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44章 自我感觉良好
    王忠毅是最早来到白翎岛的那一批人,上岛的时候只有十三岁。如今五年过去,他也长成了一个棒小伙。

    他的父亲王老二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大哥王铁牛跟着父亲务农,他和妹妹当时年纪不大,就进了鲁若麟创建的学堂。

    王忠毅一家人自从跟了鲁若麟,就从濒临饿死变得幸福安康起来。

    一年前王忠毅从学堂结业,通过考核加入了金州军。因为有知识、有文化,一开始就从副排长兼班长做起,起点比一般人高得多。

    因为知识比较扎实,还被任命为营里的文化教员,以后的升迁之路可谓通畅无阻、前途无量。

    面对老者们的诧异与发问,王忠毅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当然要教,否则如何能够明白道理?如何能够令行禁止?如何能够持正自身、济危扶困、保家卫国?”

    “兵者凶器也,越是如此越应该让他们明白何为忠君爱国?何为百姓的子弟兵?何时应该是菩萨心肠,何时又应该是金刚怒目。只有当他们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自然就知道了自己身上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我辈军人就应该是一柄利剑,当国家和平时则韬光养晦、保境安民,当国家危难时则宝剑出鞘、歼灭来敌。”

    王忠毅一番军队的定位言论让在坐的几位老者听得神采奕奕、惊诧莫名,兴奋的问道:“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

    “怎么可能?”王忠毅崇拜的说道:“这些都是我家大人告诉我们的,军队里日常也是要学习的。”

    “原来如此。只是如此教导只怕花费会不小吧?”有些事情大家明知道是好事,但是真正执行起来就会遇到重重障碍。

    “确实增加了很多的花费,但是我们认为这些都是值得的。”王忠毅肯定的说道,“士兵有了知识和文化,会更加容易形成战斗力,而且也不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蒙蔽,利用军队为自己谋私利。而且这些士兵终有一天是会退役的,从军队里学到的知识和文化,回到社会上也是极为有用的。无论是安身立命还是发家致富,都会有极大的帮助,所以再多的投入也是值得的。”

    “奇才!奇才!难得啊!难得啊!”几位老者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颇为新奇,大为佩服。

    赵姓老者则要冷静一些,陡然问道:“如果是你家大人想要利用军队谋私利呢?”

    此言一出,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样,四周士兵看向老者们的眼神似乎都有些不善,显然对于赵姓老者诋毁鲁若麟的言行很不满,不过碍于规矩没有发话。

    几位老者也对赵姓老者有些不满,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合适吗?不过他们也知道赵姓老者的脾气,眼里一向容不得沙子,有一说一,直得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忠毅一点都没有受到赵姓老者言语刺激的样子,平静的说道:“这个问题也有人问过我家大人。我家大人的回答是:如果有一天他变得残暴不仁,视百姓如猪狗,治下百姓过得苦不堪言、民不聊生,请务必将他杀死,换一个能够重新带领我们走上正途的人来领导。”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只要人人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该如何取舍自然就明白了。”

    王忠毅的话不但赵姓老者,甚至所有的在场者听了都是肃然起敬。

    不是每个当权者都像鲁若麟这样有如此的胸襟和魄力的,这就是等于给自己上了一道枷锁,赋予了军队反对他的权力。想要军队一直服从自己,就必须严格按照自己的教导和承诺行事,否则就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真大丈夫也!恨不能一见!”郭族长心中的敬佩之情更加高涨,猛的一拍自己的大腿高呼起来。

    “是老夫枉做小人了。惭愧,惭愧。”虽然王忠毅的言语不是那么的忠君,但是却非常和赵姓老者的胃口。

    赵姓老者虽然谈不上反对皇权,但也是虚君思想的拥立者。

    文人嘛,都希望用自己的才干治理国家,实现自己的理想,创建传说中的大同之世。想要实现抱负,自然需要相应的权力,这就与皇权产生了冲突。所以有一些文人将皇权视为实现理想的阻碍,希望能够达成圣天子垂拱而治,国事尽数交由文官处置的统治模式,也就是虚君。

