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40章 草民的力量
    清军的营地与金州军大营相距二十里,青壮们从大营出发的时候金州军士兵还没有开始发动进攻。

    当青壮们走到半路上,清军大营火光冲天,在黑夜中异常显眼,甚至隐隐可以听到那边传来的喊杀声。

    “加快速度!那边已经打起来了,报仇雪恨的机会已经来啦!”镇抚官趁机开始打鸡血,让原本有些疲惫的青壮们又有了点精神。

    “总兵大人有令!打败了鞑子,缴获物资钱粮,三成都归你们,发财的机会来啦!”

    “只要能打败鞑子,银子!粮食!土地!任你们选!”

    “我们有二十万人!鞑子才有多少?兄弟们,是饿死还是一夜暴富就看这一回啦!”

    “如果你们有谁不幸战死了,奖励翻倍!总兵大人承诺将奖励发到你们的亲人手里,绝不食言!”

    ……

    镇抚官一个个奖励的政策说出来,让这些青壮们眼睛都绿了。

    战场上很少有分缴获给民夫的情况,他们更多的是被当做消耗品。虽然不知道能够分到多少,但是对于这些已经一贫如洗的青壮们来说,这是难得的发财机会。

    通过这两天的相处,青壮们对金州军很有好感,不光是因为金州军赶到关外来救他们,更是因为金州军对他们的尊重,这让受尽磨难的他们非常感动。

    所以青壮们对镇抚官的承诺非常相信,士气瞬间爆棚。现在鞑子不光关系到他们是否能够回家,还关系到他们能不能发财,驱动力马上就大大增强了。

    这个时候气也不喘了,腿也不酸了,恐惧更是消散,心中只有满满的欲望。

    在这样的环境下,有金州军打头阵,又有二十万的同伴,虽然手里只有一根削尖的木棍,但是他们的信心从来没有这么足过。仿佛自己拿的都是神兵利器,鞑子不过是土鸡瓦狗,这就是士气的作用。

    幸好鲁若麟这两天让这些青壮吃得足够,否则即使他们士气再高,都不一定能一口气走这么远的距离。

    慢慢收拢了溃兵的清军开始展现出战斗力,与金州军的战斗渐渐有些势均力敌,突袭的效果正在减弱。

    就在这个时候,清军大营外响起了震天的吼叫,增援的青壮们终于即将抵达战场。

    因为人数实在太多,漫天都是青壮们的声音在回荡,气势磅礴。

    先声夺人!

    金州军听到这个声音士气大振,清军则大惊失色。一加一减之下,局势开始向金州军倾斜。

    因为是黑夜,实在看不清楚究竟来了多少人,但是仅凭这个声音,只要不傻不聋也知道数量绝对恐怖。

    清军的高层明白过来,是金州军将那些青壮拉来了。但是底层的清军士兵并不清楚,只知道敌人来了大量的援军,斗志开始动摇。

    也许两军对垒的时候清军并不害怕那些乌合之众,虽然人数众多,但是一个冲锋就可以让他们崩溃。但是在这个两军焦灼,黑灯瞎火的环境中,这些青壮可以起到的作用就大大增强了。

    夜色降低了清军骑兵的作战能力,同时又掩盖了战场的恐怖,这些影响青壮们作战的因素都被缩小了。反而这样的战场环境放大了青壮们的人数优势,使用的太是时候了。

    其实鲁若麟在夜晚使用这些青壮还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一旦金州军突袭清军营地失败,这些暴露在野外的青壮很有可能在清军的反击中崩溃,因为他们在晚上看不见。

    金州军的士兵们没有夜盲症的问题,青壮们却几乎全都是。没有照明,这些青壮在夜里全都是瞎子。哪怕青壮们行军时打了很多的火把,视力也极其有限。

    他们在行军的时候都是一个拉着一个,由金州军的士兵们在前面领着跑,中间还有很多金州军士兵维持秩序,否则他们连清军大营都跑不到。

    好在突袭比较成功,青壮们一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清军的营地。

    熊熊燃烧的清军大营提供了最好的照明,恢复了视力的青壮们在金州军士兵的带领下冲进了清军大营,从四面八方涌了进去。

    最先冲进来的青壮们首先得利,地上零落着很多清军的尸体,还有他们的武器和盔甲。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赶紧换呗。

