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39章 出其不意
    吃完早餐,金州军开始对百姓中的青壮进行紧急训练,不求他们能够增强多大的战斗力,至少要更加听从命令,能够服从指挥,并熟悉自己的上级。

    “不要以为进了军营就安全了,看到外面的鞑子了吗?他们时刻想着冲进军营把你们抓回去,你们想被他们抓回去吗?”镇抚官扯着嗓子对拿着尖木棍,勉强站成一排排的青壮们吼道。

    “不想!”“不想!”

    这些青壮们已经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么胆小怯弱,至少可以大着胆子回话了。

    “以前是因为没有人管你们,也没有武器,所以你们不敢也不能与鞑子拼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鞑子杀害,女人被鞑子凌辱,这不能怪你们。”

    镇抚官的这番话虽然为他们之前的怯弱找了借口,但是回想起鞑子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屈辱,这些青壮们还是群情激奋。

    “现在,有我们金州军在这里为你们撑腰,给你们吃的,为你们准备武器,如果你们还是不知道反抗,任由鞑子宰割,那最好趁早自我了断,不要糟蹋宝贵的粮食,留给那些敢与鞑子拼杀的人。”

    “有的人可能会说,一根木棍也能算武器吗?怎么不算?它不能杀人吗?捅不穿铠甲难道捅不穿喉咙吗?一根打不过,十根、一百根呢?”

    “你们有多少人?鞑子又有多少?只要敢拼命,一个人打不过鞑子,十个人能不能打得过一个?能不能?!”

    镇抚官很会调动现场的气氛,底下的青壮们被刺激得嗷嗷叫。

    “能!能!”

    “拿出你们的勇气来,将任何敢于阻挡我们回家的敌人杀死!”

    “杀死!杀死!”

    “我们都是男人,那些父老乡亲、妻儿老小还等着我们送他们回家,我们能让他们失望吗?”

    “不能!不能!”

    “认真训练,你们的亲人能不能入关回家,就要看你们了。”

    “挺起胸膛,拿出你们男人的担当来,哪怕是死,也不能让鞑子靠近我们的父母妻儿。”

    “舍得一身剐,敢把鞑子拉下马。何况鞑子没有那么可怕,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可以将他们打败。”

    “我们身后就是冷口关,鲁总兵在那里准备了充足的粮食和酒肉,只要我们回到冷口,不但可以安全回家,还有酒肉饭菜让你们敞开来吃!”

    “哦!哦!哦!”

    回家的期望,还有美食的诱惑,让这些青壮们士气高涨。不过他们也只是一时热血上头,不能保证临阵时不会退缩,不过多少应该会起一些作用。

    “想要保护好自己和亲友,光靠勇气还不够,杀敌的本领也要有。只是现在时间紧迫,也不可能让你们一下子学会什么高深的武艺,现在我就教你们一招最简单、最实用的,那就是刺!”

    “不要小瞧了这一招,它看起来简单,但是非常实用,比那些花里胡哨的武艺有用得多。”

    “特别是人多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想,直接一起刺出去,哪怕是鞑子中最厉害的也没有招架之力。”

    “现在大家一起跟我练习如何刺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双手紧握长枪,站弓步,气运丹田,快速出击……”

