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34章 大喇叭
    草原上的冬天寒风刺骨,加上昨夜突降大雪,整个天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即使岳托想要加快行军速度,在这样的条件下也无能为力。

    天气骤冷,一夜之间奴隶营地里多出了许多冻死的尸体。

    即使有火堆取暖,依然无法抵挡塞外的刺骨寒风,加上一路上这些汉人百姓就没有吃饱过,身体亏虚得很,很多人就在寒夜之后再也没有醒来。

    出了关,期待中的明军并没有出现,让这些百姓彻底的绝望了。

    为奴为婢、身死他乡,悲伤、恐惧的情绪弥漫在奴隶营地,麻木的任由清军驱赶,迈着沉重的双腿继续前行。

    远方不是充满鲜花和美酒的天国,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深渊和地狱。

    前路茫茫,心若死灰。

    不过这一切在昨天突然发生了变化,大量清军败兵冲入大营,整个清军大营的气氛都开始紧张起来。

    一大早清军就开始驱赶百姓前行,之前的从容不迫变成了焦躁不安,这些汉人百姓敏锐的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

    清军在害怕!

    他们能害怕什么?只能是咱们汉人的军队!再联想到昨夜的败兵,很容易就猜到明军并没有放弃,还在与清军激战,而且很可能还在追赶的路上,否则清军不会如此急忙的想要逃跑。

    想明白后,百姓们重新燃起了回家的希望,眼神中终于再次有了生机。

    这次鞑子的鞭子也不好使了,再怎么抽汉人百姓的脚步依然蹒跚,哪怕是被鞑子砍杀在地,周围的人也是冷漠应对。没有反抗、没有激动、没有恐惧,甚至连哭泣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看着行凶的鞑子。

    当这些百姓不再畏惧死亡,清军自以为傲的凶狠完全失去了作用,除非将这些百姓全都杀死,否则根本改变不了现在的状况。

    就连百姓中的那些汉奸也感到情况不对,再也不敢嚣张,面对周围仇恨的眼光,全都聚在一起瑟瑟发抖。

    岳托也察觉到了奴隶营的变化,但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些俘虏处于爆发的边缘,大规模的屠杀不但不会让他们害怕,很有可能引起他们的暴动。

    不是鞑子心软下不了手,而是现在的时机不对。追兵将至,这个时候屠杀俘虏,那就只能空着手回家了。这让辛苦了这么久的清军如何能够甘心,所以哪怕心中有再大的火气也只能暂时憋着。

    问题的根源不在俘虏身上,只要一天不击败追击的明军,断绝俘虏们的希望,这个事情就没有办法解决。

    岳托不敢继续激化矛盾,告诫清军们收敛一下脾气,一切等安全了之后再说。

    这样的情况下行军的速度自然无法保证,加上天气因素,前进的速度反而比以前更慢了。

    金州军这边虽然也受到了影响,但是装备大量雪橇的他们行进速度并没有削弱多少,与清军的距离在快速拉近。

    积雪对骑兵的影响比较大,马匹根本就跑不起来,即使跑起来也跑不远,厚厚的积雪对马匹的体力消耗是平时的几倍。

    巴哈纳已经看到了追击而来的明军,这次阻击的任务比上次更加困难,但是巴哈纳别无选择。

    失去了速度,清军就是明军弓弩和火枪的活靶子,所以巴哈纳只能改变策略,通过攻击明军牵引雪橇的马匹来迟滞明军的前进速度。

    大规模集体行动已经不适合,巴哈纳将手下的清军分成很多小队,沿途不断进行骚扰袭击,这样即使被明军逮到,损失也不会太大。

    金州军发现清军的骚扰战术后,果断派出骑兵与其对攻,保证主力的行进速度。

    比起清军,金州军骑兵物资更加充沛,支援更加及时,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很快就将清军压了回去。

