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0章 方阵却敌
    鲁若麟面对沈志祥的请求,犹豫了一会后就答应了。

    如果说以前的沈志祥面对鲁若麟的时候带着一丝讨好,现在的沈志祥则要严肃的多,也认真的多。

    鲁若麟不知道是什么引起了沈志祥的变化,但是对于他的想法和心意还是要支持的。

    天津军他也看过了,整体实力还是不错的,只是实战经验要缺乏一些,确实需要一些历练。

    思虑再三鲁若麟决定将一段防线交给天津军,这段防线不长,后面还有金州军做后盾,即使天津军顶不住清军的攻击,也可以保证整个防线不会出现意外。

    金州军和天津军的换防自然逃不过清军的眼睛,清军非常敏锐的发现换上来的军队比原来的军队明显要差一些,特别是在协调和配合上要生疏不少,时不时的会出一些小岔子。

    一直苦于无法破局的巴哈纳发现这个机会后没有放过,果断的指挥大股清军开始冲击天津军的防线。

    下定决心冲锋的清军气势还是非常逼人的,清军也不全是榆木疙瘩,既然知道明军的弓弩和火枪厉害,便制作了大量的厚实木盾,冲锋的士兵人手一个。并且将铠甲集中起来使用,很多士兵都是两层铠甲,甚至三层,这样的标准已经是巴牙喇兵的水平了。

    天津军的装备并不差,只是临阵的经验太少,协调性也比较差,弓弩和火枪的攻击没有形成密集度和连续性,对清军造成的伤亡明显比金州军要小的多。

    沈志祥原以为自己有了和金州军一样的装备,也可以打出和金州军一样的战绩,但是现实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并不是所有的军队都可以轻易与鞑子硬刚的,天津军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在付出了一定的伤亡后,清军终于冲击到了天津军面前。失去了远程武器压制的优势之后,在贴身肉搏中清军的优势终于发挥出来了。

    天津军起保护作用的重装步兵并没有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在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前排列阵顶住清军最后的冲击。可惜此时的天津军明显有些慌了手脚,原有的战术配合和安排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来。出于对清军的恐惧,有些人甚至在后退躲避,更加造成了混乱。

    好在天津军这些时日的训练并没有白费功夫,虽然伤亡有些大,但是没有整体崩溃,还在苦苦支撑。其中也不乏英勇奋战的,只是整体上确实在被清军压着打。

    鲁若麟相信如果没有金州军在一旁助阵,天津军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崩溃,见不能再旁观下去了,鲁若麟大手一挥,早就准备多时,在天津军两翼观战的金州军开始像钳子一样从两边逼近了清军,似乎想要将与天津军鏖战的清军包饺子。

    巴哈纳自然不想放弃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负责护住进攻清军两翼的骑兵在金州军出动的同时也对金州军发起了进攻,阻止金州军对天津军的增援。

    战斗的规模终于开始扩大了。

    对于这样的局面,早在巴哈纳和鲁若麟的预料之中。长时间的对峙对战斗双方都是一种折磨和消耗,双方都迫切需要改变眼前的局面。而清军突进到天津军的面前就成了双方眼里改变现状的契机。

    清军对金州军最忌惮的是他们的弓弩、火枪和火炮,他们认为金州军之所以这样张狂,无非是仗着手中武器的犀利,一旦近身肉搏,金州军绝对不是清军的对手。

    在与天津军纠缠在一起之后,金州军投鼠忌器之下,远程武器的作用起码废掉了一半,这个时候决定结果的还是要看谁的刀更硬、更快。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双方围绕着天津军这个焦点开始投入兵力,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这次的战斗对金州军来说也是一次考验,能否在失去远程优势的情况下击败清军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清军非常聪明的将兵力突进到天津军阵前,再向两边散开攻击相邻的金州军,这样攻击的距离大大缩短,可以更快的冲到金州军的面前。

    如果能够从空中观察的话,可以发现金州军的阵势犹如一只巨大的蟹钳,正在努力夹死钳中的清军。清军的战术则是中心开花,虽然抛弃了自己的骑兵冲击优势,但是也有效减少了被金州军的远程火力打击到。

