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45章 愣头青
    一路疾行,中途只是短暂的休息了两次补充体力,金州军已经可以看到冷口城墙的影子了。

    望着远方的城墙,百姓们发出了震天的呼喊声,很多人甚至失声痛哭。

    终于回来了!

    以前的经历就像噩梦一样,现在终于等到了梦醒的时候。

    望着远远走来的金州军和百姓,陈新甲、沈志祥和祝化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鲁若麟出关不过几天的时间,但是对他们来说就好像过了几年一样。

    出关作战的风险有多大,相信是个正常的人都知道,否则大家也不会畏之如虎了。何况鲁若麟还要解救那么多的百姓,其中的难度更是增大了好几倍。

    陈新甲非常害怕听到鲁若麟战败的消息,特别是万一金州军全军覆没,那之前的那些胜利全都要打水漂。

    这种事情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大草原毕竟不是汉人的主场。

    好在金州军确实给力,不但安然返回,居然还将百姓也带回来了,这在陈新甲眼里简直就是个奇迹。

    这样史诗般的胜利是绝对可以大书特书的,而名义上指挥这一切的陈新甲必定会名留青史。

    陈新甲赶紧令沈志祥做好迎接金州军入关的准备,确保这最后一步不会出现问题。

    冷口城这几天经过战俘们的“辛勤劳动”,已经整理出了大片的空地。不过想要将百姓们在城里安置下来根本不可能,绝大多数人只能穿过冷口驻扎到南城外去。

    虽然也是野外,但是毕竟已经是关内,安全系数完全不一样,心态也会截然不同。

    就在金州军即将靠近冷口的时候,几个骑兵一路狂奔冲了过来,那是骑兵师的快马。

    骑兵师的快马很快来到了鲁若麟面前,汇报着最新的情况。

    “昨夜我部一直尾随岳托部驱赶监视,已将其逐出八十里远。但是今天上午敌军援军到达,稳住了岳托部,并一路向冷口奔袭而来。为了争取时间,师长正在带领骑兵师一路抵抗,迟滞敌军速度。不过敌军众多,怕是不能坚持太长时间,特令属下来报,请大人早做安排。”

    “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鲁若麟神色未变,下令快马先去休息,然后将周永胜、金大正和夏长荣叫了过来。

    “鞑子比预想的来得要快一些,如果不是情况紧急,王德川也不会这么急迫的通知我们。”鞑子的援军此时到达确实在鲁若麟的预料之外,看来岳托早就向皇太极求援了,否则不可能来得这么及时。

    幸亏昨夜冒险袭营了,否则只要再多拖一天,情况将变得大不一样。别说百姓了,金州军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鲁若麟忍不住在心里高呼侥幸,战场真的是千变万化,一个疏忽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现在我们必须保证百姓尽快顺利入关,夏长荣!”鲁若麟当机立断,开始分配任务。

    “你部马上组织百姓入关,保证快速、有条不紊,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百姓通过冷口城,入关内安置,听明白没有?”

    “是!”夏长荣马上领命。

    独立一旅论战斗力肯定不如近卫师和第二师,所以没有接到战斗任务也很正常,没什么好抱怨的。

    “近卫师、第二师列阵,保护百姓入关,做好接应骑兵师的准备!”这个时候就不能用青壮们上阵了,必须由金州军来硬扛这一波。

    “是!”

    随着命令下达,金州军的士兵开始集结起来列阵,准备应对随时有可能到来的清军骑兵。

    百姓则被要求加速前进,尽快入城。青壮们被组织起来保护老弱和物资先走,再按照先后顺序入城。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这个时候有人指挥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否则大家全都一拥而上,反而谁都走不了。

    “大家不要慌张,按照命令前进!有大军为你们断后,绝对安全!”

    “老幼先行!青壮最后!”

    “保持秩序!不要慌张!”

    ……

    因为一路上金州军指挥得当,又将困难和危险留给了自己,所以大家非常听话配合,没有出现大的混乱。

    陈新甲站在冷口城头,眼见金州军开始在后面列阵,脑袋里一轰,瞬间明白是有清军要过来了。赶紧对沈志祥和祝化安下令:“快!将城门打开!立刻疏通道路,协助金州军通过!”