    镇抚官亲自下场示范,讲解刺杀动作的要领,很快青壮们练得不亦乐乎。

    单个人的技术并不是重点,团队协作才能有效杀敌。义兵们的任务就是带领自己手下的百姓一起训练,起码要做到一声令下,大家一起将长矛刺出。

    一天的时间并不能让这些青壮们迅速成军,但是比起当初的乌合之众已经好了太多。至少大家有了组织,有了团队,知道跟谁走,听谁的命令,而不会随大流的瞎跑了。

    清军也发现了金州军正在组织青壮训练,对此岳托他们嗤之以鼻。

    在这样的环境下想把这些青壮练出来,无异于痴人做梦。

    即使时间足够,岳托也不相信金州军有足够的粮食在关外这样耗着。

    而且远远看到这些青壮都是拿的木棍长矛,清军更是快笑掉大牙,讥笑金州军是黔驴技穷了。

    青壮们抓紧时间训练,那些身体条件稍差的,还有老人妇女则帮忙制作雪橇,尽量多做一些,到时候跑路也会快一点。

    特别是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小孩,有雪橇也可以跟上大军的脚步。

    骡马不够的话,就用青壮们轮流拉雪橇。有了组织,这些活也就可以安排人来做了,也不怕他们有怨言推托。

    这一天三餐百姓们都吃的很好,粮食的消耗也比预计的要多得多。不过鲁若麟准备今天晚上就行动,让百姓们多吃一些也好有体力逃跑。

    剩余的粮食鲁若麟也让后勤官兵们尽量做成熟食,可以在路上直接食用。

    青壮们经过一天的加强训练,看架势有了一点军队的模样,不过真遇到激烈的战事很容易崩溃,最多打打顺风仗,多的就不用指望了。

    夜晚,金州军营地里的士兵和百姓吃过饭后开始休息,一切与昨天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到了深夜,金州军的士兵们开始一个个的从帐篷里钻了出来,默不作声的整顿好队形,等待出发。

    打头阵的是步兵和弓弩手,他们成小分队慢慢向清军营地摸了过去。

    清军在营地四周也设置了一些哨点,有少量的清军值夜监视着金州军的情况。

    天气寒冷,清军的哨点也燃起了巨大的火堆,在黑夜里是如此醒目。

    虽然这样很危险,但是没有火堆,在空旷的荒野十有八九会冻死,清军自然不会傻到在寒夜里去挨冻。

    何况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金州军会夜袭,明军不擅野战是出了名的,而且金州军还有那么多的百姓需要保护。

    这个时候,火凤营的士兵们又开始发挥作用了。

    他们绕到清军后面,以小分队的形式从清军大营方向靠近了这些哨点。

    火凤营的作战任务是消灭这些哨点,不让清军士兵发出警报,为后续的大军开进打开通道。

    有心算无心,打着加强戒备的借口,火凤营小分队非常顺利的靠近了一个个哨点。

    一样的装束,熟悉的口音,清军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会是明军。找到借口靠近这些清军后,火凤营士兵们突施杀手,清军士兵完全来不及反应就在惊愕中被杀死,连示警都做不到。

    剪除了外围的眼线,金州军慢慢的摸到了清军的营地外面。

    此时的清军营地非常安静,除了部分值守的士兵,大部分已经安睡。

    营地里同样点燃了很多的火堆,不过因为帐篷太多,为了防止发生火灾,相互之间距离拉得比平时要远一些。

    比起金州军的营地,清军的要简陋太多。他们根本就没有修建围墙,只是在外围布置大量的人手充当防御。

    清军大多是骑兵,崇尚的是进攻,在防守上本来就不是太重视。加上寒冬天气下无论是砍树还是挖壕沟都比平时困难很多,清军又没有金州军那样趁手的施工工具,自然不愿意将精力用在随时要抛弃的营地上。

    清军也许是对自己的警戒手段太有信心,或者不相信金州军敢主动出击,防御实在太松懈了一些。

    夜袭对这个时代的军队来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到,不是精锐,并且指挥得力,不等靠近敌军营地就会被发现,搞不好会被对方反吃。

    所以金州军参与第一波攻击的都是最精锐的部队,务必在第一时间攻进清军营地,制造混乱。

    面对严密的外围警戒线,再想摸过去已经不可能了,前线的指挥官果断的发动了攻击。

    指挥官拿起火枪,对着前面的清军就是一枪,也不管有没有击中清军,抽出战刀就指挥着部下们发起了进攻。

    枪声就是信号,准备多时的金州军开始冲击清军营地,瞬间就突破了清军的外围警戒线,直扑核心营地。

    在步兵后面的是小心谨慎的金州军骑兵师,他们一直不敢过于靠近清军营地,怕马匹的跑动引起清军的警觉。现在终于不用再顾忌了,全都开始纵马驰骋,像利箭一样直插清军营地。

    清军的营地布置得也很有意思,外围都是汉人奴隶以及朝鲜人这些附庸,再往里面去就是蒙古人,最里面的核心部分才是真正的满洲人。

    金州军的突袭瞬间就将清军营地引爆,外围驻扎的清军很快就被冲击得一片混乱。

    这些清军根本来不及穿戴铠甲,甚至连近在咫尺的马匹都爬不上去,就被蜂拥过来的金州军杀死。

    金州军一路杀戮,根本就不作停留,直扑最核心的中军大帐。

    岳托在外围被突袭的第一时间就被值守的亲卫叫醒,立马发布命令集合队伍。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将队伍组织起来,无论是抵抗、反击还是撤退,只有控制住人马才能做到慌而不乱。