    第二天中午,金州军成功追上了岳托大军。望着前方的岳托大军,金州军爆发出了惊天的呼喊,士气在这一刻爆棚。

    岳托非常无奈的看着远处的金州军,这一路上你追我赶,到底还是被明军追上了。

    面对迅速逼近的金州军,岳托不敢托大,将所有人马都集中起来应敌。至于那些俘虏,清军已经放弃了看管,茫茫草原,荒天野地,又天寒地冻的,让他们跑他们也不敢。

    只要击败了眼前的明军,这些俘虏照样跑不出清军的手掌心。

    金州军的到来彻底的引爆了俘虏营地里的汉人百姓,营地里同样发出了惊天的呼喊,与金州军遥相呼应,长久不息。

    漫长的等待终于换了金州军的到来,这些汉人百姓又看到了重回故土的希望,许多人痛哭流涕,喜极而泣。

    集中起来的清军还有近四万人,在这场漫长的追击中清军陆续损失了近一万人马,临时征召了一些蒙古人之后,清军的人数又恢复到了四万人,是明军的一倍左右。

    除了部分看守钱粮物资的清军,有近三万五千清军在与金州军对峙。虽然人数占据绝对的优势,但是岳托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两军对决人数虽然也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战斗力。清军的战斗力不弱,但是金州军的更强。

    清军最重要的两个杀手锏,弓箭、骑兵冲锋在金州军面前都失去了作用。想要冲到金州军面前,就要做好承受巨大伤亡的准备,巴哈纳在开平的时候就已经体会过了。

    即便可以击败金州军,伤亡会有多大?两万?三万?甚至更多。这样的胜利又有多大的意义?满洲人本就不多,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岳托的脸色阴晴不定,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发起冲锋。

    对面的金州军已经列好了阵型,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依然是在开平时的复合小方阵,仗着清军没有大炮等远程武器,金州军排起了密集的方阵。

    金州军就是喜欢清军无可奈何的样子,不服?你来咬。

    弓弩手已经换好了备用的弓弦,雨雪天气对弓弦的损害太大,不到战斗的时候弓弩手们不会上弦的。

    望着金州军的军阵,巴哈纳对岳托讲解着这种军阵的可怕之处。

    “军阵周围的铁甲步兵可以保护里面的弓弩手和火枪兵,即使是铁骑冲到了他们面前也不得不停下来,那些长矛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战马的。”

    “里面还有一种手持巨盾的士兵,可以防止弓箭的抛射。”

    “主要的攻击就来自里面的火枪和弓弩。比起其他明军,他们的射击速度更快、威力更强、射程更远。不但可以直射,还可以抛射,威胁非常大。”

    “这种战阵不但可以单独作战,相邻的几个战阵还可以相互配合,威力更强,作战能力更恐怖。”

    “最主要的是这些士兵非常有纪律,分工明确、誓死不退,哪怕突破了一个缺口,也会有人迅速补上,整个阵型不会混乱崩溃。”

    “想要冲破这种军阵,要么拼着巨大的伤亡,要么用火炮、投石机等远程武器,否则根本没有办法。”

    巴哈纳越说嘴巴越苦,当初在开平他可是吃了大亏的,要不是当时主要的攻击目标是另一群明军,只怕伤亡会更加惨重。

    岳托肯定不会选择拿满洲勇士的生命去冲击这样的刺猬方阵,那是犯傻。

    很快他就想到了对策,“让伊勒根带着粮草和物资先走,其余人驱赶那些汉人奴隶冲击明军军阵!一旦明军阵脚大乱,全军掩上去冲杀!”

    岳托当机立断决定用俘虏打头阵,让明军自乱阵脚,清军再趁势掩杀。

    这招可谓非常歹毒,汉人百姓不是军队,没有纪律约束,一旦在驱赶下冲入金州军的军阵,金州军杀又不能杀,退又不能退,这就给了清军浑水摸鱼的机会。

    清军立刻开始执行岳托的命令,绕到汉人俘虏的背后,开始逼迫俘虏往金州军那边跑。而且稍有不从或者跑得太慢,直接就刀斧加身。

    这些百姓就像受惊的羊群,开始本能的向驱赶的方向跑去。

    背后是如狼似虎的鞑子,前面是解救自己大明军队,百姓们自然一窝蜂的向金州军涌了过去,对于是不是会冲击到金州军的军阵,影响他们与清军的战斗,他们没有这个意识,也没有时间思考。

