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2章 天杀的狗贼
    冷口的明军守将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

    冷口是蓟镇的重要关隘,是交通和军事上的要地。戚继光任蓟镇总兵时,曾在此修边城、筑敌台,作为冲要之地。只是后来朝廷财政日益紧张,对于各边防要地的修缮逐渐废弛,冷口关也随之破败起来。

    祝化安来到冷口已经有几年了,作为长城关口的守将,关外的威胁时刻存在,特别是自从鞑奴尝到了入关抢劫的甜头,破关墙而入已经成了一种常态。祝化安能够到冷口上任,就是因为上一任的守将在与鞑子作战时战死了,没有身份背景的他被安排到了这个危险之地。

    上任后的祝化安没有将精力花在整修武备上面,朝廷连军饷都发不齐,更加不会有钱批给冷口重修关隘。何况即使修好了,以明军在冷口驻军的战斗力,也不过是给清军送人头而已。所以祝化安只是简单的将关墙修理了一下,然后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赚钱上面。

    冷口关外就是草原,是蒙古人的地盘,虽然朝廷禁止与蒙古人进行贸易,但是只要肯想办法,自然还是有门路和蒙古人做买卖的。

    除了牲口贸易,这些年羊毛畅销,作为中间商的祝化安很是赚了不少。抛开战争的威胁,冷口守将这个职位还是很有搞头的。

    只是这些年鞑子入关的频率越来越高,长城一线的关口多有被攻破的,守将的下场也就好不到那里去,不是被杀就是被俘后投降。究竟哪个关口会成为鞑子进出关的通道,因为每次鞑子的选择都不相同,所以祝化安只能祈祷千万别选到自己头上。

    这次清军入关选择的是西线,让身处东线的祝化安长嘘了一口气。但是好景不长,岳托出关时一路向东奔来,冷口被清军选做出关通道的可能性顿时大增。

    待到陈新甲令人快马将岳托即将进攻冷口的消息传到祝化安手上,祝化安心里的侥幸彻底没有了。

    随消息抵达的还有陈新甲严令祝化安紧守关隘,迟缓清军出关时间,等待援军到达,否则严惩不贷的命令。

    对于援军什么的祝化安嗤之以鼻,根本就不报什么希望。现在的明军能够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守住就不错了,根本就不敢出城去增援别的地方。唯一有能力与鞑子对抗的关宁军和宣府军还在南边呢,哪里会有什么兵马增援冷口,不过是上官为了让自己死守冷口而给的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

    祝化安派出了几组夜不收,一路南下打探清军的动向,直到清军过迁安直逼冷口,祝化安心底里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了。

    是守城还是逃跑,祝化安内心非常的纠结。至于投靠鞑子,这个选项不在祝化安的考虑范围之内。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到满清去做奴才啊。

    守肯定是守不住的,即使是拼了老命,也不过是一天和半天的区别,最后终归是个死。

    议事堂里的将领们都用期盼的眼神望着祝化安,希望他能带大家逃离这个死局。但是祝化安不开口,下面的人都不敢说话。

    “家眷们都送走了吗?”祝化安朝着自己的心腹问道。

    “回将军,夫人和少爷以及诸位大人的家眷已经送走了。”心腹立马回答道。

    因为冷口时刻面临战争危险,所以这些将领们的家眷都不在这里。为了应对即将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祝化安让心腹将家人都转移隐藏起来了,万一自己铤而走险,也不至于连累家人。

    不但他自己的家眷,在场的将领家眷也都做了安排,从这点上说他还真的是爱兵如子了,这也是将领们愿意服他的原因之一。祝化安纵有百般不是,但是对手下确实不错,做买卖赚的钱也愿意分一些给下面的将士,在冷口守军中的威信还是不错的。

    其实从祝化安转移冷口关将领们的家眷开始,大家已经知道他不可能死守了。转移那些家眷防的不是鞑子,而是朝廷的秋后算账。

    “那就好。这冷口关守肯定是守不住的,岳托手上有几万人,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抵挡的。但是弃城而逃的话,朝廷追究下来不但死罪难逃,而且会祸及家人,大家说说该怎么办吧?”祝化安始终无法下定决心,想先听听手下们的想法。

    这些手下们面面相觑,也不敢随便给祝化安出主意。

    “大家就不要有什么顾虑了,都这个时候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祝化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将军,不是我等怕死,只是万一我等战死了,我们的妻儿老小就没了依靠,朝廷也不可能顾得上她们,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朝廷的钱粮军饷从来就没有发齐过,武器装备更是短缺的厉害,我们拿什么和鞑子拼?”

