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36章 负担转移
    确实吃撑了,两万多的金州军,加上民夫还不到三万,却要保护二十多万,快三十万的百姓,大大的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金州军的防线现在非常薄,要是清军拼死突击侧翼会非常危险。

    骑兵师已经开始在金州军大阵周围游弋,作为机动力量防护大阵的安全。

    清军则恢复到了他们习惯的作战方式,利用骑兵的机动优势,在金州军大阵周围打转,寻找薄弱的地方,持续制造紧张和恐怖气氛,就像狼群面对猎物一样。

    在送走了这些汉人俘虏之后,清军没有了负担和拖累,反而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反观金州军,接纳了这些百姓之后,机动和应变能力大大下降。四周的军阵一刻也不敢松懈,随时保持着战备状态,这样长时间的临战状态对士兵们的心理和体力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还有数量庞大的被解救百姓,一个应对不好,就会像定时炸弹一样将金州军炸得粉身碎骨。

    岳托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窘迫,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在他的眼里,金州军完全是自不量力,真以为这些汉人俘虏是那么好救的吗?也不看看自己是否有这个肚量吃得下去。

    近三十万人的百姓,不光要保护他们的安全,还要提供他们的吃喝,这个任务在抢了众多物资的清军眼里也是非常艰巨的事情,还是靠不断的克扣口粮坚持下来的。

    现在这个重担成功转移到了金州军身上,按照岳托的估计,即使金州军携带的粮草充足,也不可能额外喂饱三十万的百姓,这完全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金州军要想带这些百姓安然返回关内,光是吃都可以将金州军拖垮。

    现在清军要做的就是等待,像狼群追赶猎物一样等金州军自己承受不住崩溃,那样不但百姓可以重新回到他们手中,连金州军也可以一口气吃下。

    “大将军这招实在高明,现在该明军头痛了,哈哈。”巴哈纳已经明白了岳托的意图,在一旁钦佩的拍着马屁。

    “还是不能大意。截断他们的后路,既然敢跑到草原上来,那就让他们尝尝弹尽粮绝的滋味。”这是草原民族对付中原军队的老办法,虽然老套,但是非常管用。

    “哈哈,这个容易。这些明军的装备委实不错,要是能够抢过来,我们的实力肯定会大大提升。”巴哈纳看着远处的金州军,两眼都泛着绿光。

    其实巴哈纳早就眼馋金州军的装备了,只是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现在他终于感到了歼灭金州军的可能,心中的那股欲望开始熊熊燃烧。

    “确实不错。要不是他们兵甲犀利,也不可能和我们纠缠到现在了。这些汉人打造兵器确实是一把好手,而且实在是太富有了,放在这些羊羔身上真是糟蹋了。”岳托也眼馋,眼神里同样充满欲望。

    清军的装备除了少部分是自己打造的,绝大多数都是缴获明军得来的。金州军身上的奢华装备,早就让清军心动不已了。

    为数不多的一些来自金州军的缴获,在清军中无比的抢手,只有极少数的高级将领才可能拿到。眼前金州军两万多士兵身上的装备,在清军眼中无疑是亮闪闪的金山,比金银还要吸引人。

    “最后还不是要便宜我们,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巴哈纳现在重新恢复了自信,在草原上,纵横驰骋的清军就是无敌的,以前不过是被俘虏们拖累了而已。

    “这支明军还是不一样的,慢慢来,小心一些。皇上的援军估计也快到了,到时候他们就是插翅也难飞!”岳托现在稳得很,不急着跟金州军硬拼。先前的进攻让他看到了金州军的强悍,在金州军全力戒备的情况下进攻伤亡太大了。

    为了咬死猎物绷断自己的獠牙,岳托才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与不着急的清军不同,金州军现在的压力非常大,时间也很紧迫。

