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43章 天方夜谭
    任立中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瘦高青壮,眼神清明、神态端正,与旁人最大的区别就是身上始终带着一股自信和傲然,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任立中自认绝对不会看错。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任立中好奇的问道。

    “在下吕墨颂,顺天府固安人氏。”吕墨颂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没有自称草民,那就很有可能是富贵人家或者读书人了。

    “吕公子可有进学?”任立中的态度明显重视了很多,不像之前那么随意了。

    “不才正是一名秀才。”吕墨颂的话让周围的人都吃了一惊。

    这吕墨颂居然是个小相公,大家全都没有想到,连忙将他请到了任立中旁边,态度变得恭敬了很多。

    “没想到我们之中还有个秀才相公,是某失礼了。”任立中起身拱手施礼道。

    “不过是一个穷酸书生,家破人亡,还被鞑子给抓了,能够讨得一条性命已经是万幸了。要不是你们来救,只怕以后都要无颜去见祖宗了。”吕墨颂拱手还礼,自嘲的苦笑道。

    其实大家的遭遇都差不多,无非是吕墨颂的身份稍微特殊一点罢了。

    任立中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能宽慰道:“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否极泰来,对吧?以后会好起来的,都要向前看。以吕相公的本事,一定可以重振家业的。”

    “重振家业在下已经不敢想了,只想如何才能杀鞑子为妻儿老小报仇。”吕墨颂脸色平淡,但是心中的仇恨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并且感同身受。

    “说到杀鞑子,我家大人自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一。死在我家大人手下的鞑子都有几万了,想要为家人报仇,来我们金州军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任立中这个时候当然要把吕墨颂拉进来,一个秀才的价值比一个厨子可要高多了,这可是大大的功劳。

    “任大人能否仔细讲讲贵军的事情,刚才在下听得一知半解,实在是心痒难耐。”吕墨颂与其他青壮不同,他的选择更多一些,要求也更高一点,自然不会轻易的下决定,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

    “那好,我再给你们好好的讲讲。”任立中这次就要认真得多了,讲的也更仔细一些。

    “话说我们金州军一开始并不是朝廷的兵马……”

    任立中将金州军的前身兴汉军是怎么来的,又是如何发展壮大的为青壮们好好的讲解了一遍,虽然很多事情任立中也是道听途说,但是越是这样越发显得神奇,听得众人是津津有味。

    吕墨颂更是时而发问,询问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时而低头深思,比周围的青壮们要认真得多。

    这边正在讲故事,远处视察完毕的金大正朝鲁若麟问道:“大人,那些俘虏怎么处理?”

    这里不是冷口,有关押的地方,后面还要赶路,带着俘虏实在不方便,金大正隐含的意思是问要不要杀掉。

    “杀掉太便宜他们了。把他们看严实些,让他们给老弱拉雪橇,先收一点利息再说,等回去了自然有人来料理他们。”想要白吃白喝肯定不可能,先给百姓做一回牛马再说。

    物尽其用,从来都是鲁若麟坚定不移的观点。

    “对了,大正,刚才厨子的事情也提醒了我,百姓里还有许多的人才,用在战场拼杀实在太可惜了。你马上吩咐下去,让底下的将士将百姓们简单的梳理一下,工匠、手艺人和读书人就不参加作战了,单独安置起来,保证他们的安全。”

    以前是没有条件,现在基本安全了,鲁若麟自然要将百姓中的高价值人才保护起来,不能随随便便浪费了。

    “是,大人。”金大正犹豫了一会,说到了一个情况:“大人,百姓中有些官宦大户人家,似乎很有威信,身边很是拉拢了一批人。正在鼓噪族人乡亲和他们一起返乡,只怕会影响我们的移民大计啊。”

    鲁若麟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些百姓是他出关的主要目标,是他建设辽南的底气所在,肯定不能让别人摘了桃子。

