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29章 清军溃败
    看到明军飞速的离去,城墙上的清军第一反应是明军又要开炮了,还等什么,赶紧跑吧。

    这次根本不用杜鲁穆下命令,清军同样以飞快的速度跑下城墙,只留下少量人员在城头观察明军的动向。

    清军也是学乖了,下了城墙的清军全都靠着城墙根休息,这里他们不会受到炮弹和弩炮的攻击,相对是比较安全的。

    冷口的南城墙并不是很长,总共也就不到三百米,也站不了多少人。杜鲁穆将清军分为五队,轮流上去防守,毕竟射箭也是非常消耗体力的。

    清军的大营设在北城门外,也是清军的后勤基地和食宿场所。守城用不到马匹,清军的战马都在这里存放着。

    清军大营里有三队六千余人,另外两队一队在城墙上,刚刚撤下来,一队在主干道上随时准备上城墙迎接明军的下一波攻击。

    清军的指挥中心就设在冷口的中心位置,那里有清军建造的指挥塔,方便杜鲁穆在上面观察城外明军的动向。

    城头其实看得更加清楚,但是明军的火炮和投石机太恐怖了,将指挥中心设在那里就等于是送死,杜鲁穆才不会做那样的蠢事。勇敢和鲁莽只有一线之差,身为一军主将,是不应该将自己轻易的置于危险之地的。

    这次明军退去的速度比上次明显快了很多,而且撤退的距离也大大拉开了,火炮和投石机也没有发射,杜鲁穆觉得有点奇怪,难道明军知道攻不下来决定收兵了吗?

    不过远处的明军主阵依然没有动静,似乎在观望和等待,气氛徒然变得有点诡异。杜鲁穆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他也想不出来哪里会出问题。

    就在杜鲁穆疑神疑鬼的时候,城墙洞里的引线终于被燃烧的香点燃了,随即引爆了埋在城墙洞里的炸药包。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感觉大地都颤抖了一下,那段劣质城墙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无数的砖块、泥土飞向了天空。

    最倒霉的是靠在城墙后面躲避火炮攻击的清军们,被爆破的那段城墙后面倚靠的清军直接就被埋进了土里,即使没有被炸死,也活不了了。附近的清军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被震得摇摇欲坠、目呆耳聋,离得近的甚至耳鼻中都流出血来了,显然在爆炸中震伤了内脏器官。

    一些清军甚至非常倒霉的被爆炸中炸飞的砖块砸死、砸伤,爆炸中心点附近一片狼藉,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城北清军大营里的马匹被巨大的爆炸声响所惊动,受惊的马匹开始狂躁起来,疯狂的向远处奔跑,看管马匹的清军根本就控制不住,局面彻底失去了控制。

    最最倒霉的还是杜鲁穆,这座建在城中心的指挥塔本来就是临时建筑,建造得比较简陋,也不是太牢固,结果在爆炸中直接被震倒了,连同在上面查看敌情的杜鲁穆一起结结实实的摔了下来。

    杜鲁穆虽然没有当场死亡,但是只要看他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就知道受了严重的内伤,从十几米的高空摔下来没有当场死去已经是他命大了。

    本来就被爆炸弄得不知所措的清军又失去了最高指挥官,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鲁若麟在爆炸的余威散去后,果断的命令金州军出击,冲在最前面的是步兵,火枪兵也紧随其后插上刺刀发起了冲锋,就连弓弩手也抽出了腰上挂着的战刀加入到了冲锋的行列。

    这个时候如果还不知道清军大势已去就不要混了,沈志祥也命令天津军加入到了冲锋的行列,这样的好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就连祝化安和他的那些弱鸡明军现在也像打了鸡血一样狂叫着冲向了城墙的缺口,能够遇到这样痛打清军的机会是多么难得啊。

    爆破后的城墙产生了一个十来米的缺口,坍塌的泥土在城墙内外形成了两个缓坡,两边完好的城墙上不时的还有泥土和砖块掉落下来。虽然爆破口上还有残存的城墙在,但是已经不影响士兵们从这里冲进去了。