    要想把这些百姓平安带回关内,难度甚至比击退清军更大。在这茫茫草原,又是寒冬腊月,食物、燃料每一个都关系到生死存亡。

    最重要的是如何将这些百姓组织好、控制住,让他们不再惊慌,听命行事,这才是摆在金州军面前的最大难题。

    一旦百姓发生恐慌性骚扰,金州军这点人根本就控制不住,何况还有清军在一旁虎视眈眈。

    “立即安抚百姓,分散管理,确保每个百姓都有人管控。”鲁若麟这个时候必须尽快将百姓控制起来,让他们能够听命行事,至少不能一受惊就到处瞎跑。

    “是,大人。”曹天养这次也随军出征了,并带着一批精干的手下。他是鲁若麟的忠犬,除非特殊情况,很少离开鲁若麟的身边。

    曹天养带来的这批精干部下,任务不是作战,而是安抚、管理百姓,将他们组织起来。

    这本来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经验也非常丰富,只是这次的难度太大、人数太多,而且有敌人在一旁窥视,时间太紧,不能出一点纰漏。

    曹天养亲自出马,将手下的人手全都散了出去。

    镇抚官们冲进百姓堆里,扯开嗓子就喊道:“有谁领到过红色三角旗?有谁领到过红色三角旗?”

    人群中马上有人从怀里掏出藏得严严实实的小棍子,手一抖,一面红色的三角小旗迎风飘扬起来。

    “我有!”“我有!”“我也有!”

    这些红色三角旗都是当初火凤营潜入俘虏营时,交给那些有心反抗、愿意配合金州军行事的百姓的。火凤营在挑选的时候,刻意找的都是在俘虏营中有一定威望和影响力的人,最起码身边都有一些人拥护。

    这样的旗帜,火凤营一共发出去了近两百面,现在陆续举起旗帜的人不过一百多人,可见这场行军之中百姓们的损失有多大。

    当初火凤营交给他们旗帜的时候,并没有说明旗帜的作用,只是叮嘱他们妥善保管,不要让别人发现。这些人也一直将旗帜藏得非常好,不是特别亲近的人根本不知道旗帜的存在。

    而且旗帜很小,非常容易隐藏。路上就有立场不坚定的旗帜所有者向清军告了密,清军也曾在俘虏里搜查过旗帜,但是真正被发现的并不多,绝大多数都保留了下来。

    镇抚官立刻来到最近的旗帜旁边,对手持旗帜的人说道:“现在,由我管理你们。我任命你为我的副大队长,你带着你的人听从我的安排,将周围的百姓管起来,不要让他们四处乱跑,一切行动听从我的命令,否则格杀勿论!”

    每个镇抚官都带了十个全副武装的民夫,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至少两千百姓,让他们能够服从领导,听从指挥。这些拿红色三角旗的人就是他们最好的帮手,至少这些人比其他人要可靠一些,可以直接拿来就用。

    “是,军爷。”手拿红旗的人一脸的潮红,那种被组织信任的感觉让他非常激动。

    “将你的人点出来,马上开始工作。”镇抚官也是雷厉风行,一点时间都不敢耽搁。

    “是。四郎、七郎、王槐……”这个新任命的副队长马上将自己的手下点了出来。刚才被驱赶的时候他们就紧紧的抱团一起跑,绝大多数人都幸存下来了。

    这些被点到的人马上被镇抚官命令站起来,每个人额头上缠上一根黑色的布条,分给他们一根尖木棍,由民夫们带领,很快就成了一名管理人员。

    副队长的待遇则要好一些,发了一顶头盔,一把腰刀,与身边人的区别一下就起来了。

    这个副队长的能量不小,身边聚拢了有近五十人,除了他自己的族人,还有一些收留的可靠人员。这些人在民夫的带领下,很快就在百姓堆里划出了一块区域,这里面的百姓就是他们需要控制住的任务目标。

    有了这些人的加入,加上镇抚官和民夫的领导,区域内的百姓很快就被细分,分别由民夫和这些新投靠过来的义兵们来管理,让每个百姓都有了一个明确的领导,百姓们的恐慌情绪明显就消散了很多。

