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42章 怀柔
    在青壮们起床出发之后,营地里的老弱妇孺也被叫了起来,准备连夜出发。

    这个决定还是有一定风险的,如果偷袭没有成功,他们将面临很高的危险。这个时候速度比什么都重要,尽快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鲁若麟带领近卫师和后勤部队与他们一起行动,护送物资与人员。

    金州军除了物资,几乎所有人都是步行,将雪橇留给了老弱。加上这两天赶制的,老弱或者行动不便的几乎全都坐上了雪橇,行动的速度大大加快。

    牲畜不够用,只能让它们辛苦一下了。一匹拉两辆,或者几匹拉一长串,路上多喂点黄豆给它们补一补就是了。

    好在一路有惊无险,半路上就收到了突袭成功,清军败退的消息,鲁若麟和周永胜都长舒了一口气。

    既然已经占领了清军营地,那正好可以在清军营地调整休息一下再继续前进。

    金大正此时正陪着刚刚到达的鲁若麟视察营地情况,顺便对战斗结果进行一下汇报。

    “大人,这次斩杀的鞑子有三千多,俘虏的也有三百多人。缴获的物资现在还在清点,不过粮食倒是有不少,算是解了燃眉之急。”金大正满面红光,这次突袭作战他的第二师是主力,获得这样的胜利自然非常得意。

    “恩,不错。”鲁若麟对金大正的作战结果很满意。

    虽然斩杀的清军不多,但是攻占了清军营地,缴获了清军的物资,为大军入关打开了通道,这些成果比单纯的杀敌更有价值。

    失去了作战物资的清军,短时间内将没有威胁金州军的能力,可以让金州军更加安全的返回冷口。

    “青壮们的状况怎么样?”对于这二十万的青壮,鲁若麟非常看重,这些人将是建设辽南的一股重要力量。

    “很好,士气旺得很。带队的官兵正在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估计最后都愿意跟我们走的。”临时统领二十万的青壮对金大正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好在仗打胜了,青壮们也没有出什么意外。

    “让官兵们更加耐心点,这些人以后都会是我们的子民、伙伴,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跟我们走。”鲁若麟边说边往前走,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群青壮正在吃烤肉,便饶有兴致的往那边走去。

    “是,大人。末将一定交代下去。”金大正刚点头应是,就见鲁若麟转向朝一群青壮走去,赶紧跟上鲁若麟的脚步。

    任立中眼睛很尖,老远就看到了一群护卫围着几个军官在附近查看。按照军规他没有贸然上前,只是目光始终集中在那里。

    直到鲁若麟走近,任立中才看清楚来人是谁,连忙起身站直了身躯,口中还不忘对青壮们命令道:“赶紧起来!大人来啦!”

    青壮们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面带畏惧的看着在大批护卫簇拥下走过来的鲁若麟一行。

    “总兵大人好!”等到鲁若麟走到近前,任立中快步上前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青壮们立刻跪了一地,“草民见过大人。”

    青壮们对官员天生就非常畏惧,听到是总兵大人到了,更是吓得连忙跪下来。

    鲁若麟对任立中回了一个军礼,道了一声:“辛苦了。”然后扭头对青壮们说道:“免礼,都起来吧。”

    青壮们这才慢慢起身,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去了。

    鲁若麟看到放在一旁的羊架子,再看看还有几根正在烤的羊排骨,面带笑容的说道:“任少尉这是在吃烤羊肉?”

