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8章 爆破城墙
    “这里,就是这里。”

    攻城锥的下面除了金州军的士兵以外,还有原来的冷口明军,他们的主要作用就是指出城墙的薄弱环节,为攻城锥破坏城墙做指引。

    推着攻城锥前进的士兵们用盾牌护住侧身,很快就跟随步兵们冲到了城墙和城门下。

    清军看到攻城锥立马投下了大量的石块,可惜攻城锥的盖子是用粗大的原木扎成,石块的攻击对他们犹如隔靴搔痒,完全不能造成伤害。

    找到攻击目标的攻城锥开始了前前后后的往复运动,很快就将城墙和城门砸出了一个个大洞。

    透过破损的城门,金州军的士兵们看到了门洞里堆满的石头,瞬间明白清军将城门洞堵死了,也断绝了金州军从城门攻入城内的可能。

    反倒是豆腐渣城墙那里的攻城锥进展神速,在巨大的锥体冲击下,城墙外面的包砖立刻粉碎,露出了里面的夯土层。

    这些夯土层确实如祝化安说的那样并不十分紧密,连续的撞击下很快就出现大块的空洞。城头上的清军发现情况不对,在上面大呼小叫,惊恐万分。

    马上就有清军的军官指挥士兵集火攻城锥,一时间石块、弓箭如雨点般落下。

    不过因为有车盖的存在,石块和弓箭对攻城锥的伤害不是很大,攻城锥依然卖力的做着往复运动,大块大块的墙体在砰砰声中掉落下来。

    不过想要通过攻城锥就把城墙挖塌了是不可能的,攻击这段城墙是因为鲁若麟决定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打开城墙,那就是爆破。

    黑火药的威力有限,如果不将爆炸的威力限定在狭小的空间内,想要炸塌城墙非常困难,所以在城墙内挖洞就非常必要了。

    清军虽然不明白明军为什么要在城墙上打洞,但是出于本能还是要阻止明军的任何举动。

    眼见用石头和弓箭没有效果,清军开始尝试用火攻。他们向攻城锥下面扔了大量的干草和木材,一把火点燃。面对熊熊的烈火,金州军挖墙的行动不得不停止,连攻城锥都被烧毁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鲁若麟果断的下令收兵,进行下一阶段的作战。

    第一波攻击金州军没有拿下冷口在鲁若麟的预料之中,要是真的这么容易清军岂不是白混了这么多年。

    眼见明军退去,守城清军紧绷的情绪为之一松,但是他们还来不及欢呼这次的胜利,明军的火炮、投石机、弩炮又开始发威,那些残留在城头的清军瞬间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杜鲁穆心痛得差点吐血,赶紧下令:“让他们赶紧撤下来!快!”

    等到命令下达,城头的清军已经损失了一半。

    守城对清军来说真的是扬短避长,而且经验匮乏,损失比野战还要大,如果不是为了给岳托争取时间,杜鲁穆一点也不想留在这里。

    清军刚刚撤下城头没有一会,明军的下一波攻击又开始了。

    金州军的时间宝贵,必须尽快攻克冷口,追击岳托,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浪费。

    一样的套路,只是这次突击到城墙下面时多了许多重装盾兵,他们扑灭了攻城锥上的大火,将攻城锥挪开,用巨型的盾牌撑起了一片安全的空间,并开始用铁镐不断扩大着城墙上的坑洞。

    下面的弓弩手和火枪兵则对这段城墙进行重点火力支援,任何想要向下面扔石头、木头的清军都会被集火,造成这段城墙上的清军越来越少。

    后来清军干脆对这段城墙放弃了,反正他们只需要坚守几天,以明军这样挖墙的方式,没有几天别想将城墙挖塌了。

    清军的想法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传统的土攻作业速度确实非常慢,不过金州军就没想过要把城墙挖塌,能够爆破,干嘛出那个傻力气。

    这一波攻击金州军甚至都没有安排攀城,实在是因为效率太低,损失太大,还不如等着爆破成功了再突进。

    所以展现在清军和陈新甲面前的就是金州军持续不断的用弓弩和火枪射击着冷口城头的清军,仿佛弩箭和火药不要钱一般,看得陈新甲嘴角直抽抽。

    “兴汉,为什么不安排士兵攻城?”陈新甲有点看不懂,好奇的问道。

    陈新甲虽然是兵部尚书,但是真正上战场的次数屈指可数,也没有什么战场指挥经验。

    并且像他这样到了尚书级别还亲临战场一线的大明官员已经很少了,如果不是对金州军和鲁若麟有足够的信心,也想为自己赚一份军功,陈新甲绝对不会冒险随军的。

    “蚁附攻城实在是太被动了,士兵的伤亡也很大,还是等打开城墙后再进攻吧。”鲁若麟一副心疼的样子让陈新甲更加无语了。

    你把刚才死了三百多人叫做伤亡太大了?是不是我们的认知差别太大了?

