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4章 岳托出关
    岳托的大军主力现在离冷口不到20里,明日就可以过冷口出关。而尾随的明军按照巴哈纳的汇报,最快也要后天才会抵达冷口附近,自己终究还是比明军稍微快了一点。如果巴哈纳阻击的更加激烈一些,自己的时间还会更充裕。

    眼看着就要出关了,俘虏里的各种小动作越发的激烈起来,想要阻碍大军前进的速度。不过清军也不是吃素的,哪怕抽调了近两万人马去阻击和打前站,剩下的人马依然可以将俘虏们吃得死死的。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任何异常的举动都会遭到清军的屠戮,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讲。

    在接到巴岳特已经占领冷口,但是冷口道路遭到破坏的消息后,岳托并没有怎么担心。不就是一些坑吗?哪怕是用汉人的尸体将坑洞填平了,也不能阻止岳托出关的决心和速度。

    这样的好心情在后半夜被一场大火给破坏了,冷口的大火即使远在20里外的清军大营依然可以看到。岳托知道冷口那里出了变故,就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如果是明军重新占领了冷口,那对他后续的计划就会造成严重的影响。

    不敢大意的岳托马上派出了兵马前去增援,打探情况。

    来到冷口的援军见到的是巴岳特驻扎在城外静等城中火势变小,预料中的明军和战斗根本没有出现,待了解了情况之后,援军将领对巴岳特十分同情。

    损兵折将,没有控制住局面,巴岳特绝对会受到惩罚,问题只在惩罚的力度大小罢了。

    得到巴岳特报来的消息,岳托的心也稍微放下来了一些。他最担心的就是金州军绕过巴哈纳的阻击出现在冷口,现在看来这一切不过是原来的冷口守军耍的阴谋诡计,虽然有所损失,但是对大局的影响不大。

    天亮之后,冷口的火势渐渐变小,清军也开始进城收拾残局。

    城中依然浓烟滚滚、热浪逼人,但好歹已经可以站人了。城中四散着清军的尸体,这些人并不是被明军杀死的,而是死于大火以及浓烟,还有就是清军的相互践踏和自相残杀。

    经过仔细核点,昨夜清军的损失高达三百多人,实在是有些出乎巴岳特的预料。而且很多尸体明显被砍掉了脑袋,残骸非常突兀的摆在地面上,那是蒋猴子他们来不及扔进火堆焚烧的。

    巴岳特的怒火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给我搜!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些地老鼠给找出来!我要将他们抽经剥皮、碎尸万段!”

    其实这个时候想要找出明军的地窖已经比较困难了,大火焚烧了地面上的所有建筑,也抹去了人员活动的踪迹,想要从这些建筑残骸中找到地窖的入口无疑非常的困难,但是面对暴怒的巴岳特清军不敢抱怨,还是尽心尽力的一点点搜查。

    城里的明火虽然渐渐熄灭,但是残骸堆里的暗火一直在燃烧,依然热气腾腾,根本无法靠近,更不用谈什么搜查了。

    不过也是放火的明军自己作死,有一组明军所在的小院没有像蒋猴子他们那样自己加料烧干净,被清军看出了端倪,一番搜索之下发现了地窖的入口。

    清军立刻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巴岳特,怒火正无处发泄的巴岳特亲自出马对付这群躲藏在地窖里的明军。

    “那群地老鼠在哪里?”巴岳特来到现场,迫不及待的问道。

    “回大人的话,就在这个院子里。”现场的军官连忙将巴岳特带进院子,里面已经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清军。

    地窖的入口是一个残破的水缸,水缸的下半截有一段埋在了土里,缸底就是地窖的入口。地窖里面的人将断掉的缸底拿开,就可以从这里进出了。

    本来这个出入口是非常隐蔽的,只是昨夜这组明军出动时留下的痕迹太多,又没有打扫干净,加上这处宅院焚烧的程度也不够,以致给清军找到了马脚。其实地窖还有一个出入口,开在了厨房里面,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清军找来了会说汉化的士兵,正在对地窖里的明军劝降。城里的明军肯定不止他们这一队,只要能把这组明军劝降了,其他的明军就要好找多了。

