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6章 陈尚书是个好官
    祝化安焚城烧死多少鞑子鲁若麟并不感兴趣,但是焚城带来的效果对金州军攻城影响却非常大。

    攻城战虽然是围绕着城墙展开,但城市里的其他配套设施作用同样非常重要。

    城市需要为士兵们提供轮换时休息的场所,驻扎的空间。为作战物资提供储存的仓库,最起码也要为士兵流动提供顺畅的道路。而这一切在焚城之后都会受到破坏,除非清军花大力气清理废墟,否则这样的城市连野外的营寨都不如。

    可以说祝化安的焚城为金州军夺取冷口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清军甚至会不会守城都是个未知数。

    “部堂,如果祝化安说的是真的,那么明天我们就可以夺回冷口,岳托绝对跑不掉了。”鲁若麟兴奋的对陈新甲说道。

    “祝化安,你部的人马现在在哪里?”陈新甲也很兴奋,好歹明军中出了个稍微靠谱一些的,让他的脸面不至于那么难看。

    “回尚书大人,我部撤退到了南边长城附近,随时准备等待朝廷援军到来后反击夺回冷口。”祝化安大义凌然的说道。

    不过这话听到在场众人的耳朵里就有点厚颜无耻、大言不惭的味道了。

    “你马上去召集麾下兵马来大营汇合,明天攻城需要你们配合。”陈新甲倒是不奇怪祝化安说的这些大话、套话,如今这年月自己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还能指望别人给你长脸不成。

    听到明天要自己带着兵马攻城,祝化安的脸马上就白了。

    这是要让自己当炮灰送死吗?他非常清楚,凭自己手下兵马的那点战斗力,碰上清军只有送死的份,何况还是攻城。

    鲁若麟看祝化安的神色大变,就知道他想叉了。就他手下的那些兵马,用在攻城中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会打乱金州军的节奏,还不如不用。

    “祝将军不要多想,让你们协助攻城是因为你们对冷口最熟悉,需要你们在一旁引导军队进攻。至于其他的,就不用你们操心了。”鲁若麟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冷口守军的样子,不但没有让祝化安感到反感,反而心中十分欢喜。

    看不起最好,至少不用让手下的儿郎们去与凶残的鞑子拼命,些许脸面算得了什么。

    有时候做弱鸡也是一种幸福啊。

    “还未请教这位大人是?”祝化安可以猜出陈新甲,但是对鲁若麟并不熟悉,只是看他如此年轻就身居高位,很是有些惊讶。

    刚进来的时候,因为担心性命不保,所以并没有留意帐内的情况。现在仔细想想,整个大帐里除了陈新甲只有鲁若麟在发话,而且态度非常随意,陈新甲也一点都不在意,好像理所当然的样子。

    要知道陈新甲现在可是兵部尚书,手握生杀大权,辖区内的文武哪个不怕?只是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将军似乎对陈新甲毫无畏惧,这令祝化安很是好奇,难道是京城里哪个权贵人家的子弟?

    “这位是金州总兵鲁若麟鲁大人,此次追击鞑奴就是以鲁总兵麾下的兵马为主。这位是天津总兵沈志祥沈大人,也是这次追击鞑子的主要力量。鲁大人和沈大人前几天就率领手下的虎狼之师将鞑子杀得落荒而逃,斩首三千,令鞑子闻风而逃,大涨我皇明志气。还不快快拜见。”鲁若麟还没有开口,陈新甲就将他和沈志祥狠狠的吹捧了一番。

    “末将冷口偏将祝化安参见鲁大人、沈大人。”祝化安赶紧单膝跪下见礼。

    对于陈新甲所说的斩首三千的大捷,祝化安是非常怀疑的,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们也经常干,不吹捧一下岂不是显得自己无能。不过他们从来不敢吹的这么大,斩首三千,这可是惊天大捷啊,上上下下都会异常关注的,要是拿不出实际的东西,反而会弄巧成拙。不过即使这里面有水分,但是获胜应该是真的,否则也不敢这么吹。

    能够在追击中击败鞑子,还将鞑子逼得逃出关外,鲁若麟和沈志祥麾下的兵马确实算得上劲旅了。

    而且天津总兵沈志祥的名声他是听说过的,金州军和鲁若麟却非常陌生。昨天手下的兵马回去报告打探的情况,说到明军主力是金州军时他就有些疑惑,金州朝廷早就丢了,哪里来的金州军?