    清军死在城头的人数都远不止三百了,攻城方和守城方的战损比都快超过1:2了,不清楚的还以为清军是攻城方呢。至少陈新甲就没有见过攻城的比守城的死的还少,而且守城的还是一向以野蛮彪悍着称的女真鞑子。就这你还抱怨伤亡太大?你这是完完全全将朝廷军队的脸面扔在地上又狠狠的踩啊。

    这一战也让陈新甲彻底的见识到了金州军堪称恐怖的远程攻击能力,在不间断的炮弹、箭矢攻击下,就算鞑子全都是恶来附体也挡不住啊。

    不过这样的战法明军玩不起,实在是太费钱了。

    不说那些消耗的火药,就是发射出去的炮弹、子弹、箭矢,全都是用铅和钢铁制作的,不算制作的费用,就是材料本身也是值不少钱的。

    结果到了金州军手里,这些东西仿佛不要钱一般的往外射,这才有了如此辉煌的战损比。虽然打仗打的就是钱粮,陈新甲对此也有非常清醒的认知,但是金州军这样的玩法,朝廷根本就玩不起。幸好金州军不用朝廷出军费,否则朝廷可以直接破产了。

    鲁若麟是真的觉得伤亡有点大,而不是故意在那里装13。

    虽然清军不擅守城,但毕竟还是有城墙保护,金州军的远程攻击力量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以至于伤亡了三百多人,而战果估计只有五百多的清军,还包括一个正在开挖的城墙洞。

    如果是在野外,鲁若麟觉得清军想要给金州军造成三百的伤亡,不扔下个三五千尸体是根本不可能的。毕竟金州军的“金钱风暴”可不是开玩笑的,在子弹和箭矢没有消耗完之前,清军永远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也许是被打击的次数太多了,陈新甲按捺住心中想要吐槽的欲望,问道:“打开城墙?怎么打开?”

    “那边不是正在挖吗?”鲁若麟把嘴巴朝着前面一噜,示意那里就是突破的方向。

    “你准备把城墙挖开?”陈新甲虽然知道那段城墙质量很差,所以被金州军选为突破的方向。但是再怎么差的城墙也是城墙,要是靠几个士兵在清军的威胁下慢慢挖掘,只怕将军中所以的子弹和箭矢拿来支援都不够使的。而且时间长了,岳托只怕都到盛京了。

    “怎么可能,我才没那么傻呢。那里挖的洞是准备爆破用的。”鲁若麟一副无语的表情看着陈新甲,好像是在问我像个傻子吗?

    “爆破?什么意思?”陈新甲这段时间与鲁若麟是混得越来越熟了,相互之间说话也越来越随意。

    虽然一个是大明朝的兵部尚书,一个是新封的金州总兵,但是实际上的身份和地位相差并没有那么大。鲁若麟是带着军队和领土接受了朝廷的册封,本质上就是一个大号的军阀割据势力,甚至可以看做是一个小号的土皇帝,所以陈新甲这个兵部尚书对鲁若麟来说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身份。

    加上鲁若麟是在红旗下长大的,对于地位高的人可以尊重,但是不会畏惧,所以他在与陈新甲的交往中渐渐显露出了本性,那就是越熟的人越不讲客套,随意得很。

    陈新甲也慢慢发现了鲁若麟的变化,他也是人老成精,自然知道鲁若麟的这种状态只对自己相熟的人才会有,在陌生人面前才会非常客气。

    察觉到这种变化后,陈新甲也有意调整了自己与鲁若麟交往的方式,将双方放在同一个层面上,用朋友的方式与鲁若麟相处。这样很快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大家在利益捆绑的前提下又多了一份友情上的认同,这份联盟的关系也更加牢固了些。