    明军声势浩大、士气爆棚的冲锋惊醒了清军,城墙附近的清军第一反应不是抵抗,而是逃跑。城墙已经被攻克了,加上刚才惊天的爆炸,清军的士气已经跌到了谷底,加上没有人来组织抵抗,城内的清军开始疯狂的往城北跑。

    城外的清军受到的影响要稍微小一些,他们也不太清楚城里发生的情况,带队的清军将领本能的组织兵马前往城中支援,结果两边的清军在城中就撞了车。城里的想出去,城外的想进来,将本来就不宽的主干道堵得死死的。偏偏这个时候杜鲁穆重伤不能理事,清军的指挥陷入一片混乱当中。

    见到落荒而逃的守城清军,前来增援的清军连忙高声询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得到的回复就是城池被明军攻破,明军就要杀进来了,这个消息让带队增援的清军将领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询问:“杜鲁穆大人呢?”

    这些逃跑的清军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这时杜鲁穆的亲兵们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名亲兵将杜鲁穆背在背上,杜鲁穆还在不停的吐血,眼见就活不长了。

    增援的清军将领是现场除杜鲁穆外级别最高的将领,见状也是吓了一大跳,他发现场面已经失去控制,军心尽丧,来不及多想了,先出了城再说,连忙大声命令道:“全军撤退!全军撤退!”

    随着命令下达,增援的清军开始掉头,往城外大营奔去,现在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找到自己的战马然后逃跑。

    狭小的城门通过能力有限,加上秩序混乱,瞬间就将城门堵死了。后面等待通过的清军心中越发焦急害怕,各种咒骂鼓噪之声不断响起,就差拿刀子砍出一条通道了。

    就在这时,没有阻拦的明军通过缺口冲进了冷口城,沿着主干道一路向清军杀了过来。

    好在清军中也不是没有有担当的人,当即就有一些下级将领将后面的清军组织起来准备阻击明军。这些清军眼见自己出不了城了,也是凶性大发,在原地结成战阵,拿出弓箭准备射击。

    不过这些清军总共也只有200余人,更多的人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冲出城去逃跑,而不是留在这里送死。

    速战速决是现在的关键,明军马上组织火枪手和弓弩手与清军对射。在这样狭窄笔直的空间里,两边又挤满了人,射击时连瞄准都不用,直接朝着前面开火就行。这个时候比的就是谁的射程更远,火力更凶猛了。无疑这两点金州军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们甚至还有余力在火枪手和弓弩手的前面组织一道盾兵构成的防线,完全碾压了对面的清军。

    这样的战斗环境简直就是为金州军量身定做的一般,两边都是废墟,跑也没有地方跑,面对金州军的密集火力,200余名清军很快就被消灭了大半,而他们的弓箭甚至都够不到金州军的身前。剩下的清军面对这样的情况马上就崩溃了,再也不敢想什么断后的事情了,转身就往城外跑。

    好在这些清军的牺牲也不是毫无价值的,城内的清军利用他们争取的时间终于冲出了城去,他们跑向大营想要去找自己的马匹,逃跑的时候四条腿绝对是非常占优势的。

    不过受爆炸惊吓跑散的马匹只追回来了一部分,还有很多马匹没有追回来,造成清军的马匹严重不够。这个时候能够有一匹马是能不能活下来的关键,很快清军为了抢夺马匹发生了内乱。

    许多已经上马的清军被同伴硬生生的从马背上拉了下来,为的就是能够自己上马。这还是比较温和的,有的直接就拿刀子砍人,抢夺别人的马匹或者护住自己的马。这一刻,人性中自私的一面彻底的展现了出来。

    金州军又是爆破,又是出击,到现在杀死的清军还不到400人,结果清军仅仅是为了抢夺马匹自相残杀损失的人手就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

    能够抢到马匹的清军只是少数,这些人毫不犹豫的纵马狂奔,追着岳托的方向逃去。剩下的清军只能绝望的看着他们的身影,迈动自己的双腿跟着逃走了,至于大营里的物资已经没有人去关心了。

    本来还有清军将领还试图组织士兵抵抗,但是场面已经混乱,抢到马匹的士兵直接就跑了,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听他的命令,只得放弃了抵抗的打算,也加入到了逃跑的队伍。

