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46章 鳌拜死的憋屈
    大炮虽然看起来声势骇人,其实真正的杀伤力并不大。而且清军长期与明军作战,对于防范炮弹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那就是分散冲锋队形,减少损失。

    被炮弹击中的毕竟是少数,只要克服恐惧,运气好一点,一般都不会被炮弹击杀。

    很快清军的铁骑就冲到了前排方阵一百五十米处,金州军的弩炮开火了。

    没有经历过弩炮打击的清军很难想象弩炮对密集阵型的打击作用,密密麻麻从天而降的粗大弩箭造成的伤害完全不是火炮可以比拟的。

    而且弩炮的打击速度比火炮更快,造成的杀伤自然更恐怖。

    即使幸运的躲过了弩炮的打击,后面还有火枪和弓弩等着他们,清军的冲锋队形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稀薄,能够冲到方阵前面的清军寥寥无几。

    清军并没有因为伤亡重大而退却,在他们的认知里,只要扛过了明军的三板斧,冲到了明军近前,胜利就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了。

    可惜的是金州军不光远程犀利,近战同样不弱,清军的铁骑冲锋注定占不到任何便宜。

    勇猛的鳌拜一路上还在幻想冲破敌阵后大杀四方,而且还非常幸运的躲过了火炮、弩炮的打击,甚至是火枪和弩箭也没有将他杀死。

    他倒也不是毫发无损,只是子弹和弩箭都没有射中他的要害,凭借着强悍的身体扛着强势继续向前冲。

    可惜冲到了方阵前三十米,幸运女神再也没有眷顾他,他的战马身中数枪,再也扛不住倒毙在地。

    鳌拜不愧为清军中的巴图鲁勇士,骑术精湛,硬是撑着受伤的身体平安落地,还在落地后射出了一枝重箭,直接射中了前方重装步兵的咽喉要害,直接将他击杀。

    当他想再次拉弓射箭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密密麻麻的子弹和箭雨。三层的铠甲此时也挡不住如此近距离的攻击,身上血流如注,箭杆插得像刺猬一样,死得不能再死了。

    历史上显赫一时的权臣鳌拜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在了金州军的阵前,唯一的战果就是杀死了一名金州军的士兵。

    鳌拜的死没有掀起一点波澜,在他身后依然是源源不断冲锋的清军铁骑,哪怕伤亡惨重也没有停歇的意思。

    由此也可以看出清军的悍勇以及森严的军法,没有收到退兵的信号,哪怕是死光了他们也不能撤退。

    拼着惨重的伤亡,清军终于冲到了方阵面前,但是如林的长枪深深的刺入了他们的战马,根本无法借助战马的冲击力破开方阵。

    静止的骑兵瞬间就成为方阵里火枪手和弓弩手的最佳攻击目标,很快就会被杀死。

    这些临死前的清军有一些用弓箭换取了金州军士兵的生命,但是获得的战果与伤亡完全不成正比。

    远处观战的济尔哈朗脸色铁青,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岳托阻止他冲阵的意思。

    这根本就是在送死!而且是最无价值的死法。

    望着还在不断冲锋,不断死去,却始终没有突破金州军防线的铁骑,济尔哈朗陷入了纠结。

    是进是退,他面临艰难的选择。

    一旦撤退,前面的牺牲将变得毫无意义。不撤,金州军的方阵毫无崩溃的迹象,正在不断的吞噬着清军精锐的血肉和生命。

    “撤退吧。你把皇上的两黄旗精锐都葬送在这里,即使赢了,皇上也不会饶过你的。还是等汉军的火炮来了再做打算吧。哪怕要冲锋也不应该用我们的满洲勇士打头阵,有的是蒙古人和汉人做前驱。”

    见火候差不多了,再死下去对满清的力量也是重大的损失,岳托平静的开口道。

    济尔哈朗恶狠狠的看了岳托一眼,见岳托面无表情、神色平淡,只能憋屈的吼道:“鸣金!退兵!”

