来都不值一提。

    所以鲁若麟前脚没走多久,后面陈新甲就跟上了。

    尽管岳托下令加速前进,不到晚上不许休息,大军的行进速度依然没有提高多少。

    负责押运物资的清军佐领见前面的道路被堵住了,整个车队不得不停下来,心头一阵焦急,连忙打马来到出问题的地方。

    只见一辆运粮车歪在了道路上,粮食洒了一地,周围的汉人俘虏正在清军的指挥下做着清理。

    “怎么回事?”佐领满脸怒火的问道。

    马上有管事的清军跑过来禀报,“回大人,是运粮的马车车轴断了,属下正在指挥人清理。”

    “MD,这是今天坏的第几辆车了?还真是邪了门了,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大将军命令加快速度的时候就坏了,是不是这些汉狗捣的鬼?”佐领发现今天的情况有些不正常。

    刚开始的时候坏了几辆车他还以为是意外事故,毕竟走了这么久的路,偶尔有些车辆出现故障是很正常的。但是接二连三的出现问题,严重影响了大军的行进速度,他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

    “回大人,属下一直在这辆马车身边,这些汉狗绝对不敢使坏。刚开始走得好好的,到了这里路上有个小坑,车轮陷下去,车子承受不住才断的。”如果车辆损坏是汉人俘虏捣的鬼,管事也难逃监管不力的干系,所以不管是不是因为俘虏的原因致使车辆损坏,都必须得说成是意外事故。

    佐领看了一眼车轮,确实陷在了一个坑里,可能车子确实是因此而损坏的,但是胸中的怒火还是抑制不住,“既然他们用的车子坏了,那车上的东西就由他们自己扛。要是因此跟不上大军,这些人统统斩首!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道路清开,耽搁了大军出关,老子先砍了你的脑袋!”

    说完佐领还一鞭子抽在管事身上,管事不敢怠慢,连忙吩咐俘虏扛走粮食,将损坏的车辆推下道路,交通再次恢复了畅通。

    佐领不想去追查车辆损坏是人为的还是意外的,直接下令再有车辆损坏,负责操车的汉人全都斩首,这才将车辆损坏的情况控制下来。

    但是今天的行军速度因为不断的事故被拖累了,一天也只走了四十里,岳托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头了。于是在天黑扎营之后,岳托将军中的主要将领召集起来议事。

    “说说看吧,今天大军里还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岳托的语气平淡,似乎并没有被今天发生的事情激怒。

    岳托作为代善的长子,骁勇善战、足智多谋,虽然不是很得皇太极喜欢,但是依然被皇太极重用,凭的就是自身的本事。

    今天发生的事情确实很让人生气,在自己下达了加速前进的命令后,行军速度不但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完全有违自己的命令,要是岳托想要追究责任,帐内的众将都脱不了干系。

    不过此时岳托非常冷静,他相信自己的属下绝对不敢无视自己的命令,那么今天出现的众多意外就值得深究了。

    “回主子,奴才负责的车队今天除了车辆经常损坏之外,捆绑货物的绳索也老是断裂,奴才也觉得不对劲。”

    “我这边那些汉狗走的比平时慢多了,哪怕用鞭子抽也快不了多少,说是太饿了没有力气。”

    “我负责看押的那些汉狗里今天装死的特别多,他们以为我不会去管那些死人,嘿嘿,真把奴才当傻子吗?不管是真死了还是假死了,奴才都会给他来一刀,后来装死的人就没有了。”

    “我这边几个投靠过来的汉人奴才被人杀了,正在查是谁动的手。”

    ……

    随着这些手下一一将今天发生的意外情况说出来,岳托的嘴角向上一扯,冷笑道:“看来这些俘虏似乎知道有明军来了,正指望着被他们救出去呢。巴岳特,这几日可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俘虏营?”