    “将军,我们还是撤退吧,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就是,朝廷明摆着让我们去送死,我们有人有粮,哪里去不得,大不了落草为寇,也比留在这里等死强。”

    ……

    这些将领七嘴八舌说的几乎都是一个意思,不想留下来送死。

    “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祝化安还是有点不死心。

    一旦逃跑,就再也不可能回头了,落草为寇他是不想的,实在是太掉价了,也吃不了那个苦。唯一的办法只能是隐姓埋名,换个身份重新过日子,只是那样的话就要和现在的一切说拜拜了。虽然这个冷口偏将不是什么好职位,但好歹也是官身,比起平民百姓还是要强出不少的。

    实在是舍不得啊。

    “将军,陈部堂可有要求我们在冷口坚守几日?”有个精瘦的猴脸手下突然问道。

    “这个陈部堂倒没有什么要求。就凭我们手上的这点人马,拼了老命最多守个半天一日的,写不写又有什么区别。”祝化安怏怏的说道。

    “将军,反正这冷口也守不住,不如干脆一把火烧了,再把城门洞用大石头彻底堵死,来个坚壁清野,怎么着也可以拖延鞑子一天时间吧。”这个猴脸手下一脸狠辣的说道。

    “蒋猴子,你给本将军细细道来。”祝化安听这个蒋姓将领的话顿时觉得有点新意,说不定是另外一条出路。

    “陈部堂不是说要我们坚守关隘等待援军吗?听说鞑子带了很多抢来的钱粮,还有几十万抓来的奴隶,这么多的东西只能从关口走。我们把关口堵死,再放火把城里烧起来,除非鞑子愿意翻山过去,否则鞑子不把关口清理干净肯定是走不了的。我们可以堵城门,在道路上挖坑,收集柴草将城里全都点燃了,鞑子想要走过去,怎么也要花上一天的时间吧,岂不是比我们死守着强多了。”

    “而且到时候我们也可以说是不敌退去,关里的大火也是鞑子烧的,朝廷也不好追究吧。到时候将军再受点伤,对外可以说是力战不敌受伤昏迷,被我等手下强行带出了关去,这上上下下也都可以交代过去了吧。”蒋猴子说到这里得意的神情怎么也掩饰不住。

    蒋猴子的话让祝化安大喜,要真的可以保住性命,又可以将朝廷应付过去,谁愿意背个弃城而逃的罪名啊。

    “真的有把握让鞑子在这里留一天?”祝化安期盼的说道。

    “不敢完全保住,但是总要试一试才知道。”蒋猴子也不敢把话说满,留了些余地。

    “你们有没有更好的办法?”祝化安看其他人都是沉默不语,就知道他们拿不出更好的办法,“那就按猴子的办法来干,大家看看有没有可以补充的。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鞑子不能顺顺利利的从冷口关里过,为朝廷的援军到达争取时间。”

    援不援军的无所谓,只要不用和鞑子拼命就行。

    冷口的守军缺乏训练,要是拿来和鞑子对战肯定是弱鸡一群,但是说到使阴招,这些人完全就是行家里手了。

    只要是能够迟缓鞑子的出关速度,不管什么办法都可以拿出来讨论。而且祝化安已经放弃了冷口城里的所有东西,那可操作的余地就大得多了。

    冷口出关的大道只有一条,贯穿整个冷口关城,只要将这条大道破坏掉,鞑子前进的速度就会慢得多。

    有了行动方向的冷口守军将自己的全部战斗力用在了这条大道上。先用火将道路烧软,然后拼命的挖,越深越好,一天的功夫道路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坑洞。而且这些坑洞里、路面上全都是干草和木头,只等鞑子来了之后点燃。