    现在决定胜负的关键就是看究竟是金州军的夹击力量大,还是清军的中心爆炸力强了。

    让清军近身了并不意味着金州军的远程兵种就失去了作用,关键还是要看团队的配合。没有了远距离的空间优势,远程兵种的射击空间就需要步兵们来创造了。

    金州军的火枪手和弓弩手在必要的时候也是可以变成步兵使用的,但是毕竟不是专业的,不到万不得已金州军是不会让他们和敌人肉搏的。金州军有专门负责近身作战的步兵,而且都是重装步兵,盔甲几乎从头到脚。

    这些重装步兵的武器主要是两种,一种是近三米长的钢矛,作用不是用来杀敌,主要是斜插在地上对冲击来的骑兵起停止作用的。另一种武器就是后背大砍刀,平时都是背在背上的,只有骑兵冲到面前的时候才会使用。

    重装步兵在止住骑兵后就会扔掉手中的长矛,抽出砍刀与敌人作战。与砍刀相配合的是步兵左手特制的护臂,这个护臂的前半部分是加宽加厚了的,犹如一个小型的盾牌,可以用来抵挡敌人的进攻。

    与轻巧的骑兵刀相比,步兵的厚背大砍刀又重又大,重心位于刀身的前部,非常适合劈砍,讲究的就是一个势大力沉、勇往无前。而且这种厚背砍刀全钢制成,锋利无比,只要被劈中,别说是人了,连马都可以被斩首,是名副其实的斩马刀。

    步兵们斜竖着起长矛,在步兵后面的是蓄势待发的弓弩兵和火枪手。三排长矛如林般密集,将方阵死死的护住,缓慢而又坚定的向前行进。

    金州军的士兵们结成了一个个方阵,每个方阵三百人,相互之间间隔的距离很近,方便支援配合。

    即使清军突破了其中的一个方阵,也会被周围的其他方阵攻击,非常的难缠。

    但是这样的作战方式对士兵和军官的要求也是极高的,指挥方阵的军官必须能够稳住自己的方阵,并对周围的情况做出准确的判断和应对。士兵们则要做到令行禁止、协调一致,坦然面对死亡和牺牲而不动摇,坚守自己的岗位,哪怕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岗位上,确保方阵的完整。

    有了步兵顶在前面,方阵中间的射手们就可以对方阵外的敌军进行精确的打击。这样的方阵攻守兼备,应对骑兵的突击格外有效。

    冲到金州军面前的清军猛然发现,即使近身了他们依然占不到任何的便宜。仅仅是那些该死的长矛就阻挡住了他们前进的步伐,每突破一层重装步兵的防线,都需要用大量的清军生命来交换。躲在步兵后面的弩弓手和火枪兵实在是太猥琐了,准头也实在太高了,很多清军都是在与步兵拼命的时候被方阵里的士兵射死的。

    金州军方阵里面的士兵相互之间配合极为默契,只做自己擅长的工作,绝对不会擅自脱离方阵,这样反而杀敌的效率更高。

    眼见骑兵冲击的效果太差,巴哈纳果断的派出了步兵协助作战。

    清军与蒙古人的最大不同是,他们不但马战厉害,下马作战的能力同样不差。特别是清军步兵发射的重箭,威力非常惊人。

    有骑兵在前面顶着攻击,后面的清军组成弓箭方阵,对着方阵里的金州军抛射重箭,不求杀伤多少敌军,只求打乱方阵的稳定。

    面对这种情况,方阵里早有预备。

    散布在方阵里面的还有不少轻装步兵,他们的任务不是作战,而是防护。他们身上只披着轻甲,武器是背上的大砍刀,不过一般很少拿出来用。他们的主要作战装备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盾牌,为方阵内的弓弩手和火枪兵提供保护。

    眼见清军抛射的箭雨即将到来,方阵内的指挥官高呼一声:“盾兵!护!”

