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7章 冷口的弱点
    天刚微亮,鲁若麟和祝化安已经来到了冷口旁边的山头,脚下的长城从山脊向两边蜿蜒伸展,直到视线的尽头。

    长城这些年因为管理没有跟上,也没人进行修缮,已经显露出残破的迹象。

    自从秦始皇修筑长城开始,长城就成了华夏农耕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天然分界线。很多大一统的王朝对长城都多有修缮,其中明朝的力度是最大的。

    可惜一味的防守并不能保证国家的安全,即使长城修得再好,军队建设不行一样没有什么卵用。

    前有鞑靼、瓦剌、蒙古,后有女真,破关而入似乎成了草原势力的家常便饭,对北方游牧民族的防御作用并不大,特别是对大股敌军的入侵几乎等于不设防。

    长城的防御体系是城墙与驻军相配合,缺一不可,明军的一条腿瘸了,长城的作用自然发挥不出来。

    后世清朝因为本身就是北方渔猎民族出身,又奉行满蒙一体的统治政策,基本解决了华夏北方的边患问题,所以康熙才能有底气喊出永不修长城的豪言壮语。

    鲁若麟站在长城的烽火台上,望着远处的冷口关城,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长城是华夏民族的保护墙,但也是一道枷锁,圈定了华夏民族的核心领土。兴则出长城西出北进,衰则守长城回到基本盘,长城也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见证了诸多王朝的兴盛与衰亡。

    在鲁若麟心里,长城最好还是作为旅游景点,将华夏的安全寄托在长城上是非常不靠谱的。华夏的核心区域应该保证绝对的安全,将周围地区全部纳入华夏的统治,建立一个大大的华夏统治圈,这样才是对华夏本土最好的保护。

    这还是鲁若麟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次来到长城,虽然他前世也去过长城的旅游景点,但依然为长城的宏伟壮丽所折服。

    不过与后世强大的华夏祖国相比,泱泱大明居然要靠一堵薄薄的城墙来保护自己的安全,鲁若麟感到非常可怜和可悲,更是可恨。

    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鲁若麟觉得一定不能让历史的悲剧重演,华夏民族不应该被圈定在小小的故土,外面还有众多的土地等着华夏人民去征服。

    感慨只是一时的,眼前的问题还等着鲁若麟去解决。

    从这里看向冷口城,确实如祝化安说的那样,整个城市被焚烧殆尽,仅有几条道路能够供清军停留和行走,守城的客观条件非常差。

    看到这样的情况鲁若麟对于攻克冷口城信心更足了。

    “化安,这把火放的不错。”鲁若麟心情很好,难得对身边的祝化安表扬了一句。

    “末将当时也是迫不得已,现在还不知道朝廷会怎么处置呢。”祝化安满脸期盼的看着鲁若麟。

    焚城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个大麻烦,但是如果有陈新甲和鲁若麟的认可,那就完全不是个事了。

    “放心吧,只要收复冷口追上岳托,你那点事情算什么。又没有烧死自己的百姓,不过是损失一些钱财,一切都是为了抗击鞑子,可以理解的嘛。”鲁若麟对于这个胆小怕死,但是还有点担当和小聪明的明军将领印象还可以,至少比逃跑、投降或者无脑送死要强得多。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不管祝化安出于什么目的执行了撤离焚城的举动,但是从结果上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大人对末将的恩情末将一定铭记在心。”得到鲁若麟承诺的祝化安脸上的笑容立刻就绽放开了。

    “你是冷口守将,对冷口肯定了如指掌,这冷口城可有什么弱点?”鲁若麟随口问道。

    “弱点?”祝化安想了一下,“南城墙去年因为年久失修,又遭暴雨侵袭,有一段坍塌了,朝廷迟迟没有拨付钱粮维修,所以末将就派人简单的用黄土夯筑了一下,那段城墙的坚固程度比其他地方要弱不少。”

    “简单的夯筑了一下?城墙不都是夯筑的吗?难道还有什么区别吗?”这个年代的城墙只是外面包砖,里面都是用黄体逐层夯筑的。讲究一些的,外面的包砖会用糯米汁来浇筑,实在不行的话就用石灰砂浆来对付了。