    “就是将火药放进那个坑洞里,点燃,然后就是轰的一声,整个城墙就会飞上天,进城的通道自然就打开了。”鲁若麟边说边用手势比划,让陈新甲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火药爆炸的威力有多强大家都知道,想当初天启年间的王恭厂大爆炸有多惨烈,只要是知道的人无不心惊胆战。

    王恭厂作为大明最大的火药制作作坊,一场离奇的爆炸让京城死伤近2万余人,可见火药爆炸的威力。现在鲁若麟要用火药爆破城墙,一点毛病都没有。

    “现在坑洞有了,怎么把火药送过去?”黑火药的威力还是小了一点,要是引爆的火药量太少就起不到多少效果。不过量变引起质变,只要火药够多,区区冷口的劣质城墙自然不在话下了,现在陈新甲好奇的是怎么把火药送过去。

    要是用车送,万一被清军的火箭射中,那篓子可就大了,到时候被炸的就是金州军自己了。要是用人送的话,量少了又不够用。

    就在这时,正在挖城墙的金州军士兵中有人拿出一面红色的旗帜拼命的摇晃,鲁若麟顿时高兴的说:“挖好了!这是在通知我们送火药过去呢。”

    得到信号的金州军大阵中冲出一批重装盾兵,举着盾牌向挖好的坑洞跑去。这些盾兵每个人身后都背着一个大包裹,那是提前准备好的炸药包。

    炸药包的制作也并不复杂,用油纸包裹着火药,再在外面裹上厚厚的棉布,一个简易的炸药包就完成了。

    当然这样的炸药包还需要士兵动手将其扎破,插上引线才能使用,与后世的炸药包完全不能相比,不过用来爆破却足够了。

    对于盾兵这种纯防御的兵种,很多清军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们引以为傲的箭术在盾兵面前完全失去了作用,盾兵不但从头到脚都穿着厚厚的铠甲,手中那面宽大得完全不像话的盾牌更是将他们遮得严严实实的,完全不给清军射箭的机会。

    盾兵的盾牌都是特制的,由两层陈年老竹片扎成的盾面镶着钢板,不但重量大大减轻,防御力还绝对一流,清军的重箭对它一点办法都没有。上面还有观察孔,盾兵们举着盾牌前进时也不会看不清前面的情况。

    这身装备没有一个好的身板绝对玩不动,所以盾兵们都是五大三粗、皮糙肉厚的壮汉,站在那里就像一个铁塔一般,清军已经开始用铁疙瘩来称呼盾兵了。

    面对这群进击的盾兵,清军根本没有攻击的欲望,连箭都懒得射了,反正这些铁疙瘩也爬不上来,随便他们怎么折腾。不过他们肯定想不到,虽然这些盾兵不能爬上城墙,但是一样能给他们送来催命符。

    盾兵们将炸药包送到坑洞后,立即背上盾牌就往回跑,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他们负责。

    很快坑洞里就堆满了炸药,护卫坑洞的盾兵们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地上的动静。地面已经被他们清理得非常干净,没有一根干草和树枝,而且还浇过一遍水了,防的就是清军往下放火。要是这个时候被清军放了火,他们全都要完蛋,一点都马虎不得。

    安插引线也是一个技术活,非心细的人不能担任,现在在坑洞里负责最后点火的就是独一旅的明星军官余安宁。

    现在余安宁已经是排长了,非常得上级看重。这次的爆破事关重大,最后选定了余安宁为最后的点火人之一。

    为了完成这次的任务,余安宁已经反复将点火环节演练了好多次,直到非常熟练万无一失。

    余安宁和另外一个负责点火的人迅速的用匕首刺破一个炸药包,将引线插入其中,慢慢的牵到洞口附近,然后绑在一捆香上面,一条起爆装置就算完成了。为了保证起爆顺利成功,这堆火药一共设置了三条引线。

    为了起爆士兵的安全,用香来进行延时点火是最稳妥的办法。只要计算好长度,将引线绑在香的合适位置,就可以控制起爆的时间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余安宁小心翼翼的将几捆香点绕,然后与护卫的盾兵们一起撤退。

    等到与负责火力掩护的火枪兵和弓弩手汇合后,金州军开始全军撤退,而且退去的速度非常快,简直就像逃跑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