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3章 火烧冷口
    巴岳特得知守军已经逃跑,但是城门被封堵,道路被破坏的消息,急忙翻过城墙跑到城内查看。

    城门洞还好处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慢慢清理就是了,只是这被挖的道路就稍微有点麻烦了。

    如果只是走人或者马,只要找些石头、泥土将坑洞填上就是了。只是岳托大军中还有很多的载重车辆,要想不让车子陷进去,这些坑洞的修复就马虎不得。

    巴岳特是来打仗的,就没想过要来冷口修路,所以手上根本就没有带什么趁手的工具,即使他现在想修也修不好。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只能一面派人快马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岳托,一面组织手下的士兵清理城门洞。

    不把城门洞打开,他们就要在城外过夜,毕竟人可以翻墙过来,那些马可不会爬梯子。这么寒冷的天气,城外哪有城里住着舒服。

    城门洞里的石头都被冻得硬邦邦的,想要敲下来非常费力气。不过清军也不傻,既然冻住了,那就烧呗。正好道路上的坑洞里都是木头、树枝,拿来就可以直接用,倒是省了不少的事情。

    清军在取木头的时候,发现坑洞里插满了削尖的木头,底下还铺着干草和树枝,这样的陷阱一看就知道非常拙劣,只要眼睛不瞎,注意一点,谁也不会掉进去。

    不过巴岳特倒是有点疑神疑鬼的,挖陷阱就挖陷阱,干嘛要在洞里放这么多的木头和干草?难道是想放火?只是在这坑洞里放火能烧着谁?谁也不会傻乎乎的往坑洞里跳吧。

    而且没有人怎么点火?难道城里还有人躲了在?巴岳特有些不放心,命令士兵将整个关城仔仔细细的搜索一遍,不放过任何的角落。

    冷口关城本来就不大,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一遍之后发现确实空无一人,别说明军了,就是普通的百姓也没见着一个。城里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都不见了,可见明军是有计划撤离的。

    感觉事情顺利得有点出乎意料的巴岳特还是不敢怠慢,一面命令士兵打开两边的城门洞,一面保持戒备,谨防明军偷袭耍诈。

    过火之后的城门洞并不难清理,就是要花费点时间,当夜色降临的时候,城门终于打开了。早就迫不及待的清军立刻进城找地方休息,城里的大小宅院很快就被清军们挤满了。

    留下警戒的士兵,清军全都开始休息,奔波了一路,又挖了半天的石头,清军也是累得不行。

    蒋猴子他们的放火队有三组人员,分别待在三个地窖里。因为相互沟通不畅,蒋猴子给他们的命令是,只有等到城里开始起火之后,其他两组人员才能出来放火,而什么时候点第一把火就由蒋猴子来决定了。

    蒋猴子的这个地窖建造的非常隐蔽,还有一个对外的观察孔,可以大致了解外面的情况。这是一个破旧的小院,房子都坍塌了,根本没法住人。当初选在这里挖地窖,就是考虑到这个院子不太可能被清军选来居住,安全性要高得多。

    虽然没有住人,但是清军在院子里安置了不少的马匹,显然是将这个小院当马厩使了。

    蒋猴子时刻关注着清军的动向,见大量清军进城,连马匹都进来了,自然知道城门洞已经被清军打开了。只是他们现在不敢有任何的动静,要是被清军发现了,不但放火的计划泡汤了,甚至所有人都会失去性命。

    等到后半夜清军都入睡了,蒋猴子开始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

    蒋猴子他们这组有十几个人,每个人都分配了一个方向,或者是到大道上放火,或者是烧房子。

    “大家都机灵一点,万一被鞑子发现了,赶紧跑,千万不要落到鞑子手上。要是跑不掉了,就自我了断,不要连累了大家,祸及家人,听到了没有?”蒋猴子严肃的看了每个人一眼,这些人都是经过仔细挑选出来,算是冷口守军里胆子比较大、又比较讲义气的。