    望着朝自己涌来的人山人海,鲁若麟轻哼一声,露出轻蔑的笑容,“鞑子用来用去还是这一套啊。”

    “呵呵,这只能说鞑子拿咱们没办法,无计可施了。”周永胜护卫在鲁若麟身边,同样拿着一个望远镜在观察战场动向。

    “好了,赶紧传令接收百姓吧。”鲁若麟立刻命令道。

    “是!”周永胜马上对身边的传令兵说道:“传令前军让开道路,放百姓入阵,按预定计划执行!”

    金州军针对清军有多种作战预案,特别是岳托身边有大量俘虏的情况下,清军借助百姓冲阵的可能性极大,更是早在参谋司的预料之中。

    “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很快富有节奏的三连击鼓声在金州军中军响起,前线的军阵指挥官们马上就收到了命令信息。

    “马上执行三号作战方案,现在听我的命令,保持阵型,全体向右转!齐步走!”

    “向左转!齐步走!”

    ……

    收到命令的前线指挥官们马上按照自己的位置开始移动,很快大阵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喇叭状。

    被驱赶着冲击金州军大阵的百姓突然发现眼前一片开阔,来不及多想,在前面一群人的带领下,一头扎进了大喇叭里。

    金州军的整个变阵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快速、准确、高效,堪称完美。

    而且在移动变阵的过程中,各个小阵依然保持着严谨的阵型,一点都没有散乱变形,战术素养高得匪夷所思。

    这其中即有各阵指挥官高超的指挥技术和配合意识之外,平时的严格训练、士兵们强大的执行和理解能力也非常关键。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鲁若麟平时让士兵们学习的好处了。

    有知识、有文化、有思想的士兵和那些文盲士兵是不一样的,也许他们在个体上没有清军那么强壮,格斗技能也比不过,但是在整体的组织和配合上比清军要强得多。

    而军队从来不是一个以个人武力称王的地方,人数越多,组织与配合越关键,战斗力也越强大。那种千人敌、万人敌看着很牛逼,放在数量庞大的军队里其实没有多大的作用。

    双拳难敌四手,蚁多咬死象,这就是团体的力量。何况那种万人敌又不是地里的大白菜,真的以为随处可见吗?

    岳托望着金州军迅速变阵,将俘虏纳入怀抱,自身却没有一丝混乱,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被气的。

    巴哈纳则是在庆幸,还好在开平的时候他主要攻击的是天津军,撤退的也比较及时,否则要是被金州军这样的大喇叭围住,只怕损失会大得惊人。

    这些汉人百姓实在太多了,现在起码还有五多万,全都在争先恐后的往前跑。后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只是盲目的跟随前面的人往前冲。

    在这样恐怖的人流下,有不少人摔倒了,很快就会被后面的人淹没,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能尽快引导和控制,这些人仍然会给金州军带来不小的冲击。

    这个时候好言相劝、慢慢安抚根本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震慑!弹压!

    大喇叭的底部站着一排排重装盾兵,将盾牌插在地上,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

    眼见最前面的百姓已经快要冲到面前,第一排的盾兵们整齐划一的向前踏进,并用手中的钢刀有节奏的敲击着盾牌,发出整齐的砰砰声,立刻吸引了那些百姓的目光。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镇定,并且要有气势,让这些混乱中的百姓感到害怕,使他们从恐惧中冷静下来,听从命令。

    “止步!蹲下!”

    “止步!蹲下!”

    ……

    周围的士兵发出了整齐的命令,百姓在惊慌中无意识的就随着命令停下了脚步,随着前排的人按照命令蹲了下来,后面的百姓有样学样的开始蹲下,场面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眼见百姓快要全部跑进大喇叭,最前面的士兵开始收紧口袋,向中间移动。清军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金州军得逞,尾随、夹杂在百姓中间,开始向金州军发起了进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