    “回主子,除了正常来俘虏营消遣的勇士,并没有其他人靠近俘虏营。”负责看守俘虏的巴岳特马上站起来回答道。

    “看来屁股后面的明军用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手段联系上了那些汉人俘虏。”岳托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要想办法杜绝隐患。

    “从今日起,俘虏营任何人不得靠近。加强巡逻,断掉俘虏营与外界的联系。这些汉狗既然这么不听话,那就让他们知道违背主子是什么下场。你们回去之后做好准备,对俘虏营做一次彻底的搜查,我倒要看看这些老鼠们藏了什么东西。还有,今天参与运货的汉狗拉一批出来当众斩首,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

    “趁这个机会今天晚上给俘虏们分营,将女人单独设一营关押,看那些男人们舍不舍得扔下他们的女人逃跑。另外,在汉人里悬赏,谁能举报出有哪些人勾连了明军,本将军大大有赏,钱财、粮食、女人任他选。”

    清军对汉人一向残忍,当猪羊一样看待,解决问题的办法从来都是杀戮,简单、直接、粗暴、有效。

    正当岳托他们商讨着如何惩处汉人俘虏的时候,远处传来了隆隆的炮声,在静寂的冬夜里如同春雷般炸响。炮声在中军大帐这里都能够听到,可见距离并不远。

    岳托立马站起来,快步走出帐外,循着声音向远方望去。那里是大军的侧后方,有巴哈纳布置的警戒线,阻击尾随而来的明军。

    这股明军骑兵这两天不断的试图冲破巴哈纳组织的防线,都被巴哈纳拦截住了。明军骑兵的战法颇为诡异,并没有组织大股军队突进,而是分散成很多的小队从四面八方不断袭扰,让巴哈纳疲于奔命。好在明军的骑兵并不多,并没有影响到中军主力的前进。

    但是今晚明军一反常态的大举进攻,甚至动用了火炮,是不是他们的主力赶到了?否则骑兵如何能够携带火炮。

    “伊勒根!”岳托大声喊道。

    “奴才在!”马上有一员将领跑到岳托面前单膝跪下。

    “我命你带本部人马前去查探,协助巴哈纳作战,务必阻止敌军攻击大营。”岳托有点担心巴哈纳那边的情况,以巴哈纳的谨慎,如果不是抵挡不住,绝对不会让明军靠得这么近。

    “喳!”伊勒根立马领命而去。

    “巴岳特、杜鲁穆!”

    “奴才在!”

    “你二人务必看守住俘虏营,防止俘虏暴动,如有异常,立即镇压!”

    “喳!”

    “其余各部整顿人马做好出战准备!”

    “喳!”

    在伊勒根的人马出发后不久,战场上的枪炮声渐渐稀疏起来,似乎敌军已经被击退。但是久经战阵的岳托觉得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果不其然,另外一个方向突然响起了枪炮声,那里也出现了明军。

    这次岳托没有继续增兵,他不会被敌军牵着鼻子走,而且有了伊勒根的增援,岳托相信巴哈纳可以稳住阵脚。

    这一夜,明军接二连三的不断发起突袭,出击的间隔和地点完全没有规律可言,让清军如同惊弓之鸟,一刻也不敢放松。清军周围的枪炮声直到天色将明时才平息下来,清军虽然疲于奔命,但好歹将明军阻击在了大营之外。

    远处的枪炮声对俘虏营里的汉人百姓来说无异于天籁之音,即使再迟钝的汉人百姓也知道这是鞑子在与明军交战,而且是明军在主动进攻。这样的情况让早已对朝廷兵马不报希望的汉人俘虏们都兴奋和期待起来,自由的希望再次在他们的心中燃起。

    外面的战事让俘虏营的清军看守们格外的紧张,一队队的清军不停的在营中巡逻,刀已出鞘,在火光下格外刺眼。

    俘虏们被命令不许走动、不许说话,只能待在原地,否则直接斩杀。

    天亮之后,虽然明军退去,清军大营无碍,但是整个大营里的气氛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这一夜,不但迎战的清军没有睡觉,大营里随时准备出击的清军同样没有休息,汉人俘虏们则是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