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18章 猛虎下山
    王德川这两天小打小闹摸清楚了清军的情况之后,决定改变策略,加大袭击骚扰的力度。他将麾下的骑兵分成三路,从不同的方向、不间断的对清军发起奇袭。

    王德川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死多少清军,而是制造紧张、疲惫清军。同时告知俘虏们明军已经过来救他们了,增加他们的信心。

    至于岳托听到的炮声,那是骑兵师随身携带的弩炮发射造成的动静。

    进攻永远比防守更占据主动,巴哈纳手上的一万兵马,要防守住战线绵长的清军大军后方,确实有些捉襟见肘。

    夜战一直是金州军的日常训练科目,充足的营养让金州军的士兵并没有明军普遍存在的夜盲症。这个时代的军队能够执行夜战的往往是一支部队里的精锐力量,因为普通的士兵很难在黑暗的条件下做到令行禁止的。不过金州军的士兵们明显不在这个限制范围内。

    冬日的夜晚,星光熠熠,在白雪的映衬下视觉条件并不差。

    早已摸清楚周围环境情况的金州军顺利的发起了夜袭,淬不及防的清军被打的有点发懵。

    其实清军在防守上的作战经验确实比他们的进攻差很多,清军起兵以来一直都在进攻,越往后打,明军越不敢野战,基本上都是龟缩在城池里防守。

    巴哈纳布置的防线长而单薄,只是在一些重要的节点上囤积大股人马随时支援各方。这样的防御布置在金州军的集中突击下,一下就被击穿了。

    岳托听到的炮声就是金州军用弩炮攻击清军兵马节点时的声音,在夜色的掩护下,弩炮的密集攻击效果格外的好。

    一旦将节点上的清军击溃,附近节点上的清军想要赶过来要花不少的时间,金州军有足够时间向前攻击,这才能够如此靠近清军大营。

    不过这点兵马冲进清军大营实在是太危险,如果能够冲到俘虏营里将俘虏煽动起来,也许还有一丝击退清军的可能。不过这样做的代价就是会造成俘虏的大量死亡,与金州军的初衷严重不符。所以骑兵师突破防线后都是浅尝即止,立即调转方向从另外一个地方突破出去。

    这样的事情来来回回几次之后,清军的后防线已经千疮百孔,如果不是天色渐明,骑兵师退去,都不知道能不能够坚持住。

    失去机动优势,需要保护大营的清军打得十分憋屈,算是体会到了以前明军面对他们时的那种感受。

    天亮后岳托来到了昨夜的战斗现场,清军和明军的尸体已经开始在整理。别看昨天夜里动静那么大,其实双方的伤亡并不多。数百人的伤亡对于总数近五万的清军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只是战场上清军的尸体明显多过明军的,让岳托的脸色有些难看。

    岳托亲自去查看了那些清军身上的伤口,死于刀剑的很少,绝对多数都是死于弓弩和火枪。死状最惨的是被弩炮发射的弩箭钉死在地上的,不光是清军,还有不少的马匹也被这种粗大的弩箭钉死在地上。

    这样巨大的弩箭绝对不是靠人力发射出来的,必定是通过某种机关,只是骑兵突击的时候还可以带这样的器械吗?岳托有些不解。

    “这种弩箭应该是通过火药发射的,昨天夜里只要炮响这东西就会从天而降,一来就是一大片,运气不好被射中了绝无活下来的可能。”巴哈纳陪在岳托身边,神情有些疲惫。

    “难道这就是兴汉军手中的弩炮?”岳托也知道兴汉军有种弩炮很像明军的一窝蜂,但是威力要强大得多,基本是射中必死。他只是听说,一直没有见过实物。

    “应该就是的了。只是明军狡猾的很,放了弩炮就跑,没有抓到他们。”巴哈纳有点遗憾的说道。

    “你是说这种弩炮可以放在马背上?”明军有炮这不稀奇,只是明军的大炮大多笨重,一般只用来守城,可以放在马上的炮别说见过,清军都没听说过。

    “没有亲眼看到,但是我派人搜索过,很多地方有火炮使用的痕迹,但是炮都不见了。路上也没有重物碾压的痕迹,明军的这种火炮即使不能放在马背上,应该也不会太重。”巴哈纳摇摇头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岳托的心情愈发不好了,可以随骑兵同行的火炮,怎么看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明军突然发动大队人马突袭,是他们的后续部队到了吗?”岳托昨夜就安排巴哈纳追查明军主力的动向,现在应该有结果了。

