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5章 去而复返
    陈新甲他们一直有个误区,那就是一旦清军出关了,明军就无可奈何,包括金州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清军离去。

    出关作战这种事情,好像从成祖之后就非常少了,更不用谈什么深入草原了。特别是明英宗时的土木堡之变,将明朝的敢战之士丧失殆尽,至此大明北方的边患就没有停息过。

    明朝一直在大力修缮长城,目的就是将北方的游牧民族挡在长城之外,但是同时也将自己对外的触角缩回到长城一线,在军事上彻底的保守起来。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明军战斗力退化严重,已经不足以发动对外战斗,能够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了。

    特别是满清崛起之后,明军对草原、对出关十分畏惧,清军攻入关内的时候,不管如何朝廷还要想办法与之战斗,将清军赶出关。一旦清军出关,那么明军的战斗任务也就结束了。长城就像是一个停止线,从实际上和心理上为明军的战斗划定了范围。

    明军惧怕出关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后勤补给跟不上,主力为步兵的明军在大草原上孤立无援,也无处获得粮草。面对草原上的骑兵,追又追不上,打又打不着,还随时有被截断后勤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没有足够的骑兵,贸然出击大草原确实不是明智的选择。

    不过鲁若麟也没有准备真的深入草原,至少目前他还不具备这个实力。但是近在咫尺的岳托以为自己出关就安全了,那就纯粹是想多了。只要手里的粮食、火药、弓箭充足,鲁若麟对于出关作战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你要出关作战?”陈新甲吃惊的问道。

    “当然了,难不成出了关我们就打不过岳托了吗?”鲁若麟一脸的理所当然。

    这一问倒是把陈新甲就问住了,“以金州军的战斗力肯定不会惧怕岳托,只是这出关会不会有危险啊?”

    “能有什么危险?我们带的粮草充足,武器弹药也足够使用,根本不怕鞑子断我们的粮道,只要不是跑的太远,绝对可以全身而退。而且我们这一路上也没有依靠朝廷提供多少支持,和出关又有什么区别?”说到最后鲁若麟实在忍不住吐槽了一番,从天津跑到冷口,要不是在开平敲诈了一些粮草,朝廷对金州军的支持实在有限得很。

    鲁若麟的这番话让陈新甲也有些不好意思,朝廷在京师附近的统治因为清军的入侵变得支离破碎,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统治。而且更要命的是各个地方都缺兵、缺粮,对清军视之如虎。对抗的政策也非常的鸵鸟,被清军盯上是倒霉透顶,没有被清军攻击就是无敌幸运星。这样的地方官府,你又能指望他们给金州军多少支持?

    “既然兴汉决意出关追击,这冷口城是绝对绕不过去的,要是清军拒城死守怎么办?”陈新甲避过明军支援的话题,那个实在太丢脸,还是不要继续聊下去的好。

    “清军擅长野外作战,守城不是他们的强项。如果他们非要以己之短对我之长,我倒不介意让他们见识一下金州军的攻城手段。”强大的火力压制之下,清军即使有城墙保护,也不会比在野外与金州军对战强出多少,这点鲁若麟还是很有信心的。

    “兴汉还是不能大意,鞑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陈新甲还是有些不放心,攻打鞑子驻守的城池,明军少有这样的经历,陈新甲的信心不是很足。

    “部堂放心,金州军攻城的能力并不差,要知道我们可是攻下过旅顺的。”鲁若麟举的例子让陈新甲又燃起了希望,反正金州军的战绩越好,对他的助力也就越大,他没有阻止的理由。

    正当他们商讨明日的攻城计划时,有侍卫前来禀报,冷口明军守将祝化安前来请见。

    陈新甲和鲁若麟原来以为冷口守军要么全军覆没,要么逃跑投降了,不管是哪种情况,这个时候也不应该出现在大营外。

    当然陈新甲的第一反应就是冷口守军弃城逃跑了,否则祝化安在清军夺取了冷口之后如何能够活下来。

    但是祝化安逃跑之后没有四处躲藏,隐匿行踪,反而主动送上门,确实让他有些奇怪。

    “他竟然还敢出来?将他押上来,本官要将他就地正法以肃军纪!”陈新甲虎着脸喝道,要是事实证明祝化安确实临阵脱逃了,将祝化安就地斩首陈新甲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祝化安来到金州军营地的时候,身边只带了十几个亲卫,手下的其他士兵并没有一起过来。

