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38章 清除汉奸
    清军见金州军安营扎寨,同样在远处驻扎下来,而且非常恶毒的将营寨设在了金州军回关内的方向,似乎下定决心跟金州军耗上了。

    清军的立寨水平跟金州军比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了,不过他们物资比较充裕,又有足够的帐篷,不需要像金州军这样有那么多的百姓需要照顾,反而更轻松一些。

    对于汉人的工程营建能力岳托是非常佩服的。

    就像满洲人擅长渔猎,汉人在弓马上无论如何也很难比得上一样,在种地、手工、营建上,满洲人拍马也比不过汉人。

    但是真正让岳托惊讶的是金州军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数量庞大的百姓组织起来了,也没有看到什么骚动与混乱,这就比较牛13了。

    虽然因为金州军是朝廷的军队,百姓对他们更加认可,也更听话,但是这么快就被金州军组织起来伐木,而没有造成混乱,不得不令岳托佩服。

    对于这些百姓,清军一直是靠死亡威胁驱赶着他们行动,为此还不得不收拢了一批汉奸来帮忙控制俘虏,行事的效率自然非常低下。

    眼见一颗颗大树被砍倒,外围的拒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营区包围,这样的组织能力满清真的是望尘莫及。

    “毕竟是老大帝国啊,底蕴就是不一样。”岳托站在一处高地上,望着金州军营地里忙碌的人群,由衷的感叹道。

    “那又如何,还不是任我们宰割。”巴哈纳倒是不以为意,现在正是满清强大的时候,对周边国家拳打脚踢,没有一个能打的,志得意满的很。

    “我大清总不能一直靠抢掠汉人来发展壮大,总归还是要治理地方、收取税赋的。否则只能像以前的草原汗国一样,兴盛一时又马上衰落,甚至灭亡。只有像汉人一样巩固好地方,长期收取税赋,那才是长久之道。”

    岳托在满洲人里也算是难道拥有长远眼光的人,在如何保证满清长盛不衰上面,他与皇太极的想法倒是颇为一致,那就是学习汉人的治理模式。

    不过皇太极比较倾向于重用汉人官员来进行治理,但是岳托比较在意满洲人在大清里的权力和地位,在这方面有着根本的区别。

    这也与他和皇太极所处的位置不同有很大的关系。

    满清虽然皇帝一家独大,但是下面的各个实权旗主们依然有很强的独立性。那些旗丁们首先效忠的对象是他们的旗主,其次才轮到皇太极这个满清皇帝,这让雄心壮志的皇太极如何能忍。

    不过冒然侵夺旗主们的权力容易引起旗主们的反弹,不利于皇太极维持统治,所以皇太极将目光放在了那些汉人身上。

    皇太极不计前嫌,大力收编汉人叛逃、战败将领,对他们大肆笼络,组建汉军旗,大大增加了满清的实力。

    并且重用汉人中的文人参与朝堂事务,逐步提高他们的地位。

    皇太极这样做虽然有出于壮大满清实力的现实考虑,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些汉人们是直接听命于皇太极的,极大的提升了皇太极在满清里的力量比重。在一切以实力说话的满清里,使得他的话语权大大加强,权威也更盛了。

    不过皇太极重用汉人的方略引起了很多满清贵族的不满,认为汉人侵占了他们原本的利益,只是因为皇太极势大不敢发声反对罢了。

    说到底还是女真人偏科太严重,行军打仗他们是一把好手,但是治理国家、完善统治确实与汉人们相差太远。

    满洲人也知道想要维持统治,必须重用汉人,只是在使用的方法上存在分歧。

    岳托就属于比较保守的那一派,汉人可以用,但是必须要谨慎,并且要控制他们的权力,以免威胁到满洲人的主体地位。

    “大将军,这些汉人不过是奴隶和羔羊,只要我们的刀子够硬,不怕他们不听话。”巴哈纳这样的观点在普通满洲人里很有市场,这也是老奴和皇太极多年的军事胜利带给他们的自信。

    “当初君临天下的蒙古大汗们也是这样想的,结果被汉人们赶到了漠北草原,显赫一时的黄金家族也只能苟延残喘。现在整个蒙古更是要听我大清的命令,否则我们随时可以将他们踏平。可见蒙古人的那一套是行不通的,必须找个其他的办法。”岳托书读的要多一些,是个难得的明白人。