    “手下的奴才跟了十几里,没有发现其他的人马。”如果真的发现明军主力,巴哈纳早就汇报给岳托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这个消息并没有让岳托轻松多少,明军昨夜作战的目的明显是骚扰、疲敌的战术,如果没有后续大军跟上,这样的战术没有太大的意义。

    “即使现在没有,估计也快到了。巴哈纳,我将伊勒根手下的兵马交给你,你必须将后面的明军挡住,昨夜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幸亏昨夜俘虏们被镇压住了,否则要是俘虏们暴动起来,整个大军也会跟着乱套了。”岳托一脸的庆幸,要是在夜晚发生啸营,损失只怕会非常惨重。

    “将军,昨夜我们准备不足,让这些明军冲破了防线。要是他们冲进了俘虏营,里应外合之下,只怕昨夜的局势就会大变了。这些明军明明可以冲击俘虏营的,但是他们都在中途调头回去了,我也是想不太明白。”巴哈纳觉得昨夜明军的举动有些怪异,将心中的疑惑告诉了岳托。

    “难道是他们怕陷进营地里出不来?或者是担心前面有大军拦截?”岳托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他还以为明军是遇到什么困难调头的,搞了半天是明军自己退却的。

    “这支明军训练有素,真要是有命令突击俘虏营,他们不会不尝试一下的,应该是其他的原因让他们有所忌惮。”巴哈纳不认可岳托的意见,他是亲自和明军交过手的,知道这些明军并不贪生怕死,反而非常悍勇,比清军差不了多少。

    按照岳托和巴哈纳的想法,如果他们是昨夜的明军,只要突击到俘虏营的附近,总可以有办法引起俘虏营的骚动,进而引爆整个清军大营,要知道整个俘虏营有近三十万的汉人青壮,一旦发动起来很难控制住的。即使清军可以当即镇压,损失也绝对小不了。特别是营地里的大量财物,只要放几把火,就会烧掉不少。何况俘虏营里已经确认有明军内应的情况下,这个方略有很高的成功几率。

    只是明军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放弃了这个办法,让清军逃过了这一劫。

    岳托和巴哈纳自然不会知道王德川放弃这个办法是因为这样做对俘虏的伤害太大了,完全得不偿失。金州军这么玩命的追击岳托,看中的既不是鞑子首级的那些战功,也不是清军大营里的钱粮,而是这些数量庞大的俘虏。如果岳托这个时候放弃俘虏只带着钱粮回师,鲁若麟绝对会礼送他出关。

    钱粮和战功鲁若麟并不缺,鲁若麟缺的是人口,特别是岳托手上的几十万几乎都是青壮,对鲁若麟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岳托和巴哈纳也是习惯性的以为明军在意的是钱粮和首级,解救俘虏不过是随带的,所以才会觉得昨夜明军的战法有些怪异。

    “既然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冷口关就在眼前,最多两日我们就可以出关,千万不能在最后关头出了什么岔子,否则这次入关就白辛苦一场了。你这边随时要与大军保持联系,要是确实抵挡不住就速速回营与大军汇合。”岳托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将军尽管放心,末将绝对不会让汉狗们得逞的。进了我们大清手里的东西,还没有被抢回去过,这次也不会例外。不过总是这样被这帮汉狗跟着也不是办法,想要赶跑饿狼,还是要出动出击才行。末将想追击这帮明军,让他们没有精力来骚扰大军,还请将军允许。”巴哈纳昨天打的太憋屈了,实在忍不住这口气,还是决定发挥清军的长项,动起来寻找机会。

