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33章 鲁若麟是大福星
    清军在冷口战败,逃亡的清军很快就追上了岳托的大军。

    岳托的大军本来就没有走远,离冷口也不过几十里,突然见到败逃的清军,岳托也很惊讶,杜鲁穆连一天都没有坚持下来?

    来不及多想,岳托连忙收拢整顿这些败兵,了解具体情况。

    本来岳托憋了一肚子的火想要发泄,但是当看到杜鲁穆的尸体时,岳托无奈的沉默了。

    杜鲁穆原本就受了重伤,又在马背上颠簸了一路,早就坚持不住,在半路上就挂了。

    主要责任人死了,其他几名幸存的重要将领被岳托叫到了中军大帐。

    这几名将领在大帐内跪成一排,铠甲脏乱、灰头土脸,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此时他们根本不敢多说话,生怕岳托将怒火发泄在自己头上。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居然连一天都没有守住,连杜鲁穆都战死了,难不成明军都长了三头六臂?还是你们贪生怕死、怯敌避战?”岳托说话的语气越是平和,底下的人越是害怕,这说明岳托的怒火还在酝酿之中。

    这些将领不敢迟疑,连忙将今天的作战经过一一道来,其中有将领亲眼看到了爆炸的发生,以及杜鲁穆因为爆炸摔死的全部过程,让岳托在脑海里逐渐勾勒出了当时情况。

    “哈赤糜,你是杜鲁穆的副将,明军破城之后你做了什么?”岳托平静的朝一位将领问道。

    “奴才,奴才,奴才见守城已经不可能,大军受惊混乱,只得下令撤退。”哈赤糜跪在地上浑身颤抖,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既然下令撤退,你可有安排人马断后?”岳托眼里冒着寒光,非常危险。

    “奴才安排了人马断后,但是很快就被明军击溃了。”哈赤糜此时已经汗如雨下,预感到自己的下场可能不太妙。

    “击溃了?你不会再安排人马吗?”岳托的声音陡然提升,大帐里除了他的声音静得连落根针都听得到。

    “大军当时已经失控,奴才也弹压不住。”哈赤糜觉得自己很冤枉,当时的情况下,城里的清军惊恐之下冲击了清军大营,又带头抢夺战马,造成了骚乱,所有人都只想着逃命,根本组织不起来有效的抵抗。

    “失控?弹压不住?你这是无能!是贪生怕死!但凡你可以带人阻挡明军进攻,安排人手追回失散马匹,撤退就不会变成溃败!你这样的蠢才、懦夫,还有脸跑回来?来啊,将哈赤糜拉出去砍了,传首全军!”岳托此时彻底爆发了,为哈赤糜的无能而怒火冲天,要是哈赤糜多一些担当和勇气,清军也不会损失这么惨重。

    “大将军饶命啊!大将军饶命啊!”哈赤糜吓得魂飞魄散,不断磕头求饶,不过岳托不为所动,帐内诸将也没有人为他求情。

    这样的大败,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但是杜鲁穆已经战死了,这个锅哈赤糜不背谁背?何况他确实临阵指挥上出现了重大失误,也不算冤枉他。

    亲兵很快就将哈赤糜拖了出去,顺势堵上了他的嘴巴,求饶声终于消失了。

    处置完哈赤糜,岳托的目光在其他几个跪着的清军将领身上不停的扫来扫去,让他们如临大敌,冷汗不停的往下流。

    好在岳托忍住了怒火,并没有将他们全杀掉。虽然气愤他们的无能,但是惩罚也不能无限扩大,毕竟首恶已诛。

    “将他们拉出去,每人重责八十鞭,发配前锋营戴罪立功!”岳托厌恶的看着这些败军之将,大手一挥,仿佛赶苍蝇一样将他们赶了出去。

    “奴才谢主子不杀之恩!”这些将领逃过一劫,欣喜若狂的给岳托磕头谢恩。

    在处置完这些人之后,岳托想着善后的事情,以及后面的战事,不禁有些头痛。

    “巴哈纳,你说明军会不会追过来?”岳托对巴哈纳问道。

    “回大将军,明军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们还要早作打算。”巴哈纳一脸严肃,对战事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