    收到撤退命令的清军如潮水般退去,又留下了一些来不及撤走的清军尸体。

    整个战场惨不忍睹,几乎都是清军士兵和战马的尸体。其中还有一些伤重未死的清军挣扎着爬起来想要走回去,最终不支倒地。

    失去主人的战马孤零零的在战场中悲鸣嘶叫,显得那么孤助无依。更多的战马伤重未死,不断的扭动着脖子想要站起来,却已经有心无力。

    短短的一次冲锋,清军至少在金州军阵前留下了近千俱尸体,而且大多都是精锐的两黄旗旗丁,让济尔哈朗痛彻心扉,都不知道该如何向皇太极交代。

    伊勒根在冲锋中侥幸未死,济尔哈朗已经没有了继续找茬的心思。

    拜音图比鳌拜幸运,他的战马死在了半路上,因祸得福,他本人倒是没有什么事,顺利的逃了回来。

    只是撤回来的清军都有些惊魂未定,惨重的伤亡显然也将他们吓到了。

    初战告捷的金州军不但没有退去,反而高喊着:“万胜!万胜!”的口号,大踏步的向前,令受到挑衅的清军脸色更黑了。

    金州军并不是头铁到想要主动出击,而是想要将战场上遗落的装备和首级收走,绝对不能让清军再带走了。

    在控制住战场后,从天津一路跟过来的民夫们在金州军士兵的指挥下开始熟练的打扫战场。

    这种小方阵的配合战术都的非常灵活,控制的战场范围随时可以扩大或者缩小,前提是能够保证拥有一套高效的指挥体系,否则整体阵型随时都有可能变形混乱,给敌人可乘之机。

    专业人做专业事,现在这些民夫们已经知道如何用最快的速度将战场打扫干净,而不会有什么遗漏。连死马、伤马民夫们也没有放过,最后现场只剩下了一地的无头尸体。

    完成战场打扫的金州军立即快速收缩,阵型比刚才更加紧密,因为后方的百姓已经有一小部分进入了冷口城,金州军的防守压力小了很多。

    金州军与清军开打,百姓们吓得魂飞魄散,要不是有军队指挥,指不定就会出什么乱子。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冷口城更有安全感了,大家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狂奔,想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冷口的城门洞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密密麻麻的人群疯狂的往里面吸,城外的百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要不了他们就会全部进去,彻底断掉清军的念想。

    清军脸色铁青的看着金州军肆无忌惮的在战场上切割首级,感到了莫大的侮辱,几个脾气暴躁的清军将领跪在济尔哈朗面前,请求出击抢回战死袍泽的尸首。

    济尔哈朗思考了一会,同意对那些收尸的民夫和士兵给予打击,但是对大规模冲阵则严令制止,实在是刚才的伤亡把他吓着了。

    可惜这样的命令非但没有阻止金州军的收尸队伍,反而造成了更多的伤亡。

    比射程,金州军的火枪和弓弩比清军的重弓还要远得多,这样小规模的对射对清军来说完全就是去当靶子。

    吃了哑巴亏的清军面对虎视眈眈的方阵,不得不放弃了抢回尸首的打算。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憋屈了,堂堂大清铁骑,人数还比金州军多,居然连进攻都不敢,太丢脸了。

    济尔哈朗的脸更黑了,在那里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金州军的战阵也不是无敌的,只是我们吃了没有火炮和火枪的亏。一旦我们的火炮到了,他们还敢这样放肆的结成阵型吗?”岳托并没有气馁,对大清的战斗力依然有信心。

    没有了密集阵型的保护,这些两条腿的金州军在清军铁骑面前只有被切瓜砍菜的份。至少骑兵的伤亡不会这么大,突破这么困难。

    “汉军旗这次出兵并没有带大炮。”济尔哈朗郁闷的说道。

    大炮沉重难行,这次出兵因为是驰援,所以清军并没有携带大炮。

    “这次没有下次带着就行。以后与这金州军作战必须要有大炮协助轰散他们的阵型,否则绝对不能让骑兵冲锋。只要我们自己不往上去送死,他们也拿我们没有办法。要是时间允许,切断他们的粮道,让他们弹尽粮绝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这几天岳托也在思考如何与金州军作战的问题,也想到了一些应对的办法。