    虽然祝化安他们逃离了冷口,但是一直在附近观察冷口的动向。

    巴岳特率骑兵到达并突入不设防的冷口城,夜晚被蒋猴子他们一把火烧了个灰头土脸,这些情况都在远处烽火台观察的冷口明军眼中。

    对于没有能够烧到清军的主力部队,而只是一支偏师,祝化安还非常遗憾。等到第二天看到铺天盖地的清军时,又非常庆幸走的及时,否则冷口守军绝对没有可能活下来,除非跪下来给满清当奴隶。

    祝化安他们无法得知昨夜的一场大火对清军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但是大火对清军主力部队的迟滞作用并不明显,这让祝化安心里有些惶恐。

    按照陈新甲的命令,冷口守军应该拒城坚守,阻挡清军出关,不过显然这个命令祝化安他们并没有完成。

    等到下午金州军抵挡冷口,祝化安他们才知道,真的有援军抵达,而不是朝廷一直以来的假话、谎言,要是当初咬牙坚守会不会情况不一样呢?不过仔细想想,别说岳托的大军,即使是清军的偏师祝化安他们都挡不住,幻想坚持等到援军到来毫无意义。

    不过对于能够追着清军打,清军还无可奈何的军队,祝化安是非常好奇和佩服的。令手下乔装打扮前去打探了一番,知道是陈新甲亲自领军前来追击鞑奴之后,祝化安就开始纠结起来。

    到底要不要去拜见陈新甲?

    如果这个时候还不去拜见陈新甲,等到清军退出关外,祝化安逃跑的罪名算是彻底坐实了,如果不想被抓到斩首,只能抛弃眼前的一切潜逃了,或者带着手下们落草为寇。但是做土匪哪有当将军来的舒服、滋润,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放着将军不做选择去当土匪的。

    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混到将军的位置,难得真的要将所有的一切抛弃掉重新来过?

    如果去拜见陈新甲,最大的危险就是被陈新甲当即斩首,毕竟祝化安他们确实丢掉了冷口城。不过要说祝化安他们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就弃城逃跑也说不过去,起码他们还是想办法做了一些事情的。而且冷口守军还来了个烈火焚城,虽然战果无法确认,但总不至于那么大的火,鞑子连一根毛都没有伤到吧?

    不过这样的功劳陈新甲认不认也是在两可之间,毕竟祝化安与陈新甲从来没有什么交集,更谈不上什么交情,以失城之罪砍了自己的脑袋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是百般纠结之后,祝化安还是决定赌一把,万一陈新甲看在自己火烧清军的份上饶过自己呢?而且他也不想自己的妻儿背着罪官家眷的名义隐姓埋名、苟且偷生。

    祝化安的儿子不像他,从小就很有读书天分,现在已经是一名高贵的秀才相公了。要是运气好,以后考举人、中进士,做高高在上的文官老爷,老朱家也就可以改头换面了。

    如果祝化安潜逃,他儿子的前程自然烟消云散,搞不好还会被牵连,永远没有了读书进学做官的机会。

    哪怕是为了儿子的前程,祝化安也愿意赌一把。只要不是将罪名定在弃城而逃上,即使是追究战败的责任被贬为民,对儿子的科举也不会造成致命的影响。

    基于这样的原因,祝化安才会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金州军的大营。

    既然陈新甲说了是押上去,那就必须押上去。陈新甲的亲卫们解除了祝化安一行人的武装,将祝化安押往中军大帐,其他的人则被看管起来。

    祝化安被带到中军大帐的时候,大帐里的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主位上的一个文官对他更是怒目而视,显然这就是陈新甲。