    百姓们现在最怕的就是没有人管他们,现在有朝廷的军爷出面主持大局,又给每个人安排了领头的,大家就再也不是无头的苍蝇,至少知道跟着谁跑了。

    这种裂变式的分级管理很快就将每一个百姓责任到了相应的领导者身上,秩序得到了初步的建立。但是这种秩序非常脆弱,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需要继续的巩固和加强,所以金州军现在需要的不是撤退,而是驻扎、固守。

    在草原是驻扎,而且是在冬雪天气下,没有燃料是会冻死人的。特别是这些百姓都没有帐篷,火堆是他们熬过寒夜的唯一希望。

    好在战场的旁边就有一个树林,清军当时选择在这里驻扎也是因为可以从树林里采集木材做燃料。清军又不是铁人,他们也需要烤火来取暖的。何况他们再怎么冷血无情,也要考虑到汉人俘虏的需要,这些都是他们的财产,不是用来带到草原上冻死的。

    所以金州军的选择也很简单,全军移动,背靠树林驻扎。

    趁着整顿百姓的功夫,金州军的后勤官兵们正在疯狂的打扫战场,救治伤员、收敛遗体,收集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快!快!赶紧把他抬到后面去!”

    “这个还有气,快来人,送到医护营那里去!”

    “已经死了,赶紧抬走。”

    “一颗鞑子的脑袋也不要留下!把武器铠甲全都拿走!”

    …………

    军阵里的士兵纹丝不动,看着后勤官兵们在自己身边忙活,时刻准备着为他们提供保护。

    金州军里分工明确,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任务和职责,不会冒然插手别人的事情造成混乱。

    跟在后勤官兵身后的是一群群的民夫,赶着空空的雪橇等待后勤官兵们的吩咐。他们这段时间已经适应了金州军的做事风格和节奏,已经可以很好的理解官兵们的意图,是后勤官兵们非常好的助手。

    战场打扫也是有先后顺序的,特别是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

    受伤的官兵是优先寻找的,一旦找到就会立即送到后方医护营;

    战死的官兵则其次,需要马上收敛;

    再其次就是鞑子遗留在战场上的战马尸体或者受伤的马匹,死马和受伤不能移动的马匹会被迅速的分尸装运带走,这些都是宝贵的食物,不能有一点浪费;

    接下来就是战场上遗留的双方兵器、铠甲、箭矢,必须尽量的回收利用;

    最后才轮到鞑子的首级,这些平时非常宝贵的战利品,这个时候只能留在最后收集。打不赢这场战争,再多的鞑子首级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好在后勤营的官兵干这种事情已经非常顺手了,又有一帮熟悉的民夫配合,战场的清理速度非常快,也非常干净。

    清军自然不会漠视金州军打扫战场,小股的清军不断的发起冲锋,并向这些官兵们放箭。但是清军非常明智的将双方的距离保持在金州军的火枪和弓弩射程之外,恐吓的味道更多一些。

    此时清军也没有闲着,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将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手法同样熟练得很。可惜金州军作为防守的一方,基本没有士兵战死在清军的控制范围内,清军最多只能收集到一些金州军射出的弩箭,聊胜于无。

    在初步控制住了百姓之后,战场上也没有什么遗漏的,金州军的整个军阵开始缓缓的向树林方向移动,速度比平时慢了很多,毕竟在移动中保持百姓们的稳定更加重要,宁可速度慢一点。

    清军察觉到了金州军的意图,远远的跟着,冷眼旁观,异常沉得住气,愣是没有发起进攻。

    狼群狩猎的时候,如果没有压倒性的实力,从来不会在猎物还有反抗能力的时候发动进攻,只有等猎物筋疲力尽的时候才会下手。在这之前,保持足够的耐性,持续给猎物恐惧和压力才是最好的办法。

    清军明显深谙此道,像饿狼一样死死的跟着金州军,等待最好的时机,或者有更多的清军加入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