    “冷口钱粮不足,那么大的工程我们应付不起。要不是怕城墙破损引来盗贼,我们也不会自己花钱来修了。不过这修建的标准与朝廷的相比就差得多了,只是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区别罢了。”朝廷的标准是每一层夯土都要夯得异常结实才会进行下一层,冷口自己修建的肯定不会那么卖力,不坍塌就可以了。

    “还记得那段城墙的具体位置吗?”说白了都是穷闹的,要是朝廷有钱修建,祝化安他们也不至于如此偷工减料。

    “肯定记得,说起来这段城墙还是末将主持修建的,还捐献了不少的银两。”虽然修得不怎么样,但是能够自己掏钱修城墙,冷口军民对自己的安全还是非常重视的,毕竟城池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不得不上心。

    “那好,待会儿攻城的时候你将那段城墙详细的指出来,说不得那里就是我们的突破口了。”鲁若麟知道了城墙有豆腐渣工程后,心中已然有了想法。

    此时明军大营里的士兵都已起床,做着攻击前的准备。特别是工匠们,正在努力打造攻城器械,云梯、投石机是主要的制作器具,还有鲁若麟命令制作的攻城锥。

    这个攻城锥是用带车轮的支架吊起巨大的削尖原木,锥头包裹铁片,行进到城墙或者城门下,用撞钟的方式破开城门或者城墙,为后续部队的进攻打开通道。为了防御从城墙上的攻击,攻城锥上面还有一个巨大的车盖,保护操作攻城锥的士兵们免受伤害。

    金州军有丰富的器械制作经验,很快大批的攻城设备就被生产了出来,包括几台结构稍微复杂的攻城锥。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中午,吃过午饭的金州军开始出营列阵,缓缓的朝着冷口城逼了过去。

    此时清军在冷口的主将是杜鲁穆,岳托给了他一万人马防守冷口城,不是不愿意多给,实在是如今的冷口太多的兵力根本就施展不开。岳托给杜鲁穆的命令是尽量拖延明军的时间,而岳托自己则快马加鞭的驱赶着大队人马向盛京狂奔。

    杜鲁穆望着明军气势汹汹的向冷口逼近,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令他非常吃惊。

    昨日他还对巴哈纳被明军逼到这个份上非常瞧不起,觉得巴哈纳实在是丢了满清铁骑天下无敌的脸。要知道在野外,清军是可以和几倍甚至十倍的明军相抗衡而完全不落下风的。

    巴哈纳损兵折将、狼狈不堪,岳托非但没有责怪,反而赞赏有加。杜鲁穆开始还以为是巴哈纳的皇族身份起了作用,现在才知道,巴哈纳是真的有功无过。眼前的明军与杜鲁穆以往遇到的截然不同,哪怕还没有开始交手,杜鲁穆也知道绝对不好惹。要不是巴哈纳将这些明军挡在了后面,真要让他们冲击到了清军主营,结果还真的不好说。

    金州军的阵列是重装步兵在前,后面是弓弩手、火枪手、投石机、火炮,层次分明、徐徐递进,两翼则是骑兵护卫。

    金州军的士兵们神情坚毅,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兵器,排着整齐的队列向前行进。厚重的军靴踩在积雪和冰冻的地面上,发出咔哧咔哧的声响。

    到达战斗位置后,火炮和投石机停了下来,开始布置炮位并进行试射,前面的攻击士兵则在耐心等待。

    很快第一发炮弹发射了出去,不过落点在城墙前二十米的地方,并没有击中目标。炮兵指挥官仔细观察了一阵子之后,对着试射的炮手说道:“角度39,装药一包!再射!”

    炮手马上开始调整发射角度,往炮管里装填了一包标准发射药,夯实、装弹、上引线,一切准备完毕后,向着炮兵指挥官大声说道:“准备完毕,请指示!”

    “点火发射!”指挥官大声命令道。

    “是!”