    “蒋头,放心吧,我等就是死也不会让自己落到鞑子手里的。像我们这样的落到鞑子手里根本就没有活路,还不如自我了断来得痛快,免得受那些折磨。”组员里有人想得很明白,他们一旦把火放起来了,清军怎么可能让他们活下去。

    “你们明白就好,将军已经发话了,要是活下来就为咱们请功。万一不幸战死了,将军也会照顾好我们的家人。富贵荣华就在这一搏了,出发吧!”蒋猴子说完就带着组员悄悄的爬出了地窖。

    因为白天城里已经搜查过了,所以清军的巡逻并不严密,主要的值守力量还是布置在了城墙上。这也方便了蒋猴子他们运动到各自的位置,就等着蒋猴子把第一把火点起来。

    蒋猴子选择的第一个放火点就在大道的中间位置,方便其他地方的人观察动静跟着放火。这个大坑里同样插满了削尖的木刺,底下铺着干草和树枝。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个坑洞的干草和树枝下面还倒了火油,是特意准备的。

    随着火把扔进坑洞,里面的火势很快就猛烈起来,那些粗大原木做成的木刺就成了最好的燃料。从一开始这些木刺就不是准备用来杀敌的,它们的主要作用就是充当燃料。

    第一把火点起来之后,其他人也迅速的开始在周围放火。有的人继续往坑洞里扔火把,有的人则去放火烧房子,很快城里就有了很多的起火点。

    值夜的清军很快就发现有异常情况,报警的钟声猛烈的响起,整个城市的清军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他们此时还有点迷迷糊糊,还以为是敌军来袭,连忙起床穿戴好铠甲,拿起兵器准备迎战,结果发现整个城市到处都是火焰,却没有看到一个敌人。

    “出城!快出城!”有军官发现情况不对,不敢在城里逗留,马上招呼身边的人往城外冲。

    这个年代的城市建筑大多都是木质的,特别是屋顶,那都是盖着厚厚的茅草,只有少数人家才用得起瓦片,这样的建筑一旦烧起来是非常快的。而且明军之前就在每个院子里堆放了很多的柴草,清军之前还在庆幸不用自己准备草料和木材,现在随着这些柴草被点燃,心里对那些准备柴草的明军都快恨死了。

    因为起火点太多,火借风势,传播起来非常快,很短的时间内就将整个城市点燃了。

    大火不光对人是严重的威胁,对于清军的众多马匹来说同样如此。面对四处燃起的大火,平时如臂使指的战马也开始不那么听话了,这完全是出于动物对火焰的恐惧。

    这个时候清军的指挥体系是混乱的,他们都对眼前的情况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敌军,只知道必须尽快的出城,因此所有的人都往两边的城门跑,根本就顾不得其他的了。

    但是城里唯一的主干道被挖得大窟小眼不说,里面还燃起了熊熊大火,现在清军才知道坑里的柴草和木刺真的是用来烧的,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主干道无法纵马驰骋,其他地方又道路狭窄,周围还有许多燃烧的房子,清军出城的速度根本就快不起来,除了那些本就住在城门旁边的。

    没有组织,加上马匹时不时的因为惊恐而捣乱,有不少清兵被后面的人挤进了道路中的坑洞里,不是被烧死就是被刺死了。而且随着火势越来越大,后面出不来的清军完全红了眼,也不管什么同袍之情了,拔出刀子就对前面拦路的人猛砍,造成了更大的混乱。

    清军从一开始就没有搞清楚情况,也不知道其实只是少数明军在城里放火,大多数人心里还以为是大股明军进城了。所以清军们既没有想到去救火,也没有人组织抵抗,大家只是出于本能的想要逃出去。

    蒋猴子他们也是鸡贼的很,身上根本就没有穿明军的服饰,脑袋上扣着的也是清军样式的头盔,或者用布将发式包住,不在放火的时候被抓个正着,跑到外面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其实与清军大不相同。

    清军都在向外跑,蒋猴子他们放完火就开始向地窖撤退。因为局势太混乱,清军也没有注意到他们这些逆行者。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撤回来了,还是有几个运气特别差的被出城的清军堵住了,自知没有生路的他们全都自尽了,也避免了地窖被暴露的可能。