    这一刻,清军兵败如山倒。

    其实如果杜鲁穆还在,能够组织起有效的防御,整顿受惊混乱的兵马,争取足够的时间收拢失散的马匹,清军是可以充容撤退的,而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溃千里。

    可惜战场没有如果,面对从来没有见过的大爆破,被明军攻破了城池,清军自己就先丧了胆。更致命的是指挥官杜鲁穆重伤昏迷,接手的清军将领又没有控制住局面,所以才造成了清军的悲惨结局。

    追击的金州军很快就占领了清军的营地,不远处就是正在撒丫子狂奔的清军溃兵,金州军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追击。

    骑兵师也迈过了城墙的缺口,相比起步兵,这道缺口对马匹的难度反而更高一些,这也是一开始骑兵没有出击的原因。不过越过缺口的骑兵马上就开始发挥出了他们的威力,他们迅速的超过追击的步兵,向着逃跑的清军追去。

    回首看见明军的骑兵追了过来,这些没有马匹的清军眼神中露出了绝望。两条腿的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的,以前他们就是这样虐明军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现在轮到他们体会那种绝望的心情了。

    现在可不是和清军骑兵对冲的时候了,在野外骑兵对步兵天然就占尽优势,如果步兵不结阵团结起来,只有被屠杀的份。只是现在清军别说结阵了,连指挥系统都崩溃了,和一群散兵游勇没有什么区别。所以金州军的骑兵只需要拿出马刀,借着马匹的高速冲击,用马刀划过这些清军就可以杀死他们了。

    任何敢于在骑兵冲击时挡在前面,或者还站立着的清军都是骑兵师攻击的目标。而且骑兵师没有任何停留,直接穿透了步兵清军们的逃跑范围,然后从两边包抄,追击从两边逃跑的清军,将他们彻底的包围起来。至于已经骑马逃掉的清军,骑兵师并没有费力气去追击,光眼前的这些清军已经够他们忙活的了,何况那些骑马的清军骑兵师也未必追得上。

    前有骑兵堵截,后有步兵追击,这些清军被彻底的包围了。

    随着金州军的步步紧逼,这些清军被压缩到了很小的一个范围内,周围全是虎视眈眈的金州军士卒,火枪、弓弩死死的瞄准着他们,个个眼里都冒着危险的光芒,只等着上面一声令下就会将他们全都剿灭。

    这些清军全都拥挤成一团,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武器,只有这样才能带给他们一点点的安全感。

    不过他们的内心是绝望的,明军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清军,清军的首级在明军中是最重要的战利品。而且在满清的宣传中,哪怕是投降或者被活捉,这些清军也会被送到京城凌迟处死,比战死还要可怕。只因为清军对汉人犯下了太多的罪行,不杀不足以解恨。这个说法的可信度非常高,因为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就是他们亲自参与的。

    总之他们是难逃一死,区别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现场的气氛非常的紧张,金州军时刻防止着清军做垂死挣扎,清军则害怕金州军开始大开杀戒,毕竟谁也不想死。

    很快就有几个骑兵越阵而出,用女真话高声呼喊道:“我家大人有令,投降不杀!尔等还不速速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否则杀无赦!”

    这些骑兵的话很快就起了作用,原本已经做好战死准备的清军开始有部分出现了动摇,一个是现在就起死,一个是有可能会活下来,不想死的人自然知道怎么选择。特别是这些清军中还有不少的蒙古人,他们的立场就没有那么坚定了。

    “别信这些汉狗的话!他们不过是想我们放下武器然后杀死我们!当我们没有了手中的马刀和弓箭,他们就会将我们千刀万剐的!”很快清军中就有死硬分子开始鼓噪大家反抗。

    “对!我们都是高贵的满洲勇士,怎么能投降这些汉狗!”

    “勇士们!为了女真人的荣耀和这些汉狗拼到底!”

    “兄弟们,朝廷不会放过我们的,不想被凌迟处死的就和他们拼了!”说这些话的人是清军中的汉奸,他们知道自己落到明军手里下场绝对比女真人还要惨,立场反而是最坚定的。

    渐渐的拒绝投降,死战到底的人占据了清军的多数,战事一触即发。

    这时,那些喊话的骑兵摘下了头上的头盔,异常显眼的女真发式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