    但是回应清军的是明军疯狂的怒骂,地窖里的明军知道自己活不成了。

    这些明军非常清楚,即使听从清军的劝说出来指出其他同袍的藏身之所,最后还是很有可能被清军杀掉。昨天那把火放的太狠了,清军绝对不会放过点火的明军,说不定还会有更残酷的惩罚。

    见劝说不成,几个自持武艺高强的清军身披重甲跳进了地窖。不过在狭小的空间里,清军的武艺根本发挥不出来,反而被明军围殴致死了。

    巴岳特此时的脸更黑了,既然劝降没有希望,那留着这些明军也没有什么用了,巴岳特恨恨的说道:“他们不是放火放得很爽快吗?那就烧死他们!”

    清军将木材、干草一股脑的往地窖里塞,再一把火点燃。地窖里的明军即使不被烧死,也会被浓烟呛得窒息而亡。

    很快地窖里的明军就坚持不住了,在剧烈的咳嗽声中,地窖里的明军开始了最后的怒骂。

    “狗鞑子们,昨天爷爷那把火烧的好爽啊!”

    “狗鞑子们,爷爷已经杀的够本了,杀了那么多的鞑子,爷这辈子不亏啊!”

    “你们这些禽兽,爷在地狱里等你们,照样杀你们个永世不得翻身!”

    “狗鞑子们,等着吧,咱们汉人总有一天会将你们斩尽杀绝的!”

    ……

    窒息的过程实在太痛苦了,地窖里的明军实在不想承受这个折磨,纷纷选择了自我了断,现场很快就没有了动静。

    “继续找,一定要把所有的地老鼠给我找出来。”剿灭了这股明军并没有使巴岳特的怒气减去多少,不把所有明军找出来实在难解他的心头之恨。

    “喳!”带队的清军军官马上单膝跪地领命。

    可惜清军的好运气也就到这里了,剩下的两组明军将自己隐藏的非常好,现在城中的坏境又十分恶劣,始终没有被找到。

    不过巴岳特现在已经没有心思来处理城中藏着的明军了,因为岳托的大军已经到了。

    天还未亮的时候,清军的主力就已经开始出发了,最后的这二十里地岳托一刻也不想耽搁,只想尽快出关。

    花了一个半时辰,岳托随同大军来到了冷口关前。实在是东西太多,道路难行,想快也快不起来。

    此时的冷口关城内依然到处余烟袅袅,那些粗大的木头还会时不时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并没有完全熄灭。北风吹过,燃烧的灰烬四处飞扬,其中还有一些带着点点火星。

    先前到达的清军正在搬石头填埋主干道上的坑洞,再不主动做点什么,巴岳特担心岳托的惩罚会非常严厉。

    果然,岳托看到已经填埋了一小部分的坑洞,脸色缓和了不少。

    “奴才无能,给主子丢脸了,请主子责罚。”此时巴岳特跪在岳托面前,诚惶诚恐的请罪。

    “堂堂一个巴喇章京,居然被几个胆小如鼠的明军折腾到如此地步,实在是无能透顶!来啊,将巴岳特鞭挞四十,降职为把总,发配至前锋营戴罪效命。”岳托好歹给巴岳特留了一条性命,让巴岳特长舒了一口气。

    “奴才谢主子不杀之恩!”巴岳特结结实实的给岳托磕了几个头,就被岳托的亲卫带走接受处罚去了。

    “杜鲁穆。”

    “奴才在。”

    “限你在一个时辰之内将道路修整完毕,把城内的明火浇灭,保障大军顺利出关。”

    “喳!”

    这些明火扬起的火星还是很有威胁的,特别是对岳托带过来的钱粮物资,一个不好就会引起失火,必须要小心些才行。

    很快,大批的汉人百姓被驱赶着进入冷口关城,他们将在清军的监督下填埋坑洞,浇灭明火。而且他们还不得不卖力干活,一旦被发现偷懒,清军就直接砍杀推进坑洞当做填坑的材料,凶残得很。

    中午时分,冷口关的道路被填平,大军已经可以出关了。

    此时的岳托志得意满,望着源源不断从冷口关出去的清军和俘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终究是我大清军技高一筹,明军追不上啰。”