    任立中的铠甲左胸上有他的身份铭牌,清楚的标明了他的身份,这也是金州军鉴别身份和官阶的重要标志之一。

    任立中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属下分到了半扇羊,就拿来给手下们加加餐,开下荤。”

    说着从火堆里拿起一根已经烤好的羊排骨递给鲁若麟,“大人尝一下,是手下的一个厨子烤的,味道还不错。”

    鲁若麟也没有客气,伸手就接了过来,咬了一口。

    确实不错,原汁原味,火候也掌握的不错,忍不住赞叹道:“确实烤得不错。”

    任立中脑子比较灵光,自然不会让金大正和周永胜干看着,连忙将剩下的几根羊排骨递给了几个大佬们,获得了大佬们赞赏的眼神,乐得在那里咧着嘴只乐。

    青壮们看着仅剩的几根排骨给拿走了,馋得直咽口水,但是都不敢出声。

    这些人一看就是大佬,连任大人都要陪着小心,他们这些青壮哪敢说话。

    “哪个是厨子?这手艺了得啊。”鲁若麟问道。

    “厨子,过来,大人叫你呢。”任立中连忙把厨子叫了过来。

    厨子胆子比较小,哆哆嗦嗦的走过来,直接跪到地上磕头:“草民游兴运见过大人。”

    “起来吧。既然是手艺人,待在这里可就浪费了,想不想去我那里给我做厨子?”鲁若麟面带微笑的问道。

    游兴运一时之间愣住了,张嘴就“啊”了一声,木在了那里。

    “啊什么啊,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还不赶紧答应。”任立中一时急了,立马出声将游兴运喝醒了。

    “草民愿意!草民愿意!”游兴运刚刚站起来,立马又满脸激动的跪下给鲁若麟磕头,一脸的狂喜。

    “那好,等会让任少尉带你过去报道吧。”鲁若麟满意的点点头。

    “是,大人。”任立中也是非常高兴,自己底下的人被鲁若麟看中,也是他莫大的荣耀。“下官原本还准备把他推荐到伙夫营去,不想他还入了您的法眼,也是他的福气。”

    鲁若麟转头对金大正说道:“任少尉很不错,知道为我们发掘人才,你的兵带的很好。”

    说完对任立中说道:“保持这样的作风,多为金州军发掘人才,我看好你。”

    任立中满脸的激动,这句表扬可是分量很足的,抵得上别人苦熬一两年,也是他的机缘到了。“是,下官一定记住大人的教诲。”

    金大正也是脸上有光,自己的手下出彩,作为师长的他也有面子。

    “还不是大人您平时教导得好,否则底下的将士们怎么会这么有觉悟。”金大正也是见机拍了个马屁。

    对于手下的这种讨好与亲近鲁若麟也已经习惯了,从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到现在已经可以坦然接受了。

    鲁若麟随手从怀里摸出一块银币,递给了游兴运,对他说道:“今天有幸能吃到你的烤肉,也是我有口福。赏你了。”

    游兴运恭恭敬敬的从鲁若麟手里接过银币,一看就知道价值不低,连忙磕头:“谢大人赏赐。”

    对于他们这些底层的民众,是不敢轻易拒绝上位者赏赐的,否则那就是不给面子,下场会很惨。何况他本身也非常需要,更加不会拒绝。

    廉者不受嗟来之食,那是文人们的说法,对底层的民众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面子又算得了什么。

    “大正,我们这回可是做了恶客,抢了主人们的肉食,你就没个表示。”鲁若麟打赏完,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大正。

    金大正一拍脑门,“哎呀,确实失礼了。”转头对自己的亲兵说道:“去取一头羊过来,还给他们。”

    亲兵得令后飞快的跑去取羊,让在场的青壮们喜上眉梢,没想到因祸得福,几根羊排骨就换了一头羊过来。连忙又都跪下来,高兴的喊道:“谢大人赏赐。”

    知道自己在这边青壮们也不会自在,鲁若麟令青壮们起身,让大家吃好,转身就走了。

    鲁若麟作为金州军的老大,自然不会缺一个厨子。刚才招收厨子除了一时心血来潮,也有千金买马骨的意思在里面。

    相信要不了多久,厨子的遭遇就会在青壮中传开,鲁若麟和金州军的形象也会更加高大,赢得更多的人心。

    想要这些百姓真心实意的跟着自己去辽南,一味的用强肯定不行,怀柔和示好有时候也很有必要。

    鲁若麟他们一走远,这些青壮们就立刻开始兴奋的议论起来。

    “这就是总兵大人吗?一点都不凶啊,和气的很呀。”

    “大老爷心真善啊,要不然我等只怕早就冻死、饿死了。”

    “在这样的老爷底下做事肯定可以过上好日子,辽南我去定了!”