    “具体怎么打你看着办,只是你一定要保证大军后路的安全,否则我唯你是问。”岳托还是比较相信巴哈纳的,也觉得他的做法才是最好的选择。

    “喳!”见岳托同意了自己的办法,巴哈纳也非常高兴。

    回到中军大营的岳托立即下达了全速前进的命令,根本不管昨夜大家都是一宿没睡。而且今天的清军格外的凶悍,任何敢偷奸耍滑、暗中使坏、体力不支掉队的行为,只要被发现,清军二话不讲直接斩杀,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清军本来就不喜欢讲道理,先前是觉得这些俘虏到了辽东就是满清的奴隶,是大家的财产才没有肆意滥杀。如今局势这么紧张,自然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面对清军的屠刀,被俘的汉人百姓无法反抗,只得咬牙跟上清军的脚步,心中对明军前来解救的期望更加热烈了。

    清军主动寻找骑兵师作战确实让王德川没有办法继续骚扰清军大营了,巴哈纳死死的咬住骑兵师的主力部队不放,让王德川无可奈何。论到骑兵的技术还有马匹的优良,清军明显比骑兵师高出一筹,毕竟人家可以是马背上长大的,骑兵师再怎么训练也没有办法和清军比的。

    其实分兵也是一种选择,但是骑兵师本来人就不多,分出去也很难形成战斗力。而且这个年代通讯简单,分出去的部队再想联络上就太困难了。

    同样因为兵力太少,与清军在野外硬碰硬太吃亏了,王德川怎么舍得把自己宝贵的部下消耗在这样的战斗中。

    面对巴哈纳的贴身紧逼,王德川只能不断的后腿、迂回,根本不能停下来,直到与鲁若麟率领的大部队迎头碰上。

    王德川见到鲁若麟的时候非常惭愧,鲁若麟交给他的任务最终还是没有完成,而且还被清军追到了鲁若麟的面前,更是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好了,骑兵玩不过鞑子很正常,何况你的人比别人少那么多。别气馁,后面有的是机会。还是先说说你发现的情况吧。”鲁若麟并没有责怪王德川,要是鞑子真这么废物,也不会称雄北方这么多年了。

    见鲁若麟没有责怪,王德川提着的心放下了不少,连忙将岳托大军的情况和自己联络上俘虏百姓的事情都告知了鲁若麟。虽然王德川有派信使汇报过自己的情况,但是有些信息始终没有当面汇报来的清楚。

    得知自己离岳托的大军还有一日的行程,而岳托已经快要到达冷口的时候,鲁若麟再也坐不住了,必须再加一把劲了。

    追击王德川一行的巴哈纳也发现了鲁若麟大军的到来,面对骑兵师他们敢主动出击,死咬着不放。但是当看到鲁若麟的大军时,巴哈纳的眼神凝重了许多。

    对于一支军队是不是能打,清军自然有一套自己的标准,特别是像巴哈纳这样打老了仗的人,一眼就看出眼前的明军不好对付。

    军容整齐、阵列严谨、进退有度、士气高昂、意志坚定,与以往明军那种畏畏缩缩的样子截然不同。

    出于谨慎,巴哈纳并没有冒然的发动进攻,而是在远处列阵与金州军对峙。

    清军不主动进攻,金州军却不愿意在原地浪费时间,鲁若麟一声令下,早就整装待发的金州军迈着整齐的步伐,气势汹汹的向清军逼了过去。

    敢于在野外主动向清军铁骑发动进攻,这样的明军确实少见,要知道巴哈纳现在手上的兵马也有一万五千多骑,并不是一颗软柿子。

    陈新甲此时和鲁若麟一起坐镇中军,看着金州军排着严密的阵型,高唱着岳武穆的《满江红》,步伐坚定的向清军走去,心中感慨万千。

    这才是真正的强军啊!

    如果说平时陈新甲看到的金州军是纪律严明、装备奢华,隐隐可以看出强军的影子。那么处于战时状态的金州军则仿佛在瞬间露出了自己的爪牙,犹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有如此强军相助,何愁功业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