    “嘿嘿,我就是个粗人,这些大事还是由皇上和你们来定吧,我只要跟着你们杀敌就可以了。”巴哈纳不太关心这些事情,也轮不到他来操心。

    “想要征服汉人不是那么容易的啊。”岳托看着远处如蚂蚁般劳作场景的金州军营地,第一次生出了些许疲惫。

    巴哈纳没有接话,也是看着金州军营地,愣愣的不知道思绪飞到哪里去了。

    夜晚降临,虽然清军夜袭的可能不大,但是金州军还是做了充足的防备。

    防线外面燃起了一堆堆的篝火,为防守的士兵们照亮了射界。

    轮流值夜的士兵们身边都有足够的火堆取暖,使他们不至于冻伤。其他的士兵也是兵甲未卸,随时准备应战。

    每个大队的百姓都在镇抚官的带领下用积雪在自己周边垒起一道低矮的雪墙,好歹可以挡住一些风雪。

    地上都铺着找来的干草和树枝,用火烘干了上面的雪水,坐在上面,大家挤在一起,就可以睡觉了。

    这样的条件已经算不错了,至少不用蹲在雪地里双脚冰冷。而且周围的火堆也足够,保证每个人都能照顾到。

    到了夜晚,这些百姓就不能随意走动了,义兵们会轮流在辖区内巡视,并为火堆加些木材什么的。既然多吃了一碗饭,就要多承担责任,权力与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

    有了秩序,百姓们就不会惊恐,今天他们睡得格外香甜,好久没有这么心安了。

    第二天天一亮,清军就开始拔营起寨,准备继续尾随金州军寻找机会,他们不信金州军带着这么多百姓会一点破绽都没有。

    只要动起来,清军就有机会。

    可惜金州军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继续在营地里伐木、做工,忙得不亦乐乎,看得清军们一脸茫然。

    “他们怎么不走?不怕断粮吗?”巴哈纳疑惑的问着岳托。

    “不可能,他们能带多少粮食?这可是三十万人,不是三百。”岳托也是满肚子的疑惑。

    “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后手不成?”金州军的反常举动让巴哈纳有些不自信了。

    “你以为是个明军就敢出关了吗?”岳托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巴哈纳,让巴哈纳也是回过味来。

    其他明军甚至连自己的城池都不敢出,何况出关。他们遇到的金州军是非常奇特的存在,在明军中根本没有看到第二个。

    如果金州军还有增援部队,岳托二话不说直接就会跑路。虽然丢失了掠来的人口,但是钱粮物资还在,也不算一无所获。问题是岳托不相信金州军还有援军,金州军真要这么强大,当初就不仅仅是丢掉辽南那么简单了。

    “不管他们还有什么后手,只要留在这里对我们就是有利的。皇上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我看他们还怎么得意。”岳托觉得大局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虽然不理解金州军的举动,但是他也不着急。

    醒来后的百姓再次被镇抚官们召集了起来,顺便查看百姓们的情况。

    大多数人的状况比昨天要好得多,不过也有人死在了昨天夜里,这样的情况虽然很悲惨,但是却无法避免。

    这些人本来就油尽灯枯,虽然金州军安排了晚饭和篝火,但是条件依然非常恶劣,有人坚持不下来也很正常。

    面对这种情况镇抚官也非常无奈,只能将他们收敛,集中起来安葬。

    百姓们则要麻木得多,这样的事情路上发生的实在太多了,大家早就习惯了。反而对他们能够在死前吃到一顿饱饭,还有人安葬感到欣慰。因为以前死去的人,遭遇比他们惨得多,估计都葬身野兽腹中了。

    处理完这些悲伤的事情,镇抚官的脸色开始变得严厉:“我们这些汉人被鞑子抓走,受尽他们的虐待,这已经很惨了。但是却有一些人背弃了自己的祖宗,甘愿当鞑子的走狗,做了可耻的汉奸。帮着鞑子欺压、杀害我们汉人,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把他们怎么办?”