    只是几千年来的忠君思想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撼动的,所以这样的思想也不占主流。而且这样的治理模式很容易出现权臣,搞不好就会谋朝篡位,与最初的理想背道而驰。何况架空君主是大逆不道的谋逆之举,也没有人敢去主动宣传。

    堂堂亚圣孟子都因为重民轻君的思想被太祖皇帝打入冷宫,禁止宣传,何况他们这些细胳膊细腿的儒学后辈。

    现在猛然听到鲁若麟的政治理念与自己相似,赵姓老者颇为高兴,开口说道:“还请小哥向鲁大人通传一声,我等老朽想要登门拜访。”

    之前鲁若麟救了他们一族老小的性命,也没见他们有这么热情。现在听了鲁若麟的治军思想和政治理念,这些老者们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还请诸位长者安坐。我家大人早就想要拜见各位了,只是一来鞑奴尚未退却,军务繁忙;二来时间和地点也不太适合,有些失于礼数。所以早就通知小子,等回到关内安顿下来之后,自然会第一时间前来拜会各位长者。”王忠毅连忙替鲁若麟解释了一下。

    得到这样的答复,老者们更加满意了,对鲁若麟的好感又上升了一层。

    “是我等操切了,还是等回到关内我们再前往拜访吧。”老者们满面红光的点点头。

    面子是相互给的,真要是等鲁若麟登门拜访,他们自觉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他们都不过是地方名流、致仕官员,哪有那么大的脸让鲁若麟这个手握重兵的一方诸侯主动拜访,何况严格意义上讲鲁若麟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呢,岂有让恩公主动上门的道理。

    “小哥,听说你们都是从辽南过来的,哪边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安全否?”郭族长又问到了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

    金州军开始劝说百姓前往辽南的事情自然瞒不过这些老狐狸。很多百姓在听到那些优厚的待遇之后都颇为动心,愿意前往。相比之下,他们这些权贵人士就有些尴尬了。

    人离乡贱,他们的权势和关系大多经营在地方上,扎根在本土乡民之间。如今鞑子的劫掠将他们的根基一扫而空,如果那些乡民们再去了辽南,他们即使回到家乡,也面临无人驱使的境地,这简直就是将他们的根都挖断了。

    但是他们又不敢明目张胆的与金州军争夺民心,毕竟京畿警报尚未解除,家乡又不能返回,只能任由金州军摆布,否则大家都要冻死、饿死。

    如今他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到辽南安顿下来,等战事平息再想办法回去。这样的话,辽南的安全与否对他们来说就非常重要了。

    “虽然我军收复辽南半年不到,但是已经在辽南修建了一道城墙,将辽南与鞑子彻底的隔开了。否则我家大人千辛万苦将大家救出来,又送到辽南去,却让百姓再次落入鞑子手中,岂不是徒劳无功,为鞑子做嫁衣?我家大人才不会做这样的傻事。”王忠毅笑着解释道。

    “一道城墙就可以把辽南和鞑子隔开吗?”有老者表示怀疑。

    “一般的城墙肯定不行,不过我们修的南关城墙长度有十余里,直接将辽南与鞑子的陆上连接全部隔断。诸位长者可能不知道,这南关堪称咽喉之地,是辽南前往辽北的必经之路,宽度却只有十几里。这鞑子再想到辽南来,要么攻破我们的城墙,要么从海上驾船过来。可惜这两样对鞑子来说都不容易,所以辽南可以说是固若金汤。”说起这南关城墙王忠毅也是非常得意,有了它,辽南就可以安全的发展,将是金州军的又一块根基之地。

    但还是有老者对王忠毅的说法表示怀疑,半年不到就可以修建十余里的城墙?豆腐渣工程都做不到吧。

    这种事情真的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亲眼见到确实很难让人相信,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见识过水泥的威力。

    对此王忠毅也只能信誓旦旦的保证肯定有城墙护卫,辽南安全得很,这些人老成精的老头们只能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这边老者们因为身份特殊受到了额外照顾,另一边也有一群人享受到了差不多的待遇。