    鲁若麟收复辽南、归顺朝廷的事情现在还没有传开,大家还不知道金州军的情况,祝化安的这种情况很正常。

    “起来吧,速去派人召集人马,明日的大战你这个地头蛇无论如何是不能少的。做得好,部堂大人自然少不了你的功劳。”鲁若麟劝慰了一番,就让祝化安出去落实陈新甲的命令去了。

    明军这边商量着如何攻城,但是清军这边对于是否守城却有了分歧。

    岳托手下的几个主要将领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守冷口城,既然已经出关了,就应该直接回盛京去。更主要的是他们认为即使给明军三个胆子也不敢出关作战,大家已经安全了,手上抢来的钱粮和人口也不会被截回去了。

    草原可是清军的主场,明军来多少都不够吃的,鞑子们就是这样的自信。何况清军这次入关抢劫收获颇丰,人人归心似箭,根本就不想再打了。

    对于手下将领的乐观和自信岳托却并不认同。

    金州军一路从天津追到了冷口,即使中途和巴哈纳大战了一场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可见追击之心有多么的强烈。而且金州军的目标似乎并不是清军本身,否则也不会和巴哈纳纠缠了那么久,真正的大战却只有一场了。

    如果说金州军的目标是驱赶清军出关,那么完全没必要如此急切,还要想办法拖延自己的脚步。唯一的可能就是金州军看中了自己手上的东西。

    自己手上有什么?抢来的钱粮、物资、人口,以及明军最喜欢的首级和战功。

    首级和战功如果明军想要,从巴哈纳手里一样可以得到,那么金州军的目标很明显就是自己手上的钱粮、物资和人口了。

    金州军明显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在眼前,明军从不出关的规矩真的就能限制住金州军?岳托觉得只怕很难。

    作为一个抢劫的老手,他太了解一个抢劫犯的心理了。既然击败自己有如此巨大的利益,金州军岂会放弃,只怕出关了也未必就高枕无忧。

    何况金州军与传统的明军根本就不一样,那就是一群海盗出身的家伙,也是一伙为了利益可以忘乎所以的亡命之徒。

    越想越觉得不保险,岳托不仅决定要坚守冷口城,为转移人口物资争取时间,还要加快行军的速度,离金州军越远越好。

    岳托作为此次入关的主将之一,他的决定一旦下达,没有人敢违背,清军开始认认真真的收拾冷口城,准备守城了。

    可惜冷口守军将冷口焚毁的太彻底了,城里已经看不到完整的建筑,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哪怕过去了一整天,那种烟火气依然浓烈。

    城里已经没有了可以驻扎军队的大片空地,好在主干道已经修通,清军可以将军营安置在北门外的空地上,只是这样的话支援南城墙就没有那么及时了。

    清军照葫芦画瓢,重新用石头将南城门洞堵死了,反正他们也不准备从这里出去了。上下城墙的阶梯也修好了,至于其他的准备,没有。没有火炮、没有投石机、没有火油、没有金汁,到时候清军防守的武器除了他们的弓箭,就只有往下扔石头了,其他的也没有条件去准备。

    祝化安的手下们都躲在离冷口不太远的一处山坳里,那里比较偏僻,因为背风的原因有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不过因为战乱不断,这个村庄早就废弃了,正好被冷口明军用来暂时落脚。

    冷口明军都不想逃亡或者落草为寇,所以对于祝化安前去拜见陈新甲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

    所谓在家前日好,出门万事难,这才出来两天,大家就有些不适应了。这个山坳并不大,却要安置两千多的明军,还有数量更多的城中居民。说是居民,其实冷口这样的关城、军事之地,也没几个真正的平民,绝大多数都是守军的家眷。

    虽然早就将城里的粮食钱财都转移出来了,但是想要在没有补充的情况下度过这个冬天,这点钱粮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整个冷口都被烧没了,大家的家也都没有了,那种无根的漂泊之感纷纷涌上了大家的心头,对于未来也更加恐惧迷茫了。