    “他们的家乡都被鞑子抢掠一空,能够拉拢百姓的只有亲情和同乡这个身份了。而且回去之后怎么办?朝廷会给他们发粮食吗?还不是要饿死。”这些人只想着把百姓拉回去剥削,没想过百姓怎么活,实在太该死了。

    “天养。”鲁若麟把曹天养叫到身边,“把你的人都派下去,配合大正开展百姓工作,多宣传去辽南的好处。还有京师这边鞑子没有出关的消息也要说一说,先把百姓运到辽南再说。只要到了辽南,只怕就是赶他们,他们也不想走了。”

    “下官明白。”曹天养和金大正相视一笑,心中了然。

    百姓都是最现实的,只要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就不会再听别人的蛊惑了。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哪怕是偷袭成功,金州军也损失了近四百名士兵。

    没有了大规模的火力打击掩护,单靠肉搏,确实很难在鞑子身上占到什么优势,这也是造成伤亡比较多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些战死士兵和青壮的尸体自然不可能带走,运力这么紧张,活人都不够,哪里还有死人的位置。鲁若麟没有那么迂腐,吩咐带走将士们的遗物,就地安葬。

    如果以后壮大了,再找块风水宝地将他们移过去,现在只能将就一下了。

    大冷天的挖坑可是个非常辛苦的活,自然落到了俘虏的身上。而且金州军的要求还非常高,坑必须挖得足够深,将一众俘虏累得够呛。不过即便如此,俘虏们也不敢偷懒。

    因为没有人会怜悯他们,没有将他们当场杀死,已经是金州军的仁慈了。再敢偷懒,那些墓坑正好可以将他们埋进去。

    至于清军的尸体,自然是砍掉脑袋,其他的都一把火烧掉,简单方便,没有后患。

    望着密密麻麻的坟头,鲁若麟除了有点伤感,已经没有太多的悲伤了。

    虽然都是他底下的士兵,但是他并不熟悉。何况经历了这么多的战事之后,鲁若麟的心也锤炼出来了,不会再轻易的伤春悲秋了。

    作为一个统帅,就不能感情用事,更不能与底下的士兵有深厚的交情,否则随时都有可能的阴阳两隔实在太伤情了。

    位置越高,越是会吝啬自己的情感付出,其中也有太多的无奈。

    短暂的休息进食之后,金州军没有停歇,继续连夜向冷口进发,争取在明天入关。

    这里离冷口不过五十几里,行动迅速一些完全可以做到。

    百姓们这个时候也不会抱怨半夜赶路辛苦,能够逃脱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金州军士兵的整体素质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所有牲口拉的雪橇不是用来装物资就是装行动不便的百姓。妇女、儿童、老人更是优先对待,裹着缴获来的毛皮坐在雪橇里,既不受冻也不受累。

    牲口实在不够用了,金州军也会组织青壮轮流来拉雪橇,保证不会落下一个人。

    所有的金州军士兵除了负责警戒的士兵,全都在走路,还要随时关注有没有百姓跌倒或者遇到困难,给予帮助。没有辱骂、殴打、虐待,就像自家子侄一样。

    一辆雪橇上挤着几个老者,虽然穿着很一般,但是看气度就知道都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

    “仁义之师,王者之师啊。”其中一个老者感慨道。

    “若是王师皆如此,国家又如何会沦落至此,我们也不会像牲口一样被掳去。”另一个老者愤愤不平的抱怨道。

    在大明,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的人上人,到了鞑子那里,他们就是一钱不值的累赘,随时都有可能被抛弃或者杀掉。那种落差和恐惧,比普通的老百姓还要强烈得多。

    “我等还算是幸运的,好歹保住了性命,可以回到乡梓。想想那些死在半路上的老友们,成了孤魂野鬼,尸骨无存,那才叫真正的惨啊。”

    “回去又能如何?几代人的积蓄被抢掠一空,家宅更是被付之一炬,衣食无着、又无片瓦遮身,如何能活下去?”