    吕墨颂自从表露身份之后,获得的待遇开始大大提高,不但从青壮队里退了出来,而且被安置在了新的队伍里面。

    通过他的仔细观察了解,这个新队伍里的人员基本都是工匠、手艺人和读书人,甚至还有几个戏班子出身的文艺工作者,让他实在搞不明白金州军的选人标准。

    不过待遇说明了一切,金州军对他们这些人相当重视,不但有大量士兵和青壮护卫,口粮也供给得非常充足,还不用干重活,妥妥的成了保护动物。

    人以群分,不同的职业和身份之间隔阂还是很深的,大家基本都是按照自己的身份聚集在一起,相互交流信息。

    吕墨颂身边自然都是文人,有童生,有秀才,甚至还有几名举人。

    一旦脱离了鞑子的魔爪,读书人的高贵属性又开始在这群人里显现,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大家开始按照身份排了高低上下。

    举人老爷们一改先前的隐藏属性,高调宣布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变得矜持又傲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秀才相公们则围在举人老爷们身边奉承着,热情又不显卑微。

    童生们则乖乖的走在最外边,带着讨好的笑容,听着这些科场先进们在那里高谈阔论,时不时的应和一下,可惜没有人搭理他们。

    等级就是这么明显,规矩就是这么森严。

    这个场合下,能够与举人老爷平等交流的自然还是举人老爷。

    “陈兄,这鲁总兵今日的做派总算回归正途了,知道要善待我们这些文人士子了。”

    “先前战事紧张,我等又隐匿身份不想给鲁总兵添麻烦,自然不会优待我们。现在既然知道了我等的身份,如何敢轻易怠慢。”

    “这鲁总兵虽是一介武夫,但还是很晓事理的嘛。”

    “如此良将,回去之后我等应当上书朝廷以示嘉奖。”

    “理应如此。不过此次鞑奴肆掠,家产尽数被鞑子抢去,实在是痛彻心扉。我看这金州军似乎缴获了不少赃物,是否应该返还一二?”

    “王兄言之有理,等到鲁总兵前来拜会的时候我们可以诉说一二,想来鲁总兵是会通情达理的。”

    大家正说道兴头上,其中一位突然抱怨道:“只是我等贵为举人,居然连辆雪橇都没有,这是不是有些太失礼了?”

    其实大家也都发现了这个问题,只是为了脸面一直避而不谈,现在被人说破了,众人的颜面就有些挂不住了。

    “我等身强体壮,怎么好意思和那些老弱妇孺抢雪橇?没看那些官兵们也都没有坐吗?此举正合了我们的仁义之道啊。”

    “正是,正是,爱吾老以及人之老,亲吾幼以及人之幼,此乃我辈之美德也。”

    大家相互吹捧了一番,好歹将这个话题圆过去了。

    吕墨颂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几位举人老爷的对话,心中非常无语。

    你们是哪只眼睛看到金州军对你不敢怠慢了?虽然你们确实受到了优待,但是获得的待遇其实和他们这些秀才、童生是一样的,甚至和旁边的工匠、手艺人、戏子完全没有区别好不好?

    还想鲁若麟前来拜会,甚至发还钱财,你们的脸特别大一些吗?

    也许他们不知道鲁若麟对待文人的态度,所以在心态上还是高高在上。要是他们知道在金州军,朝廷的那些科场身份等级完全没有什么卵用,不知道会做何想。

    在任立中的讲述中,吕墨颂知道了金州军上下对四书五经八股文完全不感兴趣,至少那些东西不是作为做官高低的依据。金州军所看重的只有真本事,可以干实事的本领。

    你就是把四书五经倒背如流,八股文做出一朵花来,只要不通实务,最多也只能做个教书先生,当官牧民就不要想了。

    反之,要是真有本事,不拘于身份限定,任何人都可以走上高位。

    最令吕墨颂惊讶的就是金州军的女官体系,完全颠覆了他对为官标准的认识。

    那些女官们出身可谓卑贱到了极点,可一旦展现出了才华,鲁若麟用起来几乎是毫无顾忌,而且效果也非常的好。

    这一点不但从任立中对女官们的尊重可以窥见一二,甚至金州军强大的实力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女官们的重要作用。

    而眼前这些举人老爷们除了夸夸其谈、展示高贵、索要好处,又会什么?

    吕墨颂不禁为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举人老爷们感到悲哀,当现实打到他们脸上时不知道该有多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