    “也是,追了这么久,就差临门一脚了,怎么可能放弃?”岳托也是满脸苦涩,“原以为杜鲁穆可以守几天,为我们争取足够的时间,现在看来还是小瞧这群明军了。”

    “我们也没想到明军居然可以将城墙炸塌,还是经验不足啊。”巴哈纳听到明军居然是用火药将城墙炸塌的,令他非常惊讶,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攻城方式,对清军的影响会非常巨大。

    “不过既然我们知道了火药可以用来炸城墙,那以后攻城的时候就容易得多了。”巴哈纳的思维还是很敏锐的,并没有被眼前的失败所蒙蔽,很快就发现了火药爆破的重要性。

    以前清军每每攻打明军据守的城池时都会损失惨重,特别是那些坚城,现在有了新的破城方式,清军肯定不会视而不见,学过去用到明军身上是必然的。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其中必定有什么窍门。而且战场上危机四伏,火药见火就着,稍有不慎就会伤及自身,并不是那么好用的。”岳托则要谨慎得多,玩火药清军确实不擅长,也不怎么懂。

    这种情况在清军中非常普遍,他们自持弓马娴熟,对火炮、火枪即充满敬畏又不断贬低,不屑去学习和使用火器。

    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是明军的火器质量参次不齐,战术上、训练上又跟不上,在与清军作战时往往不敌他们的弓马,造成了清军对火器的轻视。

    不过火器的威力摆在那里,中者非死即伤,让人非常恐惧,所以才会造成清军这种矛盾的心理。

    满清的火器水平是非常落后的,不过在皇太极招降了孔有德、尚可喜他们之后,满清的火器水平有了巨大的进步,火器也开始在清军中崭露头角,与明军相比完全不落下风。但是与开了挂的金州军相比,那就远远不如了。

    “既然知道了使用的方法,总有办法摸索出来的,应该不难。”巴哈纳倒是觉得爆破想要学会没有那么难,不过是个思路的问题。

    “恩。这个事情等回到盛京再说吧,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怎么应对明军的追击。”岳托对巴哈纳的想法不置可否,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威胁更重要。

    “要是明军全力追过来我们跑不掉的,有这些汉人奴隶在,我们想快也快不起来。我们的兵力要顾这么一大摊子,人手不够。”巴哈纳的大实话让岳托也很苦恼。

    “我已经给皇上去信,请他派兵前来接应,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等援军过来只怕来不及了。”岳托也不是完全没有应对,只是冷口丢得太快,让他的举措在时间上没有跟上。

    “实在不行就征召附近的蒙古部落吧,应该可以增加些人手。”巴哈纳想了下建议道。

    “恩,这个可以。你去安排人将附近的蒙古人都征召过来,只要是能够骑马射箭的一个都不要放过。”蒙古人在满清的眼里就是奴仆、是工具,不会有半点怜惜。

    “我马上去安排。”巴哈纳点头道。

    “从明天开始还要继续加快行军速度,那些跟不上的直接抛弃。还有就是要辛苦你再领兵阻击明军,尽量阻止他们靠近。”阻击的任务岳托实在不放心交给别人,还是巴哈纳更靠谱一些。

    “明白。”巴哈纳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叫苦的时候,必须迎难而上。

    冷口长城附近的蒙古人不是特别多,而且已经被征召过一遍了,巴哈纳派出去的人将周围收拢了一遍也只强征来三千多蒙古人,而且都是些半大的孩子和老人。

    面对强势的女真人,蒙古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乖乖的听命。

    这些被征召的蒙古部落感觉到战争来临前的阴云,吓得都躲到远远的地方去了。

    三千清军俘虏如何安置是一个难题,鲁若麟还要继续追击岳托,肯定不能在冷口停留。考虑再三,鲁若麟与陈新甲商量后决定将天津军留在冷口,看管俘虏,保证大军的后路。

    本来鲁若麟还建议陈新甲也留在冷口,不过他并没有同意。

    “百步已行九九,也不差这最后一步了。连你都不怕,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出关杀奴,何等壮哉!错过了这次以后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陈新甲的话让鲁若麟无话可说。

