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37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
    在清军的监视下,金州军缓缓的靠近了树林。

    背靠树林,金州军迅速建立起了一道半月型的防线,防守的压力大大缓解。

    至于树林的那一边,只需要少量的兵力防守就可以了。树林里不适合骑兵驰骋,清军并不占优,不会从树林发动大规模攻击,只要防备好少量清军偷袭就可以了。

    空下来的雪橇被金州军拉到外围组成了一道围墙,可以暂时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雪橇后面是严阵以待的弓弩手和火枪兵,打击任何敢于前来的清军。

    暂时安全的营地里,一个个大锅开始架了起来,金州军开始给百姓们熬粥。后面的事情还很多,这些百姓需要填充一下饥肠辘辘的肚皮,否则根本坚持不住,更不用说体力活了。

    再说,现在吃饭是最好的安定人心手段,吃了饭的百姓绝对会更加听话。

    直接将干净的积雪融化,加一个骨头棒子,再倒入大米、食盐,熬煮得稀烂,一锅喷香的肉粥就煮好了。

    依然是按照金州军的老规矩,先让老弱妇孺吃,其次才轮到那些青壮。

    对于这样的安排很多人是有怨言的,大家都是饿了很长时间,全都饥肠辘辘,在米粥香味的诱惑下没有暴动就已经是控制得力了,看到别人先吃,怎么忍受得了。

    “这是我金州军的规矩,有吃的先给老弱,撤退也是让老弱们先走,除非我们这些爷们全都战死了,否则他们永远都是优先照顾的那一批。”

    “我们带来的食物很充足,足够每个人都吃饱。你们晚点吃不过是多饿一会,他们要是吃得晚了可能就要饿死。这其中就有你们的父母妻儿,怎么选难道还需要我来教你们吗?”

    “况且只有等你们吃完了,我们那些士兵们才会开始吃饭,他们都没有抱怨,你们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镇抚官正在现场稳定百姓们的情绪,将道理一一说给属下的百姓听,很多人的情绪马上稳定下来,开始心有愧疚。老弱们对金州军更是感激得五体投地,这样优先照顾百姓和妇孺的军队他们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大人不用再说了,再说下去我等都要羞愧死了。自己的父母妻儿还要大人们费心安排,实在是惭愧至极。我跟您保证,有哪个敢不听安排、心有怨言,不用大人您动手,我亲自将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料理掉,免得糟蹋了粮食。”副大队长马上站了出来,一阵检讨、恐吓,再也没有人敢多嘴了。

    “恩。”镇抚官满意的点点头,“指挥老人、妇孺和体弱的去大锅那里排队,让他们赶紧先吃。其他青壮也排好队,原地等待,下一批就给他们吃。”说完镇抚官走到了大锅旁边,亲自监督食物的发放。

    论到对这些百姓的熟悉,还是副大队长他们更熟,很快就从脏兮兮的人群中将那些老弱妇孺挑选出来,安排他们到大锅那里排队。

    要是由镇抚官和民夫来做,不仅要花更多的时间,准确性也没有那么高。而且时间越长,百姓的耐心会越低,更容易造成混乱。所以副大队长他们的作用还是非常明显的,对于镇抚官快速掌控这些百姓帮助很大。

    老人和妇孺们在义兵们的指挥下开始排队,感动得个个都是泪水涟涟。他们能够活到现在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有亲友帮扶的还好一些,很多人全是靠硬撑加一些运气才坚持到现在的。

    他们普遍身体虚弱、骨瘦嶙峋,几乎是见风就要倒一样,现在能够有一碗热粥吃,无疑可以将他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这些人全都给镇抚官磕头,感激的话就没有停过。

    “好了,本官已经知道你们的心意了,不必如此,将力气留着吃饭吧。”镇抚官阻止了这些人磕头的举动,让他们赶紧吃饭。

    这些百姓拿出了自己贴身藏着的饭碗,那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有瓷碗,有木碗,还有陶碗,甚至还有一些就是一节竹筒。而且这些饭碗大多残破,脏兮兮的,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清洗过了。