    百姓们先是一愣,紧接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最后逐渐整齐起来。

    人群的一角,一些汉人开始瑟瑟发抖,浑身都开始冒冷汗。这些人就是当初投靠鞑子的汉奸们。

    鞑子驱赶百姓的时候,可不会管你是不是投靠过来的奴才,一股脑全都赶了过去,这些汉奸就很悲剧的全进了金州军的怀抱。

    这些汉奸也不傻,趁着混乱远离了熟悉自己的人群,在百姓中隐藏了起来。

    不过面对这些陌生人,百姓天然就比较警惕。在危险的环境里,陌生人比自然环境更加可怕,百姓们出于本能会远离他们。

    最主要的是,这些人的身体状况太好了,比起周围弱不禁风的百姓,他们明显要壮实得多,这本身就有点不正常。

    而在俘虏营里,不缺衣食的汉人只有一种,那就是汉奸。

    他们把控着粮食的供应渠道,又可以肆意从百姓那里抢夺衣物,自然饿不着、冻不坏。如今这一切就成了他们最好的身份证明,想赖都赖不掉。

    受到排挤的他们也隐隐觉得不对,同类相吸的他们很快就聚在一起抱团,希望能够度过这个难关。

    昨天因为百姓们刚刚过来,稳定压倒一切,金州军并没有着手清理这些汉奸。让他们抱有一丝幻想,以为自己可以蒙混过关。

    其实金州军早就将他们盯上了,只是隐忍着没有发作罢了。

    经过了一夜的修整,百姓们对金州军已经非常信任,不是一点混乱就会惊慌失措了,也到了清算这些汉奸的时候。

    在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中,这些汉奸也想跟着喊,但是心虚的他们怎么也喊不出来,反而更加紧张,越发坐实了他们的身份。

    周围的民夫和义兵们早有准备,已经将他们与百姓隔离开来,团团围住,防止他们狗急跳墙。

    果然,察觉到已经无法隐藏的他们自知必死,纷纷从怀里掏出了短刃,准备拼死一搏。

    可惜面对数量庞大的百姓和士兵,他们不过是一群蝼蚁而已。何况一方义愤填膺、士气高昂,一方胆颤心虚、毫无斗志,很快就在攻击下被杀死或者活捉,没有掀起一点波澜。

    还有一些落单的汉奸隐藏得更深一些,也被急于报仇的百姓们检举了出来,纷纷被捉拿。

    这些人的下场自然不言而喻,浑身的衣物被扒得精光,然后直接杀死,尸体也被悬挂在营地外的木架上,以震慑那些心怀鬼胎的百姓。

    这次的清洗不但让百姓们发泄了心中的苦闷,更重要的是消除了大军中的隐患。有这些人在,随时都有可能给清军通风报信或者当内应制造混乱。现在虽然不能说百分百的清除干净了,但是这些人已经不可能造成什么影响了。

    清理完汉奸后,金州军大营里再次燃起了炊烟,全营的士兵和百姓们开始吃早饭。

    刚刚进行了这么激烈的清除汉奸运动,需要给百姓们吃点东西压压惊。

    依然是喝粥,简单省事。

    有了昨天的例子,今天大家就守规矩得多,老老实实的按照义兵们的吩咐开始排队。

    一顿稀粥无法缓解这些百姓的虚弱,但是金州军也不敢给他们多吃,主要还是怕这些人的肠胃受不了撑死了,不过逐渐的增加食量还是可以的。

    粮食没有还可以再种,人没有了就万事皆休。所以鲁若麟只要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从来不会让底下的人饿肚子。哪怕现在粮食供给有点紧张,鲁若麟依然没有降低标准。

    这些百姓早点恢复体能,回去的路上活下来的可能性也就更高。鲁若麟甚至有个大胆的打算,将百姓调养好,一口气直接跑到冷口去,连夜行军。

    这个计划非常冒险,夜晚对金州军是一种很好的掩护,但是对清军同样如此。如果清军趁机发动夜袭,攻击这些百姓,很容易造成恐慌和崩溃,所以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之前,金州军绝对不会随意在晚上行军。

    不过清军想不到金州军敢冒险在晚上行军,这就给了金州军一个出其不意的机会。这个时候,百姓们能否快速的撤离就非常重要了。想要他们跑得快,不吃饱怎么行。

    所以今天的早餐比起昨天的晚饭又要丰盛一些,不但每个人都可以吃两碗,青壮更是加到了三碗,而且粥里还有肉沫,那是用昨天的战马尸体制作的,特意留到今天来吃。

    这些百姓不会想到粮食危机的问题,他们只看到了供应的饭菜越来越好,对未来的信心也更足了。

    营地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气氛比昨天热烈了很多,似乎连在一旁窥视的清军都忘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