    杜鲁穆在一旁捧哏道:“还不是大将军指挥有方,才让那明军连跟毫毛都没有摸到。此次大军入关收获颇丰,大将军功勋卓着啊。”

    正当岳托的手下们拼命的拍马屁,气氛其乐融融的时候,巴哈纳的信使冲到了冷口关,送来了巴哈纳最新的消息。

    金州军昨天夜里加了个班,将到达冷口的时间大大提前了。虽然巴哈纳百般阻扰,但是金州军仍然会在今天日落前抵达冷口,巴哈纳请岳托早做准备。

    虽然金州军提前到达的消息有些让人扫兴,但是这并不妨碍岳托有足够的时间将手头上的人员和物资送出关去,所以岳托并没有怎么惊慌。

    岳托一面让军队加快出关的速度,一面命令巴哈纳稳扎稳打,且战且退。现在大军正在出关,天黑前肯定可以全部出去,到时候他会在冷口亲自接应巴哈纳归队。

    本来祝化安他们是准备在清军大军抵达的时候才开始放火的,只要火烧起来,怎么也可以拖延清军半天、一天的。只是岳托提前派出了前锋军攻取冷口,蒋猴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点燃了冷口城,造成对岳托主力的迟滞时间非常有限,让清军主力顺利的通过了冷口。

    等到岳托在冷口长城上看到远方的明军正在快速逼近,巴哈纳的大军在前面且战且退,岳托手下的人马已经全部通过冷口。

    至此,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大局以定矣。

    天黑之前,清军守住冷口城,将巴哈纳的大军迎进了城内,把尾随的明军死死的挡在了冷口城外。

    望着城外无可奈何的明军,岳托的心情舒爽得一逼。

    城内焚毁严重,根本不适合守城,不过现在天色渐黑,明军也不会夤夜攻城,冷口暂时还是安全的。

    岳托见到巴哈纳时,巴哈纳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手下的兵马也是疲惫不堪。为了阻击鲁若麟的大军,巴哈纳和手下的将士一刻也不敢放松,好歹完成了岳托交代的任务。

    “巴哈纳,辛苦了。回盛京我就为你向皇上请功。”岳托激动得不顾身份,给巴哈纳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若非大将军信任,又指挥有方,巴哈纳怎么可能完成任务。”巴哈纳虽然也是皇族出身,但是与岳托这样的野猪皮直系相比就差得远了,岳托可以给他面子,但他不能得意就猖狂。

    “一直都是听你送回来的消息,有些情况还不是很真切。你先下去梳洗一下,我们一起喝酒吃肉,顺便聊聊这金州军的事情。”也不是所有的女真人都不讲究卫生的,至少他们这些满清的高层汉化程度比较高,又有条件,还是比较讲干净的。何况辛苦了这么久,泡个热水澡就别提有多舒服了。

    “谢大将军!”巴哈纳也是许久没有放松了,听到有酒肉,立马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与清军这边的气氛欢快不同,金州军里的气氛明显就要压抑得多。

    辛辛苦苦追了这么多天,最后功亏一篑,被鞑子挡在了最后一步,是谁都会有点不甘心。

    懊悔、失望、失落,大家的情绪都明摆着的放在脸上,倒是鲁若麟脸色如常,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养气功夫做的好。

    “兴汉不必懊恼,我军已经尽力了。鞑子出关而去也不是你的责任,冷口守军孱弱无能,丢失城池,才会让我们功亏一篑。金州军和天津军能够出城野战,并歼灭三千鞑子,追得奴酋亡命狂奔,已经足以自傲了。”陈新甲坐在主位上,主持着军前会议,见帐内诸将的情绪不太好,便出言宽慰鲁若麟。

    仗打到这个份上基本可以说已经结束了,金州军拦截岳托没有成功,最终还是让岳托带着钱粮物资和人口顺利出关了。不过在陈新甲看来,即使如此也算功德圆满了。至少金州军手上有三千鞑子首级,又将岳托“赶”出了关,已经是大大的功劳了。

    “懊恼?我为什么要懊恼,仗还没打完呢。”鲁若麟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鞑子不是已经出关了吗?”陈新甲诧异的说道。

    “有谁规定了出关就不能打了?哪怕是追到盛京,我也要把岳托锤死!”鲁若麟神情坚定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