    迅速扔掉手里的木棍,拿起地上的刀、剑或者长矛,给自己来个武器升级。甚至有些士兵停下来准备扒清军尸体上的铠甲,或者捡起清军的弓箭自己用,全都被带队的金州军士兵制止了。

    铠甲脱下来和穿上去可是非常耗时间的,不是熟悉的人短时间内根本完成不了。有这个功夫扒铠甲,还不如赶紧继续冲,后面还有很多人在往里面涌呢。

    至于弓箭,那更是扯淡,清军的重弓这些瘦弱的青壮根本拉不开。而且这黑灯瞎火的,青壮们的箭术又差,究竟射到谁还不知道呢。

    “不要停!继续往前冲!不要捡铠甲和弓箭!先把鞑子干死再说,快!”

    混杂在青壮之间的金州军士兵不断的组织青壮们继续前进,维持战场秩序,是这支临时军队的主心骨。

    讲真,没有金州军的士兵在一旁监督指导,光凭这些青壮还真的很难成事。

    好在青壮们经过一天的训练,多少有点听话了,对金州军士兵的命令几乎没有敢违抗的,大军迅速的向清军靠拢。

    甭管青壮们有多少缺点,庞大的人数始终是个巨大的优势。

    随着“杀鞑子啊!”的喊声逐渐靠近,声势越来越浩大,再傻的清军也知道自己情况不妙了。

    再拖下去,被这些青壮包围住,即使可以突围出去,所受到的损失也不是岳托愿意看到的。

    此时岳托的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和后悔,他实在没有想到局势会在转瞬之间发展到这个地步。

    虽然金州军突袭成功有些出乎他的预料,那些设置在周围的预警哨点居然一点警报都没有传出来,让他很是恼怒。

    但是只要核心的满洲人马没有损失,他依然有信心将局势翻转回来,说不定还可以顺势反攻一波,拿下金州军的大营。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被他视为累赘的草民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金州军组织起来,并且有勇气在夜晚行走二十里向清军发起进攻,实在是让他眼珠子都快掉地下了。

    失算了,大大的失算了。

    他原以为金州军能够将这么多的草民安顿住,不发生骚乱就不错了。哪知道金州军居然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化腐朽为神奇,一天时间就让十倍于自身的草民如臂使指。

    这样的能力岳托自认大清做不到,大明一样做不到。

    一招失算,满盘皆输,岳托心里充满了苦涩。

    这个时代的管理人才是非常稀缺的,而且大部分都是读书人,多在朝堂为官,军队里非常稀少。

    没有足够的管理人才,想要将数量庞大的百姓管理起来肯定不可能,所以岳托按照自己的惯性思维认为金州军在接收了那些百姓之后会举步维艰,甚至自我崩溃。

    只是他没有想到金州军完全是个另类,与其他军队差别巨大。最明显的就是官兵们基本都识字,虽然不能说有太多的文化,但是整体素质已经有了飞跃般的提升。

    以这为基础,金州军又从中挑选出一些资质上佳的进行重点的培养,这才慢慢培养出了一批合格的基层管理人才,其中的付出与艰辛,绝对不是一语可以道尽的。

    正是鲁若麟的长期坚持,并且不惜血本,才能结出累累硕果,在这场战役中大放异彩。

    付出总会有回报,只要坚定的走下去,金州军的发展只会越来越好。

    败局已定,现在岳托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止损和脱身。

    好在清军的核心力量损失不大,还有再次翻身的本钱,只是那些缴获的物资损失就比较惨重了。

    鉴于与金州军的战事还没有结束,岳托昨天已经安排人马送走了一部分缴获,而且是价值最高的一部分。不过营地里还留有不少,现在这些全都不得不放弃掉。

    “鸣金!全军向西撤退!”岳托咬牙切齿的下令,面目在晃动的火把照耀下格外狰狞。

    “喳!”传令兵立刻敲响了金钟,急促的钟声瞬间传遍了战场。

    下达了撤退命令的岳托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带着清军离去,身后是源源不断跟随的清军骑兵。