    战事不利,济尔哈朗也没有了与岳托别苗头的想法,悻悻的说道:“还是等皇上到了再决定怎么打吧。”

    岳托“嗯”了一声,望着远处的金州军没有说话,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皇太极到来后如何惩处自己。

    清军出击失利之后,就这样看着百姓进入了冷口城。随后金州军也开始缓慢撤退,在城头明军的掩护下,顺利回到冷口。

    此次出关作战大获成功。

    清军则默默的打扫战场上遗留的尸骸。本来如果能够将这些袍泽的尸体带回去,就可以分得尸体主人一半的财产。可惜这些尸骸全都没有脑袋,根本无法辨认,只是就地掩埋,不让他们遗尸荒野。

    当最后一个金州军士兵进入冷口,冷口的城门关闭,明军中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万胜!万胜!”

    入关的百姓此时也彻底的放心了,发出了长久不息的欢呼。

    “我们回来啦!”

    “回家啦!”

    “呜呜呜呜,父亲、母亲……”

    ……

    喜极而泣,为自己逃离魔爪而兴奋,为死去的亲人而背痛,人生百态在这里上演得淋漓尽致。

    陈新甲看着风尘仆仆的鲁若麟,深深的鞠了一躬:“兴汉此举大展我汉家雄风,救百姓于水火,实乃功德无量。”

    “没有大人坐镇后方,免我后顾之忧,下官又怎么能安然回来?何况保家护民本就是武将职责,大人过誉了。”鲁若麟连忙侧身避过,尽量淡化自己的功劳。

    金州军风头已经很盛了,没有必要再增加光环。

    百姓已经解救出来了,只要将他们送到辽南,此次入京作战的最大作战目标就圆满达成了。

    有了这些实际的收获,那些虚名要不要都无所谓了。

    何况金州军表现太过突出,已经引起了众多明军的不满。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金州军出关作战,身为兵部尚书的陈新甲坐镇冷口,周边明军居然没有前来增援的。

    固然因为清军入关,各地都有些风声鹤唳,唯恐受到清军攻击,基本都在据关自守,轻易不会出城。

    但是一个兵都没给陈新甲派过来,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特别是离得最近的蓟镇和山海关,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金州军与岳托大战的消息,但是他们全都不闻不问,这其中的态度就很耐人寻味了。

    不管他们是担心引火烧身也好,还是拥兵自重、保存实力,或者嫉妒金州军的战绩导致他们坐视金州军与清军死战,明军孤立金州军的意思非常明显。

    金州军表现得越好,越证明其他明军的无能,这让他们怎么会对金州军有好感?

    所以在没有碾压这些军头的实力之前,鲁若麟还是希望能够低调一些。

    功劳再多,朝廷的封赏也就那样了,无非就是爵位和官位,实际的利益根本没有多少,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这些虚名得罪人。

    功劳太多有时候也会头痛,所以尽量将这些功劳分出去是最好的选择。

    陈新甲是鲁若麟力推的政治盟友,此次作战的最高指挥者功劳就足够他受益无穷了。

    沈志祥那里也会分一大块功劳,不过有之前的战绩在,也算是实至名归。

    如何分功劳也是一门学问,这里面水深的很。鲁若麟暂时不想过多参与朝堂的争斗,反正只要有金州军在手,没有人敢轻易动他。那这些功劳怎么分配才能利益最大化就是摆在眼前的问题了。

    思虑良久,鲁若麟还是决定让陈新甲操刀,反正又少不了自己的那份。

    陈新甲刚刚在朝廷冒头,根基浅薄,正是需要门人和盟友的时候。这个时候只要他放出风声,愿意分享胜利的果实,有的是人愿意贴上来。

    此时的军功可不光是升官发财的法门,更是保住性命的最好保障。

    虽然鞑子还没有退去,但是安全已经没有问题了,鞑子只要不傻肯定不会前来攻城。所以这些操作已经可以开始了,毕竟各方沟通还是很耗时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