    炮手立即点燃引线,随后轰的一声巨响,炮弹飞出了炮口,准确的砸在了城墙上,带起了一片碎砖石。

    试射完毕之后,其他火炮根据指挥官的参数进行细微调整后也开始发射炮弹,顿时明军阵地上炮声隆隆,炮弹如雨点般砸向了冷口城。随着火炮开始攻击,投石机也加入到了攻击的队伍,一时之间冷口城上弹如雨下。

    面对明军的重型远程武器,清军毫无应对的办法,只能躲避或者硬抗了。

    杜鲁穆也是战场老手,城头并没有布置多少清军,更多的清军躲在火炮和投石机的攻击范围之外,或者紧贴着城墙根躲避攻击,只有当明军的步兵开始攀城的时候他们才会上城墙参加防守。

    城墙上的清军都躲在城垛的后面,那里是他们唯一能够躲避火炮和投石机攻击的地方。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幸运的躲过炮弹的攻击,一些炮弹直接击中了城垛,连同城垛后的清军也一起消灭了。

    想要通过火炮和投石机就消灭清军或者轰垮城墙明显是不现实的,金州军这样做的目的是破坏城墙上的守城设施,打击敌军的抵抗意志,提升明军的士气和战斗意志。能够压着清军轰,怎么看都是一件让人非常爽快的事情。

    随着火炮和投石机渐渐停了下来,火枪兵、弓弩兵、步兵开始发动攻击。

    看到明军士兵开始攻城,清军的将领们马上招呼城下的清军上城墙,准备阻止明军攻城。

    眼见着大批的清军涌上城头,随同火枪兵前进的弩炮兵们立刻停下脚步,简单的测试了下角度后点燃了弩炮,瞬间密密麻麻的重型弩箭落向了冷口的城头。

    这些清军很多都不知道弩炮为何物,也没有丝毫的防备经验,况且现在城头上的清军太多,造成弩炮的打击效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得多。

    很多清军直接被这些从天而降的弩箭钉死在了城头上,那些没有射中清军的弩箭犹如树枝一样深深的扎在了城头,犹如一片小的森林,看得周围侥幸躲过弩箭的清军头皮发麻。实在是因为重型弩箭的威力太大了,被射中的清军也实在太惨了。

    那些被弩箭射中的清军有些并没有死去,而是被钉在了城头上,痛苦的哀嚎求救。而周围的同伴们根本无能为力,他们连自身都难保。

    接连几波弩炮射下来,城头上的清军几乎都为之一空,剩下的清军都躲在了城垛下,用盾牌护住身体,瑟瑟发抖的防备着弩炮的攻击。

    杜鲁穆并不在城头上,他命士兵在城中建造了一个了望塔,随时关注着城头的情况。眼见金州军的弩炮杀伤了大量毫无准备的清军,杜鲁穆的心头直滴血。

    想到昨天巴哈纳临走前对他的种种告诫,而自己因为他作战失利,对他的意见并没有多重视,现在恶果开始显现。

    杜鲁穆马上传令前线的清军暂缓上城墙,等到明军攻击到城墙附近时再上去也来得及,那时候明军顾忌攻城的士兵,火炮、投石机以及弩炮就会失去作用。

    金州军的步兵们开始向城墙发起冲锋,他们举着盾牌、抬着云梯、推着攻城锥拼命的向前冲,在他们的后面是一排排的弓弩手和火枪兵。

    这些弓弩手、火枪兵半跪在地上,轮流向城头射击,压制着城头的清军,为步兵的攻击提供掩护。

    终于要到短兵相接的时候了,清军开始再次涌上城头,拉起强弓对城头下前进的明军进行射击。

    这个时候想要进行精确射击是不可能的,暴露在城垛外的时间越长,被明军的弓弩和火枪射中的几率也就越高。反正城下都是明军,只要大致的范围不错,还是有很高的几率射中明军的。

    金州军的步兵们都是身披重甲,手持盾牌,可以说在防护上已经做到了极致,这样还被清军射中要害的话只能怪自己太倒霉了。

    冲到城墙下的金州军快速的搭起云梯,开始向上攀爬,迎接他们的则是清军奋力扔下的石头。

    这些石头的杀伤力比弓箭还要大得多,如果运气好有盾牌卸力造成的伤害还不大,要是直接被砸中了身体,非死即伤,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

    这个时候远程支援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在金州军弓弩手和火枪兵的密集射击下,很多冒头扔石头的清军都被射死了,大大的减轻了步兵们攀城的压力。

    不过清军的近战能力确实强悍,很多攀上城头的金州军都遭到了清军的围攻,很难在城头立足。鉴于这种情况,清军果断的放弃了阻止金州军上城墙的原有作战方案,干脆将金州军放上城头进行剿灭,这样战果反而更大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