    西边还有一些蒙古人的小部落,那里有一些牛羊牲口,可以拿来做大军的口粮,否则失去粮食的清军在草原上处境会很危险。

    至于那些蒙古部落是否会同意?抢走了他们的牲口会不会让他们饿死?这个不在岳托的考虑范围之内,没有将他们杀光已经是岳托的仁慈了。

    草原上弱肉强食,比中原更加残酷。

    得到撤退命令的清军如释重负,开始迅速撤离。

    这个时候建制尚存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清军并不是一股脑的全都往后跑,前线的清军在将领的带领下交替掩护,逐步拉开与金州军的距离,有序的完成了撤退。

    清军不愧强军称号,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依然没有崩溃混乱,大部分撤退离开。

    不过这是找到自己战马的清军,那些在混乱中丢失自己战马的清军就悲催了,他们被无情的抛弃了。

    看着大军远去,身边的明军和青壮越来越多,绝望的清军在选择上也出现了差异。

    满洲清军和汉奸们抵抗得最坚决,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有活路,本着杀一个够本,杀三个赚一双的想法,开始了最后的疯狂。

    蒙古人抵抗的就没有这么坚决,不少人选择了投降。在明知道继续战斗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他们选择投降求取一线生机。

    青壮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这一天,居然可以围殴鞑子。

    一群拿着木棍的青壮将一个鞑子团团围住,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距离。所有的枪尖都对着这个强壮的鞑子,没有人敢主动发起进攻。

    这个鞑子看着周围的这些乌合之众,心中充满了愤懑和憋屈。

    堂堂大清勇士,居然要被一群武器都没有的泥腿子们杀死,实在太可悲、可耻了。

    “啊!你们这些下贱的汉狗,去死吧!”鞑子在绝境中主动向身边的青壮们发起了进攻。

    大刀挥舞之下,这些木棍纷纷被削断或者被劈开,那些青壮们更是吓得连连后退,好在没有人受伤。

    不过这并不能改变这个清军的处境,周围的人依然将他死死的围住,犹如斗兽一般。

    “还愣着干什么?这么多人还怕他一条落水狗吗?大家听我的口令!刺!”这时一个金州军的士兵来到了现场,对青壮们畏手畏脚的举动非常不满,大声命令道。

    有了指挥的青壮们胆气就不一样了,大家听到口令后,条件反射的将手中的木棍刺了出去。

    木棍的杀伤力实在是不行,很多都被清军的铠甲挡住了,即使刺到了肉也有很多没有刺进去。但是一些捅到脸和喉咙的让这个清军鲜血直流,但是并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

    “刺!”

    “刺!”

    “刺!”

    ……

    一遍不行那就多来几遍,随着一声声命令,木棍一次次的捅到清军身上。这个清军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干趴在地上,浑身是血,但是神奇的是居然还在喘气没有死。

    见自己这帮人真的干掉了一个清军,青壮们都是一脸的兴奋,骄傲自豪之情无以言表。

    这可是真鞑子,居然就被他们拿着一些木棍就干掉了,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指挥的金州军士兵走上前去,手起刀落,结果了这个清军的性命。

    “看到了没有?鞑子也是肉做的,人多一样可以干死,没有什么好怕的。而且你们有伤到一根汗毛吗?没有吧,这就是人多的力量!”

    这个金州军士兵现场教学,非常有说服力,周围的青壮也是频频点头。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下一个鞑子吧!干死他们!”金州军士兵振臂一呼,青壮们高喊着“干死他们!”嗷嗷叫的向前冲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