    “除了看守人员,其他人全都上城墙,准备应战!”

    随着陈新甲一声令下,冷口的明军也开始动起来,积极配合金州军的撤离行动。

    当第一批百姓开始进入冷口的时候,远处开始出现大批骑兵的身影,渐渐的有了遮天蔽日的模样。

    清军终于追上来了。

    前面是骑兵师的骑兵们层层阻击,后面是数量庞大的清军不断突进。因为数量相差巨大,骑兵师抵抗得比较艰难,稍有不慎就有被缠住包围的危险。

    正当骑兵师筋疲力尽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的金州军已经严阵以待,顿时士气大振,开始加速向前冲刺,回归主阵。

    清军也发现了金州军的大阵,开始放慢脚步,等待后方的命令。

    这些清军中有很多都是岳托的部下,自然知道金州军的大阵不是那么好破的。

    这次增援岳托的清军由皇太极亲自带领,两黄旗精锐尽出。还有大量的汉军旗士兵,孔有德、尚可喜、耿精忠都随军出征。

    皇太极原本就在锦州一线牵制明军,策应多尔衮入关。后来金州军攻下辽南,更是让他如坐针毡,不敢轻易离开盛京附近。

    直到鲁若麟率大军入京师作战,辽南兵力抽调大半,对满清的威胁大降,皇太极才敢带兵前来接应岳托。

    可惜终归是来晚了一步,核心的战利品之一,抓捕的汉人奴隶被金州军劫走了,还损失了大量的人手和物资,让皇太极非常恼火。

    皇太极直接撤掉了岳托大将军的职位,改由郑亲王济尔哈朗统领大军前往拦截,希望将这批汉人奴隶抢回去。

    岳托则戴罪立功、效力军前,等皇太极到来后再行处置。

    可惜金州军骑兵师拼死阻击,让济尔哈朗和岳托功亏一篑,最终还是让金州军回到了冷口。

    看到止步不前的清军前锋部队,镶黄旗前锋官鳌拜对此非常不满,只是他无权发动进攻,只能在那里对伊勒根冷嘲热讽:“到嘴的肥肉都飞走了,简直是丢了我大清的脸。”

    伊勒根气得脸色铁青,但是因为战败,连岳托都受到了处罚,他们更是前途未卜、底气不足,对鳌拜的嘲讽只能忍气吞声。

    回归的骑兵师几乎个个都狼狈不堪,人手损失也不小。来到安全地带后很多人直接跌下了马背,昏迷不醒。

    早有准备的金州军医护兵在民夫和青壮的帮助下赶紧将这些骑兵抬走救治。

    热水、烤软的面饼立刻送到了骑兵们手上。那些同样疲惫不堪的马匹也吃上了豆子和盐水,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德川,干得不错。”鲁若麟看着来到自己身边复命的王德川,眼中满是赞赏,拍了拍他的肩膀。

    要不是王德川拼命阻击,拖住了清军前进的速度,百姓们能不能顺利进城就难说了。

    虽然现在局势依然紧张,但是背靠冷口城,鲁若麟心中并没有多少惧怕,只要百姓顺利进城,则大局已定。

    得到鲁若麟的表扬,王德川觉得自己的辛苦都是值得的,骨头都轻了几斤。

    “这些都是属下应该做的。”王德川咧着嘴笑道。

    “累不累?先带骑兵们去休息,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了。”骑兵们已经不堪再战,急需休息。哪怕人可以坚持,马匹的体力也到了极限。

    “等战斗结束了再进城休息吧。”王德川摇头拒绝了。

    “也好,那你先去吃点东西吧。”见王德川态度坚决,鲁若麟也没有再劝。多一些骑兵也是一个保障,只是希望最好用不到。

    王德川自从跟了鲁若麟之后,汉化的倾向已经越来越明显,不但是他,他手下的那些日本武士也是如此。

    而且这些日本武士对鲁若麟也非常忠诚,可能与他们受到的武士道教育有很大的关系。当然,前提是鲁若麟必须一直保持强大,否则也会有反噬的可能。

    现在的日本武士道不是后世那种与****相结合的武士道,危害性还不大。而且日本还不是后世那个崛起后的日本,一直都非常贫穷落后,百姓对国家的归属感并不强。即使是他们这些武士阶层也对大明有着深深的敬畏和向往,对于给鲁若麟效力他们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反而非常荣幸。