    这时祝化安派回来的人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陈新甲暂时没有追究祝化安丢失冷口的罪行,对于祝化安焚城应敌也没有怪罪。祝化安最后能够得到什么处置,既要看他焚城杀敌的效果,也要看他后续的表现。现在陈尚书要祝化安带兵协助攻城,就是给了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运气好,不但无过还会有功。

    现在祝化安派人来传信就是让他们赶紧去明军大营与他汇合,准备明日收复冷口城。

    除非这些明军决定造反,在陈新甲和祝化安的双重命令下,哪怕去明军大营有被秋后算账的危险,他们也必须硬着头皮去。

    这些明军在简单的商量之后,留下部分明军保护家眷,其他的人都遵照命令前往明军大营。

    对于黑夜里行军这些明军还真的是头一遭,要不是知道附近就有朝廷的大军,清军又龟缩在冷口城,他们根本不敢走出来,而且是在夜晚。

    来到明军大营的冷口守军经过严格的审查,并由祝化安亲自出面才进入到了防守严密的明军大营之中。

    见祝化安无事,带队前来的将领这才舒了一口气。他也是怕陈新甲将他们诓骗出来再进行处置,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先例,文官们的心黑着呢。

    在划定驻扎的地方,金州军已经搭起了一片帐篷,不过一千多人,多支几十个预备帐篷就足够了。

    冷口明军刚刚到,帐篷里的铁炉就烧起来了。这种铁炉是专门为行军设计的,小巧、轻便、安全,非常适合在帐篷这样的易燃空间里使用。如果条件允许,可以烧煤或者烧炭,实在不行烧木材也可以,不影响使用。

    吹了一路的寒风,能够在火炉前面烤烤火,冷口明军已经非常满足了。对于明军大营能够提前为他们支好帐篷,准备火炉,他们真的是受宠若惊。对于他们这样的边关守军,除了自己人,真的不会有人心疼他们的。一般情况下外出作战都是自己准备粮草物资,遇到好点的上官还好,多少会划拨些粮草,遇到心黑的那才是欲哭无泪。

    惊喜总是无处不在,对于有热乎的帐篷过夜已经很满足的冷口守军来说,金州军派人为他们制作的夜宵则令他们感动得热泪盈眶。

    浓浓的米粥冒着腾腾的热气,里面还放着剁碎的咸鱼块,吃到嘴里是满口留香。不但有米粥,还有油花花的肉骨头汤,里面盐、酱齐全,喝着十分美味,比以前军中做的寡白肉汤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这样的美食,冷口明军极少能够吃到,就连一向养尊处优的祝化安都吃得津津有味。

    这些肉骨头还是上次与巴哈纳大战后死去的战马这几天吃剩下的,金州军的将士并不怎么喜欢吃这些马肉,他们有海鱼罐头和猪羊肉罐头,对于粗糙的马肉根本瞧不上。大多数的马肉都是分给天津军和民夫们去吃,这才能够剩下一小部分留给冷口明军做宵夜。

    对于吃的方面,鲁若麟一向非常大方,只要供给充足,绝对会让自己的手下吃饱、吃好。指望从嘴巴上省出那点钱粮,还不如将士兵们养得壮壮的去争取更大的利益。

    冷口明军再怎么说也是友军,明天还要他们帮忙攻城呢。他们大冷天的夜里跑这么远过来,不把他们招待好实在有点说不过去。至少鲁若麟还做不到让他们饿着肚子在寒风中过夜,那样的话实在太薄凉了一点,鲁若麟的良心也会过不去。

    说白了还是现代人思维影响着鲁若麟,实在做不到像这个时代的将领们那样心黑,把士兵们当牲口来使。

    不过这样的待遇却使得祝化安越发庆幸自己的选择,想当初自己可是差一点就万劫不复啊。

    陈尚书真的是个好官,如此善待士卒,难怪官兵们都愿意为他拼命杀敌,打得鞑子狼狈逃窜了。祝化安默默的在心中为陈新甲点了一个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