    至于南北两个城门洞,都用巨石堵得死死的,而且还往巨石上淋了很多的水,一晚上的功夫,这些石头几乎就冻成一整块了。

    城墙上也都洒了水,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滑溜溜的,大大增加了攀爬的难度。

    关城里的房屋都放了柴草,可以在最后关头点燃,给鞑子来个烈火焚城。

    两边的城门都堵死了,冷口的守军自然不会留在城里等死,在完成了布置之后,顺着长城就往南跑了。鞑子不走,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至于城里的百姓知道鞑子要来,早就跑光了,即使有几个剩下的也被守军赶走了。这关城都要烧掉了,留在城里也是个死。

    当然也不能全跑光了,否则就没有人点火了。

    能不能阻挡清军更多时间,这把火非常关键。不过这火不能放得太早,也不能放得太晚,否则就没有效果了,所以这个点火的人就非常关键了。

    机会只有一次,放火的时间大家在商议之后定在鞑子即将打通城门洞,或者大规模进入城内的时候,具体时机由放火人把握。

    通过抓阄,计划的提出者蒋猴子非常“光荣”的拿到了带领敢死队放火的任务,让他是欲哭无泪。

    当然祝化安他们也没有准备让蒋猴子他们直接去送死,还是做了一些善后安排的。

    他们在城里挖了几个隐蔽的地窖,里面放足了棉被、食物和水,在蒋猴子他们点完火之后可以逃到地窖里藏身,等鞑子走了以后再出来。

    只要做得隐蔽一些,行事小心一点,他们还是有很高的几率活下来的。

    岳托知道后面的追兵将至,一点时间都不敢浪费。离冷口关还有50里的时候,就让巴岳特领兵3000千直扑冷口关,争取在大军主力到达的时候可以直接出关。

    对于冷口关,岳托也有一定的了解。关隘年久失修,守军孱弱,3000铁骑绝对可以一鼓而下。

    对于这个唾手可得的功劳,巴岳特是迫不及待,一路快马加鞭只花了两个时辰就到达了距离冷口关几里外的树林。他们还要稍事休息,并且砍伐树木建造简易的云梯。没有云梯,他们空有强大的武力也无处发挥。只有当一切准备妥当,他们才会突袭冷口,来个出其不意。

    等到上百个简易云梯做好,清军快马突袭到冷口关下,预料中的惊慌失措、人仰马翻没有看到,关城上的情景却非常诡异。城门紧闭,城头上却一个守军也没有,根本就不像是临战的状态。

    这个时候也管不了是不是守军有什么阴谋诡计了,巴岳特直接命令大军强行攻城,任你诡计多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得被干趴下,颇有点以力破巧的味道。

    清军高呼着抬着云梯冲向城墙,通常会遇到的弓箭、滚石、檑木一个也没有出现,毫无阻碍的就冲到了城墙根下。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城墙上和地面下结了厚厚的冰,不太好站稳。不过这都是小问题,花点时间就可以解决了。

    “大人,这冷口的明军不会是跑了吧?”见清军已经攀上城头了,明军也没有出现。再怎么有埋伏,明军也不敢把清军放上城头吧?一个巴喇章京对着巴岳特说出了心中的猜测。

    “恩?还真有可能。这帮汉狗胆小如鼠,八成是跑了。”巴岳特也有点回过神来,“命令前锋营加速进城,打开城门。”

    “喳!”传令兵马上飞马而出。

    登上城头的清军在无人的城墙上人仰马翻,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因为城头上同样是厚厚的一层冰。当他们想要顺着阶梯下城墙的时候,望着断掉的阶梯顿时傻眼了。

    明军走前将阶梯挖断了,想要从城头上下来,要么跳下来,要么搭梯子,没有其他的办法。

    更令他们惊讶的是,城中的主道被挖得大窟小眼,还堆满了各种木头、石头等障碍物,在城头看得是一清二楚。

    确定城里没有了明军之后,清军搬过梯子,慢慢的下了城墙,迫不及待的就想要打开城门。

    来到城门洞,见到冻成一大块的巨石将城门堵的严严实实,带队的清军实在忍不住大骂道:“这帮天杀的狗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