    祝化安被侍卫反剪着双手压着跪在地上,一副即将明正典刑的样子,让他浑身上下颤抖不止。

    “祝化安,你枉顾朝廷命令,弃城而逃,致使清军轻易出关,你可以知罪?”陈新甲一脸厌恶的看着祝化安,就是这样的将领使得朝廷的军队堕落到了极致,毫无战斗力可言,偏偏这样的将领在朝廷的军队里还占了绝大多数。

    “末将冤枉啊。末将绝对没有弃城而逃,末将接到大人您的命令后就一直在做着准备。鞑子来的时候末将也带领手下拼死抵抗了,只是无奈军力孱弱,实在不是鞑子的对手,只好使出了烈火焚城的计策,将鞑子赶出了城外。只是焚城之后冷口实在不能坚守,只得暂时退到他处,并不是弃城而逃啊,大人。还请大人明鉴啊!”

    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认罪的,而且还要夸大自己的功劳,一切都是为了保命啊。

    “焚城?什么时候的事情?”陈新甲没想到祝化安居然将冷口城给烧了,鲁若麟也是满脸的惊讶。

    实在是这个时候的明军将领表现太拙劣了,以至于鲁若麟和陈新甲见冷口丢失,第一印象就是守军逃跑或者投降,战死的可能也有,但是几率实在太低了。

    “就在昨天夜里。本来末将是准备等岳托的大军进城后再点火的,只是没有想到昨天来的是鞑子的前锋,无奈之下只得提前焚城,错失了烧死更多鞑子的机会。”祝化安确实心有不甘,虽然也带有点表演的成分。

    陈新甲和鲁若麟确实没有想到祝化安还有胆子焚城,一般明军将领可是没有这个胆量的。即使最后烧死了鞑子,朝廷里的那些御史言官绝对不会放过祝化安这样擅自焚城的武将。

    军队怎么杀鞑子这些言官们管不着,但是你用焚城的方式就不行。你这不是残暴不仁吗?你把城烧了,百姓岂不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这绝对不行。百姓被鞑子抓走了、杀光了?那也不行。总之就是不能焚城,必须用你们的肉体去和鞑子拼杀。

    这就是言官们的思维逻辑,打仗他们不行,嘴炮、挑刺绝对是一流。

    陈新甲和鲁若麟对于焚城倒是没有什么偏见,只要是有效杀敌的手段,在没有给己方造成重大伤亡的情况下,为什么不用呢?

    “城中的百姓呢?伤亡如何?”鲁若麟关心的地方有些不同,他对人命与现在的人有着不同的认知,并不认为百姓真的就是蝼蚁,可以随时抛弃和消耗。

    “末将在鞑子到来之前就将城中的百姓都迁到深山里去了,焚城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百姓伤亡。”祝化安的话让陈新甲和鲁若麟对他的观感好了不少,至少在大战之前能够想到城中百姓的安全,并早有应对,在明军将领中算是不错的了。

    那些为了胜利不折手段,肆意牺牲百姓生命的将领,不光陈新甲不喜欢,鲁若麟更是非常厌恶。

    “起来答话吧。”随着陈新甲的态度缓和,侍卫们也放开了祝化安,现在他可以站起来说话了,不管结局如何,死亡的阴影应该已经远去了。

    “谢大人不杀之恩。”祝化安这个时候两条腿才停止颤抖,浑身有了点力气。

    “先别忙着谢我,情况究竟如何本官还会详细探查的,但有虚言,必取你项上人头。”陈新甲也不会听信一面之词,祝化安说的情况他还要找人核实才行,“现在将你了解的情况和所做的事情一一道来,若是真有些许功劳,本官可以饶恕你的失城之罪。”

    “是,末将绝对不敢隐瞒。”得到陈新甲承诺的祝化安精神大振,将自己掌握的情况,以及做的各种安排都一一说了出来。当然一些情况肯定进行了美化,但是大致的情形还是不敢造假的。毕竟他现在的小命就捏在陈新甲手上,一旦谎言被拆穿,结局会很悲惨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