    这个老者的话让几个老头都沉默了,这样的情况不光是一个人的问题,几乎所有人都存在。

    虽然这些富贵人家为了躲避战乱,都有一些窖藏银子,也算不上清洁溜溜。而且那些田地鞑子也不可能拿走,大家还有翻身的本钱和希望。

    但是接连几次的鞑子入关已经让他们胆寒了,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更可怕的是人没了就万事皆休矣。这次要是没有金州军,这些人的家族就会被一网打尽,再多的钱财也不会有人继承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京师之地实在太危险了,还是要做长远打算才好。”其中的一位老者显然已经有了其他的心思,只是没有讲明罢了。

    “你们观这金州军如何?”年纪最大的赵姓老者开口问道。

    “以我所见,若无意外,必将能成就一番事业。至于造化如何,就要看大势如何变幻了。”回答的老者言语还比较含蓄,但是看好金州军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观金州军所做所为,皆是图谋长远之举。更难得的是上下一心、令行禁止,视长者如父母、视女子如姊妹、视青壮如手足、视稚童如骨肉。对内如春风和煦,对外如骄阳酷烈。上行下效、以身作则,纵观古今,只怕唯有岳武穆的岳家军才能一争长短啊。”

    说这番话的老者正是当初做过金州军内应的文安郭氏一族族长,只是他年纪大了,现在已经将配合金州军的具体事务交给了家中子弟。

    正是因为如此,他对金州军的印象非常好,评价也非常高。能够让一群鞑子迷途知返、死心塌地的为金州军卖命,实在是匪夷所思,也证实了金州军的实力。

    再经过这两天的接触,郭族长对金州军的表现更是无比满意,几乎与他想象中的仁义之师、王者之师一模一样,所以才会做出如此高的评价。

    “请恕小子无礼,诸位老者实在谬赞了,我等愧不敢当。”这些老者说得太嗨了,完全没有顾忌身边的金州军士兵,让在一旁护卫的排长实在听得不好意思了,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老者们也不以为意,呵呵一笑,郭族长更是开口问道:“无妨,我们也是随便聊聊。不介意的话与我们这些老朽聊几句?”

    “小子谨听诸位长者教诲。”排长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让老者们非常满意。

    “小哥贵姓?在这金州军身居何职?”

    “回老者的话,小子名叫王忠毅,精忠报国的忠,士不可不弘毅的毅,现在是金州军里的一个排长。这是金州军里的职务,外面没有,大概管三个什的士兵。”王忠毅尽量解释得详细些,怕老者们不明白。

    “看你谈吐不凡,可是读过书?”老者们非常惊讶,这个芝麻绿豆的小官看起来有点文化的样子,实在是难得。

    “读过几年书,算不得有什么学问,惭愧得很。”王忠毅谦虚的说道。

    听说王忠毅读过书,老者们看他就更加满意了,有种把他当做一类人的感觉。

    “排长,你这样的怎么就没学问了?你可是咱们营的文化教员,要是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愚鲁不堪了。”王忠毅谦虚了,旁边的士兵却不干了,开口反驳,也有点故意抬高王忠毅身价的味道。

    “长者面前休得胡言!还不赶紧道歉!”王忠毅呵斥道。

    士兵倒是非常听话,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乖乖的向老者们道歉:“小子孟浪了,请诸位长者见谅。”

    “底下的士兵不懂事,还请长者们勿怪。”王忠毅也对管教不严进行了道歉。

    “无妨。此子性情直爽、心有忠义,非常不错。”都是千年的老狐狸,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士兵话里的意思。

    王忠毅也知道被老者们看穿了,非常不好意思:“让长者们见笑了。”

    老者们岔开这个话题,好奇的问道:“这个文化教员是什么官?”

    “恩,”王忠毅略微思考了一下,用最简单的话语说明了文化教员的作用:“主要是在休息的时候组织士兵们读书写字、学习文化,再讲一些忠君爱国的故事培养心性,欣赏一些诗词歌赋陶冶情操之类的。”

    “你们还教士兵们读书?”老者们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