    就这,还是不错的了。还有很多人连饭碗都没有,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望着镇抚官,希望他能帮忙想办法。

    镇抚官强忍着不适,没有去要求这些百姓将碗洗干净,毕竟条件有限,只能将就了。

    对于那些没有碗的,只能由金州军提供,用完了就还回来,后面还等着循环利用呢。

    金州军非常公平,每人一大勺米粥,连小孩也不例外。碗装得下就直接拿走,要是碗装不下那就现场先吃掉一部分再装。

    虽说是一大勺,其实也没有多少,特别是对这些饿狠了的百姓来说。

    他们根本就顾不得烫,呼啦呼啦几口就将米粥喝完了,速度贼快。结果,拿到米粥没走出几步远就吃完了,而且还将碗舔得干干净净,连洗都不用洗了。

    喝完了粥,这些百姓整个人顿时就精神了不少,身体也暖和起来,感觉终于活过来了。

    他们被单独安排在一边,吸收营养,恢复体力。那边还有热水供应,可以让他们暖暖身子。

    这些没有吃饱的百姓此时正在喝着热水,好歹也可以糊弄一下肚子。

    “这水是咸的啊?加了盐!”很快就有百姓发现了这个热水的不同。

    人体不能缺盐,缺盐时间长了会浑身无力,所以金州军为百姓们准备了盐水补充盐分。

    盐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很珍贵,但是对金州军来说就完全不是个事了。反正盐也非常方便携带,军中有足够的储备。让百姓们多喝些盐水,尽快恢复体力,也好赶紧回到关内去。

    “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官老爷,这是谁的队伍啊?等我回去了一定给他们立长生牌。”吃完粥的老头们开始聚在一起议论。

    “听说是叫金州军,领头的将军好像姓鲁吧,我看那些官老爷们都是这么喊的。”

    “金州军?没听过啊。在什么地方?”

    “我问过了,在辽南,和山东隔着海,远着呢。”

    “辽南?那里不是被鞑子攻占了吗?”

    ……

    能够活下来的老人基本都是有些背景或者势力的,至少背后有一帮子人保护他们,见识也比一般的农夫要广一些,说出来的话也不会太离谱。

    那些吃完饭的妇人和小孩则要安静得多。这些人在这个群体里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受到伤害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稍微安全的环境,正在那里静静的享受难得的安宁。

    小孩们因为受到了太多的惊吓,对周围的环境非常恐惧,全都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不敢出声,用好奇的眼睛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阻碍大家吃饭的不是粮食不够,而是熬粥的锅太少了。

    金州军不可能带着足够三十万人用的铁锅出来打仗,只能大家紧细着轮流使用。

    这个两千人的百姓大队,只分到了五口铁锅,每吃完一批下一批起码要等一刻钟。好在金州军将粮食直接码在铁锅后面,足足有几十袋,绝对够大家吃的,所以大家能够听从命令在那里等待,而没有蜂拥上去抢食吃。

    对于饿了这么久的百姓来说,有时候死亡都不能阻止他们对食物的渴望,所以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疏忽。

    等到老弱们都吃完,青壮们开始轮流吃饭。这次粥里额外添加了一些剁成细小碎块的咸鱼,每个人的分量也增加到了两勺,让这些青壮们格外惊喜。

    “你们吃完饭休息一下后就要去干活,所以就让你多吃一点。等会儿听领头的安排,努力干活,能不能活着回到大明,你们的作用也非常关键。”

    镇抚官适时的出来解释了给他们增加饭菜的原因,并且勉励了一番,让这些青壮们终于感受到了重视,刚才等待的那点小情绪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这些青壮不怕干活,只怕没有吃的。现在不但加了量,还加了肉,实在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了。

    镇抚官、民夫,还有那些义兵们是最后吃的,不过待遇更好一些。粥有三大勺,咸鱼每人一大块,使得他们不但胃口得到了满足,心里的那种满足感更是无以言表。

    有等级就会产生区别,义兵们比百姓能够多吃一勺粥、一块肉,那是金州军对他们的奖励和认可。百姓也觉得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有深深的羡慕。