    “厨子这是发达了啊!厨子,以后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苦兄弟啊。”

    “发达什么呀,去了总兵大人那里还不是一样当厨子做饭。”话是这么说,但是厨子的得意劲怎么也遮不住。

    “厨子和厨子能一样吗?你可是总兵大人身边的厨子,以后可别不认我们这帮穷兄弟。”

    “哪能啊,肯定不会。兄弟们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找我,只是我身板小,能力有限,大家不要埋怨我没帮到才是。”厨子脑子还比较清醒,没有瞎许愿,让任立中也暗中高看了一眼。

    厨子说着话,心里却有着别的心思。

    今天他得了这么大的彩头,全都是任立中的功劳,没有任立中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机缘。只是自家身无长物,也不知道怎么感谢,就咬牙把鲁若麟赏的银币递给任立中。

    “任大人,您帮忙看看,这是啥东西,咋没见过。”

    任立中看到厨子眼神中的纠结,暗自有些好笑,不过也为厨子的知恩图报感到满意,不辜负自己辛苦推他一把。

    “这是我们金州军发行的银币,你这个是面值一两的,可以当一两银子使。收起来吧,既然大人赏给你了,就是你应得的。”

    厨子诺诺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这是表达得不到位吗?搞得他不知道该不该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

    “收起来吧。军中规矩甚严,随意收受你们的财物是要被处罚的。你可不要害我。”任立中神情坚定的说道。

    厨子急了,“这怎么就是收受财物呢?我这是自愿的,是感谢您给我找了这么好的一件差事。”

    周围的青壮也是非常奇怪,居然有钱都不要。

    “你们不懂,等你们以后去了辽南自然就会明白。金州军对于收受百姓财物处罚非常严格的,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行。你如果送我几块肉,我会很高兴,那是我们的人情往来。如果你送我一头猪,那就是害我。不但会丢官去职,搞不好还会坐牢的。”

    任立中的解释让青壮们恍然大悟,怪不得进了金州军大营之后从来没见官军们搜身。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官军嫌他们穷,现在才明白,人家的规矩就是这样的。收受钱财都会严惩,抢夺钱财岂不是更恐怖。

    “你们记住,以后到了辽南,有人敢收受你们的钱财,或者敲诈勒索你们,尽管向监察司或者其他衙门上报,绝对会有人为你们找回公道,没有人敢包庇他们的。这些等你们到了辽南,会有专门的人给你们讲的。”

    “我家大人最恨的就是贪官污吏,逮到了就会重罚,所以手下的人没人敢欺压百姓、搜刮民财。而且我们还有监察司专门管当官的,没有人可以瞒过我家大人的。”

    听到这里,青壮们对辽南更加心驰神往了。

    在坐的青壮们哪个没有受过官府衙役、乡绅地主的欺负,家破人亡的都有不少,对权贵从来没有好感。现在听了任立中的讲述,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为民做主的地方啊。

    这时,人群中一个沉默寡言的瘦高青壮问道:“任大人,这监察司岂不是和我朝的锦衣卫一样了?”

    “不一样。”任立中有些好奇的看了这个青壮一眼,没想到他居然可以问出这么有水平的问题:“监察司只有监察、举证的权力,没有直接的抓捕权,这是与锦衣卫的最大区别。”

    难得有一个可以同等交流的人,任立中也打开了话匣子:“监察司想要获得抓捕权,必须提交证据得到律法司的认可,并拿到公文才行。当然,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也可以先行实施抓捕,不过若是后补的证据得不到律法司认可,当事人是要承担责任直接撤职的。并且行使特殊抓捕事后还要向总兵大人提交详细报告,阐明理由并得到认可,否则一样有可能受到处罚。”

    “原来如此,受教了。”这个瘦高青壮拱手谢道,周围的其他青壮则是一脸的茫然,完全听不懂是在说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