    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永远都是汉人将领的最高荣耀,没有谁可以免俗。

    虽然这次出关追击岳托还达不到这种程度,但是依然是难得的荣耀,陈新甲愿意去冒险一搏。

    既然陈新甲有此雄心壮志,鲁若麟也不好再劝了。

    对出关作战视作平常的鲁若麟不是很在意这个荣誉,他的目标更加远大,区区征服草原不过是他征途的起点。将这个荣誉给陈新甲也好,现在金州军已经足够耀眼了,不需要再增加这个光环。

    而且鲁若麟现在和陈新甲相处的比较融洽,对这个盟友也很满意,扶他上位对金州军也有好处,金州军也需要在朝廷里有自己的代言人。

    天津军和冷口明军总数有四千多人,如果这么多人还看守不住三千手无寸铁的清军,那他们完全可以跳河了。

    为了方便看守,保证清军不会逃脱,陈新甲将这些清军俘虏都关在冷口城内。这些可都是银子和功劳,比首级更珍贵,跑掉一个都会心疼的。

    至于被烧成一片废墟的冷口城适不适合关押这么多的清军,那完全不是问题。做俘虏也要有做俘虏的觉悟,干吃饭不干活可不行,这些俘虏正好用来清理冷口的废墟,可谓物尽其用。

    明军将北城门关闭,杜绝清军逃亡关外的可能。清理出来的垃圾都运到了南门外,俘虏的身边随时都有大队明军看管,城门口、城墙上到处都是明军的身影,即使这些清军没有了武器,明军一样不敢大意。

    沈志祥和祝化安站在城头上看着清军忙碌的身影,脸上都挂着得意的笑容。能够看到不可一世的清军给自己干活,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酸爽。

    祝化安因为抱上了陈新甲的大腿,又有战功在身,战后肯定是要高升的,此时心情自然大好。

    沈志祥则因为接连的两场胜利同样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没能随鲁若麟出关追击岳托。不过将这么多的俘虏交给祝化安一个人的话,陈新甲和鲁若麟又不放心,只能委屈沈志祥留在冷口看守这些重要的战利品了。

    祝化安已经知道了沈志祥在开平与清军血战的事情,这个时候故意拿出来说事:“沈大人,开平大捷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京师了吧?”

    “算算时间,应该早到了吧。”沈志祥也非常期待朝廷得知开平大捷后会有什么反应,如何封赏。要知道陈新甲的奏报上开平大捷的首功可是沈志祥的天津军,并且得到了鲁若麟的认可。斩首三千这么大的功劳,朝廷怎么也不能小气应付过去吧?

    “斩获三千啊,简直是惊天战绩,加上这冷口大捷,沈大人您一个爵位是肯定跑不掉的。”祝化安说着恭维的话,满满的羡慕。

    虽然祝化安的一百多颗首级也是难得的战绩,但是比起鲁若麟和沈志祥他们就差得远了,离爵位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

    “这还要看皇上和朝廷的意思,身为臣下怎敢妄自猜测。”沈志祥说得谦虚,但是脸上的嘚瑟怎么也掩不住。

    要是这样的战绩都不能封爵,只怕所有的武将都不干了。大家拼死拼活的杀敌,还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沿及子孙,但凡朝廷还有一点理智,都不敢抹杀沈志祥的功劳,封爵可以说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前几年沈世魁沾了鲁若麟的光被朝廷封爵,沈家就已经欠了鲁若麟天大的人情。后来更是在清兵入侵东江岛时屡屡相助,这人情欠得越发大了。这次若不出意外,沈志祥将获得沈家的第二个爵位。虽然这次沈志祥自身也出力不少,但是没有鲁若麟助力,沈志祥绝对打不出这样的战绩来。

    鲁若麟简直就是沈家的大福星,没有第二个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