    吃完饭的青壮们在指挥官的带领下开始大规模的伐木,不但要用来取暖,还要加固现在的驻地防御。虽然不能将围墙修得非常结实,但是尽量加固、设置一些障碍还是可以的。

    百姓中的青壮也被要求每人都拥有一根削尖的木棍,万一遇到袭击不至于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聊胜于无吧。

    除了这些,大量的简易雪橇也开始制作,到时候一些走不动的老弱妇孺可以安置在雪橇上,不至于影响行军速度。

    近二十万人伐木的场面还是非常壮观的,不过因为工具有限,绝大多数人是在参与搬运和搭建。

    整颗大树被砍倒,主干用来去制作雪橇、防御工事,枝干用来做长矛和标枪,树皮被扒下来撕成长条编成绳子,其他的细小树枝则用来搭建简易的树枝帐篷,一点都没有浪费。

    随着伐木的不断进行,金州军的营地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而且营地里开始燃起了大量的火堆。

    虽然天还没有黑,但是气温依然很低,寒风刺骨,许多百姓身上的衣裳非常单薄,冻得浑身发抖。这个时候鲁若麟也没有办法给他们找来御寒的衣物,只能燃起火堆供他们取暖。

    树林里有弓弩兵散布在外围警戒,防止清军过来偷袭,保证营地的后方安全。

    其实这个时候清军一般是不会入林的,攻击这些民夫并不能带来多大的效果。况且积雪的树林本身就很危险,金州军这样做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有了木头,大量的简易拒马开始立在了营地外头,与雪橇围墙构成了两层防线,防御能力大大加强,外围备战的士兵们也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大量人员进入树林伐木,将那些隐藏在雪地深处的动物们也惊动了。

    野兔、山鸡、野猪等受惊的动物开始在树林里逃窜,甚至还有一头黑熊也从冬眠中被惊醒了。单独一个人在雪地里或许对这些动物无能为力,但是面对茫茫人海,而且手持武器,看见肉食已经两眼放光的金州军和百姓们,这些跑出来的动物们不过是来给他们加餐罢了。

    只是这些动物数量太少,对于整个大军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最多算是打个牙祭。

    “福来,粮食统计的怎么样?”鲁若麟在营地里巡视了一圈后,发现百姓的情绪整体比较稳定,也很服从安排,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大人,按照目前这样的吃法,可以支撑三天,如果将粮食使用标准降一些的话可以支撑五天。”为了喂饱这三十万的百姓,王福来也是操碎了心。

    他知道鲁若麟对这些百姓的看重,在天津的时候就征集、购买了大量的粮食。金州军从天津出发的时候,运粮的雪橇足足占了队伍的一半还多,为的就是应付今天这样的情况。

    只不过金州军的人马毕竟有限,带得再多,在三十万百姓面前也算不了什么。何况在出关的时候还留了一部分粮食在冷口作为储备,所以现在手头上的粮食也就能吃三天的样子。

    原本鲁若麟以为能够救出一半的百姓就非常不错了,没想到岳托倒是果决,直接将全部的百姓塞给了他,造成粮食出现了隐患。

    “粮食发放标准不能降,否则容易引起百姓的恐慌。这里离冷口不远,三天的时间足够了。实在不行那些拉雪橇的牲口也可以杀了充当口粮。”鲁若麟也不是迂腐的人,比起百姓,那些牲口有钱随时可以买到,该舍弃的时候就要舍弃。

    “是。”王福来对于鲁若麟的命令向来是不打折扣的,有困难也会先去执行,鲁若麟就非常喜欢他这一点。

    “士兵们携带的军粮没有计算在内吧?”鲁若麟突然问道。

    “没有。士兵们携带的干粮不到紧急的时候是不会动用的,那是最后的保障。”金州军的每个士兵都随身带有可以保证五天最低生存标准的干粮,是遇到紧急情况时使用的,一般不会计算在随军的粮食储备里。

    “那就好,这样我们的时间会更充裕一些。明天就不急着出发了,继续修整准备,将这些百姓整顿好了再出发。”磨刀不误砍柴工,虽然浪费了一天的宝贵时间,但是鲁若麟认为将百姓组织好了更加有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