    何况原本留在日本只能忍饥挨饿的他们效忠鲁若麟后,自己和家人都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富足生活。而且很多人还当上了军官,可谓前途一片光明。自然对鲁若麟越发的死心塌地,比一些汉人还要忠诚。

    很快济尔哈朗和岳托也来到了前线,望着正源源不断进入冷口的汉人百姓,济尔哈朗大怒:“为什么不进攻?就这样看着那些奴隶逃走吗?”

    鳌拜趁机下眼药:“奴才想要发起冲锋,不过伊勒根怯战,非要等待主子的命令才敢进攻。”

    “伊勒根,你连上阵杀敌的勇气都没有了吗?你还是一名满洲勇士吗?”济尔哈朗将怒火转向了伊勒根。

    伊勒根不敢反驳,连忙跪在地下:“奴才该死,是奴才无能。奴才并不是怯战,只是没有主子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只要主子一声令下,奴才立刻亲自带队发起进攻,绝对不敢坏了我满洲勇士的名声。”

    听到伊勒根愿意亲自带队冲锋,济尔哈朗的脸色才好看一点,正准备下达进攻的命令,在一旁的岳托突然发话了:“郑亲王,伊勒根谨慎一些是对的,贸然发起进攻只会浪费我大清勇士的性命。此股明军与其他明军截然不同,弓弩和火枪非常犀利,没有大炮、强弩、投石机,用骑兵冲锋效果并不好。”

    济尔哈朗面带讥笑,“岳托贝勒看来是被这些南蛮子打怕了,我大清铁骑作战什么时候必须要大炮、强弩和投石机配合才敢冲锋了?”

    济尔哈朗本来就与代善不和,对岳托这个代善的儿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何况现在岳托还是败军之将,能不能保住爵位都难说,更加不会放在眼里。

    岳托听了也是气苦,但是他这个败军之将的话对两黄旗的将士们来说完全是胆怯之言,根本不会引起重视。

    既然忠言逆耳,那就让你们这些愣头青撞得头破血流再说吧,反正损失的也是你们两黄旗的力量。

    想到这里岳托也就不再辩驳,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济尔哈朗见岳托闭口认输,心中更是得意。

    岳托在皇族中素有善战的名声,否则这次也不会被委任为入关的统帅之一。能够将岳托压服,济尔哈朗也非常有成就感。

    “伊勒根、鳌拜、拜音图!”

    “奴才在!”

    “本王令尔等冲破敌阵,将那些汉人奴才全都抓回来!让他们瞧瞧真正的大清铁骑是势不可挡的!”

    “喳!”

    济尔哈朗要想证明自己比岳托强,击败眼前的明军是最好的办法。何况清军占据绝对的人数优势,济尔哈朗有必胜的信心。

    相比于鳌拜、拜音图的兴奋和跃跃欲试,伊勒根则要严肃得多。

    伊勒根已经吃了几次亏,心底里对金州军有着深深的忌惮。只是现在他绝对不敢有一丝迟疑,否则济尔哈朗会将他当场处置,连岳托都无话可说。

    随着清军发起冲锋,岳托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即使不用看,他也能猜到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因为还有大量百姓没有进城,金州军的防线拉得非常宽,尽量护住百姓不受清军冲击。

    依然是松散的小方阵,看着毫不起眼,但是其中暗藏的杀机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鳌拜和拜音图真的非常猛,身披三层铠甲,身先士卒的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跟在后面的清军铁骑士气爆棚,仿佛面前的明军都是待宰的羔羊一般。

    伊勒根则要狡猾得多,在冲锋的时候虽然是第一批出发的,但是中途慢慢的放低了一点马速,任由身边的清军呼啸而过。同时眼神中充满了警惕,随时注意着金州军的弓箭。虽然这样的做法不一定有用,但是总比碰运气强得多。

    很快清军的骑兵进入了金州军大炮的射程,轰隆隆的大炮声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