    这些盾兵立马将手上的盾牌高高举起,并且立刻并拢,拼成一块巨大的盾幕,方阵中的弩兵和火枪兵则立马低头往盾幕里面钻,躲到盾幕的下面。至于外围的重装士兵,作为肉盾的他们就需要靠自己身上的盔甲来抗了。

    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之后,指挥官高呼一声:“盾兵!散!”盾幕消失,射手们重新进入战斗状态。

    这样的配合需要指挥官具备高超的指挥技术以及对战场形势的及时判断,还要有士兵之间良好的配合,缺一不可,不是随便什么部队都可以玩得转的。

    当然,盾幕也不可能严丝合缝,总会有空隙,要是有弓箭从空隙里钻进来射到了人,那也只能算他倒霉了。

    远处的巴哈纳见金州军玩出了如此精妙的配合,看得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近身肉搏金州军还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实在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他原以为依靠弓箭和火枪的金州军必然对近身肉搏充满恐惧,毕竟远程怕近身从来都是真理,谁知道金州军通过方阵将远程弄成了近战法师,这还怎么玩?

    其实对付金州军这样的方阵,最好的武器是火炮、投石机之类的重型武器,可惜这些武器清军都没有,鲁若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这么玩的。

    清军的骑兵虽然行动迅捷,但是正要到了攻坚克难的时候,他们的手段少得可怜。

    清军在与金州军的交锋中完全落于下风,唯一占据主动的战场在天津军那边。只是金州军支援天津军的方阵已经开始逐步的将天津军替下,清军已经没有了继续突破的机会。

    眼见事不可为,巴哈纳果断的鸣响了退兵的金钟,早已疲惫不堪的清军立即如潮水般退走。

    鲁若麟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一声令下,一直在后方蓄势待发的骑兵师如猛虎下山般朝清军追去。

    可惜巴哈纳也不是吃素的,早已安排好了接应的部队,骑兵师的收获并不是太大。

    最终,此战以清军不敌退去而告终。

    坐镇中军的鲁若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旁边的陈新甲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只要看看战场上清军遗留的尸体,就知道这次的功劳绝对小不了,哪怕最后追不上岳托,也足够向朝廷交代了。

    时间紧迫,鲁若麟一面令部队修整戒备,一面令民夫们立即打扫战场,收拢鞑子首级和战利品,自己则与陈新甲一起听取战后汇报,看望阵亡及受伤的士兵。

    明军伤亡最惨重的非天津军莫属,总数五千的天津军,伤亡接近三千,其中当场战死的就有快两千了,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这样恐怖的战损率,如果不是有金州军压阵和支援,他们早就崩溃了。

    与大军其他部队喜气洋洋不同的是,天津军营地里愁云惨淡,沈志祥的脸更是黑得像锅底一样,心里更是在滴血。他这几年苦心经营的五千精兵一战就没有大半,想要恢复元气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

    “天津诸将实乃朝廷军队之楷模,顶住鞑子的疯狂进攻誓死不退,实在壮哉。”陈新甲现在对沈志祥的态度完全改观了,以前他总认为沈志祥不过是沾了鲁若麟光的幸运官二代,没想到沈志祥组建的天津军也能打出这样的战绩,实在是令他刮目相看。

    “谢部堂大人夸奖。”沈志祥不咸不淡的回应道,现在的他实在是没有办法高兴起来,陈新甲也很理解。

    “本官一定上报朝廷为天津诸将请功,对伤亡将士厚加抚恤。”陈新甲的这句话倒是不错,沈志祥的脸色好了不少。

    “兴汉,沈大人损失不小,这战利品上可不能亏待了他们。”陈新甲又将战利品分配的难题抛给了鲁若麟,希望鲁若麟能够对天津军有所补偿。

    “请部堂大人放心,这次缴获清军的铠甲武器就都交给沈大人处置好了,至于鞑子首级,清点过后也应该沈大人占大头才是。”反正清军的武器铠甲鲁若麟也看不上,正好可以送给沈志祥。至于鞑子首级,鲁若麟从来不缺那玩意,还没有清军留下的马匹更有价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