    战马是清军的第二生命,都放在自己的帐篷旁边。这些满洲清军都是精锐之士,知道有敌军偷袭之后,快速的穿戴好盔甲、拿起武器、跨上战马,进入了战斗状态。

    很快岳托周围就聚集起了大量的清军,等待着岳托的命令。

    “巴哈纳!”

    “属下在!”

    “立刻带领你的部下前去迎战!挡住来犯明军!”

    “喳!”

    “巴岳特、伊勒根、额尔吉、图克坦……,”岳托念出了一长串清军主要将领的名字,他们是清军的绝对骨干。

    “奴才在!”这些清军将领马上出来领命。

    “尔等立刻前去收拢士兵,恢复秩序,向中军大帐靠拢!有敢违抗者,就地斩杀!”

    “喳!”

    “擂鼓!聚兵!”

    岳托一个个命令发布下去,清军立刻有了主心骨和方向,开始组织反击。

    当清军的中军大帐响起隆隆的鼓声,所有清军都听到了召唤,开始向中军大帐靠拢,不再茫然不知所措。

    不过金州军咬的很紧,外围的那些清军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脱身的,而且金州军还在持续深入,制造混乱。在这样的环境下,清军的骑兵并没有什么优势,根本跑不起来,非常容易就被金州军官兵们围殴致死。

    金州军官兵们还一路放火,将帐篷、干草、粮食等所有看见的东西一把火点燃,整个清军大营火光冲天,更是造成了清军的恐慌,拼命的向中军大帐靠拢,根本谈不上什么抵抗。

    好在从中军出来的清军将领们及时出现在了这些清军身边,将这些溃兵收拢起来组织抵抗,渐渐遏制住了金州军前进的势头。

    到目前为止,清军的损伤还不是特别大,毕竟参与的金州军不过一万多人,而且清军反应的也很快,应对的也比较得力,并没有造成崩盘。

    但是鲁若麟安排的并不是只有这一招,在金州军士兵出发拔掉清军的哨点之后,大营里的青壮们被逐一叫醒,聚集在了火堆旁。

    “大家一定奇怪为什么现在把你们叫起来。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我们要回家了!”镇抚官的话让青壮们还有些茫然。

    “回家!回关内去!但是鞑子挡在我们的前面,他们不想我们回家,还想要把我们抓去做奴隶,你们愿意吗?”镇抚官正在努力调动青壮们的情绪。

    “不愿意!”青壮们条件发射的喊道。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那应该怎么办?我们的唯一办法就是击败他们,打开回家的道路!”

    “现在官军已经开始突袭鞑子大营,鞑子马上就会陷入混乱,到了展现你们力量的时候了!所有人紧跟着我随我一起冲锋,痛打鞑子这个落水狗!”

    “记住,我们有二十万人,二十万杆枪,十个打一个,捅也要把鞑子捅死!现在我们根本不用怕鞑子们,应该是他们怕我们才对!”

    “营中的粮食只够吃一天了,不想在这里饿死,大家都要给我拼命!只要回到了长城,那里就有吃不完的粮食和肉等着我们。”

    “杀死鞑子!回家吃肉!”最后镇抚官怒吼道。

    义兵们马上跟着喊起来:“杀死鞑子!回家吃肉!”

    随着一遍的重复,青壮们都跟着握紧拳头,高声呼喊:“杀死鞑子!回家吃肉!”

    见士气已经调动起来,镇抚官大手一挥:“大家跟我一起去杀鞑子!冲啊!”

    说完,转身带头离开了大营。

    有了镇抚官以身作则,加上群体效应,青壮们这一刻没有感受到恐惧,或者说在没有遇到残酷的战事之前,他们的士气非常高昂,全都雄赳赳气昂昂的跟着冲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