    巴岳特站在城门外,神情阴郁。

    他因为住的地方离城门口很近,是第一批冲出城来的人。见城外并没有明军埋伏,巴岳特就在城门外收拢兵马,整顿秩序。在他之后,不断的有清军从城门里冲出来,有的骑马,有的甚至是步行,他们连自己的马匹都没有带出来。

    出城后的清军见到整齐列阵在外面的巴岳特和军队时,发热的脑袋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马上放慢脚步,一声不啃的绕到巴岳特后面集合,找到组织的他们心一下就安定了。

    后面出来的清军越来越少了,冷口关城的火势却是越来越大,半边天都被烧红了。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出来,估计也出不来了。

    “大人,出来的人马大约有一千五百人。还有一部分人马从关北城门出城了,具体伤亡暂时无法统计。”巴岳特手下的一个牛录在汇报情况的时候战战兢兢的,生怕巴岳特将怒火发泄到他的身上。

    好在巴岳特的心思并不在这个牛录身上,他还在懊恼怎么就着了明军的道了。仅仅是几个地老鼠就将自己逼迫得如此狼狈,还折损了这么多的士兵,到底还是大意了啊。

    好在明军只敢玩这些阴招,连趁乱偷袭都不敢,否则自己的损失就要大得多了。偏偏就是这些胆小如鼠的家伙,让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岳托那里肯定是少不了一顿责罚的,真的是阴沟里翻船啊。

    “派人去给大将军传讯,告知这里的情况,全军就地驻扎,等待火势停歇。”巴岳特并没有撤走,而是待在这里控制局势,防止再生什么变故。

    清军不想冒着这么大的火势进城,但是城里的蒋猴子他们却起了别样的心思。

    虽然整个城市都在燃烧,但是稍微小心一点,还是有些地方可以走动的。现在城里最吸引蒋猴子他们的就是清军遗留在这里的尸体,除了葬身火海扒拉不出来的,外面还有不少清军尸体遗留在空地上。这些尸首强烈的吸引着蒋猴子他们,要知道平时他们想要斩获一个鞑子首级都难如登天,现在有这么多现成的便宜可以捡,他们怎么忍得住。

    在纠结了一阵子之后,鞑子首级的诱惑压倒了对外面的恐惧,蒋猴子带着几个最机灵的手下冒险走出了地窖。

    待在地窖里还不觉得,出来之后马上就感受到了空气的炙热,连呼进肺里的空气都是烫的。蒋猴子他们马上在脸上裹了几层打湿的布块,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快速来到主干道,那里鞑子的尸体最多,除了掉进坑里的已经被烧的失去作用,地面上还有不少头颅完整的尸首。

    迅速将眼前的鞑子首级砍下来,将尸首抛进火堆,不断重复这样的过程,直到砍了十几个首级,蒋猴子他们几个人实在是热得坚持不住了,才连忙往回赶。

    回到地窖的蒋猴子他们浑身热血沸腾,这么轻松就收获了十几个鞑子首级,这在以前是绝对不敢想象的。有了这些首级,丢掉冷口的责任就会小很多。而他们这些冒险留下来放火的人无疑都会受到朝廷的封赏,升官发财指日可待啊。

    有了这样的期盼,趁着火势还大,清军不敢进城,蒋猴子他们决定分批出去收割首级,总之是越多越好。

    就这样,蒋猴子他们忙碌到天色渐亮,才收手罢休。最后还加了很多柴草,一把火将地窖上面的残破小院点着了,彻底毁灭可能遗留的踪迹。

    清军也不傻,肯定知道城里还有躲藏的明军,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地窖的入口,这里的人一个也逃不掉。好在当初为了避免被一锅端,每个小组只知道自己的藏身之所,对其他的并不清楚。躲在地窖的蒋猴子他们现在已经非常安全了,只等清军过境,就可以重见天日了。

    望着地窖一角堆放的上百枚清军首级,蒋猴子他们知道,只要